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视觉 当代艺术第一门户
资讯/收藏

捐给他们之前,等了你们很久——希客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捐赠争议
南方周末 李宏宇
2012年08月17日 15:42:34

希客收藏的中国艺术家刘野作品。没人知道他的全部收藏,却有很多人评论说,是“烂收藏”。 (乌利希客 供图)

 瑞士人乌利•希客把他收藏的1510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捐给了香港。不是全捐,其中47件作品,以2200万瑞士法郎,也就是约1.77亿港元的价格,卖给了收藏接收方M+博物馆;另外1463件是无偿捐赠。

这家名为“M+”的视觉文化博物馆眼下还不存在。它是香港西九龙文化区的大型公立美术馆,计划在2017年也就是香港回归20年时建成开馆。希客的捐赠,成为M+的第一批永久馆藏。

“M+这么早就得到中国当代艺术的核心收藏,的确让人喜出望外。”M+行政总监李立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瑞典人李立伟是资深的美术馆管理者。1998年他担任了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的首任馆长,2001年后担任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总监。2010年8月李立伟同M+签下工作合约,几乎是立刻联系了希客。“希客说想捐出这项收藏,说了好多年了,”李立伟说,“我了解到这项收藏的核心作品,尤其是《麻将》那个展览,我在汉堡美术馆看过。”

李立伟找上希客之前近两年,希客实际上一直与中国内地的文化机构和官员保持接触,寻找把他的收藏捐回内地的可能。当M+表达了强烈的接收意愿,并给出捐售结合的方案后,希客也仍未停止与内地的沟通,但一直未能如愿。

M+通过多家拍卖行竞标,最终委托苏富比拍卖行对希客的这批收藏进行估值。数周研究后,苏富比为整批收藏估值13亿港元。以售卖方式交易的那47件作品,估值1.77亿港元。“博物馆需要为自己的馆藏估值的时候,比如为了给藏品投保险,请拍卖行来做是很常见的。”李立伟说。

希客这次大手笔的收藏捐赠又激起了中国当代艺术圈不小的波浪。首先受到质疑的是13亿港元的整体估值。在内地一篇报道中,一位艺术评论家同样通过展览《麻将》认识了希客的主要收藏,他认为希客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里“不少都是垃圾”。

巨大的“销售额”再次为西方收藏家带来“借中国当代艺术牟利”的动机揣测。

收藏数量仅次于希客的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近年接连在拍卖行出售当代中国艺术藏品,已多次受到质疑和批评。尤伦斯在北京经营近5年的非营利艺术机构尤伦斯艺术中心每年所耗不菲,且没有任何政策、税收优惠,在这样的批评当中却很少被提起,似乎那只是他分内的事。

希客得到的1.77亿港元只是勾起圈内人又一次回忆,当年中国艺术家们如何用“简直不算是钱”的价格,就把自己的作品卖给了——或者常常是送给了希客、尤伦斯这样的西方收藏家。艺术家知道他们能把自己的作品带到外边去,那里比国内更认可这些作品的价值。多年后他们开始高呼,中国当代艺术的评价不能由西方说了算,要有中国的标准。

一位年轻的画廊管理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认为希客的藏品中确实有些作品“有问题”:“这样的作品成为重要美术馆的永久收藏,在世界上不断展出,真的会搞乱中国当代艺术的评价标准。”

希客1979年第一次来到中国,恐怕没想过三十年后会有那么多中国人知道他。那时他是瑞士迅达集团的代表,在邓小平时代的最初期,参与建立了中国工业领域的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中国迅达电梯有限公司。他不可能指望每个在电梯里看到Schindler商标的中国人就能想起自己的名字。

李立伟正在瑞典北部的大山里旅行,他的同事也在休假,所以希客捐赠收藏的作品名录,一时还没法提供给南方周末。“我想9月应该可以给你们。这没什么好保密的。”在M+博物馆建成之前,希客的收藏也会在M+的数字博物馆中出现。那时,希客捐出的收藏究竟价值几何,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去找答案。

瑞士收藏家乌利·希客在家中。他这几年一直想把自己收藏的1510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捐赠给中国。直到今年6月,他与香港还没建起来的M+博物馆签约,以捐售结合的方式,把藏品给了香港。 (乌利希客 供图)

“如果全都捐,没准闲话更多”

南方周末卖给M+的47件作品是你自己挑出来的吗?与捐赠的1463件,有什么区别?

