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视觉 当代艺术第一门户
资讯/评论

1993威尼斯双年展价值数亿丢失作品在汉雅轩离奇找回,艺术家矛头直指张颂仁
墙报
2013年12月17日 01:29:26

导读:
1993年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对中国当代艺术意义非凡。这是中国艺术家首次集体亮相威尼斯,这一届参展的艺术家有:方力钧王广义张培力、耿建翌、徐冰、刘炜、喻红、冯梦波、王友身、余友涵、李山、孙良、王子卫、宋海东、丁乙,他们日后几乎都成为了作品价值不菲的知名艺术家。然而有件非常蹊跷的事件也在这届双年展发生,即当时中国参展艺术家有部分作品丢失,其中包括著名艺术家王广义徐冰、喻红、丁乙、刘炜、李山、孙良等的重要作品。整整二十年,丢失作品的艺术家一直在通过各种途径打听与寻找,最终却成了一宗“历史悬案”。

然而,近日两位当事人艺术家孙良与李山在美籍华裔律师的帮助下,竟然在香港画廊汉雅轩离奇找到了这些作品,两位艺术家20年找画身心俱疲,本次决定向墙报披露找画细节,并正在考虑是否采取下一步法律手段。

墙报编辑专程前往上海独家专访了两位当事人,李山、孙良都明确将矛头直指汉雅轩负责人张颂仁,并提供了图片、书信、文件证据。


前排左起:王广义栗宪庭、吴山专、廖雯、

后排左起:王友身、徐冰方力钧、冯梦波、耿建羿

1993年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参展艺术家合影(墙报资料)

丢画始末:

根据部分1993年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参展艺术家的陈述,大概情况是:当时因为没有政府批文,这些参展作品是当作工艺品运到国外的。在展览结束后,这批作品运回天津港时一直入不了境,在天津港压了三个月,栗宪庭知道后很着急跟艺术家们商议,是否先转运到香港汉雅轩,再由张颂仁想办法陆续从香港运回国内。因为当时香港到国内有很多渠道,容易进来。艺术家们几乎都不了解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他们觉得这应该算是一个好办法。但根据张颂仁1995年给艺术家孙良的回信里说,“威尼斯展作品,去年夏才退到天津,后来不能进关又转来我处,可是缺了很多作品。”其中确认丢失作品的有:王广义、喻红、丁乙、刘炜、李山、孙良等。有的是丢失了参展作品的一件,有的是丢失了全部的参展作品。

消息陆续传到丢失作品的艺术家那里,大家互相打电话询问,但都不知道作品去向,大家都通过各种途径在寻找……

转眼20年,艺术家们一直在寻找他们当年丢失的参展作品。

李山:我一直怀疑我的作品就在汉雅轩

李山展览开幕因为生病并没有跟大队人马去威尼斯,而是一个月后单独去威尼斯看了一下展览的情况,一周以后就回国了。后来他又去了巴西圣保罗和美国,直到96年再回国内才听说作品丢失的消息,因为他从93年到96年一直以为作品在张颂仁那里。

李山这么说得理由是:“94年10月我和余友涵和刘炜去巴西参加圣保罗双年展,在香港转机,我们还在香港汉雅轩的画库住了两晚。我们每天在经过仓库时看到有几卷作品卷起来平放在地上,有个最长的两米多我认为是我的作品,因为我的画幅最大,张颂仁也和我说这些作品确实是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回来的作品,但当时并没有说我的作品不在了。”

就是说94年10月份张颂仁一直没有告诉李山他的作品丢失了,在香港时还说不能打开作品,因为打开的话必须要有律师在场。当时李山感到很奇怪“因为我们并没有要求打开作品,但当时给我的感觉是也许香港和大陆有些不一样,做什么事情都有规范,更讲究法制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后来我们就离开了香港,去了巴西圣保罗。”

所以李山一直怀疑自己的作品根本就一直在汉雅轩,回国后多年内曾数次向张颂仁问询作品去向,但“他从来没有主动解释过或者解释作品丢失情况。而且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总会以一种埋怨的口气说:“李山我见到你的时候我想和你谈些事情,但你总是朝我要作品你就不能谈点别的?”他总以这样的态度来搪塞我。”

3年前李山和张颂仁见面谈起这件事依然无果,他说:威尼斯作品在你这丢失这件事情不可能不了了之。在李山看来“他认为20年过去了我都没把作品要回去,我的话在他看来是无所谓的。”

但李山一直想把画找回来。直到2012年他在美国纽约找了一位非常有名的律师,他向律师提供了三个有关文件,一个是威尼斯双年展的图录,栗宪庭签字收件单,和自己的陈述。律师当场没有表态,一周后打来电话说他愿意接受此案件。后来李山问孙良是否愿意和他一起通过法律来解决这件事,孙良表示愿意。

