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第20章 我不卖身的!
    二竹和一竹也是一脸的哀莫大于心死,看一眼沈浩,叹一声气!

     二竹道:“哎,不过能得到刘部长的垂青,尼玛这破保安不干也值了。”

     “切,二竹你就是个二杆子。”

     “恩?”张二竹闻言愣了一下,问道:“啥叫个二杆子。”

     “二货,就是二愣子。”铁楠笑骂道。

     “沈浩,你才是二杆子,不听哥哥言,吃亏在眼前。”二竹哼了一声,道:

     “就让你现在偷着乐个够,有你好受的。”

     本来大家对沈浩揍了小小白脸的事情,还真的很担心,那家伙经常就那副德行,看他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可至今沈浩是第一个动手揍他的。

     大家想着帮忙出谋划策,替沈浩想个开脱的说辞,可这沈浩也未免太不领情了吧?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简直看着就想抽他。

     不过沈浩理解大家的好意,反正事情就那样,只要是个人都明白事情是咋回事!

     如果有人为了这破事情找他麻烦,沈浩不让那个人吃饱了兜着走,都对不起他。

     至于开除神马的,沈浩更不担心,自己可是有后台滴,所谓春风吹战鼓擂,当今社会谁怕谁。

     快到饭点了,梁秋霜的秘书把电话打到了保安室,让沈浩过去。

     大咧咧的过来,敲了敲门,走了进去!这里不仅仅梁秋霜在,老张和老孙也在。

     前两者还好说,老孙一看见沈浩,噌的一下便站了起来,一张脸上带着威严的怒气。

     沈浩一见,内心骂道:“又一个装逼的。”

     “你就是沈浩?”老孙怒气冲冲的直接发飙。

     “啊,我是,你是谁?”沈浩带着一脸的迷糊,上下的打量着老孙,道:

     “大哥,人五人六的,混那个道上的?”

     老孙愣了一下,老张差点笑出来,连梁秋霜的眼睛里都带着淡淡的笑意。

     事情过去没几个小时,要是沈浩想不到眼前这人是谁,除非他是个傻子。

     “混蛋……”

     “啊,我可警告你,老子是练过的,你要是敢动手,我肯定打死你。”

     看着老孙有些冲动的往前跨出一步,沈浩“惊恐万分”的往后退了一步,做出了防御架势。

     “孙董,你先别忙着发火,老张也在这里,那么我们就把事情处理一下吧。”梁秋霜冷淡的打断了两个人继续秀下去,道:

     “沈浩,对于今天的事情,你也给孙董解释一下。”

     “解释?我解释个屁啊,我就一个保安,保护着公司财产的安全,这安全里面包含了公司的固有财产,还有人生的安全,对不?”沈浩大义凌然的说道:

     “今天早晨那个龟儿子当众调戏我们公司的女员工,还不顾劝阻的要往里面冲,稍微拦了一下,龟儿子就破口大骂,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娘生没娘教的混球败家子,我敢肯定,他家肯定门风坏了……”

     “够了!”

     本来就问一下是怎么回事,没想到沈浩指桑骂槐,一口一个龟儿子,那不是变相骂老孙就是老乌龟吗?还什么门风不正,简直欺人太甚。

     “动手打人,你有理了?”

     “嘿,我怎么没理?”沈浩对着老孙根本不惧,针锋相对的说道:

     “对于流氓,社会闲杂人员,我们是放任不理,还是拒之门外,请梁总指示。”

     扯皮的事情,沈浩还怕你?装逼充老大,你老孙还不行,为小白脸出头,切,不是看不起你,丫还欠点火候。

     梁秋霜眉头微微的跳了一下,就算沈浩说的是那么个理,可要继续说下去,恐怕会把老孙给得罪死,往后事情就难办了!

     想到这里,梁秋霜赶紧的打个圆场,道:

     “沈浩也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考虑,虽然说手段过激了些,可这也表明了他是一个负责人的好员工。”

     老孙的脸色沉的快滴出水来,这明显是偏袒啊。

     “不过打人是肯定不好的,我也不能坐视不理,张部长请通知一下财务部那边,沈浩的工资这个月就别发了,就当是惩罚。”

     “啥?”

     沈浩一听这话不乐呵了,尼玛这还没上班几天,就说这个月免费劳动,这不是变相的欺负人嘛。

     沈浩恶狠狠的看着梁秋霜,哪里知道这妞儿比他的目光还狠,意思是说,你给我闭嘴,我处理。

     好吧,为了顾全你老总的面子,忍忍。

     “两位对此还有什么意见吗?”

     说完这些,梁秋霜看了一眼老孙和沈浩,明着是征求意见,可那意思摆明了事情就此打住。

     “哼!”

     老孙愤怒的看了沈浩一眼,甩手而去,老张尴尬的陪着笑也告辞离开。

     “你就是会给我惹麻烦。”梁秋霜瞪了沈浩一眼,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一个信封来,推到了前面,道:

     “拿着。”

     “什么?情书吗?”

     沈浩愣了一下,原本还想对妞儿兴师问罪呢,当带着疑惑打开了信封一看,红闪闪的票票亮瞎了人眼,掂量了下厚度,足有六千。

     “咦,不对啊,我一个月的工资是三千,另外三千……”沈浩有些错愕的看着梁秋霜,道:

     “老板,这样不好,我承认我很帅,就算你对我有好感,也不能这样啊,用金钱买了我的身,你也买不走我的心啊,何况,我不卖身的。”

     “沈!浩!”

     梁秋霜一张冰块脸羞的通红,这混蛋说话果然少个把风的,不就是因为看你受了委屈,多补偿你点,现在反而成了……

     想都没想,梁秋霜抓过桌子上的一个镇纸就丢了过去。

     而沈浩眼疾手快,一把将这个镇纸半空抓住,打眼一看,沈浩当下便骂道:

     “草,你这败家的娘们,这玩意可是唐代的,文物,摔坏了那可了不得,当然……你要是不要了,直接送我。”

     一边说着话,沈浩赶紧往口袋里塞。

     “给我拿来。”

     梁秋霜丢出去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不!确切的说是心疼了。

     那镇纸是她最喜欢的饰物之一,花了很大的功夫弄来的,如今被气昏了头,就这么不分轻重的丢了出去,要是真摔坏了,她还不得心疼死,好在这混蛋接住了。

     “那就别乱丢东西。”

     沈浩有些不舍的把镇纸放在了桌子上,忍着心痛回头摆了摆手,道:

     “那我就走了,下次给钱的时候可要说清楚,老板,咱的底线一定不能打破,绝不接受潜规则……”

     “混蛋,你胡说什么呢?”

     梁秋霜大窘,被人开玩笑也就罢了,可这玩笑未免太直接了些,别看她身处高位,可对于这样直接撬开心扉的玩笑是没人敢对她开的。

     这个沈浩就是个另类,总是漫不经心的和自己说那些,不但没引起自己的反感,甚至还会让自己脸红,让自己心跳加快。

     这……是为什么?

     耳朵里是坏坏的笑声,眼前沈浩已经走到了门口,她忽然起身,道:

     “等等,我还有事问你。”

     “啊,老板,你不许反悔,你都说了不是要潜我的……”沈浩一副“怕怕”的表情。

     “沈浩,你正经点。”

     梁秋霜的脸上红的快凝出了血,一时之间牙关轻咬,话语貌似还有些难以启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