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3.第163章 上错床了!
    北方的天气有些反复无常,白天艳阳高照,穿着T恤就行,可是到了晚上,这风声就开始嘶吼了,呜呜咽咽,很是渗人!

     书房里,沈浩有些小失眠,好不容易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忽然,书房门毫无征兆的被打开,一个身影缓步走了过来,随即拉开了自己的被子,一下子就钻了进来。

     咦,梁秋霜?

     黑暗中沈浩也分的不是很清楚,但从整体上而言,还是和梁秋霜有几分相似的。

     不过……这妞儿大半夜的,若无其事的就往自己的床上钻?那是要……

     沈浩顿时心里乐开了花,尼玛,终于媳妇熬成婆了,今晚要生米煮成熟饭了。

     钻进自己怀里的人儿感觉到了热度,迷迷糊糊的就往沈浩的怀里钻,而且一双手毫无征兆的揽住了沈浩的脖子,幸福的就哼哼唧唧上了。

     不对……沈浩立刻意识到了差别,这胸口没有梁秋霜那么壮实,而且貌似人家一上来就睡着了,尤其鼻子里的香味,根本就不是梁秋霜。

     沈浩顿时吓了一跳……这不是自己的准小姨子,梁秋津么?

     软香入怀,尼玛就让人想入非非了,沈浩明知道怀里的人不是梁秋霜,想要推开,可是稍微的手一碰触,就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

     “我去!”

     沈浩的一颗小心肝差点从嘴里跳出来,这个弹性,绝对到了一种让人爱不释手的地步。

     “嗯,姐姐你就是坏!”梁秋津在沈浩的怀里喃喃自语了一声,扭扭捏捏的说道:

     “人家没你的大嘛,摸啥?”

     沈浩的嗓子顿时冒火了,这妞儿是爬错床了。

     估计今晚喝的不少,出门上了厕所,走错了门,就糊里糊涂的躺到了自己的怀里,现在人又睡糊涂了,还以为自己身边的人是梁秋霜呢。

     小妞儿很不安分,不断的在沈浩的怀里曾来曾去的,贪婪的吸收着从沈浩身上散发出的温度。

     最为重要的是,沈浩的双手还放在人家的胸口呢,本来是想蹭点油,可是现在便宜占得貌似有点大了啊?

     小妞儿可能是被异性给刺激到了,也许下意识的还认为旁边睡的是自己姐姐,呼吸变得有些粗重,扭捏着身子,轻轻的发出了鼻音,恩……哼。

     她的身体也随着这两声鼻音在轻微的颤抖着,整个人更是死死的保住了沈浩,想要把自己的身体完全的和沈浩重叠到一起。

     随即,一阵阵异样的感觉再她的身上产生,动情无比的伸出了小舌头,就在沈浩的胸口舔啊舔的……

     沈浩要抓狂了,这可是小姨子,尼玛都到了这个份上了?真要弄出点事情来?可天地良心啊,沈浩真没这个心,但是事到如今,沈浩要是不做点啥,还是个男人嘛?

     当时,沈浩立刻就有了反应,不安分的东西笔直了起来。

     小妞儿更是感受到了温度,身体前倾,最为可怕的是,哪里接触到了不该接触的位置。

     一时之间,梁秋津不受控制的声音在房间里响彻着,伴随着一些不老实却让男人发疯的声音,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回荡着。

     书香门第,结果却成了这样……沈浩可真觉得对不起满屋子的圣贤的书籍啊。

     奈何,明知道是犯罪,奈何,知道这样不好,可是这小妮子这么一叫,么的怎么就那么的诱人,一声声的透彻心扉,让人欲罢不能,以至于最后,沈浩只能天明了换内裤呗。

     ……

     清晨的阳光明媚,刚从东边出来还带着一股的寒气,外边温度不高,以至于连房间里都冷飕飕的。

     梁秋津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木愣愣的看着天花板。

     昨晚做了个让她很羞涩,却很舒服的梦,梦见自己的白马王子出现了,而且两情欢愉,最后呢,走上了哪一步,甚至她感受到了一个应该成为女人的舒服。

     强壮的身躯,帅气的脸庞……唔……“啊!”

     梁秋津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猛然间从床上爬了起来,带着惊恐看着沈浩,整个人的脸色铁青。

     “你、你、你你你……你对我干了什么?”

     梁秋津此刻慌了,虽然说已经长大成人,可是大伯父大伯母家教严谨,容不得不负责任的恋爱,就算二十岁了,还没谈过恋爱,更别说和男人躺在一张床上,还做那么荒唐的梦。

     如今,那边有个男人,不就是自己的姐夫……沈浩么?