希客:是我挑选的。那47件更老一些,1970—1980年代的作品;而1463件大约都是1989年以后的。基本就是这些不同。我的目的是用这些作品勾勒出一条清晰的历史线索,从中国当代艺术的开始直到今天。我挑选最适合的作品来记录这段历史。

南方周末这种捐和卖结合的方式,有先例吗?

希客:英国画廊老板安东尼•德奥菲把包括安迪•沃霍、培根等名家作品在内的一批藏品捐给国家,这批作品估值的20%-25%,他收到现金。意大利现代艺术收藏家朱塞佩•潘萨,捐给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一大批极少主义作品,我记不太准,纽约付了他整批藏品估值的1/3或者更多。

我这次拿的是整批藏品估值的不到15%。选择捐售结合的方式,机构也表现出诚意。如果全部捐,没准闲话更多——东西不值钱啊。博物馆借此也表达了他们对藏品价值的认可。

南方周末你将来对这些作品还有什么权利,比如M+如何展示,你有权干预吗?

希客:捐赠合同里有一些义务条款。比如在头一个三年,博物馆必须提供至少5000平方米的展示空间,做至少3个展览。这样也许已经可以展示所有藏品了。在此之后,1/3的作品必须长期陈列,但可以用博物馆自己的方式,可以和别的作品一起陈列。我也跟M+谈过,只要内地机构有意向,他们必须积极跟内地的艺术机构合作。以人才交流或者互换展览的方式。

我也有我的义务。我必须担任博物馆理事会的理事,必须担任收藏委员会委员,必须担任博物馆建筑方案评委。2012年下半年,博物馆建筑设计的竞赛就会开始。他们一直都说,我们要的不只是你的收藏,也要你这个收藏家。他们需要这方面的专业知识。

南方周末跟M+接触前,你已经跟内地机构谈了很长时间?

希客:我在很多媒体访谈里一直说,希望把这批收藏带回中国(内地),希望捐出来。但中国(内地)的机构一直没反应。M+联系了我,当然还有别的美术机构,他们知道我想捐出总价超过10亿人民币的藏品,这样的规模会让外边的任何一家美术馆很激动。但中国(内地)不这样。我一直都在说希望这些作品回到中国(内地),真的没兴趣跟纽约或伦敦的机构谈。我的一个朋友认识文化部负责这方面的官员,他积极撮合我们见面。那也是在2011年初了。

南方周末怎么谈的?涉及捐赠方案细节吗?也是这样一部分捐赠一部分出售?

希客:挺细节的,他们要我写下我的想法、方案。我写了封信,列出了我想做的事,捐赠藏品,一些重要的条件。跟我后来交给M+的方案一模一样。

最初我说会捐出全部收藏,没有人答复我。后来香港给了我明确的条件和方案,所以我跟内地再谈时也提了同样的方案——他们给了这样的条件,你们怎么决定,请告诉我。我还是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每个人都在寻找你的动机”

南方周末什么时候第一次动念头要把你的收藏送回中国?

希客:1990年代中期。我发现除了一些随机购买,没人系统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在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文化空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历史时期,却没有人留意当代艺术、实验艺术在干什么。在任何别的地方都有博物馆、美术馆,把它变成公共记忆,收集艺术家的作品——好还是不好可以以后评说,但会有机构做这个事。

在中国没有,我想那我来做。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像一个机构那样去收藏,而不是像一个私人收藏家,等这个时期的收藏告一段落,就送回中国。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卖过一件藏品。我每年都要表白好多次,可是好像没人相信。

南方周末对你的捐赠,艺术圈里很多议论,你最恼火的是什么?

希客:最让我惊讶的是,对我的收藏突然冒出来那么多专家。他们不可能知道我的收藏什么样,因为我从来没有公开过作品目录,他们凭什么说是烂收藏。也许我的收藏是糟糕,但他们没资格说,因为谁都没看过。

收藏不是说累积作品,你得有你的策略。我仍然是纽约当代艺术馆(MoMA)的国际理事会成员,也是英国泰特美术馆理事会执委会成员,我还是巴黎吉美博物馆收藏顾问,我很早就学习不同的收藏方式,也形成了自己的收藏方式。而中国在当代艺术领域,我看不到任何一家机构谈得上收藏策略。在一些批评文章里我看他们的意思是说,理想的收藏应该就是一连串的名作,就像一串珍珠项链。这不是我的理想收藏。

一项收藏当然应该有名作,但它应该映射出整个艺术生产,而不止是个人艺术家;应该展现整个语境,填补名作与名作之间的空白。我把它看做一张网,由很多作品组成,有人也许认为一些作品是次要的、一些艺术家是次要的——也许并非如此——但即便这样,他们也帮助组成这张网,让你理解整幅图景。这是我理解的收藏,所以我才收了那么多。有的人不懂这种方式,才会说“都是垃圾”……

