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5.第325章 ,果不其然
    沈浩未雨绸缪,其实是不是省城的秦家他并不确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迟早要和他们正面对上。

     利益上的事情,不能说谁对谁错,但是大家拼个你死我活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对此,沈浩是不会让步的。

     刚刚稳定的局势一旦在乱起来,那么会更乱,一旦乱了,那么沈浩想要退休的念头,那就完蛋了。

     温树云这一次没有藏私,直接把所有的信息一股脑儿告诉了沈浩。

     秦家,可以说存在的比较早了,早在百年前就是C省的一霸,而且背景一向很复杂,当年的事情不说,就拿近几年而言,这秦家有几个人是做了官员,以至于人家也是床张水高啊。

     “秦青是三代人,可是三代里面他是最厉害的一个……”温树云有些担忧的说道:“虽然说个人实力没你厉害,可是他的背后,藏有一批雇佣兵。”

     “恩?”沈浩一愣,道:“雇佣兵?”

     “对,行走在南亚那边,在动乱当中谋求财路……”

     “那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啊。”沈浩苦笑着摸了摸鼻子,秦青这个人沈浩是见过的,那种阴柔的微笑,毒辣的眼神,还有做事时的算计,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要不是沈浩当时有所依仗,恐怕已经在秦青的手底下吃了亏,而且人家认输的很干脆。

     这样的人,能屈能伸,类似于古代时的韩信,受得了胯下之辱啊。有一件事情,沈浩更是在意,那就是背后的实力。

     杀手和雇佣兵,这是两大世界上不容忍的势力,可是很多地方是默许了他们的存在的。一个是行走在黑暗之中,一个又行走在黑和白的夹缝之中。可是,这两大势力,一向是不会发生冲突的……

     有一点,那就是无论是怎么做,两方面都不能下死手,一旦开战,那么将会让整个地方乱起来。

     而沈浩这一次所面临的是……

     “先前不论这些,因为就算他身后有这股势力,也不可能进入华夏的,他不敢,也不能。”温树云轻声说道:“我也会通知上面一声,希望能给你开方便之门。”

     “这倒不用。”沈浩摆了摆手,道:“我能摆平。”

     温树云咧嘴一笑,道:“对了,忘了你是干什么的了。”

     “哎呦,你干嘛打我啊?”沈浩忽然在温树云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温树云痛呼了出来,有些哀怨的看着沈浩,沈浩哼道:“丫又偷懒了。”

     “哪有,只是男人的面子重要嘛。”温树云嘿嘿的坏笑着,“啊,你……”

     “良宵苦短。”沈浩也是嘿嘿坏笑,小妞你还和哥斗,貌似你还差得远呢。

     没几分钟,满屋子的春色啊,温树云这妞儿,算是尝到了好处,直接……

     心满意足的妞儿最后躺在沈浩的怀里,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指,在人家的胸口上画着圈儿,左三圈,右三圈……

     “干嘛,难道你还没吃饱啊?”

     被整的酸酸麻麻的,沈浩又开始宠宠欲动了。

     “死样,你还真是贪得无厌了你。”

     刚才太疯狂了,而且人家温树云刚做女人没多久,以至于现在有些疲惫,嗔怪的看了沈浩一眼后,不闹腾了,道:“咱们不闹了。”

     温树云虽然看上去没有梁秋霜和刘静茹以及苏娅几个妞儿火爆,可是一旦展现出来,具有着一股惊人的魅力,那是一种完美的尺寸和合乎比例的黄金分割,而且她的肌肤摸上去更加的光滑一些,就连这种事情过后,身上全方位的镀上了一层绯红。

     不仅仅是感觉,而且还有视觉的冲击。

     “看什么呢?”看着沈浩盯着自己,愣愣的表情,温树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脸色微微的一红,不由的垂下了脑袋。

     “妞儿原来这么漂亮啊。”沈浩嘿嘿一笑,道。

     “的了吧你,我难道还有梁秋霜漂亮?”提起梁秋霜,温树云就感觉有些吃味了。

     “恩?”沈浩一愣,道:“这个,不能比的。”

     当下沈浩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谁的坏话都不说,都快把人家温树云给夸到了天上了……

     次日的天气很好,至少风没有那么大了,太阳也比较大,温度高了不少,沈浩从这公寓里出来之后,贪婪的吸了几口空气。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沈浩快速的接通。

     “二货,你让我帮你查的东西查到了,那个秦青的确是有一个佣兵团,代号是野狼。”那边懒洋洋的声音传来,道:“我可给你说清楚,你最好别和这些亡命之徒打架,不然那女人又要抓狂了。”

     “行了,现在我又不回来了,干嘛还要听她的,切。”沈浩无所谓的翻了翻白眼。

     “行行行,你算是解脱了,不过呢,我还有一件事情告诉你,这些天圈子里貌似有些问题,大部分的人貌似都接到了任务而回不来了,听传回来的消息,貌似有人在设计……”

     “恩?”

