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0.第330章 ,大雪无痕
    王山一直坐在那边听着,感觉云里雾里,直到三哥那幽若小山一样的身体倒在地上起不来之后这才愣了一下。

     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侩子手阿凯……这让他心里发紧,这沈浩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不过他感觉兴庆,至少沈浩不是他的敌人。

     “沈老大,怎么处理这人?”王山问道。

     沈浩摆了摆手,道:“他你就不用管了,去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妥当吧。”

     一个三哥恐怕已经镇住了秦青吧,估摸着今天他是不敢出来了,毕竟秦青的身手远不如三哥那么强大。

     王山点了点头,没有多话就去了,毕竟刚站稳脚跟,也需要一个落脚点,不然的话自己一票人将是无根的浮萍,再者今晚恐怕也伤了不少的兄弟,需要处理处理。

     沈浩打电话给温树云,告诉了这里的情况,自然人也连夜过来了。

     处理完这一切,天色已经朦胧了,也感觉到了疲惫,沈浩在外边胡乱的找了个宾馆睡了一会。

     迷迷糊糊的感觉手机再响,立刻翻起来一看,竟然是梁秋霜的。

     “媳妇,这大清早的……”

     “沈浩,你又没来上班?”梁秋霜的语气有些不悦,问道:“怎么回事?”

     “这个……有点事情。”

     沈浩还能怎么解释?有那么想么,这才几分钟不见,就……

     “快来公司,我们去一趟省城,有急事。”梁秋霜说道。

     沈浩郁闷,道:“我人就早省城。”

     那边愣了好久,好在没继续追问下去,不然沈浩还真没办法继续解释了,好好的补了一觉,梁秋霜从琉璃赶了过来,很沈浩见了面之后脸色一黑,道:“你还真是逍遥啊。”

     “什么跟什么啊。”沈浩有些郁闷,道:“放心,省城还没有我认识的妹子……”

     梁秋霜翻了翻白眼,瞪了沈浩一会之后,将事情讲了一下。

     年关了,这关就不好过了,一些单位开始出来打秋风,但你还的买人家面子,这不,慈善机构估计是快没钱过年了,打着所谓要帮助失学儿童的旗子,搞慈善拍卖。

     “那你叫我来干嘛?反正就是花点钱么……”沈浩翻了翻白眼,还真不明白这妞儿怎么想的,这点事情……

     “往年是静茹陪我来的,可是这次就不行了,事情一大堆,必须要有个人来处理,但我一个人来不安全……沈浩,你要是感觉委屈,你就回去,要是我吃了亏你看着办。”

     “啊?”沈浩立刻恢复了精神,道:“什么我委屈?我这不是跟你要去么?”

     所有的话他沈浩可以无视掉,但有一句,他打死都不能啊,那就是,我吃了亏……

     尼玛,妞儿你现在是我的,你的心是我的,你的钱是我的,你整个人也是我的,你要是吃了亏,那特么不是老子吃亏了么?

     试问沈浩,从来都是自己占别人的便宜,何时让别人沾过自己的便宜?

     别扯了,非打断他一条腿不可。

     “哼,就知道你大男子主义犯了。”梁秋霜一脸的果然,现在妞儿可以说是把你沈浩给琢磨透了,稍微的找软处捏捏,你很容易就犯了老毛病。

     “什么大男子主义,你是我媳妇,要是被人家咸猪手了,我特么不就是带绿帽子了么?你出去问问,那个男人愿意被带?除非是傻蛋。”沈浩嘿嘿笑着。

     “谁是你媳妇?”梁秋霜哼了一声,虽然脸上一万个不乐意,可是心里还是很甜蜜的。

     此次的慈善拍卖可以说举行的相当有水平,会址是此次的主办人,也就是五星级酒店的一个股东找的,当然了,也是五星级酒店。

     十八层一层楼给腾了出来,而且上面的三层今天不对外开放,全部作为活动场所。

     毕竟此次聚会的人非富即贵,没点身份都不欢迎你来,这阵势就不用说了,光准备的开胃菜,令郎满目,摆了长长的六条桌子,瓜果蔬菜,牛排什么的都有,还有专门厨师坐镇,只要你想吃,就立刻给你动工。

     梁秋霜在沈浩开的房内换了一件晚礼服,这大冷天的穿裙子可真是活受罪,沈浩也是受罪啊,特么的,白花花的肌肤往外面一露,光洁的两条玉腿在沈浩面前,当真有犯罪的冲动,可是梁秋霜打死也不让你占便宜,原因么……

