东方视觉-中文当代艺术第一门户
/展览史
?


追溯•浮沉中的答案——读陈海强油画近作《苏州河之新寓言》系列
文/杨维民 东方视觉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培育了肉体躯壳之外,更滋养了精神气质,以及各自对自己故乡那千差万别的情感。上海人的母亲河――苏州河不过54公里长,却拧出了9处急弯,此等曲折仍比不上其历史命运的变迁悲欢——苏州河的百年风雨与上海的城市化、工业化和殖民化进程息息相关地捆绑了在一起。作为上海人的生存之源,栖息之地,在短短的一百五十年中,她经历了掘金式的开发、毁灭性的污染与生态复苏的再生。
  生于1973年的上海油画家陈海强依傍着苏州河度过了青春年华,可以想象,这流淌着无数故事的苏州河对细腻敏感的他产生了多大影响。在他的近作《苏州河之新寓言》系列油画中,素雅的灰色调描绘出朦胧中的上海。仿佛站在金茂大厦楼顶望着夕阳映照下的大都市,一切的车水马龙、繁华喧闹都寂静地埋没在尘霾中。无可辩驳地存在却又怎么也看不真切。这一系列的作品风格相较于他之前充满魔幻写实主义的环保主题作品有着强烈的反差。正如陈海强在他的创作随笔所讲:“渴望通过轻薄,苍白的画布传达出这个城市对我的侵占与滋养;腐蚀与修复;压抑与包容。”
  上个世纪初,随着苏州河沿岸人口的剧增,生活污水和工业污水肆无忌惮地排放,苏州河的污染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逐渐成为了一条“臭水沟”。改革开放后,国家政府加大了污染治理,并对沿岸建设进行了重新规划。苏州河水质明显改善,两岸绿树成荫。然而,治理过程中的急功近利和沿岸地产商的过度开发使得苏州河陷入了“峡谷效应”的窘境,陈海强在作品中也正反映出这种情况。陈逸飞先生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苏州河两边那么多高楼,似乎苏州河变小了,就像是城市峡谷里的一条阴沟。我在巴黎的时候,看塞纳河,它的河面并不宽,也许和苏州河差不多,但两边地带严格控制建筑层高,距河也非常远,那样有文化的氛围,那就使城市变美了。”本想将苏州河打造成上海的“苏荷区”或者“塞纳河”的初衷却带来了负面的效果,如今的苏州河也透露出一种“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无奈。
  在沉静舒缓的河流楼宇背景上,陈海强笔下的人物更显得张力十足:烟尘中,纵情起舞的少女,似乎在庆祝着莫大的喜讯,“舒展”、“自由”、“轻松”,在她们舞动的裙角和扬起的发梢中被表现得痛快淋漓;迷雾中,面色凝重,眺望远方的少女,似乎在为不可知的前程默默担心。人物的线条简洁流畅,纤柔的四肢透露出坚定的力量感。当画家“抑制的情绪”和“根植于DNA中的状态”终于得以“奔流充盈”时,他“只能用或厚或薄的颜料涂出这浅浅的梦”。画面中的人物亦昭示着画家自己的生活态度:“既刻意又随性,既想留下河水的痕迹,又愿意看到无色的白浸润一切。”
  正如同是写苏州河的诗词,在不同时代的白居易与唐寅笔下的苏州河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觉,陈海强画布上的苏州河也有着鲜明的时代特质,使得他的作品洋溢着浓浓的历史记录气息。画中人物超现实的姿态加深了绘画的故事性与可读性,带给观者更多思索的余地,所谓“寓言”,想必意欲如此。
  品读陈海强的作品多日,囿于对苏州河历史了解只匮乏,迟迟不敢轻易置喙。近日忽闻苏州河上横跨两岸整整百年的外白渡桥,因种种原因,于2008年4月6日、7日被用驳船顶起拆下,移送去维修保养,日后再重新置于长流不息的苏州河上,而此桥正是在陈海强的作品中反复出现过,承载着苏州河百年风雨,见证了上海历史变迁的钢结构桥——外白渡桥。新闻最后的画面是空荡荡的河面,起伏不定的苏州河水拍打着河道中央孤零零的桥墩。令人不禁感慨岁月之流转,世事之难料。遂提笔完成拙文,试图赤足徜徉于画家笔下的河流中,感受这苏州河的气息。


©2003-2013 iONLY.COM.CN 展览史保留部分版权,展览史为东方视觉网发起并拥有之非营利性艺术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