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4.第334章 ,声东击西
    忽然之间,沈浩感觉周身被寒冷的气息包围。

     这个忍者冷漠的注视着沈浩,双手开始握住了刀,缓缓的举了起来。

     “该死!”沈浩之前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现在明白了,这家伙不但是一个忍者,而是来自于岛国最强大家族的一员,这是迎风一刀斩的起手式,难怪自己会有危险的感觉。

     迎风一刀斩,那不是传说,而是事实存在的。

     精气神同时锁定敌人,汇聚全身所有的力量,也会调整身体几倍的战斗力,一击必杀。

     如果不能,那么自己必死!

     这忍者自然感受到了沈浩的强大,一上手便用上了必杀招。

     心惊肉跳的全身心的备战,沈浩知道,此次遇到的危险是平生仅有,如果躲不过这一刀,那么必然会死翘翘。

     刀,带着寒意举过了头顶,在灯光之下,散发着让人心惊胆战的寒意。

     沈浩没有动,全身的汗毛都快倒数了起来,戒备。

     “嗡!”轻微的颤声像是一种夺人的魔音,在空气中摩擦,散发着死亡的气息,“死!”伴随着冰冷的声音,刀快速的斩落。

     “嗤!”沈浩半跪在了地上,脑袋上全是冷汗。

     “好一招迎风一刀斩,只可惜你练的不到位啊。”沈浩双手夹住了刀,慢慢的站了起来。

     这的确很正宗,但可惜了,没有达到完美的一步。

     气势如虹,已然震慑了自己的心魂,出刀如电,斩落之际气势骇人。但可惜,少了原有的那种借力打力。

     “你……”

     沙哑的声音有些难以置信,这个帅气的西装男,怎么可能接得住自己的这一刀呢?

     不,这绝对是错觉。

     作为一个强大的传承人,这位忍者有着绝对自傲的本钱,但可惜,这一刀被人家给接了,完美无缺的接住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真正的迎风一刀斩,那是在樱花飘落的季节里练就的,一刀出,万花哭,对么?”

     沈浩咧嘴一笑,刀已经彻底的被自己掌控,此人的精气神随着刀锋的斩落,一下子泄了个干净,说穿了,现在的他,只不过是稍微的强者罢了,想要再发出那样的招式,基本已经没有任何的可能了。

     “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被沈浩点破了关键所在,此人显得有些慌张,沈浩却咧嘴一笑,道:“那是你们家主教我的。”

     随即,出手如电,快速的用手刀切在了他的脖子上。

     沈浩并没有杀他,一个使用正宗的迎风一刀斩的人,肯定是在岛国身份很高,这留下一个活人,肯定比死人强的多啊。

     解决了此人,沈浩却没有感觉有任何可以松口气的理由,刚一个照面,就出现了这样的人,那么接下来将会面临什么呢?

     小泽玛丽,你到底搞什么飞机?

     就凭借这个人,想要搞刺杀的话,已经成功了,他善于此道,所以能一眼就发现了视觉盲点,找出这帮人的藏身地点,但是对于普通人,忍者存在于电影当中呢。

     但你还的承认,忍者的隐藏手段和逃跑方式,那绝对不是该的。

     “啊,快阻止他们,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大厅里忽然传出了骚乱之声,一时之间人声鼎沸,显得很混乱,沈浩还哪里有时间继续思考问题,当下快速的冲了进去。

     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门刚打开,一大票的人就冲了出来,一个个脸色紧张的厉害。

     “该死!”沈浩知道这些忍者动手了,自己被那个柳絮家的人给拖了一下,没想到这小泽玛丽还是挺下血本的。

     “我们有见面了,不过你这一次,没有理由阻止我。”林梢身边的女人出现了,带着温和迷人的笑容,看的沈浩有些蛋疼。

     “你到底想怎么样?”沈浩额头有些黑,尼玛,你还敢出现在这里?你就不怕沈浩一个不高兴宰了你?

