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视觉 当代艺术第一门户
资讯/收藏

Pierre与Dothi Dumonteil夫妇的收藏世界
艺术银行 郑瑜欣
2012年08月28日 12:53:9

19世纪40年代的建筑使得塞纳河两岸充满了历史的美感,在这些古老的建筑中隐藏着一座充满了艺术气息的公寓。这便是杜梦堂(Galerie Dumonteil)创始人Pierre和Dothi Dumonteil夫妇在巴黎的住所,在各种艺术品与家具的搭配下,让人误以为不小心闯入了一个私人美术馆。


Pierre和Dothi Dumonteil夫妇

从会客厅到餐厅一律是浓郁的东方朱红搭配着浅灰色的墙线,配上亚麻色的窗帘,巴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这个位于五层的公寓,使房间充满生气。进入客厅,一眼就看见Christian Liaigre的沙发上那令人惊艳的黑色天鹅屏风,金银箔的运用与黑天鹅相映生辉。这是上世纪30年代名声斐然的Camille Roche的作品,因为极少在市场上流通,很少能够见到,只有极少的欧洲大家族能够以代代相传的方式继承其作品。比如英国的Lord David Chambery就是Camille Roche作品最重要的藏家之一。“Roche的女儿是我们的旧识。带我打开了一个藏有Roche两战之间创作的作品的一个旧仓库。”Pierre说着屏风的来龙去脉。茶几和边柜来自上世纪50年的当代鬼才设计师Paul Evans,另一边摆放照片的木桌则是Carlo Bugatti的杰作,单人沙发是上世纪20年代Art Deco收藏,设计师的灵感来源于越南。一旁,则摆放着1820年产自俄罗斯的圆形茶几。餐厅中上世纪20年代出产的Bagues水晶灯映衬着从印度支那找寻来的19世纪镶有母贝的木质桌椅。这里兼具亚洲文化的内敛与西方艺术的率真,各种艺术品与家具的搭配,让人误以为不小心闯入了一个私人美术馆,主人的故事也隐藏在每一个角落之中。


Pierre和Dothi Dumonteil夫妇在巴黎的住所在艺术品的装点下宛如一座私人博物馆

专业出身做收藏

Pierre Dumonteil先生会成为艺术收藏家其实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早年他在卢浮宫学院完成了所有艺术史方面的学业,同时在巴黎大学获得法学硕士的学位,所有这一切起先都只是为成为一名拍卖师而做的准备;他在巴黎Drouot拍卖行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同时,这份工作也成为他收藏的起点,令人难以想象的是,那一年,他才19岁而已。

“艺术品于我而言并非新鲜事物,我10岁时去巴黎,用自己的零花钱给父母带回去的纪念品就是从蒙马特高地买的小幅油画。此后,卢浮宫学院的学业让我对艺术史有了完整深入的认识。拍卖行的工作经验让我很快接触到艺术市场部分,也是在那时候我购买了收藏的第一件青铜作品——那是一只Francois Pompon创作的北极熊。至今我还把它保存在所有藏品中。”在拍卖行工作后,Pierre在律师事务所工作过一段时间,担任艺术品方面的法律顾问。这位在之后几年内飞快地获得了法国国家20及21世纪雕塑与油画鉴定师专家资格的艺术史和法学科班毕业的学生,在邂逅他太太Dothi后开始了自己的画廊经营之路。Dothi当时正为创作巅峰时期的Yves Saint Laurent担任专属模特,在忙于时尚圈的工作之余,她已经在巴黎Montparnasse开办了自己的第一间零售家居店,专售意大利设计的商品。这位来自越南一个古老家族的漂亮女人对于收藏有着来自遗传的天然感觉,她从越南旧居中找到的家具堪称亚洲上世纪流传下来的杰作。

