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第21章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沈浩带着奇怪的眼神,上上下下的在梁秋霜的身上扫来扫去!

     一看这架势,以及那火爆的身材,配合门外面静悄悄的,要是真的发生点什么,那可就……

     咕咚,沈浩大大的吞了一口口水,打破了有些凝重的气氛。

     梁秋霜欲言又止,轻轻咬着嘴唇,暗骂沈浩实在太混蛋了,怎么会让自己心乱如麻?

     平日里的自己绝对不是这样的,社会上打拼几年,怎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可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让她慌乱过。

     不知为什么,面对着那副坏坏的笑容,以及那明亮的眸子,像是一下子直穿心底,自己根本没有任何隐藏的暴露在他面前,这种感觉真的让她有些难以适应。

     “那个……我是想问问我身上的病,你……有没有想好怎么治?”

     她有些犹豫的说出了想要说的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到地下去。

     不过身体上的毛病已经很严重了,昨日抽了点时间在秘书的陪同下去了一趟医院,做了检查之后便惴惴不安,今天拿到了结果。

     比想象中还要严重点,主治医生建议梁秋霜动手术,将硬块拿掉。

     可对于一个爱美的女性而言,在身体上动刀子,留下永远无法根除的伤痕,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而今天见到了沈浩,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接受那让她难以启齿的治疗。

     “想什么?”沈浩愣了一下,随即很认真的说道: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看你的样子也明白了,那天的手法只是简单的按摩,虽然从某种意义上缓解了你的痛处,可治标不治本,如果想要根除你那病,必须要持之以恒,这不是一天两天,或者一个星期两个星期就能解决的。”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梁秋霜的病是很严重,可对于沈浩而言却很简单,作为一个能把人体穴位研究透彻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病因来,从根本出手,那不是手到擒来?

     看着那让人目瞪口呆的规模,要是不变个法儿连本带利的全部讨回来,那可真对不起自己。

     现在要做的,肯定是要表现出一副凝重的样子来,根不能流露出一点点的那个啥,不然这妮子一个拉不下脸来,不治了咋办?

     煮熟的鸭子飞了,那岂不是要亏死。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药物治疗?”梁秋霜试探性的说道。

     “药物治疗?”沈浩愣了一下,而后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

     “你胸口出现硬块,是因为自己束缚,压迫穴位早晨的,必须要配合气功,疏导被阻碍的血液,这样才能起到化瘀的目的,药物还是一样的,治标不治本的。”

     梁秋霜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张精致的脸蛋上表情不断的变换着,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不过想想自己那里……每天被一个男人给揉着,捏着,尤其之前那股让自己羞涩的感觉记忆犹新,甚至……自己很那个啥的都差点出声了。

     “嘿嘿,我说妞,你好歹也是个老总,做事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呢?”

     在梁秋霜犹豫不决的时候,沈浩不知不觉的已经贴了过来,当她发现的时候,沈浩已经拦住了她的腰。

     一时之间的惊恐无以复加,心脏的剧烈跳动让身体的部位异常的敏感,尤其这混蛋的手在腰际微微的移动一下,就能产生巨大的感觉来,让她感觉要崩溃了。

     “对,就要这样,这样更利于治疗。”

     沈浩的声音无比的严肃,手已经摸了过去,不断的在那36D上活动起来,道:

     “现在我先帮你做热身,往后就不能隔着衣服来了,那样的治疗根本没效果。”

     这个感觉,爽啊。

     尤其这妞儿现在一副娇艳欲滴,娇羞无比,紧张兮兮的样子,尼玛,要疯了。

     这时候的梁秋霜还能听进去什么,紧绷着神经系统,感受着一波接一波的感觉。

     沈浩也没有放水,运用真气从胸口的穴位进行按摩,那滋味对于梁秋霜而言要疯了。

     真气催动着血液循环加速,让那敏感的部位像是有千万的蚂蚁在钻,这位冰山一般的美女,一下子再也忍不住了。

     鼻子里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

     小秘书柳琪在外面的工作台上认真的工作,将资料整理在一起,方便梁秋霜开会的时候吩咐重点。

     本来她是要去添杯水的,可是刚起身,听见了老总办公室里传出来若有若无的声音。

     那声音似是有些痛苦,也很压抑,小丫头二十多岁,社会经验处于空白,学校里连个男朋友都没谈过的人,怎么能知道这些,还以为是老板病了,急冲冲的把杯子扔到了桌上,连办公室门都没敲,直接闯入。

     这也怪老张,出门的时候随手关门,只是力气用少了,门根本没关严实,不然里面发生了地震,外面也听不见。

     “啊!”

     推开了门,当时就傻眼了,柳琪目瞪口呆!

     她看到了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事情,一个可恶的男人,竟然从后面抱住老总,一只罪恶的手,不断的揉来揉去,而且那张可恶的脸上流露出特别满足的微笑来。

     这时候她傻在了当地,不知如何是好。

     也是柳琪这一声,把梁秋霜从那种状态中拉了回来,当看清楚门口站着的人后,急忙从沈浩的魔抓中挣脱,快速的整理衣衫,轻声的咳嗽一声,道:

     “小、小柳,有什么事情?”

     “啊,没、没什么。”

     柳琪结结巴巴的反应了过来,转身离开,迅速的关门,一张俏脸红的发涨。

     “你……”

     等柳琪离开,梁秋霜坐在了椅子上,轻咬着嘴唇狠狠的瞪着沈浩。

     “嘿,妞儿,治疗效果不错,你应该能感受到胸口没那么涨了。”

     沈浩心里乐开花了,这样的事情被下属撞破,是个人都尴尬,何况是梁秋霜呢。

     “哼!”

     “今天的治疗就此结束,明天继续。”沈浩很严肃的叮嘱道:

     “明天别穿那么厚和紧的内衣,都警告过你了,那样对你的病情会更不利。”

     沈浩感觉美中不足的是没有彻底正面的接触一下36d,尤其那该死的内衣,彻底的影响了手感,不过他也不灰心,来日方长,肯定能如愿以偿啊。

     今天心情大好。

     “明……天,还来?”梁秋霜愣了一下,眼睛睁的大大的。

     “那肯定的啊,不然今天所做的一切准备都白费了。”沈浩道:“你总不想让我天天那个啥,是吧?”

     话没说完,沈浩的目光在梁秋霜的身上扫来扫去,感觉啊,就是爽。

     当从梁秋霜的办公室里出来,路过秘书办公台哪里,柳琪显得有些慌张,就算没有一点的社会经验,可是撞破了老板那个啥,往后会不会被炒了鱿鱼?

     公司待遇好,老板虽然冷,可对人更好,这一切对一个刚出大学的妹子而言,显得来之不易,所以柳琪很珍惜。

     一直以来,她也听了一些朋友说,公司有什么潜规则,面对她的工作,那是特别的羡慕。

     不过当沈浩吹着口哨过来之后,她在慌张中看了这个“欺负”老板的家伙,其实也没什么出众的啊?

     “喂,小妞,要看帅哥你就明着看,偷偷摸摸的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