     “不想怎么样,我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还能快乐的相处。”

     小泽要走,沈浩要拦她,毒蜂看样子早有准备,道:“要是你不担心里面的两位美女的话,那就继续和我纠缠吧。”

     “你……”沈浩的眼神危险了起来。

     “放心,我还没有那个心思招惹一个疯子。”毒蜂的声音有些讽刺,道:“我不想沦为第二只蝎子。”

     沈浩的内心咯噔了一声,看来自己的身份也被人家看透了啊,当下看了她一眼,嘴角扯出一抹的笑容。

     既然知道自己是谁,那么你就掂量着办吧。

     “行了,进去吧,我也该走了。”说完人家还和沈浩摆了摆手。

     沈浩没有留她,确切的说是不敢留,事发仓促,人家又准备的充分,一旦在这里冲突,恐怕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最为重要的是,沈浩担心她会对梁秋霜动手。

     毕竟只有一个自己,顾不了几头啊。

     小泽玛丽深情款款的一笑,扭着屁股,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酒店。

     这里很快就恢复了秩序,灯亮了,一时之间大家紧张的不要不要的,可是发现周围并没有多少的改变。

     台上摆着的所有东西都在,就连那副名贵的画还是在的,卡迪斯身边站着爱丽丝,爱丽丝是严阵以待。

     梁秋霜俏生生的站在那里,脸上有些害怕,可并没有动。

     沈浩惊起的心,多少有些安定了下来,只要自己在乎的人美出事,其他的,何须再管。

     可是,小泽玛丽到底来此为了什么?

     事出反常必有妖,大张旗鼓的在这里动手,难道是傻了不成?

     “各位,非常抱歉,由于是冬季,酒店要大规模的空调使用,刚才造成了电路短路,给大家造成了恐慌,我在此给大家道歉。”

     那位大叔站在了台上,清了清嗓子,率先说话了。

     沈浩却不以为然,淡淡的一笑,来到了梁秋霜的身边,道:“刚才没事吧?”

     “怎么了?”对于梁秋霜而言,可能就是一场意外,毕竟她根本就没认出那是小泽玛利亚,绑架过她的毒蜂。

     “唔,刚才不是有个熟人么,貌似人家在这里做了一件事情,我怕她会伤了你。”沈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熟人?哦,你说的是那个女人,可你说我认识她,我怎么就不觉得我见过她呢?”

     沈浩感觉有些蛋疼,这话题是自己跳起来的,现在怎么说?不解释都不行,看着梁秋霜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最后沈浩还是说了,道:“不就是上一次绑架了你的那个女人么?”

     “什么,竟然是她?”梁秋霜要是不记得小泽玛丽,那才叫个有鬼,开什么玩笑,丢丑丢的那么大,可是一想到这事情,脸不由的就红了,当初可是在沈浩面前不要不要的,连女人家应有的羞涩都丢了个干净。

     梁秋霜内心对那个女人可是恨极了,可是,你就不能把人家怎么滴,这咋说呢?

     沈浩只能耸了耸肩,道:“也就这样呗,真心的很无语那个女人。”

     无论小泽玛丽是因为什么,或者因为什么目的,反正沈浩也懒得去管,这里的事情那么多,要是一件件的折腾下来,那还不要了命啊?

     何苦要给自己找麻烦呢?大张旗鼓的,总是有个所谓,对吧?

     拍卖会进行的如火如荼的,那幅画真的拍了一个多亿,那土豪胖子还真不是一般的豪,么得,只是怎么感觉看着那边坐着的卡迪斯的时候,一脸的不怀好意呢?

     反正沈浩也懒得去理会这些,打德文家人的注意,你特么真心的是活腻歪了,命长你就惦记吧。

     梁秋霜也没有空手而归,花了两百多万买了一块沈浩看了都想扔的宝石,勉为其难的就做了善事吧。

     “干嘛哭丧着一张脸啊。”梁秋霜还是蛮喜欢这块宝石的,道:“加工加工,做个戒指还是蛮好的。”

     “算了吧你,要是喜欢,下次给你整一个好点的。”沈浩郁闷啊,自己整了那么多的宝石和古董,么得,沈婷那个败家子权当玩具,玩腻了,直接送李雨灵和苏娅当玩具了。

     妹的,难道你不知道哪一件都是好东西啊,随便出手一件,都能让普通人奋斗半辈子的了?

     “哟,没想到啊,我家老公还是有土豪的心啊?”梁秋霜心情很好,开着沈浩的玩笑,烟嘴偷笑道:“行了,我知道就行了。”

     沈浩感觉蛋疼,这事情怎么解释……算了,还是别说了,不然知道那是沈婷玩剩下的,估摸着这个正牌嫂子要发飙的啊。

     就在沈浩和梁秋霜回去的时候,电话响了,一看却是温树云打来的,当下愣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沈浩,你在哪里?出事了,出了大事情,林将军的儿子被绑架了,如果……”

     “林将军的儿子?”沈浩一愣,道:“谁啊?”

     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呢?

     “他名字叫林梢,是C省军区的一个中校……”

     “林梢?”沈浩怔了一怔,道:“哦,我刚才还见了他呢,怎么这么快被人绑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