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第75章 身后有条大鱼!
    “啊,我还能干什么,妞儿,本帅哥好心帮你按摩按摩,让你放松放松。”沈浩有些不乐呵的说道。

     苏娅哼了一声,道:“把你的手给我拿开,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两天我不在,欺负雨灵不到,现在把注意放在我身上了?”

     “你扯淡。”沈浩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道:

     “给本帅哥老实点,这算是你还有点公德心的奖励,再说,本帅哥有你想的那么龌龊么?”

     “恩,比我想的更龌龊点。”苏娅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沈浩忽然感觉这妮子还是蛮可爱的,这么具有爱心呐,为了失踪的妹子们,没日没夜的,多少的还是让人佩服。

     那一双手是极具魔力的,手指极具节奏感的捏在一些穴位上,苏娅终于垂下了脑袋。

     太困了,终于忍不住了,那双美丽的双眸终于闭上了。

     沈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干嘛要把自己逼到这个份上呢?”

     随即他小心翼翼的把苏娅给抱了起来,推开了卧室的门,将其放在床上,帮忙给她盖上被子。

     还别说,这妮子两天没睡没洗,身上不但没有味道,还保持着一股香香的味道,身体也很轻,一米七多的一个妞儿,体重竟然达不到一百斤,哎,真是的……

     做完这一切,沈浩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打开了电脑,仔细的搜索着一些东西。

     只是奇怪的,那天晚上自己处理的事情不应该一点动静都没有,那个老者,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出了车祸竟然没有任何的消息?

     在杜承那里,沈浩听到了一些,貌似张狠在策划一件很大的事情,而负责人是杜承。

     为了不打草惊蛇,沈浩第一时间没有冲进去听闻,也没有找机会从杜承哪里问,当然,想要知道一个人的背景,自然有很多的方法,但这一次的事情就显得蹊跷了。

     能让自己受伤却没有任何的新闻报道,那么就证明他有绝对的能力,将所有的新闻媒体给压下去。

     沈浩做事向来不留尾巴,那天固然在车上动了一些手脚,但他自问不会被查出来,至少依照现在交通警察的水准,是没办法看的明白的。

     闭上了眼睛仔细的想了很久,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才能将此事做到这个份上呢?

     ……

     琉璃第二人民医院,三零六特护病房内,一个精瘦的人躺在病床上,旁边站着三个黑衣青年,为首的一个汇报着事情。

     “老板,此次的事情是一件意外,应该和杜宇没什么关系,但是事情太过于蹊跷,张哥还是让老板你稍微的小心点。”

     躺在床上的人点了点头,道:“我亮他杜宇也没那个胆量对我动手,是你们张哥多心了。不过,关于杜承你们怎么看?”

     那个青年愣了一下,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像个什么样子。”

     “老板,恕我直言,我感觉您将这事情交给杜承太不靠谱了些。”

     “何以见得?”这人微微的一笑,道。

     “前两年和那个龙比亚的人合作,向来是你来我往的很开心,对于我们送去的货物也很满意,这才加大了货物的输送量,但是此次您将这些交给杜承,很容易搞砸了,要是……要是被警方给盯上的话……”

     “呵呵,你的眼光很独到,但可惜的是见识还远远的不够,给你说实话吧,其实我们的事情早就被警察给盯上了,也是张哥考虑不周,把目标放在了琉璃,一个月之内为了筹够足够的货物,弄的动静大了些,上面的几个人已经盯上了,估计这些日子警察开始行动了才是。”

     “哦?”青年恍然大悟,道:“老板的意思是……”

     “你们张哥对于杜承这纨绔子弟很有意见,总是碰一些不该碰的东西,如今杜宇算是利用完了,该是舍弃的一颗棋子,但是就算是个废物,也有足够的利用空间,而杜承就是废物中的废物,要是让他来顶这个缸的话,岂不是更好?”

     “啊?”青年固然是猜到了,可是当老板将最终的目的给说出来之后,多少的还是打了个哆嗦。

     这也未免太狠了一些,跟了好几年,利用的地方被利用完了,那么就要舍弃掉,还不会让你觉得把你舍弃掉,连最后的一点都要榨取的干干净净。

     “你不要以为你张哥狠,其实这已经是仁慈了,毕竟是让杜宇父子赔了进去,至少他们家别的人没受到牵连,如果是我的话,必然会将他们一家人都从这个世界上抹杀掉,毕竟他们知道的太多了,杜宇太贪了,也知道的太多了。”

     青年受教了一般的点了点头,道:“那么……那个叫沈浩的人?”

     “沈浩?”那人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道:

     “之前我也感觉此人有些能耐,现在看来就是一个有些来头的二世祖一个,根本也无需过分的在意。他杜宇有那个能耐,就让他去做,但提前警告你一句,最好别搀和,倘若人家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那么把自己搭进去那就不划算了。”

     “是……”

     从病房里出来,青年愣愣的看着前方,一时半会的感觉事情太具有戏剧性了。

     一向牛逼的杜承父子完了,那是彻彻底底的完了,恐怕这辈子也不可能再有翻身的余地了。

     当警察找上他们的第一时间,那将是被清除的命运……畏罪自杀,这是多好的一个说辞。

     只不过他心中还是隐隐约约的担心着什么,感觉事情有些不对,甚至……放肆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盯着自己一样。

     虽然从交警那里了解到,这一次的车祸只是因为刹车故障而产生的,并不是人为造成的,可这一切太巧了一些。

     是,杜承父子二人根本是做不到,但并不代表说其他人也做不到,这一切可以说是一个巧合,可是这要是分开来看那就不是巧合,恐怕……这和那个叫沈浩的人脱不开干系。

     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他迟早会遇到这个叫沈浩的人,甚至……

     偌大的一层楼里显得很安静,这才晚上十点多的时间,对于外科而言不应该这么安静啊?要知道这里可是医院,那些痛苦的呻吟声一直响着才对。

     青年缓步走出了医院,在马路上点了一支烟,重重的吸了一口之后吐了出来,感受着肺部传来的火辣,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不知道在何时一直在颤抖着。

     他发现自己是怕了,彻彻底底的怕了。

     杜承杜宇两父子都落得了这么一个下场,那对于他们这些连小棋子都算不上的人而言,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结局?

     “大半晚上的干嘛还唉声叹气的呢?”

     忽然一个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里,惊得青年手一哆嗦,手里的烟头差点烫到了自己的手。

     不过他立马就镇定了下来,往前看去,那边的马路牙子旁边,却是坐着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青年。

     从侧面而言,这个青年长得还算帅气,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颊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嘴角微微的上扬,显得很自信,皮肤略黑,身高一米八左右,显得很修长。

     “你是谁?”

     “唔……你应该叫王山,对吧?”沈浩问道。

     “恩?是,我是王山,你是谁?”能一口爆出自己的名字,青年看来对方是知道自己的,那么……对方肯定是有备而来的。

     “沈浩!”沈浩淡淡的一笑,道:“你听过我没有?”

     ‘“沈……浩?”王山一愣,顿时紧张了起来,道:“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沈浩从马路牙子上跳了下来,站直了身体,伸了伸懒腰,道:

     “我说王山,你这人呐就是不诚实,你肯定是知道我的,不过呢,这也没关系,因为我今晚接了一单生意,有人出五百万要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