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2.第52章 高人没有,帅哥一枚!
    杀手讲究的是一击必杀,可是沈浩今天反其道而行之,和这些人厮打的时间颇长,就算这些人都是狠茬,不要命的往前冲,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不仅仅没一个站到便宜的。

     反而一个个被打的疼痛异常,站在那里哼哼唧唧的,这让那边的老大也未免皱眉。

     自己的手下多么狠辣,他清楚,就算你在他们身上砍一刀,他们也不会发出一点的声音来,但是此刻却疼的在叫?感觉像是听错了一样。

     这怎么可能?自己手下这么多人,竟然被一个人折腾成这个熊样,这特么不科学啊!

     而此刻,沈浩还是将钢管舞着,大杀四方,最后一个家伙肩膀上挨了一下,左眼上挨了一拳踉跄后退,沈浩“嘿”了一声,道:

     “不平衡,再来。”

     话音落下,继续往前跨出一步,又一拳打在了他的右眼上,顿时两个黑眼眶挂在了汉子脸上,成了国宝。

     打完十多号人,沈浩无所事事的将手里的钢管给扔掉,有些无聊的叹气,道:“难得我认真起来,可是你们却很不给力,好吧,就当是前辈给你们上一课。”

     沈浩的目光冷漠的从那老大的身上飘过,那老大一愣之后,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一脸的骇然。

     若说刚才沈浩一口气解决了自己的十来号手下,让他感觉惊骇的话,也不算什么,高手,他们见识的多了,最后还不是被人家的人海战术给堆死。

     可是此刻沈浩随便看了他一眼,他从沈浩的眼睛里读到的那是一种漠视,对生命的漠视。

     这种感觉从心底而发,一发而不可收拾,像是恐惧的瘟疫,不断的从心间散播开来。

     “作为一个拿钱消灾的人,最起码要懂得不要正面和敌人接触,你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甚至可以说致命,第二,绝对不要轻视你的对手,也别站在那里装逼,别忘了,狮子搏兔都是全力,何况在我眼里,你们连渣都算不上,最后,我警告你一句,最好别把身上那玩意给我拿出来,别逼我杀人。”

     沈浩的话掷地有声,有些人的嘴唇颤抖了一下,想要说什么,可是最终没有说出来。

     而那位老大的目光彻底的变了,变得忧郁不觉,下一个命令,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在沈浩面前,他彻彻底底的丢失了之前的自信和勇气,甚至怀疑自己来这里就是个错误。

     就在这时候,沈浩嘿嘿的笑着绕开了他,随即来到了胖秃顶的旁边。

     胖子被沈浩的霸气侧漏给吓到了,此刻脸上的笑容有些凝固,一只手抬起来久久的落不下去,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咦,你这戒指真的是金的?”沈浩看着那体积不小的金戒指,有些诧异的说道:

     “我了勒个去,你特么还带个假的劳力士跑来装,你特么的……”

     沈浩一巴掌拍在了胖秃顶的脑袋上,打的这家伙一个趔趄,道:“刚特么还吹什么有钱就是任性,特么的,原来比我还会装。”

     “啊,大哥,别打我,求你别再打我了。”

     胖秃顶算是看透了,今天绑票那就是错误中的错误,感觉就是找死的节奏啊。

     “打你?你特么还真看得起你,你也不看看你这幅尊荣,打你不就是脏了老子的手吗?说,把老子兴师动众的请来干嘛?难不成你****的想给老子炫富?就凭你这些破铜烂铁?还是这块破手表。”

     “哪敢,哪敢,小子我是有眼不识大哥你真面目,我的错,我的错。”

     胖秃顶快哭了,这尼玛怎么办?这煞神一个眼神就把自己几十万请来的人吓的大气都不敢出,自己还拿什么和人家斗?

     “谁是你大哥?”沈浩拍着对方的肩膀,拍一下,对方矮一截,最后差点给跪了。

     “那……”

     “我特么是你老子,****的,真不要脸了是吧?和我扯亲戚,我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亲戚吗?”

     “啊,老子你说的对,你说的对,老子你别嫌弃,这些破铜烂铁就给你了,你就当我是个屁给放了,往后老子你有什么困难就对我开口,上刀山下油锅的,绝没二话。”

     “这些破玩意就能收买我么?”

