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视觉 当代艺术第一门户
资讯/收藏

收藏,即是开设一家世界顶级的私人美术馆:戈兹美术馆简史
雅昌艺术网 玛瑙
2013年01月15日 10:55:21

收藏家葛兹女士;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

  “艺术是重要的,不仅因为它凝聚了不同的表达形式,还在于它的社会责任和社会参与。艺术,无论以何种形式表达,都令我深深地为之着迷。”——戈兹女士

收藏家葛兹女士;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

  戈兹美术馆是一家世界级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由知名收藏家戈兹女士创立至今。戈兹女士对艺术的痴迷,可追溯到她在康斯坦茨开立出版社的时候。这家出版社名为“进步中的艺术版本edition art in progress”,于1969年至1972年营业。1972年,这家平面艺术出版社发展为了“进步中的艺术art in progress”画廊。到了1984年,戈兹女士决定关闭画廊,专注于收藏事业。画廊时期的藏品是她早期收藏的基础,之后她继续寻找并研究“贫穷艺术运动”时期艺术家的作品,这也成为了她整个收藏的主旋律。自从她迷上收藏开始,戈兹女士就制定了一条沿用至今的策略。概括性而言,这个策略就是两个“必须”:一方面必须专注于新兴艺术和新兴艺术家,另一方面又必须继续寻找、补足已收藏的作品。到八十年代末期,她已收有约300件藏品,包括纸艺作品和影印文件。

葛兹收藏;建筑:© 赫尔佐格和德穆隆, 巴泽尔;

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摄影:Wilfried Petzi, 慕尼黑

 

葛兹收藏;建筑:© 赫尔佐格和德穆隆, 巴泽尔;

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摄影:Wilfried Petzi, 慕尼黑

  以此基础,戈兹女士渐渐觉察到了在美术馆展出艺术品的必要性,同时亦未忘掉私人化收藏的初衷。1993年,戈兹女士设立了她的私人美术馆,这栋装满艺术品的建筑师由瑞士著名的赫尔佐格与德·梅隆事务所(Herzog & de Meuron)专门设计的,仅在有短期展览时向公众开放。这座美术馆不单单是一个白色的储物盒子,它还具备其他多项服务内容,包括内部刊物的发表、图书馆、艺术品存储、外接物流和作品修复等。正如戈兹女士所说,“组织一次展览,出版一册目录,这个美术馆让我的收藏更具创造力。另外,我也很乐意与其他工作人员一起经营我的收藏。”展览中,戈兹女士让不同的艺术方向发生碰撞,她不断尝试着新的组合,让收藏品在这些实验性空间或陈列厅里进行着激烈的相互作用。在这里,研究者们组成了一个团队,从艺术史的角度共同研究作品,每一件作品都得到了悉心的保养与贮存。戈兹女士还以联合策展人的身份出现在其他美术馆。更多时候,她仍是那些艺术品的拥有者、借出者,不仅使展览内容更为充实,还让她的收藏得到公众的关注与探讨。

葛兹收藏;建筑:© 赫尔佐格和德穆隆, 巴泽尔;

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摄影:Wilfried Petzi, 慕尼黑

葛兹收藏;建筑:© 赫尔佐格和德穆隆, 巴泽尔;

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摄影:Wilfried Petzi, 慕尼黑

  戈兹女士广泛参加各类活动,这源于一个收藏家的活力与热情。收藏家这个称谓,对于她是实至名归的。她出类拔萃的收藏是其敏锐眼光的最佳体现,她策展、收藏的格言是:“我做出选择的标准与这件作品是否受到关注没有关系。我只收藏那些与我对话的作品,那些对我个人而言,真正吸引人的作品。我很想了解当下这一代关注的是什么,因此我一直在收藏最新的艺术作品。七十年代的时候是“贫穷艺术”,这可以说是一场政治运动,它打破了传统的绘画模式,而将艺术与街头垃圾结合一体。八十年代,一群美国人通过一种高度美学的方式来表达他们主旋律的关注。九十年代,对我而言是由英国人塑造的,这是一群自始自终都很孤独但又很有趣的人。而现在,我对当下这一代的艺术造诣倍感兴趣。”

