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9.第329章 ,一招秒杀
    坐在办公室里的秦青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没来由,却那么的真实,以至于此刻来来回回的,怎么也坐不住。

     “外面怎么个情况了?”不断的电话打了出去,询问情况,可是他的人依旧没有告知具体的情况。

     “都特么干什么吃的?让打问个消息这么难么?”秦青被气的暴走,最后狠狠的甩掉了电话。

     已经快半个小时了,自打查到王山的藏身地后三哥立刻动身,向来就算那边有再多的人,也不可能挡住三哥才是。

     可自己到底为什么担心?而且,王山怎么可能还没死呢?

     一旦群龙无首,那就是他反击的好机会,失去了主心骨,一帮混子,还不是乌合之众,稍微的用点手段,就能离间了他们,让他们窝里斗。

     秦青自问玩阴谋已经够了,也全部准备妥当,留出了很多的空白地带,只要王山一死,那么他就会收缩起来,让王山的手下去抢这有限的地方,导致窝里斗。

     可是,就差这么一步,怎么也没得到消息。

     ……

     三哥和沈浩相对,可是沈浩却并不第一时间动手,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偶尔会从他身上扫视过去。

     最后,这家伙竟然叹了一口气,随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若无他人的点上一支,慢悠悠的抽了起来。

     三哥压力山大,额头满是冷汗。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煞神会在此,可是此刻走不掉。

     三哥不是怕死,可是对于生命,他也珍惜,毕竟他见识过太多的死亡了,能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明白活着更为珍贵。

     可是沈浩并不动手,像是猫捉住了老鼠,并不杀了你,要玩够了你再说。

     明知不是对手,逃又逃不掉,一时之间,让三哥进退两难。

     “你什么意思?”三哥对于沈浩的嘲讽显得有些不耐烦,冷哼了一声,道:“我还没落在你的手里。”

     沈浩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并没有说话。

     越是这样,三哥感觉越是可怕。

     死,那是万不得已,可要是死不掉了怎么办?若是被沈浩给活捉了,恐怕……

     “算了,你回去给秦青带个话吧,让他过来见我。”沈浩咧嘴一笑,说道。

     “什么?”三哥像是听错了一样,不过立刻脸色大变,沈浩会有那么好心,不!这是放开了狼崽子,寻找母狼的计策。

     沈浩这么长时间不说话,无非就是给自己压力,在思考怎么一劳永逸,竟然自己等人可以用釜底抽薪之计,人家为什么不会呢?

     这种围魏救赵的手段,人家王山不就玩的很好么。

     “难道你不乐意么?”沈浩淡淡的一笑,一支烟已经抽的差不多了,随手丢掉了烟蒂,不管脚下的是什么高档的地毯,随便抬脚给泯灭,道:“还是说,你非要完成这个任务?”

     “哼!”

     沈浩摆了摆手,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相比,你比我懂这句话的意思。”

     “那么,我就选择……”三哥忽然露出了一抹冷笑,沈浩能将他玩弄于鼓掌之间,显然是吃定了自己,一旦自己离开这里,天知道他会不会立刻对秦青下手。

     如果换做平时,三哥并不这么肯定,但是沈浩和王山同时出现在了这里,那么代表着,沈浩和王山是一体的,或者说,王山只不过是个傀儡。

     一万个没想到,真正的老大是沈浩,如今被自己和秦青逼到了这个地步,沈浩不拼命,那才叫个有鬼。

     问题是,沈浩要比想象中要强大的多。

     “呼!”

     话音落,三哥的身形暴起,化成了一道闪电,快速的向着沈浩射去,半途之中,已然从身上摸出了一把匕首倒握,寒光闪闪,要抹了沈浩的脖子。

     “你还是太天真了。”沈浩看在眼里,神色还是认真了起来,随即一闪,到了左边,一脚便如鬼魅的踢了出去。

     “砰!”