     沈浩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虽然说圈子的事情是圈子里的,可是大规模的杀手被人设计干掉,那证明对方是有目的的,可是……

     “你也别问我是怎么回事,反正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听说几个老鬼出动了,要把幕后的这黑手给揪出来。”

     沈浩这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

     胖子嘴里的老鬼,那可是几个变态级别的人,就算是现在的沈浩,当面对上这几个人的时候,也未必能全身而退,恐怕此次的事情所牵连的不小,不然不会引来这些已经退休的人出手的。

     “那你就继续跟进吧。”沈浩叹了一口气,道:“能提供便利就提供点便利,毕竟兔死狐悲,别到时候让我们自己人也吃了亏。”

     “行了,了解!”胖子回答了一声,随即挂了电话。

     沈浩还没有把电话装进口袋,又响了起来,一看是刘静茹打来的,快速的接了起来,那头声音显得有些焦急,道:“你在哪里,快来公司。”

     沈浩眉头一皱,也没问什么事情,道:“好,我这就过来。”

     刘静茹坐在办公室里,显得神情不宁,看着沈浩走进来,直接起身来到了他面前,道:“有消息称,秦家的公司开到了这里来了。”

     “恩?”沈浩一愣,问道:“这和你有……”

     “关系大了,秦家所牵扯到的药物供应上面,可是在C省占据了很大的比例的,就连我们,都要看秦家人的脸色行事,不过……”

     看来被沈浩不幸言中了,连城璧果然是和省城秦家的人和在一起了,这样的话,事情恐怕会很麻烦的,官商勾结牵扯到的是犯罪,可是强强联合起来,那就是……

     “没事,你先冷静下来。”沈浩劝解道:“虽然你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可是是不是真的还不确定,不妨我们坐下来好好的看看情况再说。”

     秦家,你们的手伸得太长了,你们的事情还没解决呢,现在又伸过来,貌似是要和自己过不去了啊。

     行,咱们一点点的给压了再打。

     沈浩计算着所有的可能性,既然秦家这般大张旗鼓的,要在周边开花,那就必须要有之前铺路的能力。

     可是沈浩感觉,那个所谓的胖子,根本就和秦家占不到任何的关系。

     “我能冷静的了么我。”刘静茹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祸不单行了,一个药辞就已经让我们很难做,可大家都是做这个的,公平竞争也就是了,可是秦家的人就是土匪,是来抢的。”

     沈浩那个汗颜,那你和土匪坚劲?

     “你这啥表情啊,要是我和秋霜破产了,我看你怎么面对你媳妇,天天来个以泪洗面,不整死你问我来。”

     对于公司的情谊,两女几乎是倾注了所有的感情,这已经不是单纯的赚钱工具了,而是一种信仰了,可是事情发生的忽然,毫无征兆的传来的信息,打的她们措手不及。

     “这个……”

     沈浩的脑袋有些头大,他现在能说个啥?难道告诉你们,这秦家就是冲着和自己作对来的?人家最大的目的可是房地产啊,至于这些外围产业,人家是看不上的。

     ……

     秦青坐在办公室里,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那位三哥站在旁边,垂手而立。

     “真不简单啊,竟然有一家注册了这么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啪嚓一声,人家秦青就合上了打火机,带着玩味的微笑,看了一眼那三哥,道:“这事情……”

     “我好奇的是他的钱怎么来的。”那三哥眉头微微的一皱,道:“这个家伙的后面太平凡了,平凡的几乎到了和普通人一样的地步,可是他太有钱了些。”

     “十个亿,还真不是什么小手笔啊,说拿出来就拿出来,不过……有没有温树青这女人从中捣鬼的可能?”

     三哥闻言摇了摇头,道:“这个可能性不大,温家已经好些年不涉足商业了,虽然温家不缺钱,可是要十个亿的动向的话,那是要很大的动静的。”

     “那可真是奇怪了……切,那又怎么样呢?”秦青微微的笑着,眼神之中带着微笑,道:“我可是在人家手底下吃了很大的亏啊,要是不整点……”

     “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先查清楚这家伙身后面到底有什么人在做背景再说……”

     “三哥,你就是胆量太小,风风雨雨的走的多了,都玩过命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别忘了,这里是华夏,这里是C省,这里就是秦家说了算,也许我家老爷子们畏手畏脚的不敢放开手了做,但对于我而言,他们只不过是跳