  戈兹收藏的最初核心:贫穷艺术

  “贫穷艺术”这一词语最早出现在1967年9月,这是当时热那亚举办的一个展览的主题。这次展览云集了罗马、都灵、米兰各地艺术家的作品,这些艺术家包括阿里杰罗·波提 (Alighiero Boetti)、卢西亚诺·法布罗(Luciano Fabro)、简尼思·库奈利斯 (Jannis Kounellis)、皮诺·帕斯卡利 (Pino Pascali)、朱利奥·鲍里尼(Giulio Paolini)和埃米利奥·普里尼 (Emilio Prini);皮斯特莱托(Pistoletto)和梅尔兹(Merz)在当时还尚未包括在内。这个主题是由艺术评论家杰曼诺·赛兰特(Germano Celant)拟定的,他也是那一次展览的策展人。九十年代初,戈兹女士广泛收藏了100件“贫穷艺术运动”时期艺术家的作品,即使今天,也可以称其为对这场深度革新、影响深远的艺术运动的一次最为全面的收藏。之后,记录这些作品的一些珍贵照片也渐渐进入了藏品库。严格说来,称呼这次艺术运动为艺术家的“群体运动”很可能会引发误解:尽管“贫穷艺术”的艺术家们具有相互类似的艺术策略和政治、社会责任,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高度独立的个体。戈兹女士自从开始涉猎“贫穷艺术运动”,她的收藏便彻底抓到了这场运动在语义上的丰富内涵。1997年至1999年间举办的名为“贫穷艺术,戈兹美术馆自1967年至今的藏品与文件Arte Povera, Works and Documents from Sammlung Goetz, 1967 to the present”的创意展上,无论是概念上还是美学上,贫穷艺术的多元化都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在不莱梅、纽伦堡、科隆、维也纳、哥德堡和慕尼黑,不同分类的作品以巡展的形式向公众展出。当时的分类对今日的流派定位也起到了奠基的作用。距离这个划时代的巡展十多年后的今天,巴塞尔美术馆正在大量展出戈兹女士多年来的一些重要藏品,这些作品在过去并未得到过长期展出。这次展览的导言部分,是戈兹女士收藏的重要照片与文件,希望能让观者体会到这次艺术觉醒运动所具有的丰富影响力。约有100件在1997年至1999年的展览上出现过的作品,现今正陈列在巴塞尔的展览上,它们的创作者是:乔凡尼·安森莫 (Giovanni Anselmo)、阿里杰罗·波提 (Alighiero Boetti)、皮耶·保罗·卡佐拉里 (Pier Paolo Calzolari)、卢西亚诺·法布罗(Luciano Fabro)、简尼思·库奈利斯 (Jannis Kounellis)、马里奥·梅尔兹(Mario Merz)、朱利奥·鲍里尼(Giulio Paolini)、皮诺·帕斯卡利 (Pino Pascali)、朱塞佩·佩诺内 (Giuseppe Penone)、米开朗基罗·比斯特列特(Michelangelo Pistoletto)、埃米利奥·普里尼 (Emilio Prini)和吉尔伯托·佐里奥 (Gilberto Zorio)。

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抹布之乐团, 1968年;

葛兹收藏;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摄影:Wilfried Petzi, 慕尼黑

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抹布之乐团, 1968年;葛兹收藏;

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摄影:Wilfried Petzi, 慕尼黑

  纸艺、绘画、雕塑与装置作品

  除去基本馆藏,戈兹女士还收藏了一些非常罕见且种类繁多的纸艺作品。例如:弗瑞德·桑德贝克(Fred Sandback)(包括校样)和布林奇·巴勒莫(Blinky Palermo) 的所有平面美术作品,这是戈兹女士纸艺收藏的起点。只要是用纸进行创作的艺术家,无论是素描、油画还是平面美术,都在戈兹的收藏里得到了一席之位。仅平面美术作品这一项,她就已拥有超过1000件的藏品,多组件的作品集亦有不少包括在内。

  九十年代戈兹女士开始将目光投向英国的年轻艺术家们,她尤其对女性艺术家表现出了关注。随后她收藏了翠西·艾敏 (Tracy Emin)、莫娜·哈透姆 (Mona Hatoum)、莎拉·卢卡斯 (Sarah Lucas)和蕾切尔·怀特瑞德(Rachel Whiteread)的主要作品,而男性艺术家的作品亦有收藏,如道格拉斯·戈登(Douglas Gordon)和威利·多尔蒂(Willie Doherty)。

莫娜·哈透姆个展2011 - 2012年举办在葛兹收藏机构;

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提供;摄影 Thomas Dashuber

 

莫娜·哈透姆个展2011 - 2012年举办在葛兹收藏机构;

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提供;摄影 Thomas Dashuber

 

莫娜·哈透姆个展2011 - 2012年举办在葛兹收藏机构;

