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0.第390章 ,自信来源于实力
    这时候想要做出反击,恐怕是完了,因为沈浩感觉到的杀气并不是来自于一处,恐怕自己这个房间此刻连一点的死角都不会留,现在只要自己轻举妄动,立刻会被人给打成筛子。

     “哎,你可知道,我来这里是没带武器的,我想你不会和一个已经退役的杀手过不去吧?”面对危险,沈浩反而冷静了下来,自己已经和小泽玛丽打开了天窗说亮话,就没必要遮遮掩掩。

     也许,这是他这辈子遇到最为危险的事情。

     房间里散发的危险,那是被狙击手锁定,而面前是一个可怕的人物。

     “天启的人头在我们业界悬赏三亿美元,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比较喜欢钱。”小泽玛丽的笑容有些玩味。

     “那点钱你还在乎么?”沈浩反而平静了,要是人家真要自己的命,恐怕是不会给自己任何的机会的,一旦废话,那么就留给了敌人思考的时机。

     至少沈浩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的。

     “怎么不在乎呢?”小泽玛丽笑的那叫个阳光灿烂,盯着沈浩道:“你不会理解一个缺钱的女人的,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呵呵……还真见过一些,不过你也算是比较疯狂。”

     小泽玛丽的名声可以说狼藉的不是一般啊,女人么,缺钱卖身之类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了,可是连节操,底线都没有的人,恐怕这天下间是没几个。

     所谓女表子也有自尊啊,小泽玛丽就是一个例外,她没有那个玩意。

     看着沈浩疯狂的笑,小泽玛丽的眼神变得有些阴毒起来。

     “毒蜂,顾名思义,那是自杀性的袭击,你能用那种姿态活下来,代表着,钱还是没有命珍贵,你可以杀我,但我不相信你真会那么认为。”

     “哦?”小泽玛丽一笑,道:“看来……”

     “呼!”

     很忽然的,沈浩率先动了,化成了闪电,扑了上去。这一下大出毒蜂的意料,甚至连暗中瞄准沈浩的那几个狙击手也有些大脑短路。

     “砰!”

     不得不承认,小泽玛丽的反应也不慢,在沈浩发动了袭击的那一刻,她也抬出了一直纤长的手臂,猛烈的向前砸去。

     只是沈浩这一拳全力而发,其实那么容易就能挡住的。小泽玛丽感觉半边身子发麻,整个人踉跄后退。

     沈浩还是没有放缓身形,相反,一招占据了上风,战斗就像是滚雪球一样,人在这不大的区域里移形换位,不断的改变着自己行动的路线,拳头像是骤雨一样倾泻而下。

     小泽玛丽还是没有彻底的摸清沈浩的情况,他根本不是她所接触过的任何杀手,变态的身手,以及可怕的爆发力量。

     疲于应付,不断的和沈浩硬碰硬,女性天生的力量不足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呵呵,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沈浩一个侧身,让开了那可怕的手掌,绕到了小泽玛丽的身后,一只手搭在她那柔软的腰间,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咽喉之处。

     “天启,就算你是一个等徒浪子,有生理需要只说就好,难道非要这样粗暴的将我控制起来才算是么?”

     虽然受制于人,可是小泽玛丽一点都没有作为俘虏的觉悟,声音带着轻微的颤音,胸膛不断的起起伏伏,就连能看见的肌肤带上了一层让人心惊的绯红。

     沈浩的心脏不自觉的狂跳,重重的咬了一下舌头。

     “么得,传说中这女人懂得一套魅惑人的魅术,现在看来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啊,尤其鼻子里问道的这股味道,绝对是挑逗人心底最为原始欲望的东西。”沈浩感受着舌尖传来的疼痛,这才恢复了神智,哼了一声。

     “哎,我沈浩还真不是一个好人,对于投怀送抱的美女,向来是不会拒绝的,当然,对于小泽玛丽你这样漂亮的女人也不会意外。”沈浩的声音有些玩味,道:“不过呢,你可是毒蜂啊,我这还没有占到便宜呢,恐怕早就死翘翘了吧。”

     “丫,这你都看出来了?难道你就没感觉到,有好几把狙击步枪对准了你呢?”小泽玛丽笑骂道。

     “呵呵,若是没感觉到,我怎么会先下手为强呢?”

