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4.第364章 ,都是富贵险中求
    虽然面对成年的灰熊是很危险的事情,可是他们都知道,这是巨大的财富。

     熊掌是最珍贵的食材,由于打击力度很严格,市场上根本不让卖,所以这价格就越发的高了,对于偷猎行为而言,那是暴力。

     何况这几个家伙手里已经有了这些,还有老虎皮,传出去,的确会有人争相抢夺的。

     “二哥,可是我们……”

     “叫个屁啊,现在先保住你的小命,这些东西放在这里还怕丢了不成?”那为首的汉子喝道:“别特么给老子叽歪,速度行动起来,不然死了别怨我。”

     行动起来可真不是盖的,几个人向着那边的山头跑去,一边跑,一边不断的放枪。可惜那熊貌似是真的火了,不离不弃的追着他们,面对着致命的武器猎枪,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

     沈浩躲在暗处嘿嘿只笑。

     他当然是看不上那些玩意的,可是这帮人手里有自己需要的生活必备用品,淡水,取暖物资,还有食材。

     这尼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当然,这里面肯定有凶险的,人家玩命偷猎的东西被自己偷了,肯定会那个啥的,但是呢,你们有命再来说这些吧。

     乘着他们面对灰熊的这个空当,沈浩急忙冲了出去,来到了他们的营地面前,快速的收拾了起来,两套羊皮大衣,顺带虎皮,两公升的清水,加上一根山参和四个熊掌,带上一些燃料,快速的撤离。

     算算时间,离和可可回合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了,可是沈浩知道,这几个人可不是简单的货色,就算无法解决掉那灰熊,可是要脱困还是很容易的事情,毕竟智慧型动物和野兽的本质就在哪里。

     所以他必须要故布疑阵了,路过的地方不断的安置一些简易的陷阱,随后在几个山头上转了几圈,把方向给整混了,然后磨掉了自己的足迹,撤离而去。

     天色基本上快暗了下来,这森林里就显得越发的黑暗,在沈浩的正前方是一片原始森林,此刻的沈浩也不敢贸然进入,人在面对大自然的时候,不借助一些工具,也很容易迷失在这里,何况是晚上,所以沈浩也敢保证,就算这帮人再怎么不要命,也绝对不敢进去的。

     撤离之后沈浩回到了车子的哪里,可可在车里面蜷缩在起来,睡着了。

     天已经很冷了,没有启动车子上的取暖设备,很容易着凉,可可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样,鼓囊着小嘴,显然是在赌气一样。

     很好敲了敲窗户,可可惊醒了过来,一看是沈浩,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

     她能在错综复杂的情况下生活下来,那是因为她不孤单,可是在这样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心里空落落的,孤独的恐惧感让她没来由的害怕。

     唯一的依靠自然是沈浩,可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沈浩还不见踪影。

     她从车子里冲了出来,带着眼泪,显得特别的委屈。

     沈浩有些哭笑不得,拍着她的后背,道:“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而且你这眼泪流出来,很快就结冰了,要是把脸蛋冻伤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对于女人,漂亮,那绝对是最大的杀伤性武器,而且对于一个漂亮的女人,容貌是绝对不能容忍破坏的。

     可可胡乱的抹掉了眼泪,嗔怪的看了沈浩一眼,道:“讨厌死了,人家就是害怕了,想哭哭都被你吓到了。”

     沈浩微微的一笑,这时候的可可哪里还是个不择手段要生存的女人,而是一个简简单单,邻家的小妹妹一样单纯。

     “你还笑……咕……”可可气不打一处来,刚要找沈浩算账,可是肚子已然不争气的出卖了她……

     沈浩哈哈一笑,道:“你有口福了,来,请你吃好吃的。”

     说完把身后的大包裹给整了出来,放在了面前,看着这些东西,可可有些傻眼,沈浩出去了两个多小时,感情整了这么多东西?

     ……

     五个人回到了营地,老二当场就咆哮了出来,喝道:“混蛋……”

     作为一个合格的猎人,每一件物品都有一定的位置,这不单单能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中生存下来,最为重要的是,不容易丢东西。

     现在很明确,有人光顾过这里,而且快速的席卷了这里所有的一切,丢了熊掌,还有一些取暖的木炭,还有两件羊皮大衣,那千年的人参也被偷走了。

     可以说,此次冒着生命危险进山的收入,四分之三被偷的干干净净,这还了得?