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提供;摄影 Thomas Dashuber

  与此同时,戈兹女士多年来还一直收藏着美国艺术家的作品,男女艺术家皆如是。在这一部分的收藏中,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élix González-Torres)所作的戈兹女士画像是唯一一个永久性的装置;罗伯特·戈伯(Robert Gober)、罗尼·霍恩(Roni Horn)(此人的个展正在戈兹美术馆举办中)、迈克·凯利(Mike Kelley)、凯伦·基里姆尼克(Karen Kilimnik)、卡迪·喏兰(Cady Noland)、安德里亚·泽塔尔(Andrea Zittel)和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作品也已被纳入了藏品行列之中。戈兹女士在这些艺术家尚未出名之时便收入了大量他们的作品,其远见卓识与敏锐嗅觉可见一斑。以理查德·普林斯的作品为例:“曾有十多年的时间,我能够轻松买入他的作品,现如今他已功成名就,我便再也买不起了。”几十年如一日,热心的收藏家戈兹女士一直乐于挖掘新兴艺术家:“我能够在一个很小的画廊展览上挖掘出某位创作者,我能够在这个作品未受关注时便将其买下,我可以举办这么多的个展也得益于我的这份探索;这样一来,我便基本上不必为购买一件艺术品而跟其他收藏家争夺了。艺术家伊凡·莫利的作品正是如此,至今他都没得到太多关注,而我已拥有了六件他的作品,我也衷心希望能够一直对他的作品进行收藏。”这一部分的收藏也有大量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包括托马斯·舒特(Thomas Schütte)、罗斯玛丽·特洛柯尔(Rosemarie Trockel),、弗朗西斯·阿吕思(Francis Alÿs)和艺术家组合费茨利与魏斯(Fischli und Weiss),戈兹女士已纷纷为他们举办过了个人展览。戈兹收藏的多元化,在提起下列大名时方能得到体现:乔纳森·拉斯科(Jonathan Lasker)、卡洛尔·达勒姆(Caroll Durham)、杰西卡·斯托克侯德(Jessica Stockholder)、草间弥生(Yayoi Kusama)、莱纳·鲁滕贝克(Reiner Ruthenbeck)和杰瓦德·罗肯肖博(Gerwald Rockenschaub)。近期新加入的藏品则主要由伊萨·根泽肯(Isa Genzken)、托马斯·史毕兹(Thomas Scheibitz)、鲍丽娜·奥洛乌斯卡(Paulina Olowska)、安迪·厚朴(Andy Hope)、托马斯·锡普(Thomas Zipp)、艾姆格林与德拉格赛特(Elmgreen & Dragset)和赖安·特里卡丁与莉齐·费奇所作(Ryan Trecartin/Lizzie Fitch)。当被问及市场如何影响当代艺术的价值时,戈兹女士果断地回答:“依我看来,市场在短期起着重要的作用,但长期而言,则很小。的确会有一些短暂的潮流,但流行不久后,一旦炒作宣传不再,便也就退潮了,唯有真正顶级的艺术家能够常驻。我个人认为目前有两个主要的收藏方向,一个方向是艺术品仅用于纯粹的交易买卖,甚至不在博物馆展出;另一个方向是艺术品由博物馆收藏、展览。以前是只有第二种方向的,一名收藏家可能会关注一位艺术家很长一段时间,当艺术家终于在某个博物馆办展时,一旦此人艺术水准出众,收藏家方可决定是否买入。现在再不可能跟以前一样了,你唯有在观看了某位艺术家的一次大型展览之后,才能鉴定出他的水平,你不可能仅凭一个人的四五件作品就下决定。”

  摄影与新媒体

  作为两个独立的艺术媒介,摄影与新媒体已经受到了戈兹女士的关注与重视。她的相关收藏有: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杰夫·沃尔(Jeff Wall)、斯坦·道格拉斯(Stan Douglas)、特蕾西·莫法特(Tracey Moffat)、托马斯·迪曼德(Thomas Demand)、安德列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彼得·费尔德曼(Peter Feldmann和坎迪德·荷弗尔(Candida Höfer)的作品,还有历史题材艺术家奥古斯特·桑德(August Sander)、威廉·艾格尔斯顿(William Eggleston)、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和南·戈尔丁(Nan Goldin)的作品,以及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和斯文·约内(Sven Johne)的作品集。

奥古斯特·桑德,Bauernfamilie, 1913 年,葛兹收藏;

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提供。©奥古斯特·桑德, VG Bild-Kunst, 波恩

  1993年,在购买了谢丽尔·多内甘(Cheryl Donegan)的“无名”(1993)之后,戈兹女士开始了她广泛且独创的录像与电影艺术收藏之路。包括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的“提睾肌周期”的全部五个部分,道格·艾特肯(Doug Aitken)、斯坦·道格拉斯(Stan Douglas)和库特鲁·阿塔曼(Kutluğ Ataman)的大型录像与电影装置,这些作品与其他电影与录像藏品一起,成为了戈兹女士集中关注现代媒体艺术的起点。

