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第77章 有你需要的东西!
    沈浩不得不承认,张狠这一手的确很毒,毒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混黑道的人,一般最凶残莫过于杀人灭口,可是对于这种连你死都不放过的事情,可真是很少见,毕竟一起打江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吧。

     他也不怀疑王山在骗他,毕竟关于个龙比亚的事情,沈浩可是亲眼目睹过。

     甚至当初在那里,沈浩为了干掉两个目标,足足的待了好几个月,在哪里他见识到了什么叫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

     那个世界,是以黄赌毒为经济来源,可以说,只要男人有钱,就可以享受任何的事情,包括你把人给打死,也能用钱能摆平。

     甚至沈浩曾在哪里见到了几个三流的小明星,原本还有点傲气的女人,在哪里陪着笑,任由男人们上下其手,甚至身上带伤。

     不用猜,那是因为某些男人喜欢另类的事情,难免的会成了那样。当然,沈浩也发现过一些华夏女人,也知道她们是被买来的。

     对此,沈浩从不会出手干预,这社会那么多的不平事,以个人能力是没办法完美的解决的,除非是个龙比亚政府出面,从根本上把这些给抑制了,可是这可能么?每年这些东西可是给个龙比亚创造无数的财富的。

     沈浩没来由的叹了一口气,最后向着王山提供的一个地方走去,当然,这也只能通过手机的GPS定位去而已,他根本不知道海龙港在哪里。

     经过三个小时的路程,沈浩的眉头终于皱了起来,这是哪门子的港口,特么的就是一个废弃了的地方。

     一些设备还没来得及拆掉,那生了锈的起重机随着夜风在空中摇摆,发出“咯吱,咯吱”让人牙酸的声音,不是今晚上月亮好,这里现在恐怕是伸手不见五指,不过这里临近吴江,肯定是能走水路的。

     那边放着几个偌大的就集装箱,而且唯一亮着的地方是集装箱外面一个简陋的房子。

     两个大汉光着膀子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其上面还有几个空了的啤酒瓶,此刻背靠着靠椅,很悠闲的抽着烟。

     “嘿,还别说,今天这妞可真够味道。”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人,此刻懒洋洋的,一脸的满足。

     另外一个也是意犹未尽的砸吧着嘴,道:“要是这些妞儿不被运走,咱哥两可真是……”

     “得,本来以为被派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估计会被郁闷死,哪里知道这是夜夜笙歌啊,哈哈……”

     沈浩没有继续听下去,乘着两个人享受的机会,躲开了他们的视线,来到了集装箱那边,发现这两个集装箱都外面上了锁的,沈浩微微的皱眉,随即往前凑了凑。

     “我了勒个去。”

     就拉开了一条缝,可是沈浩刚凑过去就差点吐出来,这尼玛也未免太过于难闻了吧?

     酸臭之中带着骚味,还有一股说不清楚的味道。

     隐隐约约的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哭声,还有女人低沉的呻yin声,显然是很痛苦的。

     沈浩不能黑夜看清楚东西,可是通过声音他还是能分辨出物体来,猜测了一下还是心惊,这一个集装箱里,竟然有三十号人。

     尼玛,这就特么二十来个平米的地方,弄了这么多人,到了这时候睡哪里?难道要站着睡?

     固然知道这些女人很有可能不会被当成人来看,可是决不能成这样子。

     沈浩可是见识过走私黑人的,当年为了离开非洲,他也是上了那条船,在海上死了人后,直接扔进了大海,就算不被当人看,至少还是会给吃的,也会给水,也有个勉强容身睡觉的地方。

     “水、水、水……”里面传来很虚弱的声音,沈浩眉头最后还是一皱,远远的退了出去。

     这个世界很不公,可惜和他没关系,毕竟看不见也就当是没发生,但实实在在的放在眼前的时候,沈浩感觉自己内心之中就一股无明业火在流动,不停的开始侵蚀心智,让他产生了杀意。

     但他明白,这里是华夏,而且幕后还有一双眼睛很有可能盯着自己,一旦做出点事情来,总会有人拿出来说事的。

     他果断的离开,胸口憋着的一口气难以释放,最终像是发了疯一样的狂奔起来。

     没有目的,心口的那口气逼迫的他不断的低沉嘶吼着,像是一只发疯的狼一样。

     夜色下的山岗上,沈浩站在了上面,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威风,当睁开了眼睛面对着柔和的月光时,他不断的喘息着,让人感觉诡异的是,那双黑色深邃的眼睛里,竟然充满了杀意。

