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0.第110章 无耻的老头!
    张狠死了,第二天的新闻头条大肆的报道了此事,他的白道身份是XX公司的股东,和张文斌是一伙的。

     可问题是张文斌也死了,死于意外。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都在猜测是怎么回事,但大家都知道,张狠是干嘛的。

     扫黑风暴就此开始,毕竟张狠死了,那些所谓的保护伞也不敢明着去阻止,而且是接着这股东风,杀人灭口。

     当然,这一切和沈浩没任何的关系,可是有个人却坐在了自己的对面,是王山!

     这个一米八的大汉显得有些急促不安起来,不停的搓着手,紧张兮兮的像个小弟一样给沈浩端茶倒水的。

     “有啥事情说事情,别弄的像是我欺负你一样。”

     “沈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王山就差给沈浩跪下了。

     沈浩微微一笑,并没有答话,这家伙要是只是为了这个,恐怕是不会找自己的,再次之前,恐怕王山最不想见的人,就是沈浩。

     “张老大死了,虽然说作恶多端,自毙自,但……”

     “你想取而代之?”当初沈浩可是看出来了,这王山可是很有野心的,而且还挺会隐忍的,一直当着小弟,跟在张文斌的身边,那不仅仅可以让他远离一些是非,而且能深入的了解到最本质的黑幕交易。

     王山是没有想到,沈浩会这么直接。

     “可以!”沈浩猛然间站了起来,道:“不过这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最好别触了霉头。”

     说完沈浩转身就走了,王山站在那里,脸上忽然炸开了花儿。

     接手张狠的所有生意,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张狠死了,所有手下一盘散沙,有能力的自立为王,没能力的被有能力的吞并,而王山作为张文斌贴身的人,手里握着的东西,足够可以让整个张狠的势力动荡。

     沈浩走出了茶楼,电话就在这时候响起,一看号码现实是未知,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尼玛,不会又是什么推销避孕套的吧?

     “喂,老子很忙,挂电话了。”沈浩接起来,吼了一嗓子,就要挂电话。

     “你要是不想要你的钱,那就挂了吧。”

     里面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沈浩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身体都开始发抖了,过了好半响,这才赔上了虚假的笑容,一脸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林老,好久没听到您老的话,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沈浩,先收起你的嬉皮笑脸吧。”那声音显得有些疲惫,但很威严,道:“张狠死了,做的也很好,但……我现在严重质疑你的办事效率。”

     沈浩愣了一愣。

     “自打你接这个任务,到你完成,已经一个月有余,说说看,在你这几年里,可有这样的前例?”

     “这……”

     “哼,和秋霜制药的那几个丫头打的倒是满火热的,你是不是乐不思蜀了些?”林老的话很不客气,带着威严,道:“是不是没钱花才想起有这么一茬事情。”

     “林老,这那跟那啊,这不是那张狠太狡猾了么……”

     “狡猾么?”林老怒哼了一声,道:“行了,但怎么说,这任务算是完成了,我言而有信,你的所有账户这就解冻,但我对于此次事情也不满,最好还是给我把屁股擦净。”

     “啥意思?”沈浩道。

     “什么意思你不明白么?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张狠的背后还有多大的势力?”

     “我……”

     “小子,别和我讨价还价,不然我让你一分钱都拿不到,对了,自己小心些,别被人弄死在琉璃,到时候小妞找我算账。”

     不待沈浩做出什么回应,电话里面便传来一阵忙音,沈浩对着有些温热的太阳瞬间竖起了中指,重重的咒骂道:“日啊,狡猾的老头,你特么真是要把老子往死里的整。”

     刚才被人家兴师问罪,接二连三的轰炸弄的有些懵,可是冷静下来,立马想到,这是老头故意的,就是要把自己压榨的干干净净的节奏。

     什么狗屁速度慢,估摸着这老头一只眼一直盯着呢,要不是这张狠牵连的太大,怎么可能在事情解决的第二天就匆匆打来了电话?

     狗屁的不满意,恐怕是心理乐开了花了吧?