     力量和速度的对拼,王山根本不是对手,直接比攻击的速度更快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那边的茶几上,玻璃碎了一地。

     一招,只有一招,三哥就已经败了。

     “你在我面前用武力玩声东击西,貌似真把我当傻逼了。”沈浩苦笑着摸了一下鼻子,这三哥还真是个人才。

     刚才虽然是对着沈浩而发难,可是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王山的身上,那副不要命的架势已然表明,拼着自己那条命,也要将王山给干掉。

     可惜,他和沈浩之间的差距太大了,那是一条鸿沟,不是一点半点。

     “咳咳……”三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剧烈的咳嗽,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沈浩全力发动的一脚,差点把他的****踢陷,剧烈的震动让肺部和心脏造成了超大的负荷,就算他怎么忍,不想丢这个人,可是那种窒息的感觉还是吐出了鲜血。

     “别挣扎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对着摇摇欲坠的三哥,沈浩还是投去了比较尊重的目光。

     固然是敌对的,不同阵营,此刻是敌人,可是能在这种时候表现出忠臣,表现出这种视死如归的神色,多少还是让人感觉可叹。

     可是对敌人,只能有这种心态,怜悯,在沈浩这里是没有的。

     “呵呵,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我现在算是明白了……”

     “哦?”沈浩倒是有了一点兴趣,道:“你明白什么了?”

     “侩子手阿凯出现在琉璃不是什么秘密,曾对某些人下过手,只是由于消息的封锁我们并没有全部掌握,可是现在看来,侩子手到现在没有出现,应该和你有关。”

     沈浩咧嘴一笑,没有反驳。

     “你不是无名之辈,侩子手也不是弱者,至少让我死个明白。”

     沈浩摇了摇头,道:“我没有让你死的意思,也不会杀你,因为我杀的人够多了,可是,从今日之后,你必须要给我站在一边看着,因为,你们犯了一个很蠢的错误。至于我是谁,现在你无需知道,可有一点你们没有算到,那就是,侩子手其实不是我的人,是穆天生的人。”

     “什么,这怎么可能……”

     “没有想到?”沈浩哈哈大笑,道:“你以为我为什么会那么简单的就把你们放进去,现在我也找不到那混蛋,可是你们要是动穆天生,他肯定会出来。”

     “不,这不是真的,你骗我……”

     三哥快疯了,这个消息足够让他抓狂了,侩子手是穆天生的人,那么将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麻烦?

     杀手界的疯子只有两个,其中一个人就是这个侩子手,一旦杀人,那是带着绝对的兴奋,那么,秦青危险了。

     难怪沈浩会这么淡定,选择了直接抄了自己的底,给秦家一记重拳,现在看来,人家早就设好了套让自己钻。

     一旦秦青进入琉璃,必然会强行的要把穆氏集团旗下的几个地盘给抢过来,那时候必然会引起穆天生的全力反扑,一旦秦青不懂进退,直接对着穆天生动手……那时候侩子手阿凯会出来。

     那人,永远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也不会留情。

     到时候,就算秦青有势力,也绝对奈何不了阿凯的。

     “你感觉,我有那个必要么?”沈浩嘿嘿一笑,不过三哥的眼神忽然决绝起来,也特别的危险。

     沈浩嘿了一声,道:“我告诉你这个消息,这是让你看清楚情况,而不是做无谓的抵抗,别挑战我的耐心。”

     三哥有杀出去的意图,这种眼神沈浩见了很多了,就算你是个汉子,也绝对不可能让你逃掉。

     这一手沈浩坐在车里想了两个小时,好不容易设计好最后面的戏曲,怎么会让你破坏掉?

     那岂不是对不起他这个大导演了?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三哥重重的吸了一口气,脸色平静,手里的匕首握的也是更紧了。

     “哎,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啊,真是的,那么就给你这个机会。”沈浩无奈的摇头。

     有些人,总是喜欢试一试,可你不知道,生命只有一次,一旦失败,那么注定将是不归路。

     沈浩是没有杀你的意思,但你找死,那就不怪沈浩了。

     “喝!”三哥发出一声怒喝,力量和速度提到了极致,猛烈的向着沈浩冲来,这一次,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心思。

     因为脑海中还在回荡着刚才沈浩所说的那个秘密。

     侩子手阿凯……这怎么可能?就算打死他们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两个不着天际的人,怎么会……难道……忽然三哥的脑海里想到了阿凯的嗜好,以及小时候在琉璃的一些传闻,顿时信了。

     “砰!”

     再一次的倒飞了出去,他所有的想法就此打住,沈浩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可谓是雪上加霜,此刻已然再也爬不起来了。

     胸骨不知道断了几根,那种疼痛,已然超出了他能负担的起的地步,神经保护他,直接晕倒。

     沈浩淡淡的一笑,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何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