“于是律师就开始准备我和孙良的有关材料,在张颂仁向我们律师说答应还我们作品之前,律师跟我陈述两件事情:一个是把我们作品丢失的案子已经设在英国的一个国际机构,向机构挂失(这个机构主要负责专门寻找丢失的艺术品贵重作品的国际机构),我的律师把我们作品的丢失情况进行报失,我理解报失的目的是把作品封存起来,这样作品在任何地方出现都不好交易。第二件事;律师让张颂仁先生在一个月内写一个作品丢失的陈述报告,因为作品是在张颂仁那丢失的。这期间律师做了很多工作这两件是最主要的。之后又过了一个月张颂仁打电话给我说回仓库找找。”

再一个月之后张颂仁打电话给李山说愿意还作品。李山和孙良及律师在10月28日香港汉雅轩画廊验收了张颂仁交还的作品。

李山在丢画找画的这二十年来,总是内心很不舒畅,差不多变成了一块心病。 “明明知道作品在哪里,就是不给我们,我们真是毫无办法。”他说张颂仁也会有一种“作品在我这,二十年你们都拿不回去,你们以后也都别再想这个事情了”的心态。但即使如此李山还是希望通过各种途径来找回丢失的作品。

“不管怎样,最后我还是选择了通过法律途径。”

孙良提起张颂仁还气得直哆嗦
孙良知道自己的作品丢失是在1994年的下半年, 他在刚得知消息的时候也感到奇怪,因为画据说是在香港汉雅轩丢的,但他是中唯一没有和张颂仁合作过的艺术家。很着急就给栗宪庭王广义打电话,都在想办法找,但大家都不知道怎么找,只是互相打电话。同时孙良接连给张颂仁写了几封信,但隔了很久,1995年3月8日,他收到张颂仁回信确认作品在从天津港运返香港汉雅轩时丢失,除了他的3幅参展作品外,还有李山、喻红、王广义也有作品丢失的情况。

但跟李山不同的是,孙良最开始一直不能肯定自己的作品到底丢在了哪里。当李山96年从美国回来时说起对张颂仁的怀疑,很生气咬牙说“肯定在汉雅轩”时,孙良还是从来没敢想他的作品一定也在那。“但我想我的作品是被蒙掉了,甚至前些年我还有所关注,现在拍卖市场很多,之前的作品多少都会拿出来,因为作品肯定会露面,可是一直没有,真的很蹊跷。”

同样在两三年前孙良听到一个消息,上海有一个艺术家,汉雅轩提出来要跟他合作,合作的时候好像那个艺术家就提出来要把这些作品找回来,张颂仁为了跟他合作,就把作品还给了他。这时,孙良才觉得自己的作品可能也在汉雅轩。

直到李山找到律师,孙良和他一起请这个律师帮忙找回自己的作品。可在真正亲眼见到自己丢失20年的作品时,孙良还是不相信能找回。可想而知丢画这件事对于孙良造成的纠结与痛苦,他在面对摄像镜头说到张颂仁时情绪激动:“他一直不见我,还画那天他也未出现。我觉得人有种贪心在某种场合下理解下还是可以的,但你应该向我们讲一下,或者道歉一下,你一点都没有,好像这二十年没辙了,必须得还了就还了,还了就这么扔给你一样,这种气氛等于还要过,还要有,本来是你的东西,拿了你二十年,没辙了,有律师来找,因为你有名了,你打不起这场官司了,你无法在律师面前说清楚而还我,你应该都说清楚,或是当着我面道歉。但什么都没有,你觉得世界上哪个地方许可这样的事情出现?”

最后孙良仍对张颂仁痛斥不已: “因为这个人还在中国的艺术界活动,心里话我知道他和上海那个画家进行交易后,我见到都不会和他说话,看到他就走的远远的,我很厌恶不耻这种行为,太不应该了,还在问他要,不是说他一时起贪念,是一直在要。”

另外孙良向墙报特别说明,希望公开真相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和李山两人找回作品,或许还有一些艺术家丢失的作品没有找回来,他也希望他们可以把作品找到。

汉雅轩负责人张颂仁

注:以上内容根据李山、孙良视频实录和采访录音综合整理。如他们所说的情况属实,这应该是对香港汉雅轩负责人张颂仁非常严重的指控,但截止目前为止尚未得到张颂仁方面的回应。

下图是李山、孙良在汉雅轩取回作品现场:

2013年10月28日在香港汉雅轩交还的孙良作品现场照片(孙良提供)

李山在汉雅轩验收交还的作品现场照片(孙良提供)

 


上一条:
下一条:

相关文章

更多

 
姓名
标题


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相关法律法规!
相关话题 93威尼斯数亿丢失作品汉雅轩离奇找回
Loading
广告ad.
一周This Week
展览史All Exhibitions
 
艺术视频Art TV

郑重声明:东方视觉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东方视觉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联系我们。
© 2003-2013 ion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视觉支持知识共享计划保留部分版权。 info@ion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