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7.第167章 不长眼的东西!
    吴家明被沈浩骂的有些憋气,脸色转了好几圈,最后哼了一声便离开。

     梁秋霜坐在旁边秀美微微的皱了一下,道:“沈浩,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梁秋津却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姐,不是我说你,平日里你做任何的决定都是很果断,可是在吴家明的事情上怎么就这么墨迹?现在你有了姐夫,就不应该三心二意的。”

     “鬼丫头你乱说什么呢?”梁秋霜很不满的瞪了妹妹一眼,她这么说沈浩,无非是不想彻底的和吴家明闹决裂。

     毕竟吴家明是爹妈的唯一学生,长年累月的感情,并不亚于一个儿子,沈浩于此这般,爹妈脸上也很难做人。

     沈浩却嘿嘿一笑,道:“没事,反正是他先惹我的。”

     “就是就是,我也看见了,大不了我去找大伯父他们说,我就不信了,他吴家明可以当着我们的面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梁秋津自打沈浩来之后,对于吴家明的恶感就越发的严重了,甚至当着梁秋霜的面就表达出来。这让梁秋霜也是微微的愣了一下,不过没问。

     喝了几杯茶,沈浩三人感觉无聊,加上太阳快要落山了,这气温骤降,开始有些寒冷,准备回去。

     刚去了停车场,人还没把车子开出来呢,门口就听到了争吵的声音。

     “我警告你们,要是敢胡来,我姐夫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梁秋津的声音很气恼,甚至带着怒意。

     “哟,你姐夫?嘿嘿……你姐姐虽然是名花有主了,那小姑娘你呢?你放心,跟了大哥我,往后一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沈浩车子听到了门口,这才看清楚,一个猥琐的大叔,有些醉醺醺的带着三个人,堵住了梁秋霜姐妹二人,一脸的淫笑,不怀好意的在两姐妹身上来来回回,像是恨不得立刻要拖走一样。

     身后的三人差不多也和他是一个德行,走路打着摆子,打着酒嗝,说话颠三倒四的,偶尔还要毛手毛脚的往梁秋霜的身上摸。

     梁秋霜本来身材太过于火爆了些,虽然此时气温比较低了,出门穿的衣服厚了,奈何这也并没啥用,只要是稍微的多看两眼,就能看出人家的完美程度来,梁秋津也不差,虽然比起姐姐而言,没那么惊艳,但胜在年轻,清纯气息过人。

     梁秋霜哼了一声,把伸来的咸猪手给打掉,冷漠的看了一眼猥琐大叔,淡淡的说道:

     “最好别对我动手动脚。”

     “哟呵,妹子真有个性,这样子……老子我喜欢。”猥琐大叔心里可真是突突的狂跳了。

     没招,梁秋霜的气质就放在哪里,本来就是御姐范儿,冷漠的气质很容易就能挑起人家的征服欲来,平时相处,都感觉冷气逼人,更别说人家刻意的生气了,那股气质就被表现的淋漓尽致,拿猥琐大叔这色中老鬼而言,一时之间还真痴了。

     于是,他发誓要把梁秋霜给弄到手,死都感觉值了。

     沈浩摇下了车窗,猥琐大叔看见了,喝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调戏小姑娘么……小心老子把你眼睛给挖出来。”

     沈浩倒是愣了,特么的,见过嚣张的,可真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光天化日之下,你妹的就这么大胆?

     “姐夫……这几个混蛋太可恶了。”梁秋津看到了沈浩,顿时感觉腰杆直了,对着四个流氓破口大骂,道:

     “放亮你们的狗眼,给本小姐看清楚了,这是我姐夫,你再看看你们,一个个长得特么都能出来把人吓死,以为翘个尾巴就是大尾巴狼?”

     “你姐夫?”感情找到了正主儿,猥琐大叔耻笑了一声,对着沈浩招了招手,道:

     “兄弟,下来说话。”

     沈浩心里冷哼了一声,不过还是很听话的从车上下来,猥琐大叔很熟套的和沈浩勾肩搭背,背对着梁秋霜姐妹,道:

     “兄弟,你这姐妹花姐妹不错,开个价吧!”

     “恩?”沈浩愣了一下,感情你把老子当拉皮条的了?

     “别装了,你看你这身装备,再看你开的车,摆明了那两美女你养活不了,兄弟我开个价,十五万,两妹子我带走。”

     “十五万?”沈浩一怔,你特么还真敢开口。

     “兄弟,别过分了,最多二十万,这已经极限了。”猥琐大叔一脸的通红激动,道:“你放心,这么极品的妹子让给我们,嘿嘿……往后别的不说,只要有我王达标在燕京一天,就一定让你活的好。”

     “真的假的?”沈浩心里乐呵了,你特么还真下血本啊,不过二十万就想从自己手里撬走梁秋霜姐妹?貌似……

     “当然是真的!”王达标拍着胸口保证,说的信誓旦旦,要是普通人,还真信了,可惜沈浩是普通人么?

