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视觉 当代艺术第一门户
资讯/收藏

刘兰:收藏是我的精神伊甸园
艺术银行 窦子
2012年10月09日 10:56:45

从1996年初涉收藏至今刘兰已收藏了100多件重要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她的收藏中油画占绝大部分,同时也包括版画、照片、雕塑和影像作品,占10%左右。她以女性特有的直觉与视角来收藏,追求藏品的趣味性,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中一位特别的藏家。

穿过被高大植物包裹的庭院,我们来到刘兰在北京798艺术区附近的家。这是一幢欧式别墅,一层客厅布置得很简洁,悬挂的都是重量级的藏品,比如张晓刚的《记忆与失忆》、曾梵志的《天空》。主人收藏的古董也与这些当代艺术品自然地融合在一起:刘兰从巴黎古董店带回的一个法国中世纪的金色钟表静默在客厅的中心位置;张晓刚《风景2007》旁边的木柜中摆放着三个乾隆时期的青花瓷瓶……每一个木格中都有一个小杯子盛水来保证湿度,玻璃罩把藏品与外界隔开,传统与当代并行在这个私密的空间里,而所有的细节都流露出主人对艺术品的重视。刘兰富贵端庄,乍看上去有点冷艳不好接触,聊起天来才会发现她率真可爱的一面。


李松松《六人》布面油画

留学巴黎,从古董入门

人的个性根植于童年,人的教育根植于家庭。刘兰从小就生长在一个文艺之家,父亲是电影导演,母亲是话剧演员,姐姐做古董生意,这样浓郁的艺术氛围深深影响了幼年的刘兰。父母对老物件都非常喜欢珍视,经常会与朋友们交流;而姐姐也常带古董收藏圈的朋友来家中做客,“受家庭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艺术品,十七八岁就已经对古董有了意识。现在回想起来,父母对我最深的影响可能就是培养了我对艺术的理解与热爱。”

“我的父母都是比较开放的知识分子,他们一直都希望我和姐姐能接触不同的文化,一直把我们往外推。”在这种鼓励下,刘兰于上世纪80年代末留学法国。她回忆早起在国外求学时很孤独,学习之余她最喜欢的事就是去参观美术馆,从卢浮宫、奥赛美术馆到蓬皮杜艺术中心……“巴黎是全世界的艺术之都,不同时期、东西方的艺术都能看到。”无疑,这些都为刘兰开拓了视野。从西方经典艺术到当代艺术再到中国艺术的馆藏她都一网打尽。在法国学习、工作的10多年时间里,刘兰通过程昕东等圈中好友的介绍也认识了很多留法的中国艺术家,从事过一些中法文化艺术交流的工作。她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些都将为她之后的艺术收藏打下稳健的基础。

1996年,刘兰首先从自己相对了解的中国古代瓷器、文房四宝入手开始收藏。几乎是同时,她也在机缘巧合中开始了对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收藏。1996年刘兰受邀参观了由冷林先生策划的“现实:今天与明天“96中国当代艺术”展览,这个展览在当时非常有影响力,吸引了时任瑞士驻中国大使乌里·希克先生、尤伦斯男爵等众多艺术圈内人士,也正是在这次展览上,刘兰由认识了冷林。随即,这位当时27岁的年轻姑娘购买了她人生中最初两件当代艺术作品——徐累的《羁》和洪磊的版画。问到刘兰当时的想法时,她回忆道:“我刚开始收藏时对当代艺术并没有过多了解,也没有想过系统化、严肃地去收藏,是一种年轻人的冲动,对新事物的兴趣在推动着我。”

也正因为如此,刘兰的收藏爱好曾一度中断。她谈道:“在中国,当代艺术一直是非主流的东西。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关注这块儿的圈子非常小,网络、媒体等也还没有现在这样发达,只有通过一些专业人士,如策展人、艺术家才能零星地去了解。”不过,在这段“暂停”的日子里,刘兰仍保持着对当代艺术的关注,随时通过看书进行学习和研究。


谢南星《第一顿鞭子》

重视直觉,坚信学术

2004年,刘兰在巴黎熟识的老朋友程昕东的新画廊在北京落成,受邀参加开幕式的她也由此重启收藏之路。当然,这并非巧合。重新开始收藏前,刘兰就常常参加程昕东家中的艺术PARTY。结识了许多艺术家和艺术圈内的朋友,对张晓刚的钟爱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提到刘兰的收藏就不得不提张晓刚,其代表作如《记忆与失忆》、《天安门二号》、《戴红领巾的女孩》、《父亲与女儿》、《风景2007》等都在刘兰家中,其中《记忆与失忆》的收藏颇为曲折。2002年刘兰初识张晓刚时就感觉很投缘,“我被他的作品深深吸引,没有理由。”于是,刘兰经常会去张晓刚的画室参观,与他交流。当她第一次看到张晓刚正在创作的新作《记忆与失忆》就决定要买下来,无奈作品已经被人订下。没想到是2004年,刘兰在程昕东画廊看展览时再次遇到了这幅画,“一进画廊看到这张画的时候,我就非常喜欢,立刻决定买下它。”说到这里刘兰当时激动的心情表露无遗。不过和上次相同,这张作品又已经被人预订,所幸张晓刚程昕东都与刘兰熟识,几经周折刘兰还是幸运地得到了心仪之物。起初,刘兰还担心家里人接受不了而隐瞒了真实价格,但是后来“出乎我意料之外,家人也特别喜欢”。让大家都跌破眼镜的是,2006年3月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张晓刚的《大家庭:同志第120号》拍出了97万美元的高价,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第一个“百万纪录”。这也让家人和朋友对刘兰的选择更加信赖。