“其实画廊成立的早期,我们已经收藏了不少东西。因为我太太与雕塑家Emile Antoine Bourdelle家族渊源很深,我们开始将视角关注到具象雕塑领域。”杜梦堂便是主营雕塑的,只是Dumonteil的个人收藏涉猎更为广泛,雕塑、油 画、家具、古籍、西方瓷器、东方漆器,甚至是古董赛车。当然青铜雕塑占据着其中重要的位置,从20世纪30年代的雕塑大师Rembrandt Bugatti、Francois Pompon、Charles Artus、Georges Guyot,到当代艺术家Jean-Marie Fiori及Daniel Daviau等的作品,多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现在,除了忙碌于画廊事业,以及管理自己庞大的收藏,Pierre作为法国古董商协会会员还要参与法国艺术品市场观察,这一隶属于法国司法部的立法机构的 顾问工作。就在上个月,在巴黎高等美院的Chapelle des Petits Augustins充满文艺复兴气息的教堂穹顶下,为了表彰Pierre Dumonteil在这30年来对法国艺术家的推广以及对艺术史研究的贡献,Dumonteil先生从前卢浮宫馆长Pierre Rosenberg手中接受了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

作为藏家,如此的专业程度真是少见。不过,当我们聊起他的科班出身,Pierre一直强调,艺术史教育并不会去禁锢一个收藏家的审美,而是给予了其更多的灵感和思维的不同方式。


Pierre和Dothi Dumonteil夫妇在巴黎的住所在艺术品的装点下宛如一座私人博物馆

对于雕塑是狂热

“雕塑在我所有的收藏中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我与太太钟情于此!”Pierre用法语passion一词形容他们对雕塑的情感。

这一点从Dumonteil夫妇家的餐桌上很容易就可以感觉得到,法国雕塑大师Georges Guyot创作的猎豹或仰着头,或伸着懒腰,与窗边Magaret Cossaceanu Lavrillier所作的女士头像遥遥相望,不远处红色的墙壁则因为西班牙艺术家Erro和荷兰艺术家La Serna的油画变得更加灵动。客厅一角Barnabe所作的静物下方,摆放着Alicia Benalba的抽象雕塑,搭配着远处矮几上Vu Cao Dam创作的越南男人铜像,以及毕加索的女孩头像瓷器花瓶,瞬间为这一切添加了些许幽默感。而另一侧Charles Artus所作的正在前行的猎豹又与Barnabe所画的女人肖像形成了某种张力。Breno于1920年创作的男孩肖像占据了客厅显眼的位置,搭配着这个公寓的色调,显得贴切而大气。中国雕塑家王克平的作品小男孩与Volti创作的爱神,伴着殖民艺术先锋艺术家Anna Quinquaud所作的非洲女士铜像,则雕塑营造了一个有别于油画的三维空间,光线、阴影、角度的不同都会完全改变整个观感及氛围。

Pierre说,实际上雕塑的收藏相对于绘画来说更加复杂,除了其艺术价值,还有更多需要考虑的东西,“雕塑分直接雕刻、铸造,还有材质版数的区别。绘画总是独件的,但雕塑却有可能有很多版本,除非艺术家直接在大理石、木头等材质上进行雕刻。”19世纪末20世纪初时,也存在有几件作品的大理石雕塑,这其实也可以算作艺术家原创作品。“1970年之前对于雕塑的版数并没有明确限定,所以同一件雕塑也许你可以看到多达30件作品,但1970年后,法律规定,每一件非孤品的雕塑作品必须控制在4到8件之内和最多4件的艺术家版本(Edition d’Artist),超出此数字的则只能作为复制品而论,并无太大收藏价值。”当具体问到Pierre更偏爱收藏哪一个版数时,这位收藏家深思良久:“如果能买到第一件自然是最好的,因为价格最低。随着版数增加,每一件作品的价格都在不断上涨,第8件或者最后一件也非常有收藏意义,因为是整个系列的最后一件,当然价值也最高。”

