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第94章 悲剧的老头!
    王山这两天一直过的心惊胆战,之前见到的那个青年到底是什么人?这消息刚透露出去,外边便出了事情。

     杜承被抓,杜宇被控制了起来。

     虽然说这一切都是老板安排的剧本,可是这发生的太快,以至于让老板都有些手忙脚乱,今天黑着一张脸,想要连夜出院。

     要不是老板的家人再三强调,加上张哥也是在三表示不会有事之后,他已经离开了。

     十点,这时候医院已经安静了下来,就算是痛苦垂死挣扎的人,也都忍住了痛,毕竟他人也要休息。

     王山站在楼道口吸了一支烟,有些沉闷的心情稍微的好了点,不过还没丢掉的烟头一下子烫在裤子上,伴随着一声惨叫,道:“啊……!”

     “叫什么叫,都多大个人了,大半夜的还乱叫,这要是让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

     来人自然是沈浩,对着一脸发愣的王山恶狠狠的就是一个白眼,王山的手哆嗦了下,却不敢答话。

     “行了,别站着了,坐下说!”沈浩倒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很臭屁的坐在了台阶上,同时也示意让王山坐过来。

     “你……”王山努力的吞了一口口水,心中的确有些难以置信的后怕。

     这个年轻人太神秘了,他知道,杜承父子栽了,肯定和他脱不开干系。

     “哎,刚说你都老大不小一个人了,怎么着做事还那么不分轻重呢?”沈浩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道:

     “别害怕,我要是真要你的命,会和你坐下废话么?”

     看着沈浩那鄙夷的脸,王山心里就算有千百万个不自在,但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忘了问了,你家那老头叫啥来着?干什么的?”

     “张文斌,是房地产老板,张狠的左右手,负责处理一些白道生意。”王山回答道。

     “哦?”沈浩点了点头,道:“没想到来头还真不小。”

     沈浩的确猜测过那老头的来头,但也没有想到这简直就是张狠的财神爷啊。

     所谓的白道生意,无非就是能摆在明面上,而且是通过渠道洗黑钱的皮包生意而已,这忽悠下别人还行,可对于沈浩而言,根本就是小儿科。

     “当然,他是琉璃商会副主席。”

     “吓,还真吓到我了。”沈浩目瞪口呆。

     还真感觉小看了张狠了,竟然连琉璃的第二号商务人员都纳入旗下,可是真奇怪了,这家伙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竟然有了这么多钱还要捞钱。

     “叮……”

     脆耳的音乐忽然传来,王山低头拿出手机,脸色大变,对着沈浩说道:“我老板找我,我要回去了。”

     “别急,你先听听他要说什么,不然到时候让我出手的时候,连你一起给解决掉。”

     沈浩嘴角挂着一抹冰冷的笑容,看的王山一个趔趄,不过很聪明的没有再说什么。

     他知道这个青年没有和他开玩笑,毕竟要证明的东西,沈浩早就用行动明确的解释过了。

     接起了电话,王山愣了一愣,道:“老板,您这时候出院……是,我这就去准备。”

     挂了电话后,王山看着沈浩,还没说话,沈浩道:“最好别和他坐在一个车里,不然后果自负哦。”

     说完沈浩便离开了。

     沈浩对于黑色势力的构造自然是很清楚的,这里面必须要有人出来洗黑钱,有人来记这笔账,而张狠的所有黑账,看来都集中在这个叫张文斌的人手里。

     沈浩很快便做出了决定,只要张文斌出了问题,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张狠,估摸着警察那边已经把压力给的太大了,不然老头为何这时候要出院?

     沈浩第一时间绕开了围绕在车子旁边的人,随即潜伏进了车底快速熟练的做了一番动作之后爬了出来。

     他冷笑着看着面前的人,这张文斌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可是吃了上一次亏之后,估摸着这一次不会那么糊涂了吧?

