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8.第158章 没有好脸色!
    梁秋霜自打沈浩看见之后,一直臭臭着一张脸,上了飞机,拿掉了眼镜,沈浩才注意到,这妞儿竟然有一副大大的黑眼圈,尼玛。

     不过妞儿的装扮比较时髦了些,上衣也比较宽松,貌似是真怕把自己勒太紧了,真出意外,然后出现病状。

     这点沈浩早就打过预防针,看来妞儿终于重视了起来。

     这身装扮比较赏心悦目,一反平日里那种女强人的打扮,多了几份女人特有的魅力,不在让人感觉生人勿进。

     就连旁边那个胖女人都对着梁秋霜一番猛看,再看看自己凸起的肚子,还有价格不菲的貂绒大衣,感觉像是穿狗身上了。

     尼玛,衣服再贵,衣架子不行,就算是再时髦,也显得土气啊。

     “沈浩,可能你过去之后会受点气,稍微的忍耐着些。”梁秋霜忽然说道。

     “恩?”沈浩不解的看了她一眼,道:“有啥话你一次性说完,别吞吞吐吐的行不?”

     梁秋霜瞪了他一眼,最后还是被打败了,将情况还是说了一边。

     原来吴家明已经早早的去了燕京,在梁秋霜父母那里可是狠狠的诉了一番苦,把梁秋霜如何维护沈浩,如何欺负自己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边,那个小脸蛋上都挂满了委屈的泪水。

     兴师问罪的电话是昨天晚上打来的,梁秋霜的母亲就一副,你要是不赶快回来,老两口就要过来。

     好吧,梁秋霜以防有意外发生,这才匆匆忙忙的今晚就出发了。

     “又是这王八犊子。”沈浩听闻是吴家明,内心感觉有些郁闷,还真是阴魂不散呐。

     不过也没招,毕竟人家跟着老人时间长了,感情的偏向是无可厚非的,不过嫩死一个吴家明,对于沈浩而言,根本就没有一点的挑战啊。

     “哎……”梁秋霜也是无奈的叹气,道:“沈浩,对不起!”

     “嘿嘿,咱们都这样了,还有啥对不起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就过你父母这一关,放心,看我的。”

     梁秋霜闻言气节,这家伙……说个正事都这么不靠谱,都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心。

     要是知道她父母可是搞科研的,那是一丝不苟的人物,稍微的出现点马脚,就被两位老人立刻给抓个现行,再加上个吴家明,要是有好日子过,那才叫个有鬼。

     “行了,无论怎么说,我们……”

     梁秋霜本想说“夫妻”感觉不是,说一句冒充的男朋友,又感觉不妥,最后就没说出来,最后叹了一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反正她可是铁了心的是不会和吴家明有任何的关系,说好听点,人家野心勃勃,说难听点,伪君子一个,比沈浩而言,地上天上,都没办法比的。

     燕京九点半的时候天完全的黑了,椰风阵阵,感觉凉意袭人,梁秋霜这妹儿还是没把握住,刚下飞机就被一阵风给吹了个哆嗦。

     沈浩看着无奈啊,很不乐意的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了梁秋霜的身上,道:“别感冒了。”

     “你……”梁秋霜本来内心还有些其他的想法,被人家下意识的关怀,弄的心里暖暖的,到嘴边的话没说出来,点了点头。

     梁秋霜出了飞机场后,打了个电话,道:“我们到了,你们就别来接了。”

     说完直接开始找出租车,还别说,这里的司机绝对够黑,一开口一百八,这妞儿懒得降价,直接往里面钻,一句话:忒冷了些。

     “为什么不让你父母接?”

     “哼,来的肯定不是我父母,是吴家明。”梁秋霜的脸色不好看,道:“我的确不想见他。”

     沈浩能感觉得到,吴家明是把梁秋霜给惹毛了,这事情貌似有些不对啊,在公司里,梁秋霜还给人家面子呢,怎么这才几天的时间,态度来了个连面子都不给的地步了?

     聪明人,在这事情上,那是绝对不问为什么的。

     反正车子跑了一个多小时,快到十一点的时候才到了一个小区门口,梁秋霜付了钱,沈浩拖了行李,就往里面走。

     千呼万唤始出来,经过半个晚上的折腾,沈浩终于见到了“老丈人和丈母娘。”

     听闻两人都过了五十岁了,可是看外表大概就是个四十多岁的样子。

     梁秋霜的母亲外表和梁秋霜有八分的相似,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带着几分成熟高贵的气质。

     梁秋霜的老子个头很高,一米八多,比起沈浩都高出半个头来,穿着中山装,就是看上去特别的瘦。

     “你这鬼丫头,要来也提前打个电话,不是说明天早晨么?我还通知了家明……”

     “你还是少说两句吧,女儿不来,你打电话催,来了,你就抱怨。”

     老人家瞪了一眼老伴,看了一眼沈浩,不言而喻了,虽然老两口内定的女婿是吴家明,可现在人家梁秋霜已经把人给带来了,你现在提吴家明,这不是找不自在么?

