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视觉 当代艺术第一门户
资讯/收藏

DSL收藏机构:全球化时代收藏的范本
雅昌艺术网 玛瑙
2012年10月26日 13:48:58

利威夫妇(Sylvain and Dominique Levy)

  艺术收藏机构往往承载了比它看上去更多的内涵。艺术品收藏机构也往往能够成为一种有意与无意之间传达其创办人个人实力、知识、品味和远见卓识的渠道。但同时艺术收藏机构也成为一面多棱镜,透过它可以完美地洞悉一个时代,探察其艺术品位、将收藏家个人的眼光同艺术界经历的变化所赋予的宏观视野结合起来的创造力或惰性。

  艺术收藏往往倾向于成为了解的结果,也成为获得百科全书式知识的手段。不论是什么主题或哪一种艺术门类,藏品越详尽无遗就越发有价值。所以,积累、详尽和全面往往就成为界定收藏品是否有价值的标准。可是一旦踏入资本在眨眼之间便可以获得的时代,一夜暴富者激增,与那些曾经垄断、支配并使艺术品市场合法化的知识分子分享着同样的财力,收藏就不再只是一种简单的堆积,也不只是一种异想天开。它应该有相当独特的眼力,清晰地将它表述出来,培养起这种眼力,并受到它的驱策。

  虽然DSL收藏机构只是最近才诞生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机构之一(始于2005年),但它已被证实是受到将其自身同日益变化的社会以及越发全球化的大舞台相联系这一原有目标和强烈需要所推动。DSL收藏的艺术品尽管仅限于来自110位成绩斐然的艺术家以及后起之秀的150件作品,而它们全部放在网络上展出,被视为一个虚拟的美术馆,成为遵循某种主题路线的平台,成为一种私人的,但同时又是高度公共化的视野的组成部分。

徐震,舒服,公共汽车,2004年,500x250x250cm,图片由艺术家和DSL Collection提供

  玛瑙(以下简称“玛”):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藏中国艺术作品的?是什么给予你们这样做的灵感?

  利维(Levy)夫妇(以下简称“利”):我们是从2005年7月开始收藏中国艺术作品。我们相信,艺术是社会的一面镜子,所以中国艺术也以最充分的方式反映了中国社会。中国正经历着急剧的变化,这种变化造就了就建设性与破坏性而言的活力,也引发了暴力现象,但也激发起巨大的创造力。

  玛:你们可以简单描述一下你们收藏机构的特点吗?它主要是一家着眼于中国的收藏机构,就像在你们的网站上(www.dslcollection.org)所看到的,还是普遍开放地接纳所有当代艺术作品呢?

  利:过去很长时间里,我们一直很严肃地收藏当代设计。所以我们能够集聚起欧洲最重要的设计收藏之一,包括罗恩·阿拉德(Ron Arad)、马克·纽森(Marc Newson)、罗南和埃尔文·布鲁莱克(Ronan & Erwan Bouroullec)兄弟以及许多意大利设计师的作品。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决定主要集中在中国。通过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个主题上,我们相信,我们能够从中获得更多的力量。收藏反映了过去二十年在中国发展起来的不同地区的艺术界,展示了来自北京、上海、广州的艺术家,甚至还包括了海外中国艺术家。

徐坦,匀速变速,综合材料,2002年,图片由艺术家和DSL Collection提供

  玛:你们收藏作品遵循什么标准呢?你们与策展人、艺术顾问、画廊合作,还是只依靠自己的品味、知识和直觉呢?

  利:第一个标准是作品本身,当我们购买一件作品的时候,我们往往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这件作品从视觉上和观念上足够强烈吗?我们遵循的第二个标准同艺术家和他的个人背景有关。第三个标准是有关新作品如何能够同藏品中已有的作品彼此互动。我们决定将收藏限定在一定数量内(大约150件),这样我们就可以考虑一件作品是否能够和其他作品充分成为一个整体,它是否给被视为整体的收藏带来某些东西。

  玛: 你们怎么看待收藏艺术品?

