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第16章 沈浩的自我评价!
    沈浩心里郁闷,这妞儿怎么忽然就反客为主了?

     貌似这里可是他的窝,自己怎么高兴怎么做啊?难道上个厕所不开灯,还要提前给你打个报告?

     开神马玩笑?

     “去去去,一边呆着去,明天给本帅滚蛋。”

     沈浩感觉继续下去就成了扯蛋的事情,和女人扯蛋,那简直就是找死。

     沈浩也怕和这妮子再扯下去会把苏娅给吵醒,今晚刚那个啥,要是被抓个现成,那还怎么玩?

     让开了李雨灵,沈浩钻进了厕所,脱下裤子就要嘘嘘。

     黑暗中李雨灵的秀眉微蹙,果然,这家伙还是提自己走的事情了,没来由的感觉一阵委屈。

     想想自己也算是一个大美女,想当年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怎么落在沈浩的眼里,就那么的不堪?就那么的侮你法眼?

     太可恨了!太可气了!

     随即,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一下子推开了卫生间虚掩的门,就看到微弱的灯光下,一道流水嘘嘘流淌。

     “啊!”

     “啊!”

     两个人不约而同发出惨叫!

     沈浩愣了一下后,急忙把那放水的东西给收进了裤子,一个没憋住,裤子顿时湿了大半,满脸惊慌紧张,往后退了一步,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你、你要干什么?”

     李雨灵差点破口大骂,可细细一想貌似是自己理亏了,一个大男人嘘嘘,自己跑进来干嘛?

     不过,李雨灵的反应就是快,一下子就扑了过去,然后用力拉着沈浩转了一下,自己顺势靠在了墙上!

     沈浩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单手一撑,于是……

     四目相对,彼此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错愕。

     这种与男人近距离的接触,对于李雨灵而言显然有些不适应,就算人家是主动的,但被男人这么一压,那种异样的感觉顿时让芳心乱的不要不要的。

     沈浩心里一阵哆嗦!

     尼玛,这刚刚被“病毒”祸害,随后又在苏娅哪里吃了点豆腐,貌似便宜没占到,还弄的自己心里火起,现在倒好,人家妹子来的这么直接?

     最为让人感觉受不了的是,人家靠在墙上,自己单手堵住了李雨灵的去路,一只手还提着自己的裤带不让裤子掉下来,好像说“小妹妹乖啊,从了叔叔吧,叔叔给你糖吃。”

     可貌似一切都是你李雨灵主动的好吧?貌似是你对人家有想法的好吧?

     “啊,非礼啊。”

     忽然,李雨灵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声音,那可是扯开了嗓子叫出来的,惊天地泣鬼神。

     沈浩闻言顿时一个激灵,不过当看见李雨灵嘴角带着那若有若无的笑容后,心里立刻明白了。

     不过,晚了!

     外面传来“砰!”的一声,苏娅大声的问道:“怎么了?”

     不过当她在卫生间门口探了一下之后,对着沈浩咆哮道:“禽兽,放开她,有本事冲我来。”

     说完之后自知口误,立马换了个说法,道:“你要是敢不放开她,我立刻抓你去局里。”

     沈浩感觉疯了,自大长这么大,从来是自己欺负别人的,怎么着现在被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就玩了呢?

     哎,难道你苏娅看不见吗?是人家李雨灵抓着自己的手好不?

     不是自己不放,要是挣扎的稍微的用力些,一来怕弄伤李雨灵,二来怕裤子掉下来。

     那叫春光乍泄,吃亏的事情打死都不做。

     李雨灵忽然放开了沈浩,从他的腋下快速的穿过,像是一只受惊了的兔子一样,快速的脱离了沈浩的“控制圈”一溜烟的躲在了苏娅的身后,语气哽咽,道:

     “苏娅姐姐……”

     “雨灵别怕,有我给你做主,我看他还敢来?”

     苏娅一脸的煞气,狠狠的瞥了沈浩一眼,道:“房东大人,出来吧,我们好好的谈谈。”

     “尼玛,这鬼丫头,这次被坑惨了。”

     看着紧紧跟着苏娅的李雨灵,忽然回头给他一个明媚的微笑,差点仰面栽倒,道:

     “把我的台词都抢光了,妹的让我怎么发挥?”

     水还是要放完的,放一半留一半这种感觉很不好受,提上了裤子,犹豫了起来,出去后咋办?这苏娅会不会新账老账一起算,直接把自己给拷了?

     若是那样,可就惨了,要是真实身份被挖出来,下半辈子估计会在国际监狱里度过了。

     当然,这只是他想的最坏的事情。

     带着无限委屈,沈浩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客厅的灯已经开了,两个女人已经是严阵以待。

     苏娅还是一身的睡衣,盘踞着两条光洁的玉腿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李雨灵靠在她的旁边,一脸的委屈,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有点水泽。

     那绝对不是哭的,是内心憋着笑憋出来的眼泪,沈浩如实的想着。

     “坐下!”苏娅警官阵势摆足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道:

     “沈浩,老老实实的把你今晚的所作所为老实交代。”

     “我有啥好交代的?我好端端的上个厕所,然后……”

     “然后就是雨灵吃错药一般,看着你帅气就冲了进去,随即要非礼你是不?”苏娅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你怎么知道?”沈浩一愣。

     “你不臭美会死吗?”

     苏娅顺手丢出去一个抱枕,看着沈浩接住,气不打一处来,道:“你还能不能换个不自恋的说法?”

     “我说的是事实好吧?”

     沈浩终于感觉到了啥叫个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道:“我本来就帅,本来就是她进来的。”

     “哼,看来不用点过激手段,你这色狼是怎么都不会招是吧?”

     作为警察,当然不能相信一面之词,就算嫌疑人真犯罪,也要给人家一个澄清的机会啊,可是沈浩是有前科的。

     那种小片,随后是……做完之后还贼喊抓贼,现如今又是李雨灵,那么结果就不想而知了。

     尤其……她貌似还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这混蛋的裤子前面怎么湿了一大片?感情……

     苏娅越看越是恶心。

     “别,好吧……我招。”

     沈浩彻底的被打败了,现在还能怎么滴,难不成还要把这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妞给做了不行?那肯定不是男人干的事情。

     讲理?

     尼玛,那是老寿星吃砒霜,还不如弄根面条上吊来的直接点!

     唯一能做的,那么就忍了呗,打落的牙齿往肚里吞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我是小人!

     沈浩从来可没有这样自我评价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