     沈浩早就醒了,不过很尴尬,怎么说?自己是什么事情都没做,可问题是真该换内裤了,可天地良心啊,是你个妞儿太过于激动了些。

     “叫什么?”沈浩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道:“你大半晚上无缘无故的爬我床上,我还以为是你姐呢。”

     “姐姐姐夫,你……”

     梁秋津慌了,一听误会了,那要是真把自己怎么了,找谁哭去?当时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沈浩有些迷糊的看着她,道:“睡醒了?睡醒了就去洗漱,都到了这个点了,还赖床。”

     沈浩那个无奈,要换内裤呢,一个漂亮的妞儿站在前面,这怎么好意思?

     梁秋津快疯了,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她根本分不清是真是假,当时是很快乐,可现在呢?傻眼了……

     尤其看着沈浩那么无辜的表情,当时差点冲上去要和他拼命,不过理智告诉她,早点走,要是被家人给看到了,怎么办?

     要知道这里可是沈浩的房间啊,一旦被姐姐看到了,那岂不成了勾引姐夫了?

     偷偷摸摸的从房子里出来,一溜烟就钻进了自己的卧室,不过梁秋津一屁股坐在床上,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没了……就这么没了?呜呜……”

     想想憋屈的事情,妞儿再也忍不住,当时就哭了……

     哭了好久好久,直到听到姐姐再喊自己出去吃饭,小妞儿这才急忙忙的止住了眼泪,快速的穿上衣服,乘着梁秋霜不注意的空当,钻进了卫生间。

     这一洗又是二十多分钟,出来的时候饭菜都凉了,沈浩翻了翻白眼,道:“怎么这么磨蹭呢,吃饭都不积极。”

     “大伯父和大伯母呢?”

     梁秋津没搭理他,对梁秋霜道:“六点多的时候出去了,今天市里面召开什么会议,貌似要聘请他们当什么顾问。”

     “啊……”梁秋津又发出一声尖叫,把梁秋霜和沈浩都吓了一大跳。

     梁秋霜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道:“你这丫头怎么回事?大清早的一惊一乍的……”

     “没,没什么!”

     妞儿慌了,要是自己昨晚做的荒唐事被大伯父和大伯母知道了,不打断自己的腿?

     不过她看着沈浩的表情时,心里更来气,刚才自己可是检查了的,内裤上面可是有些东西的,这……怀孕了咋办?

     这一顿饭,吃的梁秋津是何等的别扭,好在梁秋霜并没有多想,只是狠狠的教训梁秋津,道:

     “让你没轻没重,喝那么多酒,这是家里人,要是外人的话,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沈浩的脸色微微的红了一下,出了事情咋办?妹的,这不已经出事了么?要是昨晚自己定力稍微的差那么一点点,早就把小姨子弄二房了。

     不过沈浩还怎么敢说?姐夫小姨子,这自古以来就是很有争议的话题啊,现在倒好,出问题了吧?

     不过梁秋津在担忧的时候,微微的安定了一下,还好这家伙没把昨晚的事情给说出来,不然她梁秋津往后怎么见人。

     一边嗯嗯啊啊的回答着姐姐的话,梁秋津一边猛烈的把饭,快的让人咂舌,吃完一碗之后,碗筷一丢,转身就跑了。

     “咦,这丫头今天怎么回事?”梁秋霜终于意识到自己妹妹有些反常,对沈浩问道:“你不是说你自己调的酒不会上头么?”

     沈浩有些恼火,这东西怎么解释?当下不满的说道:“我那知道,那是你妹妹,心情我可把控不了,不过据我猜测,可能是来亲戚了。”

     梁秋霜一时还有些不理解,可猛然间明白过来后,脸色红了,哼了一声,道:

     “你个禽兽,连这么不害臊的话都往出来说,那可是我妹妹……”

     “嘿嘿……话说,你这几天也应该进一步的做治疗了。”

     沈浩很不老实的目光往梁秋霜的胸口上盯,那具有侵略性的目光让梁秋霜有些受不了,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恶狠狠的说道:

     “在家里,你想都别想,我宁愿得癌症。”

     开什么玩笑,自己对于沈浩的抵抗力完全是零,明明说好了那是治疗,可问题是不由自主的就让她情感迷离,以至于总是弄出点不小的动静来,甚至每一次都有些把控不了,差那么一点点就和沈浩苟且了……

     她现在越来越恐慌和沈浩在一起了,以至于每一次的单独相处,总是往哪方面想,尤其提到这个话题上,梁秋霜慌了,自乱阵脚。

     “我去……妞儿,我这免费的挡箭牌,免费的公司保安,现在又是免费的医生,你就这个态度?”

     沈浩恶狠狠的翻着白眼,表情相当的不愉快。

     “你别占了便宜还卖乖。”梁秋霜心里狠的牙痒痒,要是能打的过这混蛋,肯定上去先揍一顿再说。

     太过分了,每一次都这样,你还幽怨的像个啥一样?到底是谁聊骚了谁?

     没招,梁秋霜已经是彻彻底底的怕了,她知道这辈子也别想嫁给别人了。

     对于沈浩,她已经彻彻底底的死心塌地了,也许只差一步,也许还要往前走一段再说。

     总而言之,截至目前,绝对不能再以身犯险,置自己于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