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6.第386章 ,破碎的心
    外边难得有阳光不吹风,可是警卫感觉冷飕飕的,上位者说话,自然没他一个警卫插言的余地,可是他心中有所计较,对于他这个普通人而言,感觉这个代价太大了。

     “怎么,有什么话就说出来,躲在后面偷偷摸摸的,没什么意思。”林将军的声音冷飕飕的,让警卫没来由的感觉一阵难受。

     能成为大人物身边的人,他这个警卫可是小心翼翼的,又不是没听说过一些事情,要是敢多话,不仅仅会被人家赶出去,甚至往后连小日子都不保,说不好,连命都要丢掉,毕竟人家所有的勾当,你都清楚。

     不过此次的事情还是的说说。

     “将军,您这般许诺好处,恐怕……”

     “恐怕对我没好处是么?”将军的脸色有些阴沉,可是带上了一抹玩味的微笑,道:“你想多了,那些东西算不的什么。”

     “你知道那个沈浩是干什么的,一个杀手能在琉璃做的风生水起,而且没人追究他的底细,就连国安局的人都要求他帮忙,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你是说……”

     “知道就好,何必要说出来。”林将军轻微的哼了一声,道:“我所给他的,其实说穿了人家想要,肯定能拿得到,我能给的这么理直气壮,无非就是给他身后的人个脸,让他也感觉到我的诚意。”

     身处高位,所谓高处不胜寒,作为一个十足的人物,怎么不懂变通。

     一个危险的人物,必然活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你的一点一点恐怕早就有人上报,今天的谈话他敢保证,有些东西还会传上去的,无需沈浩捅出去。

     其实当沈浩摆出了那句话的时候,林将军已经心里有了计较,彻底的把沈浩给算计了。

     “原来如此。”警卫点了点头,脸色有些难看,沈浩的身份不查不知道,一查之下吓了一大跳,一个国际排行前三的高手,曾经将好几个大人物给吓尿,自己还为了出气,让手下的几个人去找麻烦?

     还好沈浩大人不记小人过,没跑来报仇,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寒而栗啊……

     “呵呵,你对他出手的事情我知道,没事,大不了就当是我干的吧。”看了警卫一眼,并没有多少的气恼,这个警卫还算不错,嘴巴牢靠,做事也很细心,有的时候还能提醒一下自己。

     当然,有的时候还是有看走眼的时候,毕竟小伙子太年轻了。

     当林将军走了,沈浩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带着凛冽的气势看了一眼离开的车队,重重的哼了一声,骂道:“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温树云此刻心情复杂,来到了沈浩的身边。此时此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已经彻底的颠覆了她的三观。

     忠心为国,感情就是一个笑话。

     “还是笑起来吧,你可知道,这个社会没有你想想中那么肮脏,毕竟自私自利是人之常情,可是还是有人刚正不阿,一个繁华的社会背后,还是有那么几个人撑着的。”

     虽然沈浩不齿这类肮脏的人,可不得不承认,他有些喜欢老头,毕竟老头每做的一个决定,都是从好的一方面出发的,当然,还是有很多人阴奉阳违的,这是一个大家庭,这么大的林子,肯定也有些害群之马的。

     沈浩也知道,温树云的心里破碎了,此时恐怕也不怎么好受,沈浩也很难去劝解她,一个聪明的女人,一个手段强硬的女人,只是坚持的稍微掘了点,被人利用了而已。

     “沈浩,你无需开解我。”温树云叹息了一声,道:“不过对于这次的交易,你心里应该很高兴吧?”

     “高兴?”沈浩耻笑一声,道:“你以为我很高兴?”

     “你有什么理由不高兴?”温树云有些恼火,道:“以权谋私,那些订单不但解决了你们公司的问题,而且会让你很赚一笔的。”

     沈浩哈哈一笑,道:“这的确是表面上看到的,可是你可知道,秋霜制药现在是冬季,但产品还是有着绝对的优势的,肯定能在价格战中打败竞争对手。”

     这一点沈浩有着绝对的信心。

     “林将军只不过井上天花的给了点好处,而在房地产上也给了我一定的帮助,也让我少走很多的弯路,省去很多的麻烦。”

     “那还是你占便宜了。”温树云翻了翻白眼。

     沈浩继续哼了一声,声音沉了起来,道:“那么你就错了,那老狐狸在给自己铺路。他那败家子闯出来的祸恐怕不小,往后肯定有人拿出来做文章的,他调查出了我的身份,如今恐怕也猜出了几分,我想,这里面还有些你的功劳。”

     温树云没有听明白沈浩的意思。

     “他是在给老头子示好,也做给老头子再看,就算往后有人给他找麻烦,老头子会帮他挡一挡,而且,这也是和老头子对话的资本。”

     “怎么会这样?”温树云瞬间就凌乱了。

     她是不会政治,不然以她的身份背景,不可能走在阴暗的角落做着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温树云也会成为一个官员,至少能成为姐姐那样的人。

     有些地方,并不是适合所有人生存的,列入这里!

     随着沈浩的解释,温树云的心凉了一截,这已经不是说颠覆了她的认知三观,而是一种气愤的懊恼。

     不仅仅利用了自己,而且还要利用到任何的一个人,甚至连沈浩的底细都卖给了敌人。

     “对不起……”

     她知道,自己错了,也不应该自作多情的将沈浩的资料给林将军,可是……如果知道这些,她会这样做。

     “我知道你想保护我,认为军方欠下我一个人情,会罩着我的,今天的所有事情,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除了自己人,最好别再相信任何人,或许那个林将军和你们家的人有联系,或者说是世交,但是他们这种人,永远活在虚假的谎言当中。”

     “试问,能相信么?”沈浩耻笑道:“与其让他欠下一个不怎么靠谱的人情,还不如换点实在的东西,呵呵,就算是锦上添花也是好的嘛。”

     沈浩没有安慰温树云,温树云是一个聪明人,虽然说在这一途上并不可能走的太远,可是沈浩要让她明白,在这一途上,必须要学会自保,就像玩一款游戏一样,只有角色活着的时候,才能起作用,莫要成为他人的挡箭牌。

     温树云沉默了许久,最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纵然这个结果让她不舒服,可是沈浩的好意她明白,同时也有些感动,他能理解自己,就算本着好意干了坏事,沈浩还是一笑置之,给予自己急需的东西。

     她也知道,沈浩尽力过很多这样的事情,虽然他没有参与其中,但作为一个旁观者,沈浩也学到了很多,更是认识到了肮脏。

     “看来晚上要下雪了。”沈浩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冬天能有这样温暖的太阳,感觉有些反常,反常也会成为一个极端,他的心里,还要计算一下另一件事情。

     那就是怎么才能把那个败家子给救回来,而且那份图纸恐怕还没有送出去……毕竟林将军这些日子暗中可做了很多准备的,一旦真的没有回旋余地,到时候谁都脸色不怎么好看啊。

     “你是在担心林梢的死活么?”温树云的智慧依旧不容小瞧,看了一眼沈浩,听着前后不搭的话,心里依然有了定论。

     “他死不死到不重要,说穿了,那份图纸丢了,代表着他已经完了,只要把那图纸给找出来,才能保住林将军。”

     沈浩不得不佩服这位林将军啊,终于把自己都绑在了同一条船上了,现在找不出图纸,代表着人家许诺给自己的东西,随着人家下马,也完蛋大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