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视觉 当代艺术第一门户
资讯/评论

罗中立:定格一个时代
上海证券报
2013年02月18日 12:10:33

  ◎罗中立的名字属于一个时代。1981年,他因油画作品《父亲》获得了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一等奖。而这幅油画,也成为一个时代的象征。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伤痕美术"、"乡土画派",到九十年代的波普与玩世,川美画家们不仅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也反映了每个时代中国美术的发展状态,反映了那个时代的历史。

  ◎罗中立认为,任何时代,只要真诚地去创作,都会有好的作品出现。而属于他的那段历史,已经过去,定格为新时期中国美术的一个缩影。

  ⊙记者 唐子韬

  罗中立的名字属于一个时代。1981年,他因油画作品《父亲》获得了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一等奖。而这幅油画,也成了一个时代的象征。

  面对当年的画作,罗中立感慨万千,那些栩栩如生的画面属于他自己的青春年华,也属于那个跌宕的时代。

  伤痕美术

  从没有人用如此逼真的再现方法,描绘一个普通劳动者的沧桑。在经历了“高大全、红光亮”的创作年代之后,《父亲》的出现,不仅震撼了美术界,更感动了整整一代人。如今,谈起当年的创作,罗中立认为,《父亲》的成功只属于那个时代,从技法角度讲,今天的画家都可以画出那样的画,但如果没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和背景,这件作品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经历了“文革”的洗礼之后,知识分子的彷徨从那些深沉的具有反思性的创作题材中反映出来。《父亲》这幅画之所以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是因为它所包含的内在情感和社会意义,闪耀着那个时代才有的光辉。

  罗中立在这幅画的创作方法上虽然借鉴了西方超级写实主义(又称照相写实主义),但他并非冰冷地再现一个人的面孔,而是饱含深情地讲述着一个时代中一个平凡人的故事。

  画面中那位头裹围巾的老农,岁月留下了刀刻般皱纹,饱含沧桑的脸,破旧的饭碗……真实的细节,让这幅画充满了强烈的悲剧情感和人性关怀。这样的劳动人民的真实形象以及它所反应的社会现实,震撼了一代人的心灵。

  罗中立回忆,创作这批具有伤痕色彩的作品还是在他的学生时期。在大学三年级时,他前往大巴山进行创作。在大巴山,他连续几个月与农民吃住在一起。那个时候的很多作品甚至都是在油灯下完成的。

  在文学领域“伤痕文学”风靡的同时,美术创作也常常流露出伤感的情绪,作品主题往往是对知青生活的回忆,对困苦生活的挣扎和反抗,以及对历史的深刻反思。罗中立的作品《彭德怀》、《广安难民》、《苍天》便是那个时期的产物。

  “我当年画《父亲》的时候,周围的人都还有不同的看法、意见,甚至有被批判的风险。如今的时代完全不同了。从我们的经历看来,今天,是一个中国最开放的时代。”罗中立感慨道,“中国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时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三十年,刚好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三十年。这三十年的变化不仅是文化艺术界、美术界,而是全方位的。我们当初能够被人关注是因为那个时代的特殊体验。今天的艺术应该有自己的代表作品。”

  后来,罗中立从“伤痕”很快地转为“乡土”。“伤痕”和“乡土”成为“文革”后中国美术界的两个重要流派,也是那个时期川美绘画的两个主要创作样式。从此,川美的创作不断地融入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对中国当代艺术产生了重要影响。

  川美与川军

  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与四川美术学院密不可分。三十年来,川美画家作为一个整体,在美术界一直被人津津乐道。程丛林、何多苓、张晓刚、叶永青、周春芽、何森、钟飙、郭伟……等等,一代代的川美人深深地影响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油画川军”已经成为艺术界一个响亮的名号。

  如果说一张作品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强烈反响——这个影响甚至超越了美术本身的范畴,主要归因于特定时代的造就,那么,三十年来,川美在美术界的持续影响,让人不得不对这所地处西南的艺术学院产生了好奇之心。在三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发展进程中,不断地有川美人以新的群体面貌加入其中,形成了独特的“川美现象”。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伤痕美术”、“乡土画派”,到九十年代的波普与玩世,川美画家们不仅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也反映了每个时代中国美术的发展状态,反映了那个时代的历史。

  这让川美人赢得了广泛赞誉,也获得了市场的偏爱。2000年以后,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让一批川美油画家成为市场明星。罗中立认为,这一方面得益于川美有着坚实的油画传统,也得益于油画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一直占有着较高的份额。“事实上,市场对川美的艺术有种特别的关注。改革开放以后,川美在时代极具变化的每个时期都有不同的创作群体出现。市场对川美画家的认可,是对川美整体实力和多样性的肯定。川美画家的群体出现,让市场有了更多的选择。”

