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6.第336章 ,流氓和畜生的区别
    沈浩坐在那边,和梁秋霜手挽手,闭着眼睛带着微笑。

     事已至此,可真是有意思了,小泽玛丽消失了很久,忽然就出现了,而且给了自己那么大一个人情?

     不管因为什么,对于毒蜂忽然嗜好,明显的是不想和自己起冲突。

     事情恐怕真比想象中的棘手,但是落在手里的那个忍者,也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手轻轻的敲击着旁边的扶手,内心不断的计较着。

     “沈浩,你到底有什么话没对我说?”温树云终于大发了林将军,被军方控制起来的感觉是很压抑的,花了很长的时间对这里的人进行了解释。

     “没有什么解释不解释的。”沈浩睁开了眼睛,带着玩味的笑容,道:“我能告诉你的是,那个绑架林梢的人,就是她的身边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的身份……”

     不远处有个军人一闪而逝,目光从沈浩的身上扫视了一下,带着玩味。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呢?”温树云显得越发的云里雾里了。

     这不像是自己认识的沈浩,躲躲闪闪的,而且隐藏了很多的秘密。

     可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温树云根本就猜不透。

     沈浩也只能叹气了,总感觉事情哪里有些不对,可是具体哪里不对,自己也说不清楚。

     毕竟……能在这里绑走人,显得也未免太过于轻松了一些,凡事都有迹可循,就拿之前林梢和小泽玛丽之间的关系,就显得暧昧未明,甚至可以说,两个人都达成了一种难得的默契。

     这种默契是相互不干涉,彼此有着独立的行动。

     在这就是……安排的人,并没有起多少的冲突,林梢自打被绑架到消失,没有一点点的挣扎迹象,在那么多人眼皮子底下大变活人,就算沈浩这种魔术师级别的隐藏高手也不可能做到无声无息,可是人家小泽玛丽做到了。

     这是人家的能力?或者说……

     这事情里面充斥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所以沈浩不能直言,而且到现在也不敢肯定到底是哪一环出了问题。

     看着沈浩将目光放在了远处,温树云也是看到了那边的士兵,秀眉微微的一簇,道:“你今天唐突了,你是知道的……”

     “没上过战场的士兵,都是骄傲自大的主,只会吹牛罢了,总是要显摆自己的地位。”沈浩摆了摆手打断了温树云,道:“没关系,感觉自己丢脸了就来吧,我看他们能怎么滴?”

     温树云一愣,随即一笑,对着旁边的梁秋霜说道:“梁总,真是对不起……”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梁秋霜脸色一怔,也是微微的红了一下,就在刚才自己还吃飞醋呢,可没想到人家温树云反而识大体,让自己难堪了一下,道:“你也别在意这个,我们无非都是想平安的过日子,谁乐意去搀和这些所谓的争斗,对吧?”

     “过日子……”这三个字让温树云怔了一下,随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是啊,为了过日子,你现在和沈浩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沈浩铁了心的是不想搀和进来,不管其中有多少的猫腻,都不是沈浩可以左右的。

     毕竟这里面牵扯到了一些普通人无法涉足的东西,若没那个实力,贸然踏足的话,带来的结果是灭顶的。

     先不管小泽玛丽想干什么,但是呢,明目张胆之下,必然有着绝对的理由,而这个理由,将是掀起轩然大波的理由。

     恐怕是有一股风吹动了,这雨也要来了,到时候打到了谁,谁又能说得准呢?明哲保身吧。

     这慈善拍卖会无疾而终,沈浩和梁秋霜离开了酒店,来到了地下停车场取车的时候,却被四个人给拦住。

     四个人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平头,显得特别的威武霸气,看了沈浩一眼,带上了狰狞的微笑。

     沈浩眉头一皱,示意梁秋霜退到自己的身后。

     “你小心些。”梁秋霜心里一紧,虽然说沈浩很能打的,可是这四个人看上去不是善茬,多少的还是有些担心的。

     沈浩咧嘴一笑,道:“没事!”

     “哟,你们还真是郎情妾意啊。”一个青年盯了梁秋霜一眼,眼睛中一亮,不过急忙掩饰了眼神中的贪婪,看上了沈浩。

     “这个不是你们操心的。”沈浩看了那青年一眼,道:“说吧,你们找我什么事情?”

