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视觉 当代艺术第一门户
资讯/拍卖

纽约将拍欧美藏家的十几件中国高古青铜器
华夏时报 于娜
2013年09月09日 09:25:47


  9月,纽约将迎来一场亚洲艺术品的饕餮盛宴,苏富比和佳士得分别在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推出专场拍卖会,其中包括了瓷器、玉器、家具以及鼻烟壶等中国艺术品,它们多数都来自于欧美收藏家、古玩商或贵族后裔。

  有十几件高古青铜器无疑成为两大拍卖行的重头戏,纽约苏富比将举行的朱利思·艾伯哈特(Julius Eberhardt)收藏中国青铜礼器专场拍卖会,提前在中国收藏者中引发关注,其艺术价值和文物回流成为焦点话题。


  来自民国藏家之年

  朱利思·艾伯哈特是国际著名的东方艺术品收藏家,一生中收藏了门类众多的中国艺术品,并在维也纳打造了首座私人的中国古代艺术博物馆。他于2012年去世后,留下了大批价值不菲的艺术品收藏。此次在纽约苏富比面市的这批中国青铜器,就是他藏品中最为重要的部分。

  10件青铜器年代涵盖了商、周、春秋和战国,其中6件青铜器的上一手藏家也同样不同凡响,来源于11世纪拜占庭帝国望族后裔阿基洛珀斯( J.Argyropoulos),他一直喜爱收藏中国古玩艺术品。

  二战后,阿基洛珀斯恰好出任希腊驻华大使,在此期间,他得以接触并购买了一批古玩。比如在1948年,经上海有名的金才记古玩店引荐,阿基洛珀斯从清末民国初年名家手中购得了这6件青铜器。

  上世纪20年代,在上海的广东路、江西路一带形成古玩市场,古玩店摊林立,聚集了200多家中外古玩店。金才记曾是民国时上海第一大古玩店,闻名海内外,由金才宝创立于民国初年。其子金从怡接手经营后,以买卖出土石器、青铜器、唐三彩、宋元名瓷为主。

  因讲究货真价实,如有赝品照价退赔,不以次充好,金才记在收藏圈享有声誉,很多知名的收藏家与古玩商都与之有过往来。“T.Y.KING”成为国外古玩收藏者所熟知的中国大古董商号。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京沪古玩业普遍萧条,惟金才记生意兴隆。1949年,金才记移至香港德辅道。

  阿基洛珀斯可说是金才记的外国拥趸,还一度到香港金才记“淘宝”,此次上拍的一对西周早期父丙爵,就是他在1952年购于香港的金才记。这对父丙爵出自陈仁涛旧藏,陈是著名古钱币专家和收藏家,他的“金匮室”所藏不乏珍品重器。

  更有来头的是,此次纽约苏富比上拍的青铜器中有两件曾是潘祖荫旧藏。前清末名臣潘祖荫不仅政治眼光独到,发掘了很多才干,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左宗棠,还是古玩字画的大收藏家,眼光厉害,闻名南北,人称“潘神眼”,他的“滂喜斋”的古籍善本和“攀古楼”的铜器收藏闻名于世,著名藏品如西周康王时代礼器大盂鼎、大克鼎、青铜、甲骨、龟板等。

  大盂鼎和大克鼎,是两件被称为“重器鸿宝”的西周铜鼎,与毛公鼎一道,并誉为“海内三宝”。抗战时期日寇几番到潘宅搜索两件国宝未果,1951年由潘氏后裔捐赠国家,至今分别存放于国家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

  被朱利思·艾伯哈特收集到的潘祖荫旧藏,分别是青铜器母辛尊和作册睘尊,前者是铸工华美的盛酒礼器,后者是铸有三十五字铭文的重要酒器。

  国之重宝

  “这批商周青铜礼器之所以重要,首先是因为器物本身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文物专家刘幼铮提供了这批青铜器的详细资料,并向国内收藏界呼吁,这批青铜器的重要程度,应该尽快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和收藏大家的及时关注。

  中国的青铜时代历经夏、商、西周和春秋,持续了15个世纪之久,商晚期和西周早期,青铜冶铸达到高峰,即便之后铁器时代的到来,也没有立即导致青铜工业的衰退。青铜器历代都被称为国之重宝,它的制作对象是皇帝或者王公大臣,国家有大事的时候都要用青铜器作为礼器。

  刘幼铮认为作宝彝簋的重要性在于,它是世界上现存的三件最重要的方形基座西周簋之一,设计者突破了平面构图,选择了基座四角作为饕餮纹的纵向的中轴线,使得兽面呈现出立体效果,艺术境界堪称西周时期的制高点。

  母辛尊原本是一套青铜礼器中的一件,现存还有两个“姐妹”,直筒提梁卣一对,和这件铭文相同、纹饰风格一致,现分别藏于东京出光美术馆和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三件的铭文都是“亚其矣作母辛”卣或尊。