  从川美坦克库艺术中心的改造,到黄桷坪艺术区的形成,再到川美新校区的改造,作为川美院长的罗中立,多年来一直为川美的发展努力着,探索着。

  市场是把双刃剑

  上个世纪80年代末,艺术市场在中国刚刚萌芽的时候,罗中立和他的美院同学成为最早的一批受益者。“那时候,能够卖画,是被周围同学羡慕的一件事情。当初我们并没有市场的概念,画价只是拿工资来比较。我的工资当时一个月只有32块钱。一年不到400块钱。一张画能卖几百块钱,等于我一年甚至两年的工资,我觉得很高、很满足。”回想当年刚刚开始卖画时的情景,罗中立说道。

  1987年,川美迎来了最早的收藏家——来自台湾地区的藏家林明哲收藏了当时川美几乎所有重要画家的作品。“那时候自己的作品还没有市场,台湾的藏家能来收藏,是难得的被肯定的机会,大家都比较羡慕我们那些人。他当时把能看到的作品都要去了。”罗中立回忆道。

  在短短的二十几年的时间里,中国的艺术市场经历了巨大的变化。这也造成了艺术家心态的变化。今天的年轻人很难以平和的心态面对市场的诱惑。

  “市场一时表现非常好的作品,未必是好的作品。好的价格未必是好的艺术。好的艺术始终会有市场。”罗中立说,“就创作来讲,需要年轻人非常理性地面对诱惑,要有自己的艺术理想。不要由市场的好恶来左右自己的创作方向或者艺术选择。”

  如今的中国艺术市场已经逐渐发展成熟并呈现出多元化的态势,“川美”、“川军”的油画,已经不再成为市场的唯一宠儿。市场在寻找着不同的目标,川美人也在寻求着艺术的突破和转变。

  历史无法复制,艺术需要改变。罗中立认为,任何时代,只要真诚地去创作,都会有好的作品出现。而属于他的那段历史,已经过去,定格为新时期中国美术的一个缩影。

  市场是把双刃剑,它可能会成就一个年轻人,也可能早早地扼杀掉一个艺术人才。作为川美的校长,罗中立常常告诉年轻人应该如何正确把握自己。他认为,艺术创作和市场的关系处理得好会形成良性的互动。“我们当年还是学生的时候,有人买我们的画,我们非常高兴。那时候,有了钱以后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投入到艺术创作中,投入到我们所选择的艺术理想和抱负中。”

  理想的价值

  罗中立曾寄语青年人:“因为热爱,我们选择了艺术。从古至今,艺术不断的超越

  既定规范和现有逻辑,是可能性和想像力生长的载体。它一方面为现实生活找寻精神的皈依,另一方面为未来提供梦想的形态和方向,在文明的长河中熠熠生辉。人一生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是幸福的。这取决于青春年代的选择和追索,通过学习、经历和思考,不断校正我们的终极方向,然后执著地去追求,才能在超越个人和时间局限性的路途上领悟更多创造的快乐、收获更多存在的意义,最终把梦想变为生命的现实。”( “罗中立:致未来”)

  如今四川美院在坚守传统的同时,不断地迎合时代变化,寻求新的出路。青年人在进行基本功训练的同时,更加关注生活、关注现实。罗中立告诉记者,川美的教学特点是将创作和基础训练融为一体。川美的老校区黄桷坪,因为川美人的存在也逐渐发展成一个文化艺术区。

  回想当年,在罗中立的青年时代,所有从事美术创作的人只有通过全国美展的平台展示自己。而今天,由于改革开放和艺术市场的兴起,艺术界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在中国艺术市场快速发展之时,美术馆、画廊、艺术中心等各类机构给年轻人带来了更多的机会。

  “我们当年,正是因为没有市场的诱惑,才能创作出那些情感真挚的作品。这样的作品现在看来仍然能感动我们,它真实的记录了我们的经历和一段中国的历史。”罗中立提醒年轻人,“年轻艺术家不要因为艺术市场的火爆失去了自己的艺术理想和坚持。只有好的艺术作品才有好的市场。”


上一条:
下一条:

相关文章
·泓盛2012秋拍“罗中立乡土激情30年” 2012年12月04日
·罗中立艺术创作三十年:对艺术对理想一如既往 2012年04月16日
·蘇富比将资助罗中立奖学金 2012年03月12日
·罗中立:重庆要向成都学习 2011年10月13日
·罗中立十七年后再出山 2011年09月13日
·唐炬爆料罗中立《年终》旧案 直批香港苏富比 2011年06月29日
·2011罗中立奖学金征集 2011年06月23日
·2010年度“罗中立奖学金”结果揭晓 2010年11月26日

更多

 
姓名
标题


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相关法律法规!
相关话题 罗中立
Loading
广告ad.
一周This Week
展览史All Exhibitions
 
艺术视频Art TV

郑重声明:东方视觉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东方视觉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联系我们。
© 2003-2012 ion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视觉支持知识共享计划保留部分版权。 info@ion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