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第60章 阴谋的酝酿!
    沈浩离开了公司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开了一间房睡了一觉,接连几天的体力活闹腾的自己都有些承受不了。

     他在想啊,古代的皇帝是怎么过活的?自己弄了火,然后憋的死去活来的,尼玛,这日子还有办法过没?

     好吧,忍了,重要的事情还的办了,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没办法过。

     等天暗了下来,沈浩摸到了杜承的家里去了,也许是经过了上一次沈浩的闹腾,这里的安保设施增加了不少,这才十点多点,还有这么多的安保人员在巡逻。

     这对于普通的小毛贼而言,是极具震慑力的,可是对于真正的潜伏高手,如同虚设。

     身影完美的和黑暗融入一体,沈浩快速无声的潜行而去,不断的在墙角和摄像头的死角处活动,时不时的也会停下来观察周围的环境。

     杀手,是一个一击不中,必须要逃遁的职业。

     撤退是重中之重,任务失败了,可以来第二次,可命丢了,那绝对没有第二次,所以,每一次的任务之前,必须要做好数种的安全撤离方式。

     就算沈浩这样的高手,同样遵循这个循环,就像他说的,狮子搏兔悠用全力。

     有些事情马虎不得,那不是游戏,输了,那就代表着一无所有,没有重来只说。

     沈浩攀援而上,爬上了小别墅的三楼,躲在了屋顶,用准备好的绳子固定了边缘,然后顺势而下,开始仔细的查看每一个房间。

     这里很安静,至少八九个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奇怪的是灯还亮着。

     沈浩有些疑惑,难道说杜宇父子不在这里吗?但感觉不太对,上次来的时候仔细的观察过,他们拥有三辆高级轿车一辆豪华跑车,此刻四辆车都在不说,车库门口还停着三辆,摆明了还是有客人的,可是快搜过了整顿别墅了,为什么一个人影都不在。

     沈浩再一次的攀援而上,坐在楼顶在脑海里计算着整顿别墅的面积,忽然意识到了有点不对。

     拿一楼来说,房间是有两间房和一个客厅,总面积应该是一百二十个左右,那么二楼和一楼是一样的,三楼稍微的小点,可是房子的总面积之和和自己所算出的面积小了将近四十个平米。

     那么这四十多个平米哪去了?难道被狗吃了?

     沈浩仔细的看了几眼,最后在对面的别墅里找到了答案,这里应该有四间房才对,可为什么会是三间……

     沈浩仔细的数着窗户,也少了一个……

     “****的,原来特么还建了暗格,****,你们还真特么会玩。”

     沈浩很快就察觉到了其中的奥妙,毕竟他见识过这类似的事情多了去了。

     有些特别有秘密的人,总是喜欢弄个阴暗的小角落,然后把见不得光的东西统统的给藏起来,以便别人不发现。

     可是这只不过是掩耳盗铃,不打自招的蠢蛋才做的事情,因为一旦暗格开启,代表着的就是,肯定做着见不得光的事情。

     乘着这回别墅里面没人,沈浩还是偷偷摸摸的凑了进去,随即从身上摸出了几个微型窃听器,逐一的安装好,然后自己躲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好在作为一个杀手除了细心之外,必然还要耐心,守候猎物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等到十一点的时候,果然传来了声音。

     沉重的开门声,随后是好几个脚步声传来,沈浩仔细的数了一下,大概有八个人,他们坐在了一楼,随即听到了一个声音。

     “此次的事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现在局部问题风声鹤唳,一旦有个风吹草动,恐怕会有人找上门来。”

     “我明白。”这个声音应该是杜宇。

     “明白就好,至于你说的那个人,我也调查过了,现在最好不要节外生枝,弄出不必要的麻烦来,等此次事情过了,在着手对付梁秋霜他们吧。”

     “哼,这事情没完。”这声音应该是杜承的。

     “你给我闭嘴,难道你还给老子惹的麻烦不够多么?这一次给老子把事情做好点,免得出现了叉子。”

     杜宇的声音显得很恼火,看来对于沈浩上次狠狠的修理他的事情记忆犹新,对着不孝儿可是很不乐呵。

     “爸,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就算此次怎么着,我也会做好的,一定让张叔叔满意。”

     “行了,具体情况已经敲定,执行方面我也看好侄子,我也希望别坏了事情,以至于让我们大家都有损失。”