     虽然嘴上说着,可是沈浩感觉刚才的所有一切,还是胆战心惊。

     交手的时间不足三十秒,但是又四颗子弹打了过来,自己堪堪躲避开,从方位而言,两个窗户对面都埋伏着两个狙击手。

     “那你让人家怎么做么?”看着自己的媚功貌似对沈浩没啥作用,小泽玛丽难免的稍微的乱了一下,可她毕竟是成名已久的赏金猎人,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做的是滴水不漏。

     “可否坐下来好好的谈谈?你说男人和女人办点事,被四个大老爷们围观,你可能无所谓,可我还拉不下脸啊。”沈浩坏笑道。

     “哎,你早说嘛,人家这就找你的吩咐做。”

     小命握在别人的手里,就算小泽玛丽有一万个不愿意,也不得不认真的掂量着点,一旦真的惹恼了沈浩,人家真说不上会辣手摧花。

     沈浩就是沈浩,传说中的天启从来不会有任何的拖泥带水,如果不是自己提前做好了准备,说不上人家已经干掉了自己。

     至于那份文件,找不到了就找不到了,但也绝对不会流露到外面去。

     危险解除,沈浩这才松开了小泽玛丽,在那傲人的臀部上拍了一巴掌,惹得小泽玛丽嗔怪的看了沈浩一眼,骂了一声:“讨厌。”

     沈浩感觉头皮发麻,果然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节操和下限啊。

     “现在明白了,我是怀着真诚的心来和你谈判的,虽然你我之间没啥交情,可咱们华夏有一句老话,叫做一回生二回熟,你我之间也没啥过不去的事情,对吧?”

     “呵呵,三回是不是就能床上说话了?”

     沈浩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恐怕你还看不上我这个入幕之宾吧?毕竟我可不是你眼中的有钱人。”

     小泽玛丽的眼神慢慢的恢复了平静,连皮肤上的颜色也慢慢的退去,对于一个常年打拼于风尘之中拼搏,不择手段,甚至出卖身体来完成任务的女人而言,刚才沈浩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小儿科。

     沈浩自始至终都没有流露出敌意,这让她稍微的平复了下来。

     可也证明了一点,她小泽玛丽还是小看了沈浩,传说中的天启,这个男人一旦被激发了凶气,绝对是一头可怕的猛虎,用尽全力之下,就算自己能把他留下,可是自己也必须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以命搏命,这绝对不是小泽玛丽想要的。

     “说说看,我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生意才要开始,现在看来,小泽玛丽并没有拿到主动权,公平起见,还是听听沈浩能开出什么加码来。

     “我可以当这次的事情没有发生过,而且也不会有人找你麻烦。”沈浩想也没有想,说道。

     “哦,就这些?”小泽玛丽感觉自己像是听错了,这尼玛也算是交易?

     “那你还想要什么?”沈浩翻了翻白眼,有些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叹了一口气,道:“都老大不小的人了,生生死死的又有啥意思呢?难道你不感觉每天靠在这么舒服的沙发上,要是能看两部电视剧,或者你们国家生产的小电影神马的,就已经很幸福了么?”

     小泽玛丽差点被气死。

     “你还别不信,不过我知道你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只可惜的是,咱就是一个小人物,没那么大的权利,你说我又那么大权利,有必要和人家去做生意?”沈浩带着玩味的微笑,道:“你高估我了。”

     “恐怕……”

     “你先别忙着拒绝我,既然我今天能找到这里,并不意味着人家找不到,那是时间问题,别忘了你得罪的人是什么身份,现在为了脸面的问题还隐瞒着,一旦真要撕破脸皮了,你以为我们国家那些搞情报的人是吃素的?”

     “我能看成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这个随你。”沈浩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你是一个聪明人,知道一个人的能力再怎么强也强不过一个国家,所以你和你们国家的那些组织车上了关系,扯着虎皮做大衣,所以不怕,但你别忘了你和我一样,一旦真出了事情,恐怕会被人当成棋子,果断的抛弃掉。”

     “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谢谢你么?”

     虽然小泽玛丽很不想承认这么回事,可却也知道沈浩说的是事实,现在她们国内能对她有个高度的重视,那是因为她尚且还有能力,可一旦真的整出一些国际问题来,肯定会如沈浩所说的那样,被人家抛弃掉。

     政治这玩意谁能说谁对谁错呢?做一些连自己都不理解的事情那是很正常的,所谓身不由己啊,毕竟那是人家的游戏,参合的深了,对谁都不好。

     “谢我倒不用了,反正我这辈子也没想去你们国家之类的,早就习惯了这里的一切,我就想着往后都别来打扰我,让我在这里养老就好了。”

     沈浩懒洋洋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