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3.第63章 委屈的妞!
    沈浩躲在卧室里心跳的那个快啊,都快从嘴里跳了出来。

     尼玛,那个形状,要是被捏上几下,估计会被爽死,恩,这妞儿不错,往后调教调教,前途无量呐。

     邪恶的想法刚落下,就听见了外面传来李雨灵特别委屈和倔强的声音,道:“不要,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就算死,我也不会……”

     “胡闹,你以为你这样躲着,就能躲过去吗?那是你爷爷安排的,李家的事情,你还说了不算。”

     “谁愿意,谁去,我不去。”李雨灵的声音特别的愤怒,也带着绝望。

     沈浩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现在看来她的家人是找来了,可是他也感觉差异的是,怎么会这么快?

     而且,这里可是自己的窝,一旦被暴露出来,那么会后患无穷。

     他没有第一时间出现,至少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外面的争吵声伴随着男人一句怒喝,啪的就是一巴掌,随即喝道:

     “给我把小姐带回去。”

     “你、你竟然打我?”

     李雨灵的声音显然有些难以置信,这时候的她不哭了,抬眼看着男人,道:

     “原来,我在你眼里,真的只是那样?妈妈死的早,你也忙,之前我理解你,可是现在看来,你们为了自己,真的不顾我的死活。”

     哀莫大于心死,这话说的很平静,平静的让人感觉渗得慌。

     “哼,我看是我太把你溺爱了,这才养成了我行我素的架势,难道那小陈配不上你么?哈佛大学毕业,一表人才,而且对你的心意你也明白,这几年在陈家的公司里表现出众,老一辈的人也开始肯定,一旦接手了生意,对你而言……”

     “够了,陈铭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他就是个道貌岸然的畜生,不,畜生不如,难道我不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么?呵呵……你们知道么,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一旦进入了陈家的大门,我将生不如死,难道女儿的幸福,在你们的眼里就是一只合约,为了那些利益吗?”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可惜貌似没有什么卵用。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你爷爷活着,就不容李家的后代不听话。”男人怒喝一声,道:

     “带走!”

     沈浩坐不住了,要是任事情继续发展下去,李雨灵就要被带走了。

     尼玛,这还了得?

     自己好不容易起了一点收留人家的心思,好不容易想好怎么调教呢,你们来就要带走人?开什么玩笑?

     当然,你们要带走人,也是人家李雨灵想跟着你们走才行,呵呵……想要在自己这里强行带走人,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沈浩推开了们,看向了那边。

     三个男人,清一色的西服,为首的一个从做工上面显得特别的考究,应该价值不菲。

     打扮的也是很到位,一看就是一个成功人士,眼神锐利,国字脸显得很刚毅,只是他此刻带着怒气,多少让人感觉给人的感觉有些奇怪。

     另外两个人不用说,比较年轻,可是身材魁梧高大,明显的站在后面一点,和这位保持着距离,显示出了身份的差距。

     此刻他们抓着李雨灵,就要往外拖。

     “咦,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沈浩站在那里,轻轻的瞥了他们一眼,道:

     “我这里虽然说不上什么高档的地方,可是也容不得别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而且还要硬生生的拖走一个人。”

     “恩?”那中年人有些不悦的看了沈浩一眼,眉头微微的一皱,道:

     “你是谁?”

     “呵呵……你这人还真有些可笑,冲进了我家里,问我是谁,你不感觉可笑吗?”

     沈浩狠狠的看了他一眼,道:“现在,你们要么出去,要么给我先把人放开,好好的说完,不然我立刻报警了。”

     中年男人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尤其看着女儿此刻的着装,有些不好的预感在心里升起。

     他们李家的家教破严,可以说对于女性,更是严格,李家的男人娶媳妇,必须是贞洁的女人,女儿也是一样,交给人家也是原装的,可是现在……

     “别那么看着我,至少,我没冲进你们家去闹事。”沈浩呵呵一笑,道:“看你们这样子,还需要我来做啊。”

     沈浩说着话的时候,缓步走了过去!

     那中年人冷哼一声,旁边一名保镖瞬间从他的身后跨了出来,就要阻挡!