     果不其然,坐在轮椅上还挂着瓶子的张文斌被一干人给推了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女人一下子从车上跑下来,铜锣一般的破嗓子喉的整个地下车库都开始震荡:

     “你们几个是干什么吃的,毛手毛脚的,都说了好多遍了……”

     这女人很会装,因为她来这里已经很久了,而现在这幅样子,就像是刚来而已,而沈浩刚才动过手脚的车,正是这辆,因为它最豪华嘛。

     “行了,是我要求出院的,这时候我必须要回去。”

     张文斌固然躺在病床上,可是神色很好,淡淡的瞪了女人一眼,道:“你也跟着一起回去吧,往后公司还要靠你来打理。”

     “好赖,你们给我小心些……放好,这边。”

     女人不断的指手画脚的,把张文斌放在了自己的车上。

     沈浩耻笑了一声,暗道一声:“果然,这老狐狸还真特么不是一般的狡猾,不过貌似这女人也有点小九九啊,嘿嘿……那就很不客气的一起利用了。”

     张文斌有必须出院的理由,张狠刚才来了电话,说公安已经开始追查他了。

     那要吃人的架势是把杜承父子恨死了,没想到这两个人果然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祸害,平日里欺软怕硬的,要办个事果然是天坑。

     现在倒好,就算是背个黑锅,特么的也背出问题了,这要是一些东西没断清楚,一旦追查到了自己的头上。

     张文斌知道,一个人要成功,那是要经过无数人的考验,可是要让一个人倒台,很容易,谁让他插足这一行呢。

     车队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在路上张文斌仔细的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处理,怎么样才能和杜宇把关系撇清。

     “嘎吱!”

     忽然,车子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张文斌倒是没怎么注意,可是女人却尖叫了起来,道:“爸,坏了,车子方向失灵了。”

     “啊?你说什么?”张文斌的脸立刻铁青了起来,怒声说道:“你这败家的玩意,这么好的车,也不会做定期保养么?”

     话音刚落,车子便狠狠撞在了旁边的马路牙子上面,发出了‘哐啷’巨响!

     要不是女人慌忙之中把车速给降下来,踩了刹车的话,估摸着车已经飞下这桥了,到那时候要是不死,那才叫个有鬼。

     滴滴的救护车声音在耳边响起,张文斌迷迷糊糊的又被逮到了医院里。

     当醒来之后,有些呆滞的看着天花板。这尼玛也未免太坑了些吧?好端端的,为什么车子又忽然出问题了呢?

     难道说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来人,给我查,往下查……”张文斌忽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也不顾脑袋上还打着绷带,怒吼道:

     “给我把幕后的人揪出来,一定要给我揪出来。”

     一干手下人慌了,一个个的履直了身体,大喊一声:是!就匆匆的走了出去。

     几个给老头护理的小护士感觉这老头一定是撞坏了脑子,都说了是出车祸,查个屁。

     不过还能说啥,人家是老总级别的,有钱,就怕人家惦记他那点小钱。

     哎,有钱人活的特么可真够累的。

     沈浩躲在医院那边的楼梯间里,也是无奈的叹气,这狗X的老头,特么命还真不是一般的硬,都两次了,就是没把他给嫩死,这也未免太不科学了些吧?

     当沈浩要离开的时候,王山颤抖着手走了过来,叼着一支烟怎么着都没点着。

     “慌什么?”沈浩拍了下他的肩膀,吓得这家伙跳了一下,沈浩切了一声,道:

     “稳着点,这才是个开始,好日子还在后头。”

     “你到底是什么人?”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张文斌出院又回到医院,明显是沈浩动的手脚,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这年轻人太可怕了。

     “别问我是谁,你也不希望知道我是谁,你记清楚了,你知道自己活着就行了,最好的是,你往后给我把老头监视好咯,有任何问题打这个电话,我会做出一定的动作,当然你也可以不用做,但是,你的事情迟早被查出来。”

     这正是王山担心的,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行了,我先回去了,至于这边的事情,我想你会处理好的,我也不希望你被那老头给干掉了。”沈浩咧嘴一笑,转身就走。

     这个王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是念在对他老母亲还算孝顺的份上,沈浩恐怕早就把他给灭口了。

     可是现在沈浩自然不会这么冲动,留着这个人,说不上还有大用。

     不过沈浩猜测接下来的事情,肯定会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