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1.第181章 当面耍横!
    “小子,我给你机会,别不识好歹,别以为我拿你没招,我见过你这样的人多了,要是……”

     年轻警察一脸的嚣张,看着沈浩嗤笑不已,恨不得把沈浩给煮了一样。

     沈浩很干脆,直接没搭理他。

     电话已经打了,何须急于一时呢,老头虽然说不咋靠谱,而且还在利用沈浩,可是有一点是肯定的,真怕沈浩不顾一切的反水,那样事情可真不好弄。

     沈浩的能力,别人清楚不清楚,可能还是个未知数,但林老太了解了,当年,可是耍着派出去的三大保镖满世界乱窜,愣是把人没给抓回来。

     而今天沈浩可能真恼火了,直接一句“老鬼”

     沈浩很王八蛋,但至少还是很给他面子,今天,直接没有任何的客气,那是要撕破脸皮的架势啊,林老还至少稍微的掂量。

     市里面的领导姗姗来迟,几个副市长,包括了市里面公安厅的一些干部,齐刷刷的停车到了门口。

     局长赵祚喜已经是候着了,满头是汗,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情。

     这大过节的,好不容易带孩子出去溜达一圈,忽然就一个电话下来了,而且人要过来。

     一个片区的公安局,怎么可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赵祚喜根本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只能等着,等人来了再说。

     不一会,公安厅的人来了,老厅长往那边一座,直接脸黑了,也不和他客套,道:“老赵,你到底做了啥事情,连省里的人都惊动了?”

     赵祚喜的脸一愣,随即黑着脸说道:“我啥事也没干啊,这不……”

     “行了,你也别解释了,上面可是说清楚了,你们这公安局弄的太过分了,要清扫一下,你做个准备吧。”

     赵祚喜脸色难看的异常,这话说的心里咯噔一声,这眼看就要退休了,本来接下来的五年可能去市厅混个闲职,一天看看报纸,喝喝茶什么的也就算了,可这算是唱哪出?

     退了和人家辞退,那是两码事情啊。

     “厅长,这话说的貌似我赵祚喜做的不是人了。”赵祚喜内心有些不安,可和厅长还是比较熟悉的,当下就有些不舒服的说道:“这几年我虽然没有多大的功劳,可苦劳还是有的吧?”

     “老赵,闲话少说,领导们都来了。”

     这话还没有说完呢,一大票的市里面高级领导就进来了,老赵傻眼了,这些人平日里想见一面都难,可万万没有想到啊,这一次一下子全来了。

     市委副书记,市长,还有主管公安的副书记。

     二把手和三把手脸色也难看,直接对上了赵祚喜,道:“省里面的几个领导还在往这边赶,你想要不出事,赶紧的把事情给我平息下去。”

     老赵有些慌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啊,怎么连省里的领导都来了?人家可是一个省会城市的二把手和三把手,能被称作领导的人,那绝对不是他赵祚喜能得罪起的。

     “可天地良心啊,我到底做什么了?”赵祚喜快哭了出来。

     “老赵,两位领导是在救你,我敢保证今天有人给你捅了篓子,你也别在这里给我们叫苦了,倒时候省里面的领导下来,恐怕真成了公事公办了。”

     赵祚喜一时之间是被弄的有些慌神,一听厅长这么说,急忙把人都找了起来,就问今天抓了什么人。

     年轻警察还在审讯沈浩,一副你就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要是招了,好说,不招,你也的招。

     沈浩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惹的年轻警察生气的厉害,举起了拳头刚要动手,一个文职女性警察就走了进来。

     “局长叫我们所有值班人员过去开会,貌似有急事。”

     “先等会,看我修理完这王八犊子了再说。”

     沈浩知道,自己的救兵来了,当下耻笑一声,道:“我给你个劝,你最还是去,等开完会来了再说,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现在少说一句话,等会还对你有好处的。”

     “哼,你是个什么东西?在我这里胡说八道。”

     “砰!”沈浩直接一脚将这警察给踹飞,脸色阴寒,道:“等会,老子让你下半辈子在床上度过。”

     “你……”这警察是万万没想到沈浩还真敢打,喝道:“你敢袭警?”

     “打的就是你这种披着执法人员的皮,做着狗都不如的东西,不服?来,继续!”沈浩不屑的哼了一声,眼神寒了起来。

     梁秋霜被人今天又欺负了,行!虽然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可凡事有个差不多,给脸不要脸,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底线,你当沈浩是泥捏的不成?

