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第39章 我坦白!
    经过一番“激情”的梁秋霜,算是缓过劲来了!

     那种被药物左右的欲望,真的是让她欲/死/欲/仙,或者说打破了往日以来的那种矜持,变得放荡不已,当刚把药性扛过去之后,神智恢复之后,一张冷漠的脸显得越发的冷漠起来。

     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自己醒过来发生了什么,或者说……那个男人应该是沈浩。

     只是奇怪的发现,床上没有任何男人的影子,只有自己,还有从镜子里看到一具完美无瑕的躯体,变得有些孤芳自赏。

     内衣斜斜的挂在肩膀上,露出大半个胸口来,那洁白且弹性十足,自己一直市委累赘的地方像是示威一样。

     床上一片凌乱,床单、被套、枕头,满是湿漉漉的水泽,甚至这些东西勾起了梁秋霜的思维来。

     一个个断断续续的画面在脑海里不断的重复,随后随着一条线完美的联系了起来,内心之中没来由的一松,或者说有一种说不上的失望之感。

     沈浩没有乘人之危,他在自己的耳边告诉自己怎么做,那种欲望的东西没办法抑制,就当是和他那个啥,就当是你的手是他的手,然后……

     感觉当时他的话特别的无耻,可是不自觉的,脑海里的那个影子就是那个王八蛋。

     甚至就那样糊里糊涂的,事情完了,最后醒来,发现那是一个让人有无限遐想的美梦,一个让人不能自拔的虚假。

     好吧,有得有失,最起码知道那个一心想占自己便宜的臭流氓,大混蛋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主,还算是一个值得相信的男人。

     思考了一会,由于没有什么具体的吃亏,梁秋霜过了心里这一关,便听见了门外有些小吵的声音,当打开门之后便看到了沈浩以及一个服务员妹子以及警察站在门口说着什么。

     她看到了苏娅,苏娅自然也看到了她,同时也引起了其他两个人的注意。

     那个本来失魂落魄的年轻警察一副心死了的架势,可是当看见了梁秋霜,立刻眼神又亮了起来,那架势,感觉又找到了人生新目标。

     内心里却把沈浩恨上了,“混蛋,为什么漂亮的女人总是往你那边蹭?这一次,老子非要把你那种虚伪的禽兽面具给拔下来。”

     “衣服不就在洗衣机里么?我开了烘干模式。”沈浩无所谓的回答一句。

     梁秋霜猜到了大概发生了什么,随即眉头皱了皱,道:

     “两位警察同志,你们也进来吧,可能这事情里面有些误会,顺道我也给你们一个解释。”

     说话的时候自动打开了门,此时的梁秋霜裹着房间里最大的一条浴巾,露出两条修长惊人的玉腿,尤其特么还穿着高跟鞋,原本偃旗息鼓的沈浩,顿时又有了些火烧的感觉。

     尼玛,这还让人活不活了?

     沈浩的内心狠狠的鄙视了一番梁秋霜,暗道:

     “你刚才可是实实在在的勾引了一番本帅哥,等你回去了,我和你好好的算这笔账。”

     一干人进来,当看见床上的水泽之后,苏娅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沈浩,内心却哼哼着,这算是误会么?能不能解释一下这算是什么?

     反正沈浩的脑门上早就贴了流氓禽兽之类的标签了,只要稍微的有点动静,肯定会给你定罪。

     按照警察的话来说,咳咳,那是因为你有前科。

     梁秋霜肚子进了卫生间,穿好了衣服,收拾了下外表走了出来。

     还不得不承认,这没穿衣服和没穿衣服的女人,站在面前就是两个人,此刻的梁秋霜已经恢复了那副冰冷高贵的姿态,扫视着三人,自然而然的带上了总裁的架势。

     年轻警察愣了一愣,内心更加的鄙夷,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就这么不知检点?