  “作册睘”卣的铭文价值极高。考古美术学家汪涛认为,这件作册睘卣,是西周昭王时重要的有铭青铜器,铭文中记载了王姜命作册睘安夷伯的历史事迹,铭文中还有“唯十又九年”的准确纪年,以及“王在斥”的记述。台北故宫收藏的“作册睘”尊,和此器同铭,均为同一事件所书所铸造。

  能否“回流”尚未知

  中国流失海外的青铜器究竟有多少,恐怕无人能给出一个精确数字,有证可考的是,其中有很多为西周时期青铜精品,比如美国有七大收藏中国文物的中心,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纽约艺术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其中都有中国青铜器藏品,以弗利尔美术馆最为闻名,所藏青铜器占全美国的一半左右。

  中国青铜器也频频出现在欧美拍卖市场上,曾有国内的企业家和收藏家前去竞拍,希望将这些流失的国宝买回中国,但是受资金实力和知识眼力等因素限制,“回流”收效并不理想。

  2001年3月,纽约佳士得拍卖了一件商代晚期盛酒器“皿天全”方罍,以924.6万美元成交,创下当时的青铜器最高拍卖纪录。这件青铜器于上世纪20年代在湖南出土,拍卖的是器身,器盖现藏于湖南省博物馆。当时也有国内博物馆带巨款赴美竞买,却因拍卖会上一位法国买家开出高价而落空,这件青铜器只能身首分离了。

  不过,由于价格上涨和藏品更新需要,近两年西方藏家逐渐削减了他们购买亚洲艺术品的数量,一些家族收藏的顶级藏品也出现在欧美拍卖会上,而亚洲收藏家竞购亚洲艺术品的热情却在高涨。

  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大拍卖公司称,在伦敦和纽约登记参拍的亚洲客户数量不断上升。 特别是中国一批新崛起的全球买家,他们希望将海外的中国珍稀文物购回国,作为传世家藏或用于私人博物馆内展览。

  同时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公私收藏机构试图让中国的文化遗产从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收藏家手中回流。

  值得注意的是,回流青铜器的数量不断增多,但有很多人从国外买回来的铜器,实际上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工艺品公司出口换外汇的产品。而且,国内目前为了保护文物限制青铜器的流通,收藏回流的青铜器,收藏家要有雄厚的经济基础,还有相当的眼力和经验,同时具备合法手续。

 
2013年09月08日 08:56   华夏时报   我有话说(24人参与)
 
  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9月,纽约将迎来一场亚洲艺术品的饕餮盛宴,苏富比和佳士得分别在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推出专场拍卖会,其中包括了瓷器、玉器、家具以及鼻烟壶等中国艺术品,它们多数都来自于欧美收藏家、古玩商或贵族后裔。

  有十几件高古青铜器无疑成为两大拍卖行的重头戏,纽约苏富比将举行的朱利思·艾伯哈特(Julius Eberhardt)收藏中国青铜礼器专场拍卖会,提前在中国收藏者中引发关注,其艺术价值和文物回流成为焦点话题。


  来自民国藏家之年

  朱利思·艾伯哈特是国际著名的东方艺术品收藏家,一生中收藏了门类众多的中国艺术品,并在维也纳打造了首座私人的中国古代艺术博物馆。他于2012年去世后,留下了大批价值不菲的艺术品收藏。此次在纽约苏富比面市的这批中国青铜器,就是他藏品中最为重要的部分。

  10件青铜器年代涵盖了商、周、春秋和战国,其中6件青铜器的上一手藏家也同样不同凡响,来源于11世纪拜占庭帝国望族后裔阿基洛珀斯( J.Argyropoulos),他一直喜爱收藏中国古玩艺术品。

  二战后,阿基洛珀斯恰好出任希腊驻华大使,在此期间,他得以接触并购买了一批古玩。比如在1948年,经上海有名的金才记古玩店引荐,阿基洛珀斯从清末民国初年名家手中购得了这6件青铜器。

  上世纪20年代,在上海的广东路、江西路一带形成古玩市场,古玩店摊林立,聚集了200多家中外古玩店。金才记曾是民国时上海第一大古玩店,闻名海内外,由金才宝创立于民国初年。其子金从怡接手经营后,以买卖出土石器、青铜器、唐三彩、宋元名瓷为主。

  因讲究货真价实,如有赝品照价退赔,不以次充好,金才记在收藏圈享有声誉,很多知名的收藏家与古玩商都与之有过往来。“T.Y.KING”成为国外古玩收藏者所熟知的中国大古董商号。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京沪古玩业普遍萧条,惟金才记生意兴隆。1949年,金才记移至香港德辅道。

  阿基洛珀斯可说是金才记的外国拥趸,还一度到香港金才记“淘宝”,此次上拍的一对西周早期父丙爵,就是他在1952年购于香港的金才记。这对父丙爵出自陈仁涛旧藏,陈是著名古钱币专家和收藏家,他的“金匮室”所藏不乏珍品重器。