直觉是刘兰在收藏之中最为看重的,除此之外她也一定会听专家的意见,了解作品的历史、创作背景等。时常与艺术家沟通也让刘兰在面对重要作品时能果断地作出判断。2006年,嘉德秋拍中出现了张晓刚的作品《天安门二号》,当时,张晓刚的早期作品还未得到广泛的关注,而熟悉他作品的刘兰则非常清楚创作于1992年的《天安门》系列只有3张,非常珍贵,她志在必得地参与了竞拍。“当时拍卖行估价100万人民币,现场一个美国人一直和我抢,我们从100万一直叫到了500万他才收手。我的朋友都批评我太疯狂。”谁也没想到,没过多长时间,此系列的另一张作品就在佳士得拍出了1600万元的天价。

“我的直觉和来自学术的支持都非常重要”,随着学习和持续的收藏,刘兰已经建立起自己完整的收藏观。这让她的藏品既有分量又呈现多元化的面貌,除了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她还藏有Bill Viola、村上隆、Franc West等外国艺术家的名作。2008年,她受老朋友冷林之邀在北京公社举办了刘兰收藏展,当时国内藏家办收藏展还凤毛麟角,刘兰专业的收藏很快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


尹秀珍《心景2号》

个性化的私人收藏

“收藏让我觉得生活充满激情,非常美好,也带给我很多惊喜。”在刘兰看来,“中国社会传统女性的角色是相夫教子,我身上当然也有这个特质,但同时我也是一个非常现代的女性,会更加独立,除了家庭之外也有自己的工作和爱好。作为一个女人,如果只有工作、带孩子,重复的生活就会无聊没有新意,好像一个机器一样。对现代女性来说,我觉得工作必不可少,因为它让你与社会维持一种接触与同步,让你更加自信与独立,而收藏会让我觉得生活真美好——工作时特高兴,照顾孩子也很快乐,它让我在面对生活中必须面对的东西时可以调整自己的心态,保持积极的态度,让我的人生更加丰富。”

最近刘兰在她别墅附近又折腾了10亩地,全力筹备她的新家。刘兰很重视个性的体现以及作品间的搭配,比如她买Franc West的雕塑时,就会想到要与刘伟的画放在一起,让这两件作品“互相PK,带来新的感受”。在买新作品时,她也会考虑到“和哪些作品放在一起能够互动,新作品如何加入到我现有的藏品中来”。刘兰现在最想买的是室外的大型雕塑,这能让她的院子生动起来。无论买什么,刘兰都希望她的收藏有意思,“我觉得女性做收藏和男人的眼光肯定不一样。我对美术馆不感兴趣,我喜欢独特有趣的私人收藏。”刘兰在逛巴塞尔博览会时最喜欢的就是组委会带大家去当地藏家家中参观交流的活动,“可以让我们看到不同风格、不同个性的收藏,非常有意思。私人收藏比美术馆、机构收藏更加个性化,可以根据主人的兴趣来自由搭配,更好玩。”虽然对藏品的未来刘兰不想去规划,但她还是希望把新家做成一个收藏展示的平台,以后可以配合一些艺术博览会与更多的收藏中人交流与分享。

“人不能做欲望的奴隶,要更好地享受生活。”刘兰一直抱着这样健康的心态去收藏,喜欢就会去买,不太在乎外人的评价、市场等因素的干扰。作为一家企业的掌门人、一位私人藏家、一个现代女性、妻子、妈妈……刘兰享受着这多重身份,而收藏则是滋养她内心、丰富生活的源动力——“收藏是唯一一件真正只属于我自己的事情,是我的精神伊甸园。”


海波《桥》 彩色照片

艺术银行VS刘兰

艺术银行=ART BANK 刘兰=刘

ART BANK:收藏作品您最关注的是什么因素?一般会考虑多长时间?

刘:我是一个女性私人藏家,我最关注的其实还是自己是否真正从内心喜欢。我很相信我的第一直觉,一般不会花太长时间去考虑。一个人和一件作品、艺术家是需要缘分的。

ART BANK:那么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吗?