马修·巴尼个展 悬丝 2007-2008年举办在葛兹收藏机构;图片由葛兹收藏

提供;© VG Bild-Kunst, 伯恩2010年, 摄影 Nic Tenwiggenhorn, 柏林

马修·巴尼个展 悬丝 2007-2008年举办在葛兹收藏机构;图片由葛兹收藏

提供;© VG Bild-Kunst, 伯恩2010年, 摄影 Nic Tenwiggenhorn, 柏林

马修·巴尼个展 悬丝 2007-2008年举办在葛兹收藏机构;图片由葛兹收藏

提供;© VG Bild-Kunst, 伯恩2010年, 摄影 Nic Tenwiggenhorn, 柏林

  今天,戈兹女士收藏的这些作品在全欧洲此类作品中占据了最重要的地位。将近170位艺术家的共约480件作品,都充分代表了电影与录像的当代艺术创作水平。她收藏有下列艺术家的作品:道格·艾特肯(Doug Aitken)、香特尔·阿克曼(Chantal Akerman)、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珍妮特·卡迪夫与乔治·布雷斯·米勒(Janet Cardiff / George Bures Miller)、娜塔丽·尤尔贝里(Nathalie Djurberg)、斯坦·道格拉斯(Stan Douglas)、道格拉斯·戈登(Douglas Gordon)、罗德尼·格雷汉姆(Rodney Graham)、特里萨·哈伯德与亚历山大·伯切勒(Teresa Hubbard / Alexander Birchler)、迈克·凯利(Mike Kelley)、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莎伦·洛克哈特(Sharon Lockhart)、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乌尔里克·欧丁格(Ulrike Ottinger)、保罗·菲佛(Paul Pfeiffer)、皮皮路提·里斯特(Pipilotti Rist)、安里·撒拉(Anri Sala)、费奥娜·谭(Fiona Tan)、吉莉安·韦英(Gillian Wearing)和杨福东

杨福东个展,2011年举办在葛兹收藏机构;

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摄影: Nikolas Winter

杨福东个展,Honey(蜜),2003年;葛兹收藏;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

杨福东个展,2011年举办在葛兹收藏机构;

图片由葛兹收藏提供;摄影: Frank Schroth

  为了在自己的展厅里更为充分地展现这些作品,戈兹女士在2002年将原本仅有传统自然光采光条件的展厅进行了扩建。最初的时候,只有一个专门展出电影与录像的房间——影之箱;到2004年,这个展厅几乎扩大了两倍,不再是自然采光,而新添了一个精致复杂的放映设备,BASE103。戈兹女士为了让大众观赏到她的影像收藏,不仅在自己的美术馆进行各种展览,还与其他机构不断合作,卡尔斯鲁厄的德国艺术与媒体中心就是很好的例子。另外,从2011年2月开始,至少有2014部戈兹私人美术馆收藏的录像或电影作品在慕尼黑美术馆展出,这个进行中的展览也会一年两到三次地更换展品的内容。这次长期性的展览令戈兹私人美术馆的藏品得到了与越多越多观赏者见面的机会。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收藏家,在长期的收藏过程中,戈兹女士业已成为一名当代艺术界、新兴艺术界公认的权威专家,她的足迹踏遍了世界各地与历史各时期。她的全部收藏囊括了大约5000件作品,件件精挑细选,哪怕有的是冲动使然,有的是真心真意,也都是经过了全局考虑与细心比较后艰难抉择的结果。戈兹女士的收藏具有深刻的内涵,是当代艺术的一份承诺,这令她广受认可与美誉。2001年,科隆艺术奖授予戈兹女士“慕尼黑之光”勋章,肯定了她对慕尼黑这座城市作出的贡献。2007年,“万宝龙文化艺术赞助大奖”花落戈兹,以赞赏她作为私人赞助人所做的工作。2011年6月,戈兹女士成为了巴伐利亚美术学院的荣誉会员。同年9月,她又荣膺了联邦德国的一等功勋章——“联邦十字勋章”。

由葛兹收藏专门为莫娜·哈透姆个展而出版的画册

 

由葛兹收藏专门为莫娜·哈透姆个展而出版的画册

由葛兹收藏专门为莫娜·哈透姆个展而出版的画册

由葛兹收藏专门为莫娜·哈透姆个展而出版的画册

由葛兹收藏专门为莫娜·哈透姆个展而出版的画册

由葛兹收藏专门为莫娜·哈透姆个展而出版的画册

由葛兹收藏专门为莫娜·哈透姆个展而出版的画册

由葛兹收藏专门为莫娜·哈透姆个展而出版的画册


上一条:
下一条:

相关文章

更多

 
姓名
标题


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相关法律法规!
相关话题 戈兹美术馆
Loading
广告ad.
一周This Week
展览史All Exhibitions
 
艺术视频Art TV

郑重声明:东方视觉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东方视觉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联系我们。
© 2003-2012 ion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视觉支持知识共享计划保留部分版权。 info@ion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