     “爸妈,这是沈浩卖给你们的礼物,由于走的急,也不方便,就简单的备了一些。”

     说话的时候,梁秋霜从随身的行李里面拿出几样东西来,交给了两老。

     “哦,放在那里吧,你吃过了么?”梁秋霜的母亲问道。

     “没吃!”梁秋霜如实的回答。

     自始至终,他们聊天的时候,并没有多看沈浩一眼,还好梁秋霜在路上给他打过招呼了,不然沈浩以为遇到多年不见的死仇之人了。

     这两老人,不就是闺女么,难不成人家看不上吴家明,你们还要绑架让两人结婚?

     反正沈浩也懒得多说,保持着微笑,就当是个旁观者,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事一桩。

     两位老人准备了晚饭,沈浩和梁秋霜坐在一起吃饭,沈浩是真饿了,狼吞虎咽的不一会便把碗里的饭菜吃了个干净,看的两个老人一愣一愣的。

     “小伙子,慢点吃,锅里还有,不够再填。”

     “够了,刚好吃饱!”还是男人家稍微的大气点,沈浩实在,人家老人也是笑了笑,说道。沈浩不失利的回答了一句。

     而那边的梁秋霜内心咯噔了一声,暗道,恐怕要开始了。

     “嗯,小伙子一表人才,敢问你是那所大学毕业的呢?在大学的时候读的什么专业?”梁秋霜的父亲问道。

     沈浩温和的笑道:“对不起伯父,这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高中勉强读完,那时候家里穷,连吃饱肚子都有些费事。”

     “哦?高中都没读完,孩子,这恐怕……”梁秋霜的母亲顿时不乐呵了。

     “是啊,学历是硬伤,毕竟现在公司上班都要敲门砖嘛,像我这样的,只能去当保安咯。”沈浩依旧笑的很温和,不张扬,也不太过于卑谦。

     虽然看出来两个老人对此很有意见,可是沈浩直视而说,还真把两个老人给堵住了,半天你还不能说出个不字来。

     毕竟你们是有素养的人,就不行你们还敢做出那么轻浮的事情来。

     玩心理,沈浩连心理学毕业的梁秋霜都不怕,还在乎两个搞科研的老人?忒扯淡了。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可学历见识什么的,代表着一个人的修养,古代的人讲究门当户对,而现代人以为这是一种歧视,可说穿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如果学历不同,价值观自然也不同,一旦结合成为夫妻,久而久之很容易会发生分歧,婚姻难以长久,是很正常的。”

     老头这话可不是对沈浩一个人说的,而且还把矛头对准了梁秋霜。

     梁秋霜轻轻的哼了一声,沈浩却急忙抢着说道:“伯父说的是,这一点我也不否认,可是学识修养不见得非要在学校里学对吧?当然,我不会对我没学历而找借口,但见识……伯父,这不是我给自己脸上贴金,恐怕还是足够的!”

     “年纪轻轻的,你有什么见识?”梁母当场就不乐呵了,有些冷漠的瞪着沈浩,道:

     “你是见过劳斯柴尔德古贵族了,还是研究过华夏某个时期的文物了?”

     “妈,我知道你对沈浩有……”

     “伯母,你这可真小看我了,呵呵……咱华夏历史五千年,我就不乱吹了,至于罗斯柴尔德,他们还算不上古贵族吧?我记得没错的话,英伦历史最悠久的贵族,是亨利家族才是。”

     “你……”这还真把梁母给呛到了,本来她就说错了,被沈浩点破,是你没见识,还是说人家沈浩是傻子?

     “当然,那些社会高层人物,我也没有荣欣接触,但对于他们的历史还是知道一些的。”

     沈浩轻笑道:“所谓见识,无非不就是知道什么是君子,什么是之而后用对吧?”

     “好一个知而后用,不错,年轻人能知道这些,不错了。”

     “嘿,你个老头子,你这是和我唱对台戏是吧?”

     眼看老伴要被沈浩三言两语的给征服了,这还了得?梁母当时很不乐呵的瞪了一眼老伴,示意就此打住。

     吃了一顿饭,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期间明显你来我往的有所交锋,相当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