刘:收藏肯定会有遗憾,比如2007年前后香港苏富比拍卖李松松的一幅风景画。当时我根本不认识他,但是他的画打动了我,他的画法和别人非常不一样,浪漫的主题却用很粗犷的笔触来反映,可惜我当时没有买,到现在想起来也非常后悔。

ART BANK:为什么收藏了这么多张晓刚的作品?他作品中什么最打动您?

刘:张晓刚各个时期的作品我都非常喜欢。我们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人经历了生活与精神上的贫穷,之后又经历了改革开放、出国留学、洋插队等变化,我最喜欢晓刚画中所展示出来的对过去的一种记忆,碎片式的,让我深有共鸣。他画中的灵魂与思想具有力量,画面上光与影的变化非常打动人,而他所反映的过去的那些片段,笔触中流露出一种很深的抑郁、痛苦。比如《天安门》系列,整个画面带给人一种死亡的感觉,但画面上方又飘浮着五线谱,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我觉得它准确地反映了当时人们的心理状态,也反映了艺术家对未来的一种绝望,现实生活与记忆中矛盾的对抗。晓刚的画也触动了我很多儿时的记忆,他画中的一些元素,比如床、沙发等,反复把我们拉到过去的记忆当中,但是从现在这个角度再回头去看,想法和感受已经不一样了。我觉得晓刚的作品情感和技术已经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感情流露得非常完美。

ART BANK:您一般通过什么渠道购买作品?是否有收藏顾问?

刘:画廊、拍卖行、博览会都有,有时也会直接去艺术家工作室买。早期信息闭塞,互联网和手机也没有今天这样普遍,我的信息主要来自于朋友介绍和自己看书。现在资讯太发达了,除了网站,我还会关注英国《ART REVIEW》和美国《ART FORUM》的评论。

ART BANK:您平时常看的展览有哪些?

刘:国际上一些重要的展览和艺术博览会,比如威尼斯双年展和卡塞尔文献展,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去。我最喜欢的艺术博览会是巴塞尔瑞士、巴塞尔迈阿密和艺术香港。尤其是艺术香港这两年变化很大,不但汇聚了多层次的画廊,作品也很丰富,从经典到当代都有,质量也非常好,选择更加多元。至于画廊的展览我会非常有选择性地去看,看太多会信息疲劳。

ART BANK:十几年过去,您的收藏方向有所改变吗?对以往的藏品依旧那么喜爱吗?

刘:过去比较保守,现在更大胆了。以前会选择艺术家特定时期的作品,现在就更敢买,包括VEDIO和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我也会收。比如我很喜欢的梁远苇和王光乐的作品都有收藏,年轻的影像艺术家胡晓媛我也一直在关注。总体来说我比较喜欢完美的东西,不太喜欢暴力的。至于已经有的艺术品,我和家人每天都和它们生活在一起,这是一种点滴间的交流,随着每天的心情变化。你会发现有些作品,看时间长了会乏味,但另一些作品则是一直都会喜欢,每次看都会有新的东西和领悟。

ART BANK:收藏带给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对您的工作与生活带来了什么影响?

刘:收藏能让我远离商业、远离生活,好像只属于我自己的伊甸园。收藏也可以清洗我的思想,让我能从另一个不同的角度重新来审视自己的生活、看待世界。并且,在精神享受的同时,也带来物质上的增长,没有什么比投资艺术品有更好的前景了。艺术品收藏确实是考验一个人的眼光、品位以及学术知识的。品位这种东西也是可以慢慢学习、培养的。我特别坚信学术,我认为目前中国当代艺术最匮乏的是学术,很少有真正学术批评的声音。

ART BANK:对于新藏家您有什么建议?

刘:在收藏上,要多用眼睛,不要用耳朵、不要去跟风,自己多学习多钻研,同时,也一定要听专家的建议,多去了解艺术品的背景,如果有可能还应该去和艺术家沟通,了解作品背后的故事以及艺术家的创作历程。对新入场的藏家,我觉得不妨从摄影作品入手。一来中国现在的摄影市场还没有起来,照片的价格相对来说非常便宜;另外从家居装饰的角度,照片和很多家具更容易搭配在一起,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起到收藏和装饰的双重功能,VIDEO的装饰性也非常强。艺术品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因为纯是在为精神和爱好消费。当代艺术非常有意思,是未来非常有前途、有意思的一种投资,现在去关注中国当代艺术家是个好时机。

My Own Spiritual Garden of Eden


上一条:
下一条:

相关文章
·刘兰:生活在当下 收藏在当下 2009年05月06日

更多

 
姓名
标题


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相关法律法规!
相关话题 刘兰
Loading
广告ad.
一周This Week
展览史All Exhibitions
 
艺术视频Art TV

郑重声明:东方视觉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东方视觉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联系我们。
© 2003-2012 ion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视觉支持知识共享计划保留部分版权。 info@ion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