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视觉 当代艺术第一门户
资讯/画廊

拉里·高古轩:艺术市场里的暴君
新民晚报 沈敏
2013年03月05日 11:2:40

作为艺术经纪人,他捧红不少名不见经传的年轻画家,让一些已成名艺术家的作品焕发“第二春”。他的成功来自精准独到的投资眼光,也源于灵活高超的交际手腕。近两年,他在艺术界的强势地位遭遇“反抗”,与他合作多年的艺术家和收藏家纷纷离他而去,甚至与之对簿公堂。


拉里·高古轩

年销售近10亿美元

按照《华尔街日报》2011年的一篇报道,高古轩一年的销售额近10亿美元。当年5月,世界各大拍卖行在纽约挂牌拍卖的画作约半数出自高古轩代理的画家。他名下的“高古轩”画廊在纽约有3家分店,伦敦和巴黎各有2家,在好莱坞、罗马、日内瓦、雅典和香港各有一家。

位于美国匹兹堡的安迪·沃霍尔美术馆馆长埃里克·夏纳说:“就很多方面而言,在高古轩的画廊办画展,意义相当于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或(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办展。”

高古轩是沃霍尔、杰夫·孔斯、达米安·赫斯特、理查德·普林斯等当代艺术大家作品市场热潮的幕后推手之一。他通常批量购买、囤积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待价而沽。他竭力在拍卖会上维持作品的高身价,一旦发现作品可能流拍,他就与其他画商及收藏家合作,或自己出手,回购作品。他赞助有潜力的新秀艺术家,为他们开办展览,炒热其名气。通常,其代理的仍在世的艺术家每卖出一幅作品,他从中收取30%至50%的佣金。

不过,随着“艺术市场泡沫”之说甚嚣尘上,高古轩在艺术市场的统治地位开始受到挑战。

2012年12月,达米安·赫斯特宣布即将结束与高古轩长达17年的合作。高古轩另一长期合作伙伴孔斯打算在纽约的戴维·茨维尔纳画廊开办一次大型展览。同样决定不再“忠于”高古轩的还有日本著名女性前卫艺术家草间弥生。

沃霍尔一如既往“效忠”高古轩,原因却是他已去世20多年。

卖海报赚第一桶金

高古轩现年67岁,出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部。父亲是会计,母亲是个跑龙套的女演员。高古轩1969年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英语专业后,他待过唱片店、书店、超市、星探公司,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找到致富之路:卖电影海报。

他发现,当他给海报套上画框再出售,它们立刻身价倍增。赚了第一桶金后,他放弃海报生意,从西海岸搬到纽约切尔西区,开设画廊,开创为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加画框”的事业。

1979年转战纽约后,他与著名画商莱奥·卡斯泰利交好,后者把他引荐给纽约艺术界精英圈。而他真正在艺术经纪界打响名声,靠的是对沃霍尔的“慧眼识珠”。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某一天,高古轩在沃霍尔的纽约画室偶然看到几幅色彩富有金属感的抽象画作,画家解释说:他采用含铜颜料作画,然后雇几个人在画上撒尿,造成“氧化”效果,他称之为“尿尿画”。

当时沃霍尔已成名,但这几幅作品画成已近10年,却始终不得青睐。

高古轩却如获至宝,他觉得沃霍尔和他的画市场潜力被低估了。1986年末,他在自家画廊举办“尿尿画”展览。沃霍尔次年2月去世。

沃霍尔成为高古轩最成功的投资。沃霍尔去世20多年来,高古轩名下画廊举办20多场沃霍尔作品展,将其作品价格一再推高。

违反“行规”受到起诉

2012年,两名大收藏家分别起诉高古轩,指控他违反“行规”、损人利己。与高古轩交情超过20年的艺术投资商罗纳尔德·佩雷尔曼去年9月就孔斯一件雕塑作品的交易起诉高古轩。起诉书指出,佩雷尔曼与高古轩本来关系亲密,而高古轩“滥用了这种信任”。

如果说与佩雷尔曼之间是金钱纠纷,高古轩与德高望重的94岁女收藏家珍·考尔斯的官司则源于他的行事方法与传统艺术收藏家之间的冲突。考尔斯的律师指控高古轩违背“受委托人的职责”。随诉讼曝光的是洛杉矶高古轩总监麦克劳德2009年7月与考尔斯藏品的潜在买家迪恩之间一段对话。

“嗨,汤姆·迪恩!卖家眼下缺钱缺得紧,你有兴趣来个残酷恶意的出价吗?来吧,试试?”麦克劳德在电子邮件中问道。迪恩回复称自己愿意出200万美元,麦克劳德回答:“这是大约五折价,我觉得不错!”事实上,高古轩已说服考尔斯的儿子接受100万美元的出价。如此一来,高古轩轻松入账100万美元的佣金,而无需告知卖家。

对某些艺术家而言,高古轩仍有其独特魅力。塞拉否认自己准备离开高古轩,推崇高古轩野心勃勃、充满进攻性的性情。

艺术家放弃高古轩原因

艺术家们离开高古轩各有原因。身为日本国宝级艺术家,草间弥生受到一批富豪“粉丝”追捧。《纽约杂志》报道,她的私人工作团队私下抱怨,在与高古轩合作数年内,高古轩在诸如以何种方式展出作品或展出哪些作品等重大决策上独断专行,甚至瞒着草间本人私自提高作品售价。去年夏天,草间的代表终于通知高古轩,草间计划终结双方合作。

同行猜测,下一个离开高古轩的人可能是普林斯。普林斯开始走红时,高古轩从另一经纪人那里把他“挖”来,与他联手炒热作品。普林斯作品在2003年只能拍出6位数,2008年涨至600万美元,现阶段徘徊在300万美元以下。一名拍卖行高管告诉《纽约杂志》:“一旦开始走下坡,身为画商的拉里会说,‘反正你出什么作品,我一概抽取30%佣金,然后由你自生自灭,除非你又能卖出好价钱。’”

赫斯特的作品价格近来也有回落,他的商业经理凯利表示这并非赫斯特离开高古轩的根源,但他承认,近年来两人关系有所疏离,一方面高古轩的生意不断扩张,并越来越专注于二级市场,即代理已故艺术家的作品;另一方面,赫斯特也有意减少产量,“他已到达某个层次——有一批忠心追随他的收藏者——所以他不再需要(高古轩的代理)。”


上一条:
下一条:

相关文章
·艺术超级经销商拉里·高古轩的努力 2013年02月06日
·高古轩与佩雷尔曼互掐再升级 2013年01月22日
·从艺术家与高古轩分道扬镳看艺术界 2013年01月15日
·艺术教父拉里·高古轩发家史 2012年12月20日
·高古轩三大腕儿如今欲出走 原因、未来皆成谜 2012年12月20日
·拉里·高古轩:艺术经销商的坏榜样? 2012年12月20日
·藏家:不担心高古轩更不担心达明安赫斯特 2012年12月19日
·高古轩遭遇大牌艺术家接连叛离 2012年12月19日

更多

 
姓名
标题


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相关法律法规!
相关话题 高古轩
Loading
广告ad.
一周This Week
展览史All Exhibitions
 
艺术视频Art TV

郑重声明:东方视觉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东方视觉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联系我们。
© 2003-2012 ion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视觉支持知识共享计划保留部分版权。 info@ion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