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6.第176章 图谋不轨!
    梁秋霜这一次回到燕京,一自然是带沈浩过了父母这一关,至于第二点,当然是为公事而来,想要拓开市场,把业务往大做,想要在自己的家乡发展发展。

     可是一番拜访下来,根本就不顺利,几家医院都是常年和其他的制药公司签署了合同,当然,当梁秋霜报上了自己公司的时候,人家还是对秋霜制药给予了很高的肯定。

     然而,这并没有暖用。最后只能和人家客套的寒暄几句,离开了医院。

     燕京武警医院这里的负责人是高中时期的同学的老爹,年纪已经和自己老爹差不多了,说穿了也快到了退休的时候,可把持着如今的这个位置,无非就是想多捞点钱,随后照顾一下那个不怎么上进的同学。

     也没招,谁让你上学的时候是个二百五,平日里人家努力的学习,你就使劲的泡妞,打架斗殴,现在好了,大部分同学从大学里出来,就算是出去打工,也是技术工,如今你呢?成了高不就的程度,坐吃山空。

     梁秋霜记得那个同学叫郝仁,可惜,白白的糟蹋了这么个名字,好人你是没做成,都快三十岁的人了,一天到晚的混迹风月场合,差点还染上了D品。

     郝仁的父亲叫郝天罡,一听名字,就是很牛的人物啊。

     约了人家吃了个便饭,梁秋霜便表明了来意。

     对于这个快五十岁,头顶秃了的男人,还略带点猥琐的模样,撵着大肚子,梁秋霜多少有些讨厌。

     她依稀也记得郝仁的长相,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估计你要是说人家不是亲生的,梁秋霜都不相信。

     “郝叔叔,此次请你出来,我是想和你谈谈,我现在自己开着制药公司,想要进一步的把业务往大做下……不知!”

     一听人家梁秋霜是做医药的,而且自己还有一家公司,郝天罡的那豆大的眼睛顿时就冒精光了。

     “啊,没想到啊秋霜,这好几年不见,大姑娘不仅仅是人长大了,而且本事也不赖,哎!哪像你那同学,真是能把人给气死……”

     “郝叔叔你这是哪里话,郝仁虽然有些不上进,但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这假以时日,要是转性了,成就不见得比我低。”

     梁秋霜只是简单的客套两句,然而有个毛用,郝仁到现在还是过着昼伏夜出的生活,醉生梦死的,说穿了,根本不是不上进,而是彻彻底底的废了。

     “算了,不说那败家子了。”郝天罡呵呵轻笑道:“秋霜制药,恩!我也听说过,在琉璃算是数一数二的医药公司了,其规模,也是符合标准的,而且,生产出来的药品,在业界也是有口碑的。”

     梁秋霜闻言只是温婉的一笑,并没有搭腔,话说的这么好听,要让人家用自己的药,肯定是有条件的,难道你认为人家梁秋霜是****?

     “不过可惜了……哎!我们武警医院和药辞的合作已经多年,虽然说合同已经快到了,可是上头也没说要换的……”

     果不其然,人家还是开始了老油条的方式,这谈判的手段,无非就是这样虚虚实实的,给你希望,然后再让你失望,无非就是好处么?

     梁秋霜轻笑,道:“郝叔叔,有些事情其实无需你多说的,既然都是这一行混的,大家一来不能坏了规矩,二来,有些事情是心知肚明的,在不破坏市场规矩情况下,我也敢给您打个包票,大开方便之门。”

     这是空头支票,只要能拿到合同,在燕京打开市场,至于这个支票怎么写,那只不过是嘴上一说,私下里交易而已。

     “饿,哈哈,秋霜还真是做生意的高手,这点其实我一点都不怀疑,不过我有个私下里的话,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郝天罡微微的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让梁秋霜也是一怔,道:“郝叔叔你有话直说。”

     “不知道秋霜你结婚了没有?”

     梁秋霜一愣,没想到是问这个,当下笑了笑,道:“刚领了证。”

     “哦?”郝天罡的眼神之中微微的有些失望,不过眼睛忽然亮了起来,道:“不知你老公……是干什么工作的?”

     “是我公司的员工。”

     在这一点上,梁秋霜没有多隐瞒,毕竟沈浩也并不在乎这些,而且沈浩貌似对什么职位身份的太在意,就算是现在放在了市场开发部,都是被自己逼上去的。

     不过郝天罡为什么忽然提这个。

     “秋霜啊,虽然说你的私事我不应该多嘴,可是你也应该为自己的生意多考虑考虑,你现在要进驻燕京,可是……哎,我呢,虽然不是什么医院的一把手,但好歹在武警医院也混了好些年了,这出来出去的,朋友也不少,毕竟大家都混这一行的。”

     梁秋霜起初还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可是猛然间反应了过来,顿时有些恼火,暗骂这都是叔叔级别的了,特么还真不是个东西。