     沈浩很不屑的瞪了他一眼,那金戒指,劳力士很自然的就装进了兜里。

     看着沈浩把东西收下了,这胖秃顶感觉还有戏,连忙道:“老子,你饶了我把,我真是一头猪。”

     “恩,亏你还有点自知之明。”沈浩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往后真不敢了,我往后把刘部长,不,刘妈当亲妈一样孝敬着,你就是我亲老子,你说一,我绝对不敢说二。”

     “真的假的?”沈浩很诧异的看着这胖秃顶。

     还别说,这胖秃顶还真是个人才,果然是大丈夫,能屈能伸的,见风使舵的本领堪称一流啊。

     自己就随便哼了一声,人家就这么上道?金的银的统统交了,而且还把二十万的劳力士都拿来了,好吧。

     胖秃顶其实肉疼呢,那些价值可快四十万了,就被人家当成了破铜烂铁给收了,貌似人家还不怎么满意?这咋办,破财消灾呗。

     要是这位大爷今天不高兴了,按照刚才那样子,小命要交代在这里了,有钱能咋么忙着?没命花还不是空的。

     请神容易,一个麻袋就扛来了,人家还很乐意,可是送神真难,都四十多万的贡品了,人家还不满足。

     沈浩砸吧着嘴,低头细想了一会,道:“这做人呐,就的言而有信,对不?”

     “是是是!”胖秃顶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似的。

     沈浩道:“你都说是了,咱就不能对不起你是不?刚才老子不是说了吗,要把你扒了皮挂在那棵树上两天,看晒出几斤油的……”

     “老子,这卡里面有一百万,就当小子我不懂事,孝敬您的。”

     胖秃顶一听这话急了,这……开什么玩笑,虽然这是郊区,可特么也是人来人往的,要是被人发现自己被挂在哪里,往后还怎么在琉璃混?急忙的掏钱,他敢保证,有钱一定能让鬼推磨。

     “哈,看你懂事,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去,挂一天就行了。”沈浩摆了摆手。

     “哥,这里还有一张卡,里面有一百八十万。”胖子急忙的从身上再掏出一张卡来,双手颤抖着递给了沈浩。

     这可是他最后的血本了啊,要是沈浩还不答应,估计真该从这里跳下去。

     “唔……你这让我难做啊,哎,这样吧,去挂十分钟,不能再少了,不然的话,这钱你都拿走,挂两天。”沈浩把卡拿来,一脸的无奈。

     胖秃顶很无言,最后也只能低头认了。

     沈浩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晃荡着一只脚,目光笔直的盯着胖秃顶。

     胖秃顶就像是大姑娘上花轿一样,头一回,扭扭捏捏的,可是最后还是慢悠悠的将身上的一副一件件脱下来,最后剩了一个大裤衩,吃力的要爬树。

     动作很滑稽,而且爬不上去,沈浩破口大骂,道:

     “你特么真是一头猪啊,上棵树都这么费事!那个谁,你过去帮个忙,给我挂好了。”

     他顺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中年,那中年人一脸的铁黑。

     不过还的说,刚才这帮人素质就是好,被沈浩打服了,也给吓到了,所以沈浩没说走,他们还真都在那边站着,就盯着沈浩干事。

     最后这青年很不乐意的把胖子给附上去,用衬衣领带的绑好,最后给挂在了树上,胖秃顶被嘞的死去活来的,不断的在树上惨叫着。

     夏末的中午还是很热,就算沈浩坐在树下也感觉不到太凉,有些不舒服的挪动着屁股,那边站着的几个人头上都有汗水,可是他们的耐力很好,一动不动。

     只有胖子,此刻半死不活的在树上哼哼着,这十多分钟,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熬,那汗水,不断的往外冒,就这么点时间,嘴唇都干的有些发紫。

     “行了,把人放下来,你们几个,怎么把我拉来的,怎么拉回去,不对,是把我拉回去。”

     沈浩忽然意识到,自己是被塞进麻袋里拉回来的,不可能继续塞进麻袋里拉回去。不用说,他们也不敢把沈浩继续塞进麻袋里往回拉,这煞神谁还敢得罪。

     “兄弟今天认栽,也谢谢兄弟能给我们一条活路,可是在道上混的,好歹也让我们明白,我们栽在那个高人的手下。”那老大上前,鞠躬,随后很认真的说道。

     “高人?”沈浩摸了摸脸颊,不屑的说道:

     “高人没有,帅哥一枚,无名无姓,保安一个,往后吃不上饭了,来找我就行了。”

     那汉子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沈浩的意思。

     做杀手的,都是见不得光的,怎么可能还留下真容真的姓名,除非嫌命长才会这么干。

     这算是沈浩免费给他上的第三课了,至于学到了多少,这沈浩就无需知道了,只是他知道,这些人今天失败,也不会结下梁子,往后也不可能再找自己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