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4.第154章 躲猫猫之战!
    温树青的脸色并不好看,眼神寒冷,安保人员到嘴边的话最后深深的吞了下去,上下打量了一下沈浩后放行。

     “你怎么来了?”温树青显然有些心不在焉,此刻也不过是强自镇定罢了。

     沈浩左右环顾了一圈,道:“没想到阿凯会这么明目张胆。”

     温树青愣了一下,沈浩指了指不远处的草坪,道:“事发之前,温苑应该是在那边的,来人抓住了她,而温苑也发出了求救讯号。”

     温树青诧异的看着沈浩。

     沈浩不为所动,道:“安保人员的反应还是很快的,双方在那边的墙角发生了战斗,其中应该有两人……”

     “一死一伤”温树青补充道。

     沈浩咧嘴一笑,道:“你别用那么诧异的目光看着我,昨天来的时候我已经观察过这个小区了,虽然说围得像个铁桶,但很可惜,就算这安保还是有缺陷的,其中有四个死角,那边是离这边最近的,而地上有两摊血迹,一滩很大,应该是大动脉受了伤,若抢救不及时,恐怕只能是死亡的。”

     有没有能力,只需要一个解释,此刻的温树青对沈浩已经是刮目相看了。

     “沈先生,你今天……”

     “帮警察的忙,但我想您是不会把一些事情告诉警察的,可是对于温苑,你……”

     “想要绑架我的人是穆氏集团,穆天生,为的是生意上的一块地!”温树青闻言依然明白沈浩来此的目的,既然确定沈浩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当下也不用沈浩问,一口气把话说清楚。

     “穆天生……呵呵,看来你也和他取得了联系了。”

     “矢口否认。”温树青的脸色一冷,道:“一个生意人,这般显得有些过了,恐怕……”

     “这一次你还真冤枉了他,我想绑架温苑的人是和穆天生脱不开关系,但绝对不是穆天生可以指使的人。”

     沈浩的眼睛里精光闪闪,仔细的寻找着周边的一些蛛丝马迹,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来,看上去特别的阴森。

     沈浩摸了摸脑袋,嘿了一声,道:“有些麻烦呐。”

     侩子手阿凯,少年得志,享有盛名,那不是巧合,在这个行业里,没有多少的勇气可言,幸运女神,向来不会伸出她的小手。

     如今人质已经到手,不管是为了什么,那么想要把人完好无损的带出来,除非第一时间干掉对方,不留任何的喘息机会。

     可沈浩办不到,那家伙就是疯子,就算拼着自己受伤,也要把敌人击杀,上一次和沈浩对招,已然说明了问题。

     “沈先生……”温树青的脸色有些铁青,她能从沈浩的话语里听到一些消息。

     “我只能尽力而为,温市长……”

     “这已经足够了!”温树青打断了他的话,道:“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在此谢谢你。”

     温树青能理解沈浩,沈浩还是咧嘴笑了,这个女人如此大度,不愧是当市长的,可是关乎到女儿的生死,难免的有些心不在焉。

     沈浩不能把话说满,让人家信心十足,最后弄一团糟,那不是打自己脸么?

     离开了市政府大院,沈浩快速的调出了关于穆天生在市里的所有住宅,同时拿到了一份从市政府大院离开后的周边图。

     一切,沈浩很快便得出了想要的结果,他向着东边摸了过去。

     目的之至穆天生的呼听别院。可惜沈浩失望了,这家伙并没有藏匿在此,沈浩叹了一口气之后立刻重新找目标。这里是高档小别墅区,交通四通八达,而且到处都有摄像头,估计只要侩子手不是个傻子,就不会在此逗留。

     下一个目的地,是马上要竣工的一顿楼,沈浩刚刚通过公安部门得到消息,那边是穆天生的工程。

     已然到了中秋,可能要过长假,这地方显得比较冷清,为竣工的楼房处理在空气当中,感觉像是一个怪兽的大嘴。

     沈浩来到了门口,轻轻的咦了一声,保安室扑倒在桌子上的,从手里捏着的水杯而言已经不冒热气了,当下走了进去。

     还好,这看门的人还有生命特征,只是晕了过去,沈浩也立马坑定了下来,侩子手的确来到了这里。

     如此浅显的地方,那很明显了,他是故意的,故意要让人找到他。

     了解杀手的必然是杀手,侩子手阿凯确定了自己是杀手,而且从某个渠道肯定也得到了自己和温树青有关系,这才等自己自投罗网的,而温苑,就是一个诱饵。

     沈浩漫步走了进去,一点点的寻找着。

     在不远处的楼上站着一个高大瘦弱的身影,他仿似手里拿着望远镜,观察着这边,沈浩对着他笑了笑,轻声说道:“我来了,你想怎么滴?”

