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第34章 莫非偷偷喜欢上我了?
    玉女歌手颜瞳演唱会顺利落幕!

     原本一些记者和狗仔队感觉可能有内幕能挖,但可惜了,并没有想象中的一幕发生,人家在演唱会结束后的一个小时候便离开了琉璃。

     直到颜瞳离开琉璃市,张狠算是彻底的了解了情况,面前站着六子和杜承。

     六子还好点,就是一张脸面目全非,从神色而言是显得比较气恼。

     至于杜承,对于他老爹的老大,战战兢兢的,像是孙子见到了爷爷一样。

     “都特么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张狠内心里气疯了,真特么感觉丢人,好歹也是他门下的狗,就被人打?这和打他张狠的脸有什么区别?

     “特么的……”六子破口大骂,一口气把今天受的那点窝囊气一口气给爆发了出来,听的张狠的脸上更难看。

     “老大,听这人的身手和我见识到的人差不多。”那个黑衣青年凑了过来,小心翼翼的说道:

     “虽然没见过人,但一个人的气质是没办法彻底的隐藏的,这个人喜欢用玩世不恭来伪装。”

     张狠暗中点了点头,烦躁的听着六子继续说话。

     “老大,你给我几十号人,老子……”

     “滚你妈的。”张狠忽然起身,一脚踩在了六子的脸上,呸的一口浓痰吐在脸上,喝道:

     “你特么算是个什么东西,以前窝囊,现在特么就是个废物,被人揍一次还嫌不够,带人被人家虐第二次?滚,他么赶紧的给老子滚,再让我见到,我特么立马灭了你全家。”

     六子被一脚踹到在地,原本还有些恼火,可是看着张狠发飙,胸中一口气憋着难受,感觉是又怕又难受,老大这是受了啥刺激了?

     “你呢?”张狠指了一下旁边的杜承,差点吓尿了。

     “我、我、我、我……”

     杜承有了六子前车之鉴,吓得说话一时都结巴了,要知道六子可是人家的正式手下啊,自己呢?屁都不是一个。

     “我个屁,快说。”

     杜承只好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那边的黑衣青年眉头一皱,道:“应该是同一个人。”

     “真特么混蛋,一出手这是和我过不去是不?”

     张狠这一次没揍杜承,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杜承老子可是人家张狠的铁杆手下,用处比六子大多了。

     “老七,你感觉这人什么来头?”

     张狠发狠归发狠,可脑袋绝对不是吃素的,明锐的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貌似这人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尚且不知,不过这人太可怕了,出手的话,我连一招都接不下。”

     张狠闻言点了点头,道:“那么就先别打草惊蛇,先探一探底再说,那个……杜承,明个带几个兄弟,去把梁秋霜那妞儿给办了,滚蛋。”

     杜承微微的一愣,随即内心之中狂喜,感觉终于能出一口恶气了,出了这包厢之后,他也是吐了一口浓痰,骂骂咧咧的,哼道:

     “梁秋霜你个臭女人,还有那个叫沈浩的,别以为有那个女人帮你,你就万事大吉,老子让你后悔来这世界一趟。”

     ……

     沈浩翻看着手里这张黑色的卡片,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想到了一些事情。

     其实这张卡片上面并没有什么吸引人注意的地方,说穿了就是一个电话号码而已,可这电话号码的主人是颜瞳。

     “这妮子,给我这个干吗呢?不会是真看的我帅,而偷偷喜欢上我了?”

     “哟,原来你躲在这里自恋呢?”

     苏娅这时候走了出来,对于沈浩和李雨灵一起去看演唱会而不带自己这事情,她是果断的很有意见,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

     “哼,有话快说,有屁……”

     “你说什么?”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吧,主动和我说话,是有何目的?”

     两个人已经冷战了好几天了,苏娅可是没有给过任何好脸色给沈浩,忽然这么亲热的贴上来,一看就有事。

     “哼。”被沈浩点破了内心的一些小九九,苏娅立刻换了一张脸,带着兴师问罪的口气说道:

     “你为什么非要敢雨灵走?”

     “咦,真是奇了怪了,我为什么非要留下她?”沈浩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道:

     “凭啥我要免费供她住,免费供她吃?”

     “你……你的伙食这几天还是我负责的,她没吃你的。”

     “那你也连她的房租也付了啊。”沈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苏娅当场被呛的没话可说,作为一个刚上班不久的小警察,一个月工资就那么点,除了房租后,剩余的那点钱刚够生活,连购物都够呛,还怎么帮李雨灵付房租?

     “那你说吧,怎么才能收留她。”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苏娅是彻底的拿这家伙没招了。

     “嘿嘿!”沈浩忽然上下打量她,尤其目光在那饱满的部位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吸了一口水,道:

     “办法不是没有,其实呢,我知道你木有钱,不防来点神马特殊服务来抵债……我很好说话的。”

     苏娅愣了一下,立马明白这混蛋指的什么,一下子气急败坏的喝道:

     “沈!浩!你可不可以再无耻点?”

     “可以啊。”沈浩郑重其事的说道:

     “不妨陪我睡了算了,那样也算是我的女人了,作为半个女主人,绝对有决定这房间里一切的权利。”

     苏娅愣在当场,半响没法反应过来,直到清醒过来之后,终于咆哮了出来,道:

     “臭流氓,沈浩,你给我出来,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连姐的便宜都敢占?”

     沈浩早就跑了,重重的关上了门,将房门反锁,躲在床上偷偷的笑呢。

     “苏娅姐,冷静点,那混蛋就是要激怒你呢,这房门这么破,你要是踢坏了,肯定要你陪。”外面传来了李雨灵的声音,显然是给拉住了……

     “我不会放过这个臭流氓,一定要把他抓起来。”外面传来了苏娅气急败坏的声音,道:

     “太过分了,简直岂有此理。”

     苏娅记起了刚才沈浩那火辣辣的目光,不断的在自己的胸口瞄,不由的脸就红了,怎么感觉那混蛋的目光那么具有侵略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