除了版数,对于19世纪末20世纪的作品,他都会全面去了解作品的来龙去脉,因为青铜的成色、年代、铸造厂的名声都会改变雕塑本身的价值。在Dumonteil收藏中不乏那些名声显赫的艺术家名字:Rodin、Bourdelle、Maillol、Giacometti(Alberto和Diego),20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的法国雕塑大师则有Henri Bouchard、Sarrabezolles、Bizette-Lindet、Quinquaud、Zadkine以及Gibert等。很多作品,Pierre在上世纪80年代购入时也没有想过它们会在21世纪初变得如此炙手可热,价值不菲。不过即使如此,Pierre与Dothi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将这些挚爱脱手变现。

不光如此,为了保存他们庞大的收藏,Dumonteil夫妇还特别在巴黎附近购置了一个接近1500平方米的两层建筑,用以完好保存和整理他们的收藏。小到桌上摆件,大到巨型的Monumental作品。可以说他们对雕塑,对艺术的热爱完全是没有底线的。


Pierre和Dothi Dumonteil夫妇在巴黎的住所在艺术品的装点下宛如一座私人博物馆

收藏 为了下一代

卧室一旁的矮柜上,不知多少人追捧和寻找的Rembrandt Bugatti所作的大象与Francois Pompon代表作之一的北极熊,只是再一次成为Dumonteil夫妇家中一隅的点缀而存在。“Pompon的这个北极熊其实是当年他为奥赛美术馆铸造实物大小的北极熊之前铸造的小雕塑。我从来不把我们的藏品放到拍卖行去只是因为现在估价更高,我所有的收藏都是为了延续,延续给我的后代。”Pierre捧着Bugatti的象边看边说。

“我从来不卖我收藏的作品。我享受的是得到它们时的愉悦,而非从其中盈利。”Dumonteil夫妇一直坚持着这一略显传统的观念,他们所有的藏品都会留给他们的孩子,“为此,对于同一个艺术家,我们会至少收藏3件作品,因为这样我的两个孩子可以各拥有一件,我们自己也是。”这在常人眼中甚至是有些疯狂的。


Pierre和Dothi Dumonteil夫妇在巴黎的住所在艺术品的装点下宛如一座私人博物馆

“我们热爱旅行,热爱不同的文化,但我们更喜欢取所有之精髓即艺术。将它们带回家,希望它们变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说起收藏,Pierre轻轻说道,“我的家族来自Aubusson,那里盛产全世界最著名最昂贵的挂毯。从16世纪起,我的先辈们就开始进行挂毯的经营与买卖,我想这也是我最后会选择这个行业的原因。而我太太Dothi来自一个古老的越南家族,收藏本是东方文化的传统之一。她带我去了解越南家具,了解越南艺术家的创作。我们很少意见不一,而艺术收藏需要的是独特的眼光与品位。我很庆幸,到目前为止,我们购买的每一件作品都依然是我们喜欢,且不愿割舍的。”

艺术品的永久性与传承性是Pierre和Dothi坚持收藏的另一缘由。名留青史并非他们的目的,但为家族建立财富确实是他们的热情所在。Pierre并不愿意具体透露他收藏作品的数量,而他们现在保存有大量作品的空间依然还是处于内部开放状态。

“我并没有一个具体的限定,收藏其实分两种,一种是要专,一种是要广。专的意思是要在某个领域有所深入,广则是无论从艺术家还是作品都有广泛的选择。只有这样才能建立好的收藏。”Dumonteil的收藏其实也像他说的那样,以具象艺术为核心,20世纪与21世纪的动物主题雕塑与油画占主角,同时从亚洲当代,到西洋古董无所不包。不经意间,这沧海一粟的30年,Pierre与Dothi已经为他们的子孙建立了一个让人羡慕的藏宝库。“至少我的孩子要在我的收藏上工作很多年。”这位低调的法国人笑着说。无论是谁,都能感受到其中的骄傲与荣耀。


上一条:
下一条:

相关文章

更多

 
姓名
标题


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相关法律法规!
相关话题 Dumonteil夫妇
Loading
广告ad.
一周This Week
展览史All Exhibitions
 
艺术视频Art TV

郑重声明:东方视觉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东方视觉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联系我们。
© 2003-2012 ion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视觉支持知识共享计划保留部分版权。 info@ion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