     他知道,阿凯肯定会看到他的唇语,随即人消失在楼顶,不一会推出了一个轮椅,上面明显是个小黄毛。

     真是日了狗,还真特么在这里。

     “喂,你特么有种把老娘从这里推下去。”上面的温苑大声喝道:“我妈是市长,小心让你吃不饱兜着走。”

     沈浩顿时额头见汗,这小姑娘还真特么有个性。

     不过人家亮出了人质,已经把情况说明了,这里是两个人的生死战场,要是不拿下彼此,那么温苑肯定完蛋。

     沈浩无奈的叹气,这家伙可真够狡猾的。

     阿凯的身影快速的往楼下坠落,吓得温苑发出了一声尖叫,这尼玛十几层的楼,掉下去不摔成肉泥才叫个有鬼。

     不过小姑娘显然是多虑了,人家阿凯要是没两把刷子,敢玩这么刺激的?

     单手抓住外防护钢管,一个荡漾,随即卸去大部分力道,再一次的下坠,如此反复,到了下面十层的时候不敢玩了,当下荡漾进了楼梯,很老实的走了下来。

     沈浩一动不动,静静的站着,等着呢!

     “嘿,你终于来了。”阿凯阴谋得逞的轻声一笑,带着嘲讽说道:“没想到,你竟然是政府的狗。”

     沈浩翻了翻白眼,道:“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嘛,人家只不过是为了讨口饭吃,怎么能说是政府的狗呢?最多啊,就是合作,合作懂么?”

     “真是可惜了,像你这种人肯定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至少是我这几年里见过的最厉害人,但……我要你的命,你逃不掉的。”

     阿凯咧嘴一笑,猩红的舌头舔着嘴唇,连眼神里都冒出了嗜血的光彩。

     沈浩感觉有些蛋疼,你特么小时候到底受过多么大的刺激?心里变态到了这个地步?

     小小年纪嗜杀成性,连自己一个大叔级别的人都感觉头皮发麻。

     说怕你,那还真谈不上,就是大家都是靠杀人生活的,你特么也不带这样吧?搞的自己像个变态一样。

     “我不管那么多,既然你能找来,那么就开始吧。”阿凯哼了一声,道:“这一次,不会有任何人打扰我们。”

     “有病!”

     沈浩冷哼了一声,声音变得有些冷,随即整个人发力,像是一道闪电一样冲了过去。

     阿凯也是冷哼了一声,顺手一挥,一把匕首已然出现在了手里,顺势就要往沈浩的脖子上抹,可惜沈浩没心思和他动手。

     在刀锋离他还有几厘米的时候,整个人低头,随即速度更快,像是李弦的箭一样,快到了一种极致。

     “呼!”沈浩接住了楼体的一个凸起,猛然间翻身而上,快速的往楼上跑去。

     和你打?你当沈浩真是白痴?开玩笑,就算把你给宰了,沈浩也可能会弄一身的伤,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沈浩怎么可能干?

     反正就是救人,只要把温苑给抓手里,他离开就是了。

     “混蛋!”

     侩子手阿凯意识到自己被耍了,自己憋足了一口气,想要和沈浩分个高下,哪里知道人家只是为了绕开自己而已?这是对自己的侮辱。

     “混蛋!”

     沈浩的身形很快,耻笑了一声,道:“老子很忙,哪里有时间陪你玩?”

     侩子手阿凯一击不中,并没有就此放手,也是折转了身体,快速的追了上来。

     两个人的身体都异常的灵活,在几十米的高空,借助着外脚手架不断的腾挪,一跳一跳的,看上去像是玩杂耍的。

     “砰!”

     很忽然的,沈浩放开了往上跳的接力点,人追了下来,狠狠的一脚踩在了阿凯的手臂上,两个人加上自然下坠的力量,差点把阿凯的手臂给踩折了,不由的一松手,整个人往下坠。

     “呼,你个傻比,当老子真是你追的?”沈浩吊在哪里,耻笑了一声,顺势往上继续爬。

     阿凯吃瘪,但还是快速的抓住了一根外脚手架,稳定了身形,怒声吼道:“老子一定宰了你。”

     “吵个屁,有种上来。”沈浩毫不示弱,道:“就你这德性?操蛋了,不就是有点能耐欺负一下普通人么?稍微的有点本事,你特么还敢欺负?德性。”

     阿凯被气的是心差点从嘴里跳出来,只怪自己当时失去了冷静,这才着了沈浩的道,随即立刻恢复了常态,冷哼了一声,猛烈的接力,往上跳。

     沈浩眉头微微的一皱,暗叹这阿凯特么就是个变态,这都不生气?看来今天要是真要救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