     “啧啧……”那青年不怀好意的看着沈浩,上上下下的打量,道:“小子你还满牛叉的啊,没看出来。”

     “要钱么?”沈浩依旧不为所动。

     “钱?你自己留着,等会去医院当做医药费了。”那青年冷淡的一笑,道:“只是给你点教训,往后莫要连一点脸色都不会看。”

     沈浩点了点头,道:“原来是兵哥哥啊,还真没看出来你们还有这个胆量。”

     在看到这四个青年的时候,沈浩的内心已经有了定论,这四人无论从个头或者说是气质上,都和普通人不一样,行走之间有一种长年累月走正步的架势。

     再加上之前的那点破事,沈浩自然能联想在一起。

     当然,也不能拍出是毒蜂的人,但可惜,毒蜂的人没有这么蠢,在军方和国安局的监视下敢这么大胆的,绝对是活腻了的。

     “我们是什么人和你没关系。”那人开始摩拳擦掌了。

     “等等,我不认为我们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沈浩的内心尼玛都快感觉悲剧了,这算哪门子的事情啊?

     “是啊,可是呢我就看着你不爽,能怎么着?”那青年很蛮不讲理的往前跨出一步,拳头就要往沈浩的身上招呼。

     可谓是蛮不讲理,而且连给你开口的余地都不给。

     谁让人家是兵呢,人家打了你,也是白打了。可惜,你们遇到的是沈浩,人家直接抓住了打来的拳头,直接往回一折,就是咔嚓一声。

     虽然没有弄断骨头,但是这脱臼是肯定的了。

     沈浩淡淡的叹息一声,道:“真心的不想和你们有啥联系,可是呢,我这人真不喜欢做软柿子,对不住了。”

     说完,砰!的一声就将人给踢飞了出去。

     另外三个人都是一愣,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老大怎么……

     “怎么,你们三个不想出手么?”沈浩带着挑衅和玩味的表情看了三人一眼,道:“来吧,给你们个机会,莫要到时候后悔!”

     冷漠的看了三人一眼,那三人终于脸色变了,他们终于发现,沈浩真的狠危险。

     “别出手!”被沈浩一脚踢飞的人忽然一咕噜爬起来,他刚才虽然有些大意,可是吃亏并不感觉有什么不妥的。

     一招能把自己完美的制服,同时展现了完美的力量,要是看不出沈浩是一个高手,那么……他也真是瞎了眼了。

     “啧啧……”沈浩用玩味的表情看了他一眼,道:“你们不是要把我送医院么?”

     “你……”

     “行了,别你你你,我我我的,咱们大家都是清楚人,你们是来找场子的,不过呢,你们还真不如一帮畜生,知道什么叫个进退。”

     沈浩忽然变得危险了起来,眼神一瞪,看着那人,道:“以为脱下了军装出来办事人家就看不出你们是什么人么,哼,我呸,还真尼玛不识抬举。”

     “你这是找死,你知道不?”男人虽然被沈浩弄的手腕脱了臼,疼的不要不要的,可终究是经过长年锻炼的,身体素质不是一般的好,还是能忍得住。

     只是在沈浩这里吃了瘪,多少的让人感觉不舒服罢了。

     “找死么?”沈浩淡淡的一笑,道:“那么你们有本事就来,用言语恐吓他人,算个鸟啊?”

     他对着四个人就是一顿吐沫星子,喷的四个人不要不要的。

     “看看你们这鸟样,还以为自己很有用一样,说穿了和草包有啥区别?不服是吧?行,再给你们个机会,四个人并肩子上,来啊!”

     很果断的,四个人没有一个人敢上,沈浩太厉害了,上去也只能被打倒……

     “办事情的时候,一个个渣渣一样,欺负人的时候争先恐后的,你们对得起你们一个月从国家拿来的薪水么?”沈浩开始乱喷了,开什么玩笑,还真当人家沈浩是泥巴捏的一样,老虎不发威,你们真当人家是病猫是吧?

     给你点颜色你特么就会开染坊是吧?先奚落奚落你们的面子再说。

     “特么的,要是让老子往后在遇到你们,不打断你们的狗腿,都给你们面子了,还有,回去告诉那个什么劳资的警卫,皮痒痒了只说,老子勉为其难的会给他松松胫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