     “走吧兄弟,这事情这里说起来不好,我们去停车场说。”沈浩说完,王达标嘿嘿的笑了,当时对着沈浩竖了一下大拇指,那意思是兄弟你识趣,也不多想,两个人肩并肩的往停车场里面走去。

     梁秋津不明所以的看着沈浩的背影,对着梁秋霜说道:“姐,姐夫搞什么鬼?”

     “小姑娘,算你姐夫识趣,你知道我们王哥是什么人么?”一个汉子很无耻的说道:“说一句话,就这篇地区,王哥跺一脚,地面也是抖三抖,街面上的警察,还是政府高官,哪一个听了王达标的名字不买账,那是活腻歪了。”

     梁秋霜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那小青年嘿嘿淫笑道:“妹子,认命了?这就对了……”

     话刚说完,停车场内传来霹雳乓啷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声,还有沈浩的破口大骂声,道:“你妹的,连老子的妞都敢打主意,我管你达标不达标,今日个让你看看马王爷长了几只眼……”

     “王哥?”那青年愣了一下,随即怒吼道:“哥几个,赶紧的下去,王哥被人打了。”

     还用说么?另外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急冲冲的向着地下停车场冲去,一边怒吼道:“今天不打死这混蛋,老子……”

     他们看到了王达标,这一次是真达标了,整个人像是烂泥一样卧倒在柱子旁边,身体不断的抽抽着,口吐白沫,两个脸颊被人打成了猪头,估计他爹妈就算来了,都认不出这是亲生的。

     沈浩站在王达标的身边,嘴角扯出了一抹的冷笑,道:“你兄弟来了。”

     “上,咱们嫩死这狗逼,敢打王哥?”其中一人怒喝一声,率先冲了过来。

     沈浩嘿嘿的一笑,连头都没回,感觉人跑进了,甩手就是一巴掌。

     “啪!”清脆的耳光响起,青年在原地转了两圈栽倒,另一个一拳捣了过来,沈浩微微的侧头给躲开,踢了一脚,那家伙便捂着下体在地上“哦哦”的叫着。

     这是人家沈浩手下留情了,不然一巴掌不把你一嘴牙齿给打下来,那叫有鬼,断子绝孙脚,必然是名符其实,以为跳跳就没事了?

     “行了,你三连自己都走不稳,还和我打架?”沈浩表情不变,带着微笑,道:“钱拿来,这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你……我王达标肯定不会放过你的。”王达标地上口齿不清的吼道。

     “噗嗤!”回答他的是一脚,直接踩在了脸上,后脑勺和柱子亲密的接触,要是力道稍微的在大那么一点点,非弄晕过去不可。

     “你特么……”

     “啪!”

     王达标还真嚣张惯了,都被人揍成这样了,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丝毫不松口,奈何今天真踢石板上了,骂一句,被沈浩给抽一顿,打的两眼冒金星,嘴唇干裂,最后终于乖乖闭嘴了,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卡,颤颤巍巍的交给了沈浩,道:

     “密码六个八”

     “就是嘛,做人要识相点,我比你软,你把我怎么着我没啥脾气,但问题你没我牛啊,那就得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

     沈浩收回了卡,然后转身就走。上面看着梁秋霜姐妹的汉子还等着哥三个上来呢,脑海里都计算好了怎么玩呢,可是奇怪的只有沈浩想个没事人一样,慢悠悠的上来了。

     就算是傻子,现在也明白,自己的三个兄弟已经栽了,这家伙很果断的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来,一把拉住梁秋津,刀尖抵住了她。

     声音恶狠狠的呸了一声,道:“小比崽子,你把王哥怎么了?”

     “恩?”沈浩眉头微微的一皱,刚才这家伙掏匕首的时候他看见了,以为是和自己拼命呢,哪里知道率先抓人质?这倒是有些始料不及。

     “快回答我。”这人怒吼道。

     沈浩无奈的叹气,梁秋霜却忙了,喝道:“放开我妹妹,我当你的人质。”

     “哼,你别急,你们谁都跑不掉,等我先收拾了这小比,在和你们两姐妹好好的玩,我一定会让你两人满意的。”

     说话的时候,嘴角扯出了冷笑,连眼神都变得冷漠了起来。

     沈浩的目光瞬间变得冷漠起来了,这四个人里,那三个人根本就是幌子,而最厉害的人,是这个家伙,明显是个练家子。

     练武的和不是练武的,那是长年累月坚持下来的韧性,一旦认真起来,气势和普通人都不一样。

     刚才沈浩还真的承认,是走眼了,不过……既然对方把目光看向了自己,那么沈浩还真想看看此人有几斤几两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