  利: 我觉得收藏艺术品并不限制于积累艺术品, 并不仅仅等于投资钱。 收藏艺术品在于把有关心的作品集中在一起, 按照个人的品味, 对艺术品的理解和感受整理收藏家所选择的作品。 名副其实的收藏具有其独特性, 具有其风格。 我觉得让自己的收藏越来越丰富也是成熟的收藏的特点。

  玛: 你们觉得在今天的当代艺术界里收藏家的作用和角色应该是什么?

  利: 收藏家不应该成为艺术界的核心, 艺术品应该是。 艺术家应该在艺术界的中心。 我的作用和权力在于让事情发生, 创造更多的机会, 我觉得收藏家是著名策展人汉斯·尤里斯·奥布里斯特经常提到的“看不到的必要元素”。

  玛:你们觉得自己的收藏机构在中国和海外应该有什么样的地位呢?

  利:如果我们能够帮助推动中国的艺术群体,我们就觉得非常高兴了。

徐坦,匀速变速,综合材料,2002年,图片由艺术家和DSL Collection提供

  玛:你们怎样看待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某些情况下,在还并不存在市场的时候,收藏家们为中国艺术创立了一个市场,提高但同时也略微向前推进了市场本身的界限?

  利:我们可不是市场趋势专家,也不精通收藏家如何创造了一个市场。不过,我们不认为这个问题仅仅关系到中国的艺术品市场。

  玛:那你们对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过剩作何反应呢?

  利:我们觉得,市场是艺术界不容忽视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我们也充分考虑了用大写字母A来书写的艺术。我的意思是,当你参观文献展之类的各种双年展、艺术博览会和活动的时候,展出的作品中超过70%都是由录像、照片和装置组成的。这些作品并没有更多地在市场上呈现出来。但这就意味着它们没有价值吗?

  玛:你们觉得充满激情但规模不大的收藏家们能够在越来越被大规模业务和法人式态度所垄断的背景下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吗?

  利:当然,我们认为,收藏是一种个人冒险。对于收藏品的类型以及规模大小有着足够的空间。问题的核心还是在于作品的质量。

郑国谷,我的老师,C-print,1993年,180x270cm,图片由艺术家和DSL Collection提供

  玛:抛开最近的一些例外,好的藏品在中国很少被展出,即便它们会具有极大的益处和帮助,向中国观众展示那些已经在国外大量展出过,但在国内很少看到的作品。你们是否有在这里展出你们的藏品的计划吗?展出藏品的理想场地或者理想的合作方会是怎样的?

  利:我们很高兴在中国展出我们的藏品,当然理想的是也在美国展出。我们确信这一定能实现……

  玛:过去几年里,市场的作用已经以惊人的方式大大增加了,但是被认为滋养着艺术评论和策展人思想自由的艺术教育质量、学术研究深度以及批评态度却并没有经历同样的“文艺复兴”。你们怎样看待上面提到的这种状况?你们同意这种说法吗?

  利:首先你必须考虑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当代艺术在中国还是一种新生现象,因此对于其评价和提升而言还缺乏真正制度化的构架。这就意味着直到今天,使中国当代艺术合法化的,其实主要还是市场。但是我们相信,事情一定会发生变化,于是在中国的大背景下逐步为西方国家现有的那种构架开辟出道路来。这也意味着策展人也要不断发展,变得越来越具有批判性。

郑国谷,我的老师,C-print,1993年,180x270cm,图片由艺术家和DSL Collection提供

  玛:中国当代艺术往往缺乏恰当的语境化。最近几年清华大学组织并由包括DSL在内的其他机构支持的研讨会,试图将注意力集中在艺术及其存在的背景上。在一个越发以反思过去和现在的必要性为特征的时期,你们是怎么决定支持这一活动的呢?这将会是你们在中国发起的一系列活动中的第一个吗?