     那个不认识的声音说完,沉默了片刻,道:

     “关于那个叫沈浩的家伙,最好别招惹,老大和我经过几天的查探,没有找出他以前的一些事情,来头貌似不小,或者说那个名字根本就不是他的真名,有的时候,做事要稍微的圆滑点,莫要一根筋的往石头上撞,到时候石头没杂碎,反而弄的自己头破血流,那就不好了。”

     沈浩在外面听着眉头微微的紧锁了起来,这个人貌似很有来头,连自己都开始调查起来,哼,简直是找死。

     难道沈浩的事情,就那么容易调查出来吗?想当年刺杀了一位很牛叉的人后,被全世界的通缉,连国际刑警都出来闹腾,最后还是没摸清沈浩的底。

     当然,有一个名字还是传了出去,当时震惊了整个杀手界。

     也因为那件事,沈浩的名字让无数人感觉到了高不可攀,甚至在杀手排行榜上稳居第二的位置。

     至于第一位就不用多说,那本来是个传说,传说中十年前接任务,都是三S级别的,低于这个级别,从来不接,接了也没有刺杀第二次的传闻,可是如此厉害的人物,从来没人见过庐山真面目。

     传说,这个人后来死在了世界第一特工的手里,也有人说他功成名退,更有人说,这个人也是华夏人,由于杀的人太多,双手沾惹的血让他也神智不清了,最后出了意外,也有人说,出家当了和尚。

     总而言之说什么的有,可具体,没人知道。

     神秘,永远是一个杀手最好的伪装,也永远不要把自己的真面目放在阳光下,不然,大祸很快临头。

     沈浩听了一会,很难在这些人的交谈中找出什么特别有用的东西来,可是也有一点是很值得注意的,那就是此次的事情是杜承来执行的。

     月满西楼,夜宁静的时候,一个人影从几辆车前闪过,随后消失在夜色里面。

     一个银色头发的,大约五十多岁的人从别墅里出来,杜承两父子跟在后面相送,上了车,几辆车依次驶出了别墅。

     夜幕中有一双眼睛盯着,眉头紧锁。

     “此人行事好小心,大奔竟然只是个诱饵,而自己坐的确是一辆普通的金杯。”

     这类人,要么是对头太多,随时都有可能就有人要他的命!或许是身份很高,以防万一,怕被贼惦记上。

     这个人一眼就能分辨出与众不同的一面,那种气场,很强大的气场,一种上位者,平时发号施令的气势,这根本无法伪装,甚至连伪装的可能性都没有,所以沈浩第一时间就盯上了他。

     继续在黑夜中潜伏,晃荡在十字路口,默默的计算着时间。

     三辆车的速度很快,沈浩只能漫无目的行走,希望能撞到好运,可惜了,今天貌似上苍没给他安排中奖的几率。

     ……

     老头在车上目光闪烁不定,感觉今晚有事要发生一样,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双手互握,可是不断的摩擦。

     这种感觉从来没有不准过,甚至在最关键的时候救过他好几次。

     人在江湖飘,对于危险形成了一种本能,这种本能被刻在了灵魂的深处,就算不用刻意的去做什么,但只要一个感觉,就能有一种奇特的感应。

     “碰!”

     前面的车,忽然发出一声打响,猛的失去了方向,胡乱的拐,随后狠狠撞在了马路牙子上。

     车上冒出了青烟,随后一辆车追尾,可是开车的司机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家伙,虽然此刻车速破快,却在最为关键的时候拨了一下方向盘,也就是这一下,没有向前两辆车一样相继追尾。

     “砰!”

     但悲剧的是,车身还是擦上了马路牙子,顿时让车翻滚了起来。

     ……

     沈浩坐在客厅里,闭着眼睛仔细的思考晚上发生的事情,自己的计划失败了,没想到这家伙狡猾到了这个地步,放着好好的大奔不坐,坐一辆破金杯。

     草,希望有人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不然的话,很难再有下手的机会。

     张狠被打草惊蛇了,本来想着在杜承的事情上把这条蛇给引出来,随后一并解决掉,但可惜的是,这家伙仿似嗅到了危险,现在彻底的藏了起来。

     就连给自己提供情报的人,也无法找出张狠具体的藏匿地点。

     “看来,还是需要点特殊手段。”

     沈浩在黑暗之中狰狞的一笑,手重重的捏在一起,发出幽若炒豆子一样清脆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