     可是沈浩一个侧身,便将这名保镖给绕开,径自来到了李雨灵的身边,随手一挥,搭在了抓在她的另一名保镖手上,那人顿时感觉手腕一麻,整只手失去了力气,不由的便放开。

     沈浩扶住了李雨灵,柔声说道:“你看你,有些事情你应该早点给我说清楚,有的时候呢,人要对现实低头,可有的时候,要对现实做个对抗,别说为了自己的一生幸福,就是理想,也要拼上一拼,今天的事情,不要紧,还有我呢。”

     “你……”

     两名保镖都是一怔,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

     虽然刚才的事情看上去给人的感觉漫不经心,但是仔细一想,打心底升起了一股恐惧。

     倘若沈浩刚才出手要他们的命,恐怕此刻已经变成了死人,那诡异的步伐,随便的错了两步,就能把自己给骗了,而且那奇怪的手法,让自己短暂的失去了行动能力。

     看着自己带来的两个保镖神色变得冷峻,李雨灵的父亲李元山也是一阵皱眉,有些凶恶的看了沈浩一眼。

     对方在给他示威,他已经用行动告诉了你:我不想和你们起冲突,有什么话好好的说,可你们不听劝,那么我有能力把你们从这里丢出去。

     “虽然我承认你有些本事,可是还是配不上我的女儿,往后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李元山忽然开口道。

     李雨灵特别的委屈,尤其看着父亲那盛气凌人的样子,一副今天你行也的行,不行还的行的架势,一时之间让她内心里的记忆立刻变了味道,就像是一副本来美好的画面,被泼上了魔汁,顿时变得什么都不是。

     “呵呵,你这是可怜我么?”

     沈浩还真感觉奇怪,尼玛,现在打不过,竟然给自己抛橄榄枝,简直是可笑之极。

     “别不识抬举,至于你和我女儿发生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你明白,碰了我们李家的女儿,那将代表着什么?”

     李雨灵的身体不断的抽搐着,莫大的委屈让她久久不能平复,一时之间找不到发泄的方式,只能躲在沈浩那宽阔的胸怀里,无声的流着眼泪。

     此刻的她显得特别的倔强,这已经不是做女儿的不孝了,而是做父母的太过分了些,这一桩的婚姻只是为了利益,可那个陈铭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竟然对自己说,只要自己落在他手里,会让李雨灵被万人骑。

     只因那天晚上,他让自己一起出去喝酒被拒绝,只因没有按照他的方式去做。

     一个这样的男人,完全以自己为中心,怎么可能给自己带来幸福?

     李雨灵出身是含着金钥匙没错,可是母亲过世的早,老爹又找了一个女人回来。

     在那个家里,除却了物质享受,她很难从那个女人身上享受到爱,就算父亲偶尔回来,他总会和那个女人腻在一起,从来也不和自己多说什么的。

     以前也许有些恨,可是后来也明白了,那是喜欢,那是爱,父亲也有自己的生活。

     她理解了,可惜,现在事情演变成了这样。

     “沈浩……我不想回去。”

     绝望的李雨灵不知道该求助于谁,这一刻她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只想在沈浩的怀里安静的待着,就算天塌下来,她也能感觉的到,沈浩能替她扛起来。

     “你确定?”

     “恩!”李雨灵在沈浩的怀里蹭了蹭,道:“赶我……也不走。”

     这一刻,李雨灵的声音很温柔,可是却很认真的果断,像是做了某个重大的决定一样,没有了之前的压抑,也没有了迷茫,声音特别的清晰。

     沈浩呵呵一笑,道:“那好,这可是你决定的,没的后悔的。”

     “我不会后悔。”李雨灵的声音很果断。

     听着女儿和眼前这个男人的对话,李元山的怒气再也压抑不住了,道:“怎么,难道你要拒绝我的好意么?”

     沈浩甚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咧嘴一笑,道:“你们李家,貌似还算不上什么过分的家族吧?说穿了,就是有些小钱而已,在我眼里真的什么都不是。”

     “你……”

     “看在你是李雨灵父亲的面子上,今天我不想难为你,现在请离开,也别再来这里,别以为我这人没脾气,或者说,别给脸不要脸。”

     沈浩的声音带着一些冷意,道:“也别起什么招揽之心,对不起,你们李家那小庙,容不下我的。”

     “你是个什么东西,就算有些能力,也别恃才傲物,对我们老总这么说话,你特么活腻了?”

     李元山身后的那两名保镖顿时不满的叫了出来。

     是,刚才沈浩给他的压力很大,可是他们的身后是整个李家啊,财大气粗的李家弄死一个男人,还不是跟玩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