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第19章 打死一只是一只!
    小白脸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指着沈浩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特么的,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让虐你这个看门狗滚蛋,不,我要把你大卸八块,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砰!”

     然而小白脸威胁的话语还没说完,便被沈浩一脚踹翻在地!

     看着狼狈的小白脸,沈浩大嘴一咧,呸了一口吐沫星子,道:

     “实力不行笔画多,赶紧给老子滚蛋,不然我就让你先尝尝啥叫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白脸那个委屈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长这么大来,那个人对他说话重过?

     不但没有,他还是家里的宝贝疙瘩,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今天,不但被人胖揍,而且连牙齿都打落了。

     带着委屈,含恨的看了沈浩一眼,最后只能灰溜溜的跑了。

     “沈浩,你也太冲动了,不过我喜欢……嘿嘿。”

     二竹没心没肺的拍着沈浩的肩膀,刚开看着沈浩教训小白脸,感觉就像是吃了个冰激凌。

     “这下惹麻烦了。”铁楠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道:

     “小白脸虽然是个怂包,可人家老子是公司里的股东啊,这要是为难沈浩……”

     “沈浩……”一竹捅了他一下,用嘴角努了一下。

     沈浩顺势看过去,刘静茹带着有趣的微笑看了过来,眼神之中有些玩味,似乎极为好奇。

     “嘿,美女你看什么呢?是不是感觉我帮你出头特帅气,别一个不小心爱上我。”沈浩很臭屁的望天四十五度,样子特吊。

     一竹二竹铁楠脸色恶寒,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刘静茹不以为意,扭着****走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沈浩,吓得沈浩全身一个机灵。

     还不待他说啥,刘静茹伸出一只纤细的手指,红色的指甲刮在了沈浩的下巴上,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沈浩,快把他给淹了。

     “是吗?”

     刘静茹的声音很好听,估计在特定的情况,特定的动作下,更好听,难怪这帮王八蛋YY人家,道:

     “你不妨试试哦……”

     “啊,你调戏我,不行,这绝对不行。”

     沈浩忽然义正言辞的跳开,和刘静茹保持了距离,道:“我可是很纯洁的,名节绝对不能坏在你的手里。”

     “噗嗤!”

     刘静茹笑的花枝招展,也许感觉自己有些失态,急忙掩住了嘴。

     还别说,这女人全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成熟的妖媚,漫不经心之间漏那么一点点,就能把一帮男人给弄的心痒难耐啊。

     绝对的是妖精,如果往后谁把这个女人娶回家,不弄你个那个什么干净,人亡才叫才叫怪事。

     珍爱生命,远离妖精。

     “小帅哥,你就等着姐姐的临幸咯,不过现在要上班了,拜拜。”

     她再一次的摸了一把沈浩的脸颊,扭着蛮腰走了。

     “喂,美女,你的节操呢?”沈浩大声的喊道:

     “大庭广众之下你对我这样,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一竹二竹,铁楠急忙跑进了保安室,连保安的制服都脱了下来,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和这种无节操,无下限的人绝对要保持距离,而且以同事为耻啊。

     ……

     小白脸怀揣一肚子的委屈跑回了家!

     此刻,一个七十多岁,精神很好的老太太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

     小白脸看到这名老太太,大嘴一咧,喊了一声奶奶,尚未等老人回头,小白脸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

     哭的那个撕心裂肺啊!

     比被人爆了一地菊花还要凄惨!

     “啊,乖孙,你这是碰到了?疼不疼?”

     老人一看小白脸脸上的淤青,吓了一跳,一咕噜从椅子上翻起来,小跑着来到了小白脸旁边,伸手就往脸上摸。

     “哇!”

     手还没摸到,小白脸发出了更加夸张的惨叫来,把个老人吓得哆嗦了一下,急忙问道:

     “走,赶快上医院。”

     “奶奶,我被人打了,我被一个王八蛋给打了。”

     小白脸一下子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不断的开始咆哮了出来,一边骂,一边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边。

     “太混蛋了。”老人一听这话一巴掌拍在大腿上,道:

     “给你爹打工的一个破保安,也敢对你大打出手,去,给你爹打电话,立刻把人给找来。”

     老孙被儿子一个电话叫来,人刚进家门,老妈就对着他劈头盖脸的一顿。

     最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后,老孙差点气的背过气去!

     自己这窝囊儿子,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不务正业也就算了,还被人打了哭,真是把孙家的脸全部丢公司去了,这让老孙往后在公司里哪有脸?

     老孙怒哼了一声,骂道:“你个不争气的东西,给我滚屋里去。”

     “臭小子你再给我说一声乖孙试试?”老人闻言不干了,指着老孙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乖孙就算有千万的不是,那也是我们孙家的种,关起门来你想打想骂都成,要是被外人欺负,那就不行!今天你妈就把话撂这里,要是不给乖孙找回面子,我就死给你看。”

     老孙一听这话还真在理,在怎么不争气也是孙家的娃,千不是万不对,那也只有人家老孙打,老孙骂,别人就不行。

     当下老孙扭头便回了公司!

     怒气冲冲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老孙对着秃顶的人事部老张破口就是一顿大骂,道:

     “老张,你现在是怎么回事?我儿子在公司门口被保安打,这就是你们招来的人?”

     这事情下面的人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了,说老张不知道,那才叫个怪事,可沈浩进公司,那可是老总亲自打电话过来叮嘱的!

     尼玛现在你们神仙打架,关人家这些凡人屁事。

     “孙董,您先消消气,咱招进来的人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人?你说说到底是谁,我一定公事公办,给你的说法。”

     ……

     沈浩扣着鼻子,无聊的哼着歌儿,眼睛咕噜噜的转着,不断的在外面寻找有木有养眼的尤物。

     奈何现在是上班时间,妹子们又怕被晒到,一个个的躲的太深。

     “你真没救了,你揍了孙董的那不孝子,估摸着人家肯定会把你开了。”

     铁楠一副你完了的表情,奈何沈浩根本就不拿这事当回事。

     沈浩不屑一顾,道:

     “切,不就个纨绔子弟嘛,你至于那么大惊小怪?苍蝇多的是,打死一只是一只,你要是害怕它们报复,那你最好永远别拉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