  更有来头的是,此次纽约苏富比上拍的青铜器中有两件曾是潘祖荫旧藏。前清末名臣潘祖荫不仅政治眼光独到,发掘了很多才干,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左宗棠,还是古玩字画的大收藏家,眼光厉害,闻名南北,人称“潘神眼”,他的“滂喜斋”的古籍善本和“攀古楼”的铜器收藏闻名于世,著名藏品如西周康王时代礼器大盂鼎、大克鼎、青铜、甲骨、龟板等。

  大盂鼎和大克鼎,是两件被称为“重器鸿宝”的西周铜鼎,与毛公鼎一道,并誉为“海内三宝”。抗战时期日寇几番到潘宅搜索两件国宝未果,1951年由潘氏后裔捐赠国家,至今分别存放于国家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

  被朱利思·艾伯哈特收集到的潘祖荫旧藏,分别是青铜器母辛尊和作册睘尊,前者是铸工华美的盛酒礼器,后者是铸有三十五字铭文的重要酒器。

  国之重宝

  “这批商周青铜礼器之所以重要,首先是因为器物本身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文物专家刘幼铮提供了这批青铜器的详细资料,并向国内收藏界呼吁,这批青铜器的重要程度,应该尽快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和收藏大家的及时关注。

  中国的青铜时代历经夏、商、西周和春秋,持续了15个世纪之久,商晚期和西周早期,青铜冶铸达到高峰,即便之后铁器时代的到来,也没有立即导致青铜工业的衰退。青铜器历代都被称为国之重宝,它的制作对象是皇帝或者王公大臣,国家有大事的时候都要用青铜器作为礼器。

  刘幼铮认为作宝彝簋的重要性在于,它是世界上现存的三件最重要的方形基座西周簋之一,设计者突破了平面构图,选择了基座四角作为饕餮纹的纵向的中轴线,使得兽面呈现出立体效果,艺术境界堪称西周时期的制高点。

  母辛尊原本是一套青铜礼器中的一件,现存还有两个“姐妹”,直筒提梁卣一对,和这件铭文相同、纹饰风格一致,现分别藏于东京出光美术馆和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三件的铭文都是“亚其矣作母辛”卣或尊。

  “作册睘”卣的铭文价值极高。考古美术学家汪涛认为,这件作册睘卣,是西周昭王时重要的有铭青铜器,铭文中记载了王姜命作册睘安夷伯的历史事迹,铭文中还有“唯十又九年”的准确纪年,以及“王在斥”的记述。台北故宫收藏的“作册睘”尊,和此器同铭,均为同一事件所书所铸造。

  能否“回流”尚未知

  中国流失海外的青铜器究竟有多少,恐怕无人能给出一个精确数字,有证可考的是,其中有很多为西周时期青铜精品,比如美国有七大收藏中国文物的中心,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纽约艺术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其中都有中国青铜器藏品,以弗利尔美术馆最为闻名,所藏青铜器占全美国的一半左右。

  中国青铜器也频频出现在欧美拍卖市场上,曾有国内的企业家和收藏家前去竞拍,希望将这些流失的国宝买回中国,但是受资金实力和知识眼力等因素限制,“回流”收效并不理想。

  2001年3月,纽约佳士得拍卖了一件商代晚期盛酒器“皿天全”方罍,以924.6万美元成交,创下当时的青铜器最高拍卖纪录。这件青铜器于上世纪20年代在湖南出土,拍卖的是器身,器盖现藏于湖南省博物馆。当时也有国内博物馆带巨款赴美竞买,却因拍卖会上一位法国买家开出高价而落空,这件青铜器只能身首分离了。

  不过,由于价格上涨和藏品更新需要,近两年西方藏家逐渐削减了他们购买亚洲艺术品的数量,一些家族收藏的顶级藏品也出现在欧美拍卖会上,而亚洲收藏家竞购亚洲艺术品的热情却在高涨。

  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大拍卖公司称,在伦敦和纽约登记参拍的亚洲客户数量不断上升。 特别是中国一批新崛起的全球买家,他们希望将海外的中国珍稀文物购回国,作为传世家藏或用于私人博物馆内展览。

  同时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公私收藏机构试图让中国的文化遗产从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收藏家手中回流。

  值得注意的是,回流青铜器的数量不断增多,但有很多人从国外买回来的铜器,实际上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工艺品公司出口换外汇的产品。而且,国内目前为了保护文物限制青铜器的流通,收藏回流的青铜器,收藏家要有雄厚的经济基础,还有相当的眼力和经验,同时具备合法手续。

 


上一条:
下一条:

相关文章

更多

 
姓名
标题


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相关法律法规!
相关话题 纽约将拍中国高古青铜器
Loading
广告ad.
一周This Week
展览史All Exhibitions
 
艺术视频Art TV

郑重声明:东方视觉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东方视觉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联系我们。
© 2003-2013 ion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视觉支持知识共享计划保留部分版权。 info@ion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