     “小王,你还在干吗?局长已经找你好一会了。”就在这时候,那文职警察急忙来催了。

     警察当下放弃了和沈浩继续理论,反正有的是时间,等开完会了,在收拾他不迟。

     万万没想到,当会一开,赵祚喜直接问,道:“你们今天出勤抓了什么人?”

     一听这话,几个出勤人员内心咯噔一下,难道抓了不该抓的人?副局长胖乎乎的打着哈哈,问道:“局长,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你们今天可是请来了一尊神,连省里的高层领导都惊动了,现在倒好,人就在路上,连厅长也说了,往后这个局,就等着清洗吧。”

     “什么?”副局长万万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顿时额头冷汗直冒。

     “你是不是真抓了人了?”

     副局长当时老实的交代了,道:“老赵,你可的救我啊,这事情……我也是被郝天罡父子给坑了。”

     “够了,郝天罡我不知道是谁,难道你们不知道郝仁是什么人么?就因为人家请你们吃了几顿饭?就因为人家帮你们扯皮条找了几个小姐?好得很,现在东窗事发了,你们做下的事情,自己去担。”

     赵祚喜喝完,甩袖而出,直接去了审讯室,见到了沈浩。

     这家伙还是四平八稳,神情自若,像个没事人一样,看老赵进来,当下嚷嚷道:“喂,你是个当官的吧?我要投诉你们的警察,竟然敢说我……”

     “兄弟,怎么称呼?”赵祚喜一看沈浩,上上下下的仔细观察,这个青年朴素的异常,不像是有来头的啊,可是这气度,让人感觉有些心里忐忑了。

     沈浩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不是领导走开,我找领导说话,我就不相信了,你们警察就可以只手遮天。”

     “兄弟,你这是受了什么委屈?完全可以给我说,我一定能给你个说法。”

     沈浩慢慢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手腕上的铐子也自然而然的打开,微微的笑道:“行,那好,你们的警察冤枉我,我想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狗屁的冤枉,你们************,故意伤害人,难道我们看错了?”那年轻警察伙同副局长进来了,当下对着沈浩冷喝道。

     “好,那么我今天就来个故意伤害人,我看你们谁敢拦我。”

     自己的救兵到了,沈浩本不想仗势欺人,可是现在看来错了,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要是不把事情给做绝了,估计都对不起自己。

     当下就冲了过去,直接舞动拳头就往这青年警察的脸上招呼。

     “你刚才不是很拽么?”沈浩耻笑一声,道:“骂人的时候不说给自己留点口德。”

     “狗X的你敢打我?你知道我爸是谁么?”警察被沈浩一拳给打懵了,道:“我爹是省里厅长……”

     “砰!”沈浩直接一脚揣着肚子上,哦了一声,道:“我以为是总理呢,不过也是闲的,我说话算数,让你下半辈子在床上度过。”

     “快……阻止他。”

     一看沈浩当场发飙,那副局长慌了,一张胖脸惨白,急急忙忙的指挥人来拦住沈浩。

     可是,沈浩已经处于癫狂状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三个冲上来的警察要拦住沈浩,却被几脚给踹开,一个人碰到了桌子上,当场就晕了过去。

     青年警察永远也忘不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他听到了自己骨头破裂的声音,清脆的厉害,而且,那是蚀骨的疼痛,以至于差点晕倒。

     沈浩像个没事人一样,道:“人我现在打完了,你们想抓我?行!这罪名我忍了,不就是故意伤害人么?我伤害给你们看,至于你们说的所谓************,我看你们等会给我怎么交代。”

     说完沈浩直接往外走,他要去找梁秋霜。

     经过今天发生的事情,梁秋霜的身体让沈浩很担心,毕竟那次品的春,药直接导致体内的分泌腺混乱,以至于负面情况一大堆,身体必须要经过合理的调理才行,而现在被警察给抓来,恐怕是要过了最佳时间了,所付出的代价会更大一点。

     沈浩要走,没人敢拦,就连那个胖副局长身体只是在颤抖,而且还下意识的给沈浩让路。

     刚才沈浩无意之间释放出的煞气,让他心里感觉恐惧,那不是刻意做作的,下手狠辣,精准,而且动手之时的平静,让人感觉他就是干这个的。

     赵祚喜也感觉事情要坏了,就像青年说的,人家老子可是大官啊,这么被人废掉,往后自己怎么交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