     “郝叔叔,您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郝天罡自然不会明着把意思给说出来,呵呵轻笑道:

     “只是说,我家郝仁虽然不怎么争气,但好歹和你也是同窗三年,这人品什么的你也清楚,就像你说的,只要转性了,肯定还是有些作为的,如果……咳咳,我只是说如果,如果你和郝仁成了好事,我这个做长辈的,自然……”

     “郝叔叔,你这话就过了。”

     梁秋霜的脸瞬间就寒了下来,在生意场上打拼了不是一年两年了,怎么样的事情没遇到过哦,怎么样的人又没遇到过?可是今天这郝天罡还真是个奇葩,为了……

     “叔叔,说难听点,我这里不是幼儿园,还没心思去教一个孩子怎么去为人处世。”

     “哟,你这小姑娘可真是的,我也只是好心说一下而已,至于成不成,那是你们的事情,这个,我可做不了主。”

     郝天罡的脸色有些得意,道:“都说了,我这些年还交了点朋友的,哎……想要在这医药上做文章,燕京我还是能说上话的。”

     梁秋霜顿时失去了和他继续交谈的欲望,道貌岸然的混蛋,过着藏污纳垢的事情,也难怪了,子不教父之过,郝仁就那副德行,做老子的能好到那里去,现在看来拿同学友情做文章,自己犯了多大的一个错误。

     起身就要走,郝天罡却冷哼了一声,道:“秋霜,你这是什么意思?虽然我们谈生意,可是私下里好歹我也是个长辈,你这说走就走,是不是太没礼貌了些?”

     梁秋霜不满的皱了皱眉头,道:“郝叔叔,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你最好别说,你是长辈没错,可认不认在我,对不起,我还约了别人,我就此告辞。”

     “你给我站住!”郝天罡被梁秋霜这一下子弄的有些下不来台,顿时怒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喝道:

     “我也是看在你是郝仁同学的份上,和你坐下来吃饭,给足了你面子了,你这是给脸不要脸是吧?行,你梁秋霜今天能踏出这个门,我就能让你秋霜制药公司永远进不了燕京这个门。”

     “这个,你说了不算。”梁秋霜耻笑了一声,转身就走。

     郝天罡是被气的全身发抖,拿出了电话打给了郝仁,破口大骂,道:“你个王八犊子,你老子被一个小娘皮给欺负了,你还不给我过来?”

     郝仁还在家里睡大觉呢,被老子这么一说,顿时就不爽的吼了起来,道:“谁特么这么大胆子?”

     人家郝仁可是混道上的,固然不是真黑社会,但小混混里面算是高级的,一听老子说是梁秋霜,郝仁倒是愣了一下。

     梁秋霜的大名他这辈子估计都忘不了,那高中出来的几个漂亮妹子,就数人家梁秋霜最耀眼,就算如今还能遇到几个同学,大家还是能提起来。

     人家是吊丝心中的女神,也是高不可攀的人物,如今一听梁秋霜对老子有所求,而且老子是为了促成自己的好事?这要是不抓紧时间做点啥?对得起自己?

     猛烈的忍住了自己要留下来的口水,道:“爸,你怎么着也要给我把人留下,我这就过来。”

     梁秋霜已经出了大厅,来到营业哪里开始付账了,郝天罡急冲冲跑了出来,怒声说道:“你给我先站住!”

     “恩?”梁秋霜微微的皱眉,道:“郝叔叔还有什么话要说?”

     “当然,生意,就是买卖,有什么不能放在桌面上谈的?”这郝天罡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可惜梁秋霜已经对他这边不抱任何希望了。

     人就是这样,一旦有所图谋,那么就不会那么容易的打消,

     就为了点钱,梁秋霜可以给你,毕竟买卖,买卖,不就是钱的事情么?大家都能发财,何乐而不为呢?

     可惜,你图谋的是人,那就不好意思了,就算你是什么人,也休想占到便宜。

     “对不起,就算郝叔叔你答应,我也不想再和你合作下去了,既然我们秋霜制药没办法走进燕京,这是一件比较遗憾的事情,可也代表我们公司的势力不够,等有朝一日我凭自己的能力进来,那时候郝叔叔请你高抬贵手就行了。”

     “嘿,你这女娃子就是给脸不要脸是吧?”郝天罡忽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胖脸上闪烁着狰狞,怒声说道:

     “这里是燕京,不是琉璃,你今天非得给我留下,等郝仁来了,咱们把事情给说清楚了再说。”

     “这位先生,请你不要这样……”那边的服务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人家梁秋霜的确长的漂亮的让这几个小妹子都感觉动心,但是就算你是图谋人家梁秋霜的美色,好歹做的稍微的好点,也不要弄成急色鬼一样行吧?

     还有,你也不看看尊荣,就你那副比狗都难看的样子,是个女人都看不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