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第28章 神医手笔!
    梁秋霜感觉三观尽毁,这种感觉类似于一个乞丐拿着一本破旧的《乾坤大挪移》对着流着鼻涕的骚年说:

     “孩子,我看你骨骼清奇,这本书和你有缘,十块钱卖给你,往后拯救世界靠你了。”

     十块,又是十块!

     为什么骗子总是用十块来忽悠人,啊,不对,这混蛋是刚从自己手里拿走了两千大洋呢。

     反正这事情非常诡异,梁秋霜根本不相信,要是大力救心丸那么不值钱,自己还需要那么处心积虑的和穆家谈生意?

     搞得那价值五百万以上的东西,就是狗屁不是。

     三观毁了,还一时之间除了恼火之外,什么话还不能说,沈浩这混蛋连孔老二都搬出来了,还怎么说,难不成梁秋霜要说,我特么比孔老二还厉害?

     ……

     自打梁秋霜离开,穆天生摔了好几个青花瓷,估计有两百万。

     这家伙就像是一只被搞了屁股的狮子一样,不断的咆哮着,最后在秘书的身上起来,带着一脸的煞气,坐在办公室里,沙发上坐着一个带着坏笑的孩子。

     十八岁上下,嘴角裂开,手里叼着烟,脖子上挂着一个大大的耳机,身材很高,而且很瘦。最为明显的是,偶尔低头之下,能清晰的观察到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

     “小凯,这次任务顺利吗?”穆天生低沉着嗓子,问道。

     “唔……穆叔叔,你者身上透露的气息让人感觉很讨厌哦。”那小少年带着厌恶的气息道:

     “女人的,真该死。”

     “算了小凯,不要纠结这个,我这一次有事情让你帮我处理。”穆天生很认证的说道。

     “恩?呵呵……”

     穆天生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抽出一个牛皮纸袋,顺手丢在了桌上,狰狞着表情,道:“此次任务的目标在这里,我希望你能做的干净点。”

     小凯呵呵一笑,道:“恩,知道了!”

     小凯忽然换了一副表情,那张狰狞的伤疤承托着一张脸,像是恶鬼一样,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嘴角上扬,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来。

     ……

     回到公司之后,梁秋霜还是比较懊恼,想着怎么和穆家进一步交涉,弥补今天谈判带来的不快,尽快把那份药方拿到手。

     公司里现在的业绩有些下滑,这就是经营之中产生的一种膨胀,新的药物研发出过了蜜月期,其技术已经不是秘密。

     很多人都开始逐这一块的利了,想要摆脱这种现状,唯一能做的就是技术的更新,有新的产品面世,那样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大力救心丸是梁秋霜盯上好久的项目,现状秋霜制药公司有的是市场,差的就是产品。

     无意间瞥了一眼放在桌子上放着的那包药,和那有些潦草的药方,她无奈的生气切叹息。

     “这混蛋,就是想带着出去保护一下自己,没想到捅了这么大个篓子,就算当时怎么生气,也不至于当场发飙吧……”

     临出门之际,梁秋霜还是将那包药带上,犹豫了一番,让司机开着另一辆商务车送自己去医科大学,那里有一位公司聘请的专家,作为医药公司的常任理事,如今死马当作活马医,还是拿过去让老人看看吧。

     “小梁你来了。”

     温和川七十多岁的年纪,精神依旧很好,满头的银丝不显老,反而让他感觉很时髦,开门让梁秋霜进来之后,粗略的招待了一下,自己还在那边对照几种中药材。

     “温爷爷,这么晚了来打扰你,真是对不起。”

     “你这傻孩子,和我客气什么呢?你家老爷子活着的时候,亲如兄弟,如今他走了,把你托付给了我,我怎么能不用心呢……哎,不说这些了,人老了就是喜欢感慨,今天有什么困难找我?是不是拿到穆家的药方了?”

     梁秋霜摇了摇头,道:“穆家的那份我没拿到,那边……”

     一向冷若冰霜的女人,在这时候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女孩子一样,一脸的委屈。

     “呵呵……”温和川轻轻笑着摇头,怎么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不过人在商场,难免就会遇到这样类似的事情,可……避免不了,又没办法安慰,一笑置之而已,忽然闻到了什么,轻轻咦了一声,道:

     “这是什么?”

     “药,一个……一个朋友给我的。”梁秋霜气鼓鼓的说道。

     “哈哈……”温和川灰心的一笑,道:“什么朋友还这么让你生气,你给温爷爷说说,我替你教训他。”

     “哼!”梁秋霜白了这为老不尊的老人,顺手将药放在了桌子上。

     温和川一辈子和中草药打交道,可以说刚进门的时候就闻到了药的味道,只不过家里还有其他的药材,难免的没第一时间分辨出准确的药物来,看着梁秋霜将东西放下,疑惑的打开。

     看了好一会,轻轻的诧异了一声,道:“这些……从哪里来的?”

     “我就知道那混蛋骗我,什么大力救心丸,大力骗子丸我看是。”梁秋霜的脸黑了下来。

     “不不不,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力救心丸,而且是有钱也买不到的药,你这位朋友……”

     “温爷爷,你说什么?”梁秋霜愣了一下。

     “你看这些药,大部分生长在西北,其实在以前生活不好的时候,那边的人由于海拔的缘故,大部分人患有心脏病,当时有一个医生,为了解决这一毛病,弄了一个药方,其中大部分药……”温和川的眉头紧锁,满脸凝重的说道:

     “只是随着战乱,这药方丢了……那位神医也下落不明,有些神医的弟子在后来想把那份药方复原……可惜的是,那副药方特别的冲,而且药物的使用上颠覆了传统意义的药方,试验了几次,出现了问题,后来人们就,哎!”

     温和川研究一会,眼神之中越来越差异,对于药理研究了半辈子的人,很快就发现了里面的君臣,辅助,中和。

     果不其然,这幅药的君,乃是毒药。

     “来头这么大?”梁秋霜愣了一愣。

     “何止大,先些年里,有几位中医研究协会的人,都和这位神医脱不开干系,孩子你记住,古代华佗,孙思邈之类的人被称作神医,那是因为人家创新,近些年来也出了不少的天才中医,而那位西北大山里的高人,能和先贤比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