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8.第68章 上天派下来的天使!
    “不带这样玩的,你是爽了,可你也的考虑考虑我啊。”

     沈浩哭丧着一张脸,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毕竟这是玩火的事情,一个不小心最终会把人给点着,可是这女人是摆明了,就喜欢这点,要是发生了,可是人家是不会负责灭火的,咋办?自己撸?当沈浩是啥人呢。

     就算刘静茹外表放荡不羁,但骨子里并不是那种人,倘若真要那个啥,最起码她还过不了心里那关,当下有些犹豫的思考了片刻。

     “小鲜肉,我给你钱行不……”

     “噗嗤!”沈浩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我就知道你不要钱,可人家能给你神马吗,可是人家真喜欢那个感觉,你说那样,是你占便宜好嘛?但是人家真给不了你啥啊。”

     刘静茹的脸红的快滴出水来,撒娇的模样我见犹怜。

     沈浩一时之间差点就不顾一切的点头答应了,别的不说,最起码这幅模样,再摆出这幅样子来,看着的时候都是享受,更是一种赏心悦目啊。

     “可这不是讨价还价的事情啊,妹子,你可知道禽兽和禽兽不如的故事?”

     “恩?”刘静茹一阵疑惑。

     沈浩感觉郁闷,都老掉牙的笑话了,这妞竟然不知道?现在他都怀疑了,这妞儿摆出这副模样来,会把那些男人给整成什么样?

     “哎,那我就给你讲讲,曾经呢有一个吊丝约了一个极其漂亮的白富美,一起开了房,当夜睡下,妹子在中间拉了一条线,对着吊丝说,你要是敢越界,那就是禽兽。这吊丝呢,还真特么听话,当天夜里就憋了一夜,动都没动一下,第二天还以为人家白富美会看上他呢,说他是正人君子呢,可是妹子直接甩手就是一巴掌,破口大骂,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往后别让我见到你。”

     “啊,沈浩你……”

     “不和你开玩笑,我说这话也不是给你讲那种笑话,只是说说,哎,妞儿别怀疑自己的魅力,我和你遇到的那些男人一样一样的,要是真的能做到禽兽不如的地步,那我只能自宫去穿越去明代,说不上我能做个魏忠贤。”

     刘静茹目瞪口呆的听着,良久之后像是走了气的皮球一样,半响都没说话。

     “还有一点,我也不是不喜欢啊,只是……”

     沈浩那个头大,这得与失之间做个选择,类似于鱼与熊掌,尼玛怎么选?不过貌似,只能不选了,不然最后被烧死的还是自己。

     “唔,要不这样吧……往后呢,咱们这样,大不了我答应你可以摸摸,但只限于摸摸。”

     “啥?”

     “再不行的话……我可以、可以脱了的……”

     沈浩目瞪口呆。

     “不能再过分了,我很想在尝到那滋味,真的很好,仿似就像是孩童一样,什么都不想……”

     酡红之中像是喝醉了一样,刘静茹那张让人抓狂的脸上出现了让人向往的幻想,久久恢复不过来,最后叹了一口气。

     ……

     有些事情,刘静茹说不出来,而且藏在心里的最深处,就拿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一样。

     想当年和闺蜜梁秋霜是他人羡慕的校花,无数的男人对她们羡慕。

     而且梁秋霜有一个男朋友,他是那么的优秀,每一次出现总是带着微笑,像是风里面最为漂亮的花朵,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他是梁秋霜的男朋友,确成了她暗恋的对象,甚至有的时候有些嫉妒闺蜜,为什么两个人一样优秀,可为什么他喜欢的不是自己?

     可是事情发生的太过于忽然了,他那天晚上打电话给自己,说他有些不高兴,要让刘静茹出来陪他喝点酒。

     当时的她只是顾着高兴了,所以也没多想,就出了学校,可是当喝了一点酒之后,这男人爆发出了最为可恶的一面,就差那么一点弓虽女干了她。

     那时候,是梁秋霜赶到了,她回到了寝室,没有发现刘静茹,一问别的室友,说刘静茹化了妆出去了,以梁秋霜的智慧怎么能猜不到?

     当下知道坏了,不过还好,对于那个渣男的一些生活习惯她无比的清楚,所以还是找到了这个地方,把她从魔抓中救出来。

     那时候的刘静茹没有哭,只是心死了,也是这时候她知道,那是因为他要求梁秋霜和他那样,被人家给拒绝,所以注意打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心那时候死了,甚至在往后的日子里跟耿于怀,变得沉默寡言好久好久,直到一起打拼事业,她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静茹,我一直知道你喜欢他,可是我早就发现他不是个东西,所以我没有和他分手,你明白我的意思么?可我还是发现自己错了,最后还是害了你,你也许对此会怪我,但我实话说吧,可我不曾后悔,我的家庭情况你明白,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我愿意和你共同分享他一个,你懂吗?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姐妹,我永远不想失去。”

     听完这段话之后,刘静茹不平静了好久好久。

     是啊,她是用那种不纯洁的心态怀疑自己的姐妹了,自始至终不是梁秋霜变了,而是因为自己,差点酿成了大祸。

     从沈浩的身上爬起来,刘静茹忽然来到了办公桌旁,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相框,盯了好久,重重的哼了一声,道:

     “原来,我失去了这么久的青春,我不会放过你,忽然感觉到,原来我最大的心魔竟然是你?还好,上天给我派来了一位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