南方周末一般来说收藏是要换手的,一段时间之后你觉得某些作品不那么重要了,到市场卖出去,再买你更想要的作品。你一张画都没卖过,也很少见。

希客:是的,因为每幅作品都是整个结构的一部分。我把这些作品称作“文件”,它们各自解释着一些事情,或者记录着某个历史时刻艺术家在关心什么……我自己喜欢不喜欢不重要。我收藏的指导原则就是这样,不是价值,不是市场。

我吃惊的是,每个人都在寻找你的“动机”,寻找你藏在表面背后的某种东西。我很难解释,我没有别的目的……

南方周末在二十多年的当代艺术收藏中,你有过收藏顾问吗?

希客:没有。收藏艺术品是我对中国的一种研究。如果我不去工作室找艺术家,跟他们认识、聊天,而是把这些活派给某个策展人去干,我就学不到什么。作品是一个表面,我希望走到表面背后,去理解更多的中国现实。当然艺术批评会说你不应该认识艺术家,那会影响你的判断。或许在理,但对我的目的而言,这些是必须的。

没有哪个老外能像我这样,在这些年里从不同的视角认识中国,从改革开放政策的第一天,从当代艺术的第一天……从事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国人,也很难像我这样,从政府高官到工厂工人都打交道。这使我的视角、认识跟那些艺术批评家很不一样。

“你们并非简单拷贝”

南方周末当代艺术圈很多年来强调中国要有自己的当代艺术评价体系,不应让西方人把持评价标准。你觉得自己是一个西方标准的代表吗?

希客:这是全世界都有的现象。我创办中国当代艺术奖(CCAA)的时候,没有人做类似的事情,公众当中的讨论也不多。我一直努力把这个奖项做得学术和公正,邀请中国人参与这个评奖,我第一个提出来,不该是我这个外国人来决定中国当代艺术中哪些有意义哪些没有。应该由中国人来说,但他得有相应的学识。我只是搭个平台,让你们来用。但没人响应,就像我的这次捐赠一样。

南方周末中国当代艺术圈对西方的态度复杂,作为外国人多年置身其中,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希客:我以前在中国做生意,后来才开始接触艺术,我建立了中国的第一家合资企业,很有效率的企业。过去中国是计划经济,我要和中方谈判,当然要拿来一套早已经过西方检验的模式,我们已经这样经营了几百年了。你们必须引进这套西方概念。后来你们吸收了,并非简单拷贝,而是经过了自己的调整、改良。

在艺术,情况类似,最初也许直接拷贝,然后吸收了某些东西,出现了既不属于西方也不属于传统的新东西。我想这正是你们要寻找的。

南方周末现在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环境,跟当初有什么不一样?

希客:你们现在已经有了完整的艺术运作系统,跟国外更有可比性了:画廊、拍卖行、收藏家、艺术家、媒体……更成熟和完善的系统。现在更职业,艺术家一般都有独家签约的画廊,私人之间的关系不像过去那样了,每个人都更世故……

我当年到处跑,到处见人,要找到好东西当然先要看无数烂东西;今天你想做私人收藏家,比过去容易100倍。

南方周末你自己还剩多少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有什么打算?

希客:给M+1500多件,还有200件捐给瑞士的“中国当代艺术基金”。我大概还剩400多件。对捐赠藏品完成的历史叙事而言,这些作品是多余的素材。还有一些是艺术家送给我的礼物,非常私人。我看到有人写文章说我把好东西都自己留下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当然留了一些好作品,但只是因为捐赠藏品当中已经有相似的,都给M+也是多余。再说我房子里也得有东西挂呀。

南方周末你会用这一大笔钱干什么?

希客:我完成这项收藏花了很多钱,以后还要继续花。我还要把CCAA办下去。也许会做慈善。我不知道当初花了多少钱,我所有的钱都拿来买艺术品。真的不知道。


上一条:
下一条:

相关文章
·乌利·希客:收藏与钱无关 2010年09月08日
·希客:酷爱中国当代艺术的瑞士收藏家 2005年06月18日

更多

 
姓名
标题


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相关法律法规!
相关话题 希客
Loading
广告ad.
一周This Week
展览史All Exhibitions
 
艺术视频Art TV

郑重声明:东方视觉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东方视觉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联系我们。
© 2003-2012 ion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视觉支持知识共享计划保留部分版权。 info@ion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