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9.第139章 内涵懂不懂!
    “噗嗤!”里面传来一声轻微的声音,便传来梁秋霜断断续续的声音,道:

     “沈浩,你个混蛋……刚才的事情你要是……要是,要是敢乱想,看我怎么收拾你。”

     梁秋霜羞的真有些慌乱,这一次不再是走光的问题,而是彻彻底底的走了个精光,虽然说也没什么的,可是现在怎么来面对沈浩?

     本来还没想好怎么面对着结婚证的问题呢,现在倒好,都快有夫妻之事了,这样下去,这混蛋是不是把自己给欺负死?

     这慌张当中,她是不顾一切的顺手丢出去了一个东西,可万万没有想到是她昨晚缓下来的内裤,这不是没时间洗么,还带着自己的味道。

     “放心……我一定不乱想。”沈浩彻底的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还不乱想?自己倒是想啊,可是怎么能忘掉眼前刚才的一幕呢?忒他么欺负人了。

     这一旦继续下去,自己不难受致死才叫个有鬼,而这妞儿固然是无疑玩火,可造成了火灾是事实啊。

     尼玛,沈浩憋屈的没地方哭去。

     这一折腾又是一个多小时,梁秋霜算是出来了,还好,一个小时也够沈浩能把火自己给灭掉,不过当看见梁秋霜的时候,尼玛就又来来火。

     操蛋的女人,你就能不能安分点?这一次不是浴巾了,而是睡裙,那低胸的玩意根本遮不住太多的东西,还特么是透明的,又是遮遮掩掩。

     难道你就不知道,越是这样,就特么越是让人难受?

     沈浩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不过还是强自忍耐着,让人坐下,道:“开始了。”

     沈浩的双手在发抖,那可是实质性的要接触啊,虽然那东西自己不是第一次碰了,也不是没感受过,可是呢,再一次的碰撞……

     沈浩还好些,只是全身颤抖了下,急忙稳住了身心。梁秋霜就没有那么强的定力,尤其之前所有的感觉……

     全身幽若被电击中了一样,顿时蟾酥了起来,那种感觉不是自己稍微的碰一下自己就能感受到的,那是截然不同,呼吸,瞬间变得凌乱,随即,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开始发生了点变化。

     沈浩可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

     韧性,特么太过了。

     沈浩还是稳定着自己的内心,调动体内的气功,按照一些静脉穴位,不断的刺激着梁秋霜。

     这妞儿这一次弄的太过了些,一旦病情复发,那么就越发的严重,要花好几倍的代价才能治疗。

     气功按摩,固然不似传说中那么神乎其技,让人实在的感受到流动,可是按摩之下,所刺激到的穴位都让梁秋霜感觉要抓狂。

     她已经极力的忍耐了,可是……

     “啊!”一声低沉的叫声从嗓子里传了出来,她的身体不由自己的剧烈颤抖,这一下让她的内心像是有千万只蚂蚁钻一样,那种感觉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还没完,要是以前,她可能不知道这具体代表着什么,但是经历了两次,那种味道,她再清楚不过了。

     身体上的力气,伴随着自己的激动,一点一滴的被抽走,此时此刻,已经到了一种让自己无法控制的地步。

     这一次的治疗,差点把沈浩身上的气功给抽干净,整个人差点虚脱,人摇摇欲坠的躺了下去,整个人满身是汗水。

     他也快疯了,这妞儿的叫声,声声透彻心扉,尼玛比起小片里的那些,那简直是天上地下的感觉。

     最让沈浩感觉抓狂的是,这妞儿活脱脱的在自己的身边,而且手还在人家那里放着呢,就是木头人,恐怕也有些不轨的想法吧?

     沈浩憋屈啊,这便宜没占到,搞得自己是难受了,这妞儿更加的过分,整个人亢奋的像个啥一样,自己一倒下去,人家顺势就倒了下来。

     现在好了,满胸怀被人家这么顶着,而且稍微的颤抖一下,就那么相互的感受一下,相互感受一下,梁秋霜更加的就颤抖一下,没完没了的。

     最可气的妞儿那压抑的声音,直接要了沈浩的老命,怎么说?