     反正让沈浩感觉蛋疼,没办法,自己也是穿上了梁秋霜带来的西服,这看上去还像那么回事,两个人就去了。

     人已经来了不少,大部分人都是成功人士,西装革履的,显得特别的热闹,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开聊了。

     本来是和沈浩手挽手的,可是进了门之后,梁秋霜就不属于沈浩了,这个人她认识,那个人认识她,她认识那个人,彼此打个招呼,还要寒暄两句,握手之类的,反正礼仪多的一匹,不得已只能放开沈浩的手。

     沈浩反而没事了,直接去了那边的桌子找吃的,填饱了肚子,通过窗外往外面看了出去。

     零零星星的开始有雪了,可是这房间里的温度依旧很高。

     窗户下面,还有车子往里面开来,而且都不是便宜货色。

     恍惚之间,仿似回到了以前一样,一次任务,遇到了一个人,那个她。

     那个笑容,就是在大雪之中绽放的,带着快乐,是那么的无痕,最后她说:我喜欢你!沈浩,你娶我可好。

     沈浩说:好!

     可是枪响了,她倒在了血泊之中……

     “今天就算不是什么快乐的日子,你为何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正当沈浩入神回忆时,一个身影传了过来,一个女人站在他的左手边,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带着温和的微笑。

     她很漂亮,大约三十来岁,可能实际比这个年纪更大一点,一身的晚礼服露出深邃的沟壑,一条价值不菲的坎肩,挡住了肌肤,算是很漂亮了。

     个头也很高,有一米七二左右,两条腿修长,看上去高贵大方。

     “唔……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朋友。”对于这种微笑,沈浩向来有好感,看来这女人也比较喜欢雪吧。

     “恩,下雪天很容易勾起人的思想,思念!”女人一笑,道:“人们常说,雪是最奇妙的东西,可以暂时的掩盖所有,罪恶,善良,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不知道,你站在这里又看到了什么?”

     “貌似太深奥了,哈哈……”沈浩笑了出来,道:“我是个粗人,看不出太多。”

     “你还真是个奇怪的人。”女人一笑,道:“敬你一杯。”

     沈浩举了举手里的香槟,抿了一口。

     快乐的事情,或者不快乐的事情,沈浩向来不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可是脑海里也有属于独家的秘密,那是不为人知的,或许,这是自己永远的秘密吧。

     “我有个妹妹,在英国留学,她告诉我说,她喜欢上了一个喜欢雪的男人,一身白色的西装在雪里面很帅气,当时我笑她,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站在大雪漫天之中,能看见人么?”

     女人淡淡的笑着,道:“可是呢,我妹妹说,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就算是青天白日里面,他还是喜欢躲在没人的地方,喜欢伪装隐藏自己。或许我那时候真没理解妹妹所说的,可是当我听说她死了,死在了男人的面前,鲜血染红了雪的时候……”

     沈浩愣了一下,脸色一怔。

     “我很想见见那个男人,可惜,我一直没有那个机会,不过我现在想问问你,一个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了的男人,他是不是一个男人。”

     沈浩的脸色大变,愣愣的看着女人。

     “回答我的问题。”女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变得严肃,甚至带着一丝的戾气。

     “不是!”沈浩的眼神之中有一抹的愧色。

     “哦,原来你也知道啊。”女人忽然一笑,道:“那么,对于你的实话,在敬你一杯。”

     这一次,沈浩没有举杯,他感觉手里的酒杯有千斤重,他看了女人很久很久,最后轻声叹息,道:“你是张琳吧,张晓的姐姐。”

     “哦?你看来是认识我。”女人淡然一笑。

     “也是啊,逃避了两年的事情,现在也能面对了,对不起了。”

     “还真是奇怪了,你竟然会说对不起?”女人,也就是张琳有些诧异的看着沈浩,道:“可是我不明白,你会把一个无辜的人卷入,还走的那么洒脱。”

     沈浩的眼神盯着远方,还真是没有想到,她的姐姐,自己还是遇到了,她曾说过,有这么一个姐姐。

     不过沈浩知道张琳为什么会怪自己,也是自己,让张晓离开了这里,不远万里的来到了沈浩的身边。

     那时候自己心有所属,或许呢不应该给她机会,或者,在很早之前就要明白这个柔柔弱弱的女孩骨子里的倔强,那样就不会有悲剧发生。

     那只毒蝎子要了的是自己的命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