     打一棒子给一个枣儿,这本来就是老头经常玩的手段,可是现在沈浩貌似没得选择,自己真被套牢了,想要拔出来,显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不过还好,怎么说自己的血汗钱回来了,能拿到手的实惠那才是真的东西,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看着不远处的一朵云,沈浩的心里变得有些玩味。

     “恩,这琉璃看来还真有点小故事啊,哎!就是不知道往后会发生点什么。”

     ……

     张狠的死让杜宇在房间里哈哈大笑,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临死前的确拉上了张狠,感觉到了爽快之后,心里也悔恨不已,这沈浩,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棘手的事情,为何会在他手里这么容易?

     “呵呵……”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让人心颤的笑声,随即,一个妙龄女郎缓步走了进来。

     瓜子脸上洋溢着异常魅惑的笑容,那双大大的眼睛里透露出了让人迷惑的媚态,腰肢轻微的扭动,给人风情万种的感觉。

     杜宇看到了这个女人,嘴角挂上了一抹淫邪的笑容,他自然认得这个女人,是张狠的女人,虽然张狠的女人不计其数,但张狠显然是特别的喜欢这个女人,从来是有求必应,而且一直插手门内的一些事情,最为重要的是,张狠私下里说,这女人的活很好。

     他有个想法,那就是张狠玩了他,那他就要玩了张狠的女人。

     其实,他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杜大哥,你这是乐什么呢?”女人一进门,轻车熟路的坐在了杜宇的身边,一只手就绑在了杜宇的脖子上,那丰满的胸部,摩擦着手臂,让杜宇就是一阵心猿意马。

     “小妞儿,嘿嘿,我这是乐你能来这里,张狠玩了,想好往后怎么生活了?”

     “哟,这不是人家没活路了,才来找杜大哥的嘛。”

     妙龄女郎一只洁白的大腿搭在了杜宇的腿上,一只手玩弄着发梢,不断的在杜宇的鼻子尖上滑来滑去的,弄的杜宇心里痒痒的。

     恨不得,立刻马上就那个啥,可是他毕竟是过来人,知道啥叫个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不过杜宇可是个明白人,这女人绝对是个聪明人,不然怎么可能在张狠死后不足二十四小时就跑来了。

     “哈哈……”一说到这个,杜宇心里就乐了,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张狠,哼!我父子二人把命卖给了他,最后却成了背黑锅的命,他千不该,万不该,得罪了沈浩这个煞神,活该他倒霉。”

     一想到这事情,他的怨气就能消散一大半。

     “沈浩?”女人愣了一下。

     “对,一个到现在我也查不出底细的人。”杜宇邪笑道:“妞,既然你来了,那就陪老子好好的乐呵乐呵,也让我尝尝张狠那畜生到底如何迷恋你。”

     “别那么急嘛,人家倒是很好奇这个沈浩,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呢?”女人不着痕迹的把杜宇给推到了一边,眉头露出了一抹的魅惑,手指也是在杜宇的身上打着圈圈。

     杜宇被挑逗的是满身的火,可是被人家半推半就的,这心里特别的痒。一时之间火气火燎的就把自己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一边。

     杜宇也很沈浩,可是奈何不了人家,这一腔的怒火伴随着嘶吼也就咆哮了出来,至于说到最后昨晚的事情,杜宇的脸上带上了恶狠狠的笑容。

     “哦,原来是这样啊。”妙龄女郎微微的笑着,迷离的眼神看着杜宇,那丁香舌在嘴唇上打转,惹得杜宇一下子扑了过去。

     只是,他的表情变得有些错愕,连呼吸都停止了,就这样僵直的挺着身体。

     “都让你别急嘛,现在倒好,自己把自己给弄死了。”妙龄女郎缓缓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缓慢的整理着紧身的衣服,将一头的秀发给挽住,看了一眼左手手指上一颗精致的戒指。

     “沈浩……秋霜制药,呵呵……你可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劲才走到今天,你……必须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摇动着柔和的腰肢,回头见有无限的风情,白花花的大腿夕阳下射出让人心颤的光彩,后面的杜宇盯着,只是眼神之中没有任何的生气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