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0.第170章 差点露馅!
    老梁夫妇是饱学之士,虽然家教严,可并不是说不通情理,当时他们希望女儿和吴家明在一起虽然有一部分是出于私心,另一方面还是看着女儿年纪大了,还不结婚,多少有些发急而已,这心里有了个人选,猛然间又带回来了一个,多少的让两个老人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沈浩在两天时间里所表达出来的情况而言,梁瑞荣和王凤英也很满意,当然就是学问低了些。

     可沈浩手段多啊,放得下身价,下厨房,做客房的,都很体面,学问不多说,最起码见识很广,这依然够了。

     至于自己的学生,梁瑞荣老人也只能说一句抱歉了,毕竟这是女儿的选择,人家看不上你,那也只能说是自己的问题。

     ……

     沈浩一溜烟跑自己房间里,坐下来可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该死的鬼丫头,刚才脚趾头愣是往自己那地方戳,你还别说,丫头的脚趾头敏捷的很,竟然想一只手一样,果断的弄出了点小事情来。

     沈浩悲剧了,不过他还能忍得住,不过这人刚坐下,裤子顶的是老高,猛然间就倒吸了两口气。

     “咔嚓!”门忽然打开,梁秋霜俏生生的走了进来,脸色红润中带着一丝莫名的味道,沈浩一看之下,还真被吓到了。

     空穴不来风啊,刚才妞儿那眼神,貌似是把自己给看穿了,这要是……

     沈浩感觉要玩完,不过作为一个聪明人,那就必须要提前发难,不留下任何的机会给你。

     “啊,刚才的事情有些误会……”沈浩急忙给自己辩解。

     “误会?”梁秋霜眉头一皱,道:“有什么误会?”

     “这个……秋津那妞儿脚踩到我了啊。”

     “恩?”梁秋霜敏锐的感觉到,这里面果然有了点味道,这沈浩的脚被踩,按照这禽兽的为人处世,还不会欺负回来?

     当时梁秋霜脸寒了下来,心里升起的那点小羞涩顿时无影无踪,带着兴师问罪的口气喝道:“沈浩,你胆子还真不小,是不是欺负她了?”

     “没有的事情啊……”沈浩有些小慌张的急忙表示,道:“你感觉秋津那古灵精怪的个性,我能欺负的了她,姑奶奶,人家不欺负我就已经烧高香了,不就是踩了一下。”

     “真的只是踩了一下?”梁秋霜显得有些迷惑了,以前的沈浩可是占完便宜悠游自得,而且两个人貌似还不是真的夫妻。

     想到这个问题,梁秋霜没来由的心里一暗,虽然说有了本本,可是呢,心不在这里,怎么说呢?就凭所谓的关系,又能怎么样呢?

     这不想还好,一想就显得有些慌乱,说话的语气也带上了难掩的恼火,吓得沈浩一愣一愣的。

     “好了,反正最好也别打秋津的注意,这点我和你不开玩笑,至于我父母那边的事情我感觉要过关了,但先别大意,你也应该知道吴家明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沈浩****了,尼玛,说了半天感情你啥都不知道啊?只是捕风捉影的给自己打个防疫针?好吧,还好沈浩没多说,要是真给说出来,估计梁秋霜有杀了他的心的。

     后怕的拍了拍胸口,可下意识的感觉不对,道:“还好还好,我以为你父母要逼你了呢。”

     “哟,我说沈浩,平日里见你天不怕地不怕的,难道这事情让你那么害怕。”

     失落的心情猛然间有了回旋,沈浩越是在意这事情,那么对于梁秋霜而言,就越觉得他在乎自己。

     “怎么不害怕?”沈浩当时就顺着竹竿往上爬,道:“你想想啊,那可是我丈母娘丈人爹,你说我们关系不好,天天掐架,天天睡书房,他们能抱上外孙?”

     “抱上外孙?”梁秋霜一愣,瞬间搞了个大红脸,道:“沈浩你个臭不要脸的,你别太过分,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这里睡着,我们家也不缺那两间房,还有,你给我记好了,那是我爹妈,什么……丈母娘丈人爹之类的……”

     急切的表达完自己的想法,梁秋霜像是逃跑一样的冲出了房间,这也太羞人了,这沈浩真要是打动了自己的父母,那应该怎么办呢?