     沈浩逐渐的冷静了下来,后背顿时变得湿漉漉的。

     就在刚才,他差点就暴走了,差点就要不顾一切的要把这两个混蛋大卸八块。

     “我若让你两个死在监狱里,那么真对不起自己。”沈浩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剧烈的运动之后也显得特别的虚弱。

     刚才进入了一种天人交战的地步,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痛苦之中。

     就算是杀手,也不代表自己没人性,也许自认为在个龙比亚见识到的是很惨的事情,那里的人命不值钱。

     可是现在看来,他错了,在刚才的那两个集装箱里,他见识到了什么叫人神共愤,恐怕就算是他这样的煞神也会感觉到愤怒。

     沈浩没有敢轻举妄动,回到了家里之后到头就睡,他快速的调整自己的心态,不能让这些事情影响到心境,这是异常致命的东西。

     要是失去了理智,会被人牵着鼻子走。

     这张狠的确该死,无论怎么说,这些女孩子也算是同胞,竟然为了钱,将她们贩卖到世界各地,背井离乡,就为了钱么?

     苏娅一觉醒来,清晨的时候显得有些晕晕乎乎,嘴角撅得高高的,当看见沈浩的时候,重重的哼了一声,道:

     “臭流氓,昨晚是不是乘着我睡觉的时候做了什么?”

     其实她也不确定,毕竟太累了,都不知道这家伙的那双手具有什么样的魔力,竟然揉着揉着,把自己的瞌睡全部给揉了起来,一个不查之下卸下了所有的重担,这忽如其来的累,彻底的击垮了所有。

     不过还好,早晨起来的时候有些迷糊,好不容易恢复了思考能力,这才想到了昨晚的事情,急忙审查所有,衣服好好的跨在身上,多少的松了一口气。

     “哥是那种人吗?”沈浩不屑的瞪了她一眼,暗中吞了一口口水。

     暗骂这妮子也太不靠谱了些,你这大清早的衣服也不说换一件,经过昨晚上的揉捏,那衬衣已经走了样,根本裹不住你那爆炸性的胸部了,现在还开着两个扣子,难道你看不见,连黑色的内衣都冒出来了吗?

     深深的沟壑若隐若现的,那呼之欲出的白tu子在眼前随着她的身体不断的跳啊跳,简直就是极限的挑战男人的视觉感官。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两天是不是乘着我不在家,欺负雨灵了?我可是警告你,你在外面怎么着我不管,但是在这里,你就必须要尊重人家,不许做过分的事情……”

     “嘿,还真是奇了怪了,在我家里,我想做什么,还要给你们打个报告啊,赶紧的该干嘛干嘛去。”沈浩没好气的瞥了一眼,转身就走。

     咋办?这大清早的本来就有些男人不能说的秘密,再加上那若隐若现的诱惑,尼玛简直要人命了。

     看着离开的沈浩,苏娅微微的愣了一下,感觉这流氓今天早晨怪怪的,只是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当沈浩离开,李雨灵披头散发的从里面出来,这妞儿就显得比较迷糊,总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跟不用管现在身处何地,一件松散的睡衣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最为重要的是,你洗了内衣没别的换,你也不能这么不顾自己啊?好在沈浩已经走了,这要是还在,不亏死。

     “苏娅姐姐,你回来了?”李雨灵看见苏娅,心情特好,当下笑眯眯的贴了上来,懒住了她的手臂,道:

     “你是不知道,你这两天不在,家里发生了好多事……”

     李雨灵没有多少的心眼,基本上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苏娅一笑,道:“我看你也是该,谁让你明知他是个流氓,还要答应人家那些过分的要求呢。”

     不过苏娅内心微微的有些疑惑,这沈浩还算有点良心了,竟然在李家跑来要人的情况下,果断的站在了李雨灵的身边,维护她,这……难道说那家伙良心发现了?

     不,这绝不可能,狮子吃素,宁愿饿死也不会吃草的。除非……太阳大西边出来。

     苏娅认识到了,可能是那家伙看着李雨灵漂亮,然后,果断的是没安好心。

     就在她这边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在这时候响起,拿出来一看,确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本来是想挂掉的,但最终犹豫了下接了起来。

     “喂?”她有些不悦,那边的声音显然是经过仪器改变的,道:

     “吴江边上的仓库,有你需要的东西,带上你的人,去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