     “这位小姐,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的说你要看清身边每个人的脸,至少要清楚,被人花言巧语的欺骗了。”青年警察声音不善,道:

     “这位沈浩,可是有女朋友的,现在我表示,对你感觉很不值。”

     梁秋霜虽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一听这话就是针锋相对的,当下就不乐呵了,皱了皱眉,道:

     “警察同志,难道现在的法律不仅仅管卖银飘畅,连别人的合法关系也要来横插一杠么?”

     “这……”青年警察愣了一愣,道:“我也只是善意的提醒。”

     “那就谢谢你了,我只能说这一次的事情是误会,我是梁秋霜,秋霜制药公司的总裁,发生了点事情,被我的下属所救,我所能给你们的消息就这么多,具体情况我会找个时间去找贵公安厅厅长来说,相比你不会反对。”

     青年警察原本以为就是个漂亮的小妞,可没想到人家来头大的惊人,一句秋霜制药公司的老总,足够把你轰成了渣渣,愣了半响,没说出话来。

     “误会解决了,那么我想你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现在我还有事情和我的下属以及这位警察同志做个交代。”

     梁秋霜很果断的下了逐客令,青年警察脸皮再厚,也没办法继续待下去了,最后一脸不爽的走了。

     当年轻警察离开,沈浩这才嘿的一声笑了出来,道:

     “见过二货,可没见过这样的二货。”

     “哼,沈浩你也别高兴的太早,那么现在我到是想问问你,在我……在我这段时间里,你干了什么?”

     梁秋霜知道事情的大概,可不知道细节,反正她知道这混蛋肯定乘着自己意识不强的时候,大大的占了便宜,要是今天不挖掘出具体便宜占到了那个部分,那连睡觉都不安稳。

     一个不经人事的处子,想想在一个男人面前做了那样的事情,这往后还有脸么?

     “尼玛,你个死妞,你这是过河拆桥,本帅哥是在为难之中救了你的,你别含血喷人昂,要是干什么,那也是你会乘人之危对我干什么,像我这样的正人君子,怎么可能会做那么下三滥的事情。”

     “沈浩……”梁秋霜有些咬牙切齿,一双美目中快喷出火来,道:

     “你摸着良心自问,你所说的这些,自己相信吗?”

     “绝对相信。”沈浩拍着胸口说道。

     “切!”苏娅却不屑一顾的说道:

     “我宁愿相信天下有鬼,也不相信你沈浩的一张臭嘴,梁总,你要是告他迷女干什么的,我这就叫人把他带走。”

     “滚犊子。”沈浩翻了翻白眼,叹了一口气,道:

     “事情紧急,我所能做的事情也只能是我当时想到的,你自己比谁都清楚再那个时候面临着什么,这城市的交通情况你比谁都清楚,我不可能第一时间把你送到医院的。”

     “可是你的医术……”梁秋霜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沈浩的眼睛里充斥着一抹的纯洁,很认真的说道:

     “这附近我去给你那找个药店?你当我是什么了,随随便便的就能搞定,行,要不那时候我真那个啥了,你还能说啥呢?”

     苏娅算是听出了一点点的问题来,感觉梁秋霜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

     “沈浩,那这一次的事情,怎么都要说一声谢谢。”梁秋霜忽然很认真的说道:

     “可这一次的事情,我不能就这么算了,绑架我的人是杜承,现在我想通过警方将这家伙抓了,那是不可能的,现在我求你一件事,替我报仇。”

     “恩?”

     沈浩感觉自己像是听错了一样,感觉梁秋霜这小妞忽然还真把自己不当外人,不过当他疑惑的盯着梁秋霜的眼睛是,也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

     那清澈偏冷的眼睛里,带着的都是坑求,一种恼火的无助,这种感情一下子宣泄在了眼眸里。

     沈浩也知道,这小妞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杜承此次绑架她,估计是彻底的把她给惹火了。

     “只要你帮我,那么往后……往后……”

     “往后怎么样?”沈浩嘿嘿一笑。

     “往后……你个混蛋。”

     梁秋霜明知这混蛋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可是还装成这样,简直就让她来气,不由的骂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