     结婚证已经踹在兜兜里呢,父母这一关已经过了,那么睡一起,那是名正言顺的事情,估计,老爹老妈也会逼自己往哪方面想的,怎么办?

     是抵死不从,还是半推半就?

     越想越是脸红,心情没来由的紧张,这一个不小心,直接和来人撞了个满怀,同时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老姐,你走路怎么不看着点!咦,你脸怎么这么红,你也不会是感冒了吧?赶紧的,给!温度计,到时候弄的一家子感冒了,看大伯母怎么收拾你。”

     小丫头一看老姐这情况,当时就心里哼了一声,拐个弯就是书房,也就是沈浩现在寄居的地方,老姐平日里心细如发,可现在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这摆明了就是有事,把所有的事情往中间一拿捏,立刻脑海里就形成了一个大概的图案。

     还真是急啊?你们就乘着这么点功夫,还要亲热亲热?这要是弄出点动静来,你让外面的人怎么说你们呢?还有沈浩,这刚说要对自己负责呢,你们就那个啥上了?太过分了,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和你问个为什么。

     “乱说啥呢。”梁秋霜脸越发的红了,道:“没感冒也注意点,别到时候……”

     “行了吧老姐,我发现你是越来越有大伯母的范儿了,这人还没老呢,嘴巴已经开始不饶人了……”

     “小丫头你欠揍是吧?”梁秋霜被气的冒烟,当时就要打梁秋津,一看这架势,梁秋津撒开脚丫子就跑,一边笑一边偷耶老姐,道:

     “老姐,大伯母前几天还提呢,让你早点生个孩子,称他们还年轻,帮帮你也好。”

     这话梁秋津就是故意的,一是为了恶心恶心你吴家明,二自然是试探一下老人的意思,要么让老姐绑好姐夫,要么自己早点动手,决不能这边不成让人跑了,到时候绝对没地方哭去。

     老梁夫妇坐在那边自然听到了,老两口相互对望一眼,他们读懂了彼此的意思,最后老梁是轻微的叹了一声,对着坐在那边的吴家明说道:

     “家明啊,秋霜对不起你!可是,哎,你年纪也大了,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了。”

     吴家明的脸上带着微笑,压抑着一肚子的滔天怒火,他感觉到了,自己老师是好好的耍了自己一手,道:

     “老师你多心了,男儿成家立业,这没有事业,怎么谈家庭呢?”

     梁瑞荣微微的蹙眉,但没再多说下去,毕竟他也是异常的了解自己的学生的。

     两姐妹稍微的闹了一会,最后坐一起去了,到了八点多的时候,老梁和沈浩终于坐到了一起,然后说了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问了一下沈浩现在家里的情况。

     “我家是农村的,差不多有二十年没回去了,自打出来之后,一味的赚钱。”

     说起这个,沈浩还能怎么着,自打进入这行业之后,为了不把祸水带家里去,可以说对外宣称自己是孤儿了。

     这不是他绝情,而是因为有些东西真输不起,稍微的有点点的意外,都会把父母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哦,那往后打算是在琉璃安家?”

     “恩,我在琉璃有一套房。”沈浩轻笑道:“除却给父母的外,这可能是我十多年唯一打拼出来的东西。”

     “很不错了!”梁瑞荣点了点头。

     沈浩年纪并不大,对于老梁而言,能在这个年级段,在二流城市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说明人还是没问题的。

     当然,自己女儿和自己的经济状况是不能用常人的角度来说的,就不提了,可男人就的有个男人的样子。

     “恩,房子有了,这过几年也就有车子了,刚才家明还说呢,成家立业,成家立业,什么叫家?有儿有女有老婆,那才叫个家。”

     沈浩的脑袋瞬间就大了,尼玛,这些应该是给梁秋霜说的,怎么对老子做思想工作呢?

     你们也不看看生了个怎么样的闺女,拒人于千里之外,沈浩可是老早的想那个啥了……

     ……

     沈浩的脑袋大了,你还真别说,老学究说起这家的理念,扯上点孝道啥的,能把人给说的头晕。

     列入,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纯属扯淡!可沈浩你就不敢站出来说人家说的不对,你就只能坐在那里乖乖的听着,低头哈腰的说“是!”

     楼上的房间内,王凤英也是把梁秋霜给叫进了卧室。

     母女两一个人坐在了床上,一个人坐在那边的电脑椅上,四目相对,最后王凤英开口了,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