     几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一个个捏着枪的手都紧紧的。

     “没几分钟的事情,赶紧的追,在这片山林里,他比我们还熟悉么?”其中一个人阴沉着脸说道。

     其他人都附和着。

     既然大家都达成了共识,那么就要付诸于行动了,雪地里面留下的踪迹是很明显的,很快就顺着沈浩的足迹追了过去。

     “好快的脚程。”纵然是出色的猎人,但是能在这雪地中行走的这么快的人,对于他们而言都感觉不可思议,他们一路跟着,被沈浩兜了很几个圈子。

     “而且还很狡猾。”老二目光阴郁,道:“你们看,这里都有陷阱,而且从路程而言,和我们兜了好大一个圈子。”

     这是摆明了的,这一出来,就是十多公里的路,就算是强壮的猎人,此时都感觉有些体力发虚,再加上夜色已经深了,继续追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会这样。”

     几个人成功的被沈浩引导了森林的入口处,他们比谁都知道这里面进去了代表着什么,不仅仅有熊瞎子一样的猛兽,而且还有被大雪掩盖掉的裂缝,一旦掉下去,很有可能再也爬不出来。

     “一定要把他给揪出来。”年轻人就是撑不住气,当时就咆哮了,道:“在这该死的地方转了一个多月,好不容易有点起色,结果给别人做了嫁衣,绝对不行。”

     大家都沉默了,必须要考虑清楚,如果处于理智,这绝对是不能进去的,毕竟太凶险了,可是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钱,就像年轻人说的那样,不能为别人做了嫁衣。

     “走!”带头的老二目光中带着凶险,手里的猎枪已然上了膛,这里进去,要么把该死的小偷给整死,要么他们玩完。

     再说,他们这些人还在乎这些么?

     ……

     “哇塞,你从哪里整来的?”木炭火没有想象中那么热,但是包裹上了羊皮大衣,瞬间就感觉没那么冷了,再加上一根木棍上挑着的两个熊掌,喝上那破烂锅子里煮出来的开水,可可感觉真的很幸福。

     的确,其实这样的生活在城市里随处可见的,为什么人在这时候感觉喝一口开水都很幸福呢?

     沈浩将自己的所遇说了一边。

     “啊,你这人真的太坏了,人家偷猎的……”

     “也不能怪我啊。”沈浩眉头微微的一皱,道:“你别以为他们是好人,那些动物都是保护级别的,他们知法犯法了,怪我咯?”

     “算了算了,反正我此刻有吃有喝的,再说他们也活该,哎,可怜的老虎,可怜的灰熊。”可可怜悯的看着那张老虎皮,有些不忍下口这黄灿灿的熊掌啊,可是肚子明显出卖了她,而且你干嘛还流口水。

     “唔……好吃好吃!”吃了一口之后,可可差点连自己的舌头都吞下去,沈浩顿时汗颜,能不好吃么?你可吃了半颗千年人生啊,那是大补中的大补,要不是在这冰天雪地里没有充足的能量不能活,沈浩都想把它给私藏起来,等哪天自己不行了,到时候配合牛鞭啊什么的泡她一坛子,然后……

     么得,没办法啊,女人多,总不能让人家守活寡吧?

     虽然说有伟哥,咳咳,可是那玩意吃多了会折寿的啊。

     吃饱了,喝足了,可可就有了折腾的力气,不老实的靠在沈浩的怀里,手指头在沈浩的身上画着圈,呆呆的看着面前的木炭火。

     气温已经很低,纵然没有达到夸张的零下三十度,但是零下二十度还是有的,被这海风一吹,简直冷的要死。

     不过可可的心里还是暖洋洋的,这一刻,感觉什么都不重要了,貌似真的已经安全了……

     说句实话,如果就算往后真的这样,感觉真的都挺好的,貌似真有在这里盖个茅草屋,然后呢,每天依靠着沈浩看夕阳,朝霞什么的,很浪漫啊。

     也许这些年的勾心斗角真的让她感觉累了,平日里没有怎么注意过这些,可是当远离了尘埃的时候,心里面难免的会做个自我评价。

     或许和沈浩之间有些迫不得已的交易,只是为了摆脱命运而已,可是在患难之后平静了下来之后,反而感觉,其实真的没有选择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