  利:我们有机会为这次研讨会提供支持。我们将会明确地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例如,我们已经在支持“我们需要钱而不需要艺术”网站(也就是wnmna),这成为最著名的中国多媒体艺术平台。北京艺术实验室是我们支持的另一个项目。我们将把一定数量的优秀画廊的完整图录上线在收藏网站上。我们已经购买了《视觉生产》杂志资料库的在线使用版权。DSL不仅是一家收藏机构:它还是一个促进交流的平台,也是进行反思的中心。

  玛: 为什么你们决定让网络成为你们收藏品的主要展出方式?

  利: 我们收藏模式跟美术馆收藏模式有共同点。 所以我们觉得让所有的观众随时看到我们的收藏品是必要的条件。 引起不同的观众的关注是每个美术馆需要面对的挑战。 不过, 有一些美术馆可以被认为是隐藏的珠宝, 参观人数很少, 美术馆也不能同时展出其收藏的太多代表作。 我们跟它们不同, 所以我们决定通过网络跟观众一起分享我们的收藏品。虽然观众和作品能直接接触是最宝贵的欣赏艺术的方式, 我们收藏机构决定用网络的不同的工具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 让更多的观众欣赏我们的艺术品。 我们也喜欢具有互动性的设计理念。 我们的女孩子Karen 负责在Twitter、Facebook 、 Second Life转达我们收藏的信息. 网咯提供的普及工具已经改变了人和作品的关系, 观众和欣赏作品的传统方式。

顾德新,2005.03.05,装置,2005年,26米铁杆,图片由艺术家和DSL Collection提供

  玛.: 你们觉得在东方网络的作用要比在西方重要吗?

  利: : 无论在什么地方, 网络的重要性在于让所有的人, 在各个地方同时地分享同一的经验。 当然因为在中国已经有大概 3千万人在使用网络, 1 千万人具有自己的博客,人和网络的关系比在别的地方重要, 密切。

  最近我们和电影学者余天琦联合出版了 DSL CineMag,把“新电影” 看成一个相对广阔、包罗万象的分类。作为一个极具专业性、前瞻性的内容平台,DSL CineMag关注新形态的中国纪录片、独立电影、录像艺术,以及有独立思想的艺术商业片及业余DV实践等,致力于分析呈现2000年以来、中国蓬勃发展的流动影像的多元创作。本杂志是全球第一本中英双语、介绍和推广“中国新电影”的季刊 。目前本刊仅提供苹果iPad阅读格式,可通过进入App Store下载阅读。

 

顾德新,2004.5.9,一万件陶瓷雕塑,2004年,图片由艺术家和DSL Collection提供

顾德新,2004.5.9,一万件陶瓷雕塑,2004年,图片由艺术家和DSL Collection提供

顾德新,2004.5.9,一万件陶瓷雕塑,2004年,图片由艺术家和DSL Collection提供

  西尔维·利维关于收藏的想法:

  “我只是一位收藏家。我并没有什么权势或野心。我只是遵循着自己的轨迹。”

  “在我看来,并不存在什么小规模的收藏家。有时候,收藏家有了少量作品的收藏,但它们都是极其重要的作品。所以就这些作品的意义而言,我们怎么能认为这类收藏家是些微不足道的或者是二流的收藏家呢?”

  “收集艺术收藏品就意味着收集历史的片断”。

  “一般而言,我并不真正相信艺术品市场。我认为每一位艺术家都有自己特定的艺术品市场。”


上一条:
下一条:

相关文章
·第三期TASML|DSL艺术家驻留奖方案征集 2012年08月24日
·另一种形式的收藏—DSL藏品访谈 2008年03月08日

更多

 
姓名
标题


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相关法律法规!
相关话题 DSL
Loading
广告ad.
一周This Week
展览史All Exhibitions
 
艺术视频Art TV

郑重声明:东方视觉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东方视觉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联系我们。
© 2003-2012 ion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视觉支持知识共享计划保留部分版权。 info@ion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