     梁秋霜尴尬的异常,可是倒在了沈浩的身上,尤其还能感受到点别的东西,羞涩当中却很享受,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干嘛要排斥?摆明了就是被欺负了,但能欺负回来?好,这就欺负回来,她自然能明白沈浩的感受。

     胸膛很宽阔,躺上去很温和,甚至很安全,妞儿也很享受。

     又是一个小时,沈浩恢复了点力气,可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样,脸蛋有些苍白,梁秋霜也慢慢的从沈浩的身上爬起来,可衣衫已经不成样子。

     魅力四射,洁白如玉的肌肤,红扑扑的脸蛋,冰冷的气质,还有含春的眼袋,微微一转之下的迷离,她显得很困惑,羞涩的住着床,附身看着沈浩。

     能看到的,那是巍峨的山峰,小嘴微微的开启,想要说点什么,可是话到嘴边,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妞,你可真学坏了。”沈浩翻了翻白眼,要是治疗完,他还有力气,估摸着一定犯错了,还好……

     “哼,沈浩,别占了便宜还卖乖。”

     梁秋霜闻言有些恼火,心里面羞的快死人了,这家伙还一副很吃亏的样子让她一下子就不爽了。

     两个人各怀心事,就这么坐着,梁秋霜春光外泄,可是忘记了收拾,沈浩是微微的喘气,平复着体内空虚的力气。

     “沈浩,我们结婚了。”梁秋霜忽然说道。

     沈浩愣了一下,摸了摸头,道:“妞,你不会玩真的吧?”

     “哼,沈浩!你当我梁秋霜是什么人?难道随随便便的就找个男人把自己给嫁了?”

     梁秋霜一听这话显得有些不乐呵了,寒着一张脸,道:“至于感情什么的,先不提,但有些事情你也稍微的注意一下,该怎么考虑,稍微的估计一下我。”

     沈浩头疼,这妞儿算是给自己告白么?可尼玛也未免太过于威武霸气了吧?

     貌似在扯证之前,你还说着往后是各行其是,互不干涉呢,怎么着这证还没有拿稳当呢,你就变卦了。

     “这个……”沈浩苦笑了一声,道:“先不说这个,咱们先吃饭,肚子饿了。”

     这一折腾,从早晨就折腾到了晚上八点,梁秋霜可以节食算是减肥,可是沈浩这么劳累,要是连肚子都填不饱,身体还能吃得消?

     梁秋霜虽然很不乐意,可是红着脸说道:“我不会做饭……”

     “啥?”沈浩有些傻眼,道:“你……”

     “难道不会做饭,就一定要被你嫌弃是不?”梁秋霜不乐呵的上来,气鼓鼓的盯着沈浩,道:

     “我也想做个贤妻良母,做饭做菜,可我哪里来的时间?”

     偌大的公司她能玩得转,她梁秋霜可不认为自己连那么几个锅碗瓢盆都玩不转。

     沈浩脸一黑,道:“绝对没有,还好,我会做饭。”

     沈浩疯狂的逃跑了,继续下去,随着体力的回复,看着妞儿发火,别有风情,一个忍不住肯定会犯错误,现在的确是肚子饿了,还是解决这个最主要的问题再说。

     还好,梁秋霜虽然不会做饭,但这里的东西一应俱全,就连食材就算是那些比较容易放的加工东西,可聊胜于无,沈浩开始简单的坐了一桌子。

     火腿炒西芹,凉拌黄瓜,西红柿炒蛋,紫菜蛋花汤,外加一锅米饭,沈浩做完后,梁秋霜不请自来,俏生生的坐在了哪里,直接端起了碗开始吃饭。

     尝了一口,倒是一愣。

     沈浩道:“不好吃?稍微的将就点,毕竟你这里的东西有限,我也只能做到这个份上。”

     “不,很好吃。”梁秋霜急忙摇头,道:“沈浩,你还会什么?”

     “恩?”沈浩一愣,道:“怎么着?”

     “当初我认识你的时候,你不是说自己长得帅之外,就没有什么优点了么?”梁秋霜瞪了他一眼,道:

     “不过现在看来,你的确藏的很深很深。”

     梁秋霜没有刻意的去挖过沈浩的本领,但从一些表现出来的东西所感受到了沈浩的能耐。

     能打,好吧,这算不上什么本领。

     还懂得中医,而且貌似还是高手,简单的那份药方,足够让人侧目,还有不动声色的将人心玩转在手里。

     这些不算,那么就这一手,这简单的食材所作出的美味,已经彻底的让这位美妞心里诧异了,暗道:“这可是居家好男人的必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