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7.第107章 没牙的老虎!
    “坐在张文斌身边的女人是谁?”在路上,沈浩皱着眉头问了一声王山。

     王山一愣,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那是张老大的女人,具体我也不知道。”

     沈浩眉头皱的越发的深了一些,看了一眼窗外,仔细的思考着什么。那个女人能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而且这种漫不经心的隐藏手段,像极了一个自己听闻过的人。

     赏金猎人,毒蜂小泽玛利亚。

     这是一个可怕的女人,传闻中这个女人是某个组织培养的杀手,从小在荒岛上杀戮中活过来的人,导致性格大变,最后离开荒岛之后,第一个任务却是将这个组织连根拔起,彻彻底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抹杀掉。

     她痛恨杀手,于是开始猎杀杀手,而这个女人不仅仅通晓所有杀手的手段,还心计过人,被她算计过的人,都是心甘情愿的为她赴死。

     如果是这个女人,沈浩感觉要麻烦了。

     “她很麻烦么?”王山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这个还不清楚。”沈浩咧嘴一笑,眼神之中的光芒清澈见底,露出一抹白森森的牙齿来,看了一眼王山,让王山不自然的紧张了起来,还好,沈浩撇过了头,不然他肯定从这车里面跳下去。

     小桥流水俱乐部位于市中心,这一片地区有不夜城只说,最繁华的地段,到处错落着娱乐场所,灯红酒绿,这个点上显得更加的热闹。

     沈浩和王山来到了目的地,车子停下之后,沈浩道:“最好这几天低调点,不然张狠会杀了你的。”

     他敢保证,张文斌已经完蛋,至于那个女人,先不去考虑,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把快刀给揪出来,最好先干掉。

     将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几滴药水抹在了脸上,沈浩的脸,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了变化。

     原本棱角分明,还算白皙的脸,瞬间变得黑红,胖乎乎的,微微的一笑,给人的感觉傻傻的,王山愣愣的看着这一切,尼玛,也未免太神奇了些。

     刚走进小桥流水俱乐部,迎面而来的就是轰鸣的,极具快节奏的音乐声,以及闪烁的舞灯,还有疯狂扭动身躯的人们。

     场地最中央,有一个十五米见方的舞台,一个浓妆艳抹,黑丝短裙,穿着及其暴露的女人。这个女人身材很好,双腿纤细均匀,身材也是火爆,漏脐小衣服上面衣领大开,露出一双傲人的胸口来,那白花花的肉一闪一闪的,很诱人。

     长发散乱的披着,随着节拍舞动着,时不时会发出一点让人心血澎湃的声音来,惹的离她近一点的青年们发出低吼声来。

     沈浩看了一眼,嘴角嘿嘿的笑了一声,暗骂道:“妈的,还真是高端的娱乐会所,就这妞儿的身材,至少就能看得过去。”

     进门之前,沈浩已经从王山哪里了解过这里的一些基本情况,一楼属于大众区域,就是眼前这种,吧台,舞池,桌子,啤酒!

     二楼是一些包厢,属于稍微高档点的消费区域。至于三楼,那属于夜店的层次,有钱不说,还要稍微的有些身份,别的不说,就是那些酒水,估摸着一个人一年的收入也未必能喝几口。

     四楼之上,不对外开放,王山也很少进去,可沈浩听王山说,快刀根本就没有露面,这个消息来源于那个女人。

     沈浩毫不怀疑这消息是真的,快刀声名狼藉,在受伤的情况下,就算选择是藏在老巢,但也绝对不可能暴露在人面前。作为一个杀手,根本不会信任任何人,尤其这个人还是快刀。

     这是一个猜测,可是沈浩也敢肯定快刀就在这一栋楼里,躲在一个他人不怎么注意的角落里****着伤口呢。

     沈浩根据王山提供的一些情报,最后将目光放在了地下室的藏酒窖里,那是用来放一些高端酒的地方,可是真正的高端酒又有几个人能喝得起?而这个地方,也很少有人进去,对于快刀而言,肯定是最好的藏匿地点。

     沈浩是一个杀手,将心比心,不难从中推断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很快沈浩便钻进了地下室,到达了藏酒窖之中,当看了一眼堆在眼前的酒架之后,他的心里嘿的一声笑了,尼玛,果然是财大气粗啊,这里的玩意可都是世界各地各大酒庄的名产,甚至还有85的拉菲,以及陈年老酒。

     一闻味道,作为一个懂酒的人而言,沈浩一下子就分辨的出来。

     “出来吧,你应该知道,在我面前你根本藏不住的。”沈浩堵在门口,冷漠的笑了,他猜的没错,快刀就在这里。

     酒味里面,有一股不容忽视的血腥味,这股味道淡不可察,可惜沈浩的鼻子比狗鼻子还要灵敏。

     “天启,你这是找死。”一个冷漠的声音从后面的酒架旁传来,随即一个小个子从哪里走了出来。

     面色苍白如雪,甚至里面带着一抹的蜡黄,这是极度失血的表现。

     “啧啧,在你全胜之时都不是我的对手,就凭现在的你么?”沈浩慢慢的往前跨出几步,停了下来,全身戒备,这已经到达了彼此的攻击距离,现在只要一言不合,估计双方立刻动手。

     那将是惊天动地的一击。

     “哼,你别给自己脸上贴金。”

     沈浩把脑袋一偏,道:“脱了牙齿的老虎,再可怕也不过是徒具其表,来吧快刀,快点解决,我还有事情要忙。”

     “找死!”快刀咬牙切齿,眼神之中的光芒带着戾气,冰寒的能冻死人,一个箭步跨出,四指并拢形成刀状,快速的向着沈浩冲来。

     沈浩也动了,身体化成了一道闪电,快速的迎了上去,同样四指并拢,由下而上。

     高端杀手,一击必杀,一击不中,立刻远走!

     “砰!”

     两个人装在了一起,沈浩的身体爆退,站定身形之后,半跪在了地上,剧烈的喘息起来,暗骂道:“****的,还真够不要脸的,竟然又打哪里。”

     快刀依旧站在那里,可是一张脸上的煞气越发的明显,可此时整个人开始摇晃了起来,摇摇欲坠,他心脏的哪里,像是有一朵血色的花朵炸开,顿时染红了衣衫。

     他攻击的是沈浩受伤的部位,而沈浩,同样攻击的是原来的地方,只是,他心里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沈浩比他还要快。

     他打准了沈浩的时候,沈浩的手已经刺穿了伤口,指甲已经划开了他的心脏,而沈浩挨了他一下之后,借力猛然间爆退。

     沈浩是受了伤,但并不致命!而他,今晚即将是落幕。

     “如果你手里有刀,那么鹿死谁手将是五五之数,但可惜了,你把保命的东西给丢了。”沈浩嘴角泛出一丝血丝,猛烈的吸了几口气,将伤势给压了下去。

     暗骂自己装逼也装的太过分了,这一口血要是吐出来还好些,硬生生的压下去,估摸着好一会都换不过气来。

     快刀沙哑的声音传来,道:“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

     随即身体猛然间栽倒,砰的一声显得很是沉闷。

     “安心上路吧。”沈浩叹息一声,随即坐在原地,开始调息起来,足足半个小时,这才睁开了眼睛。

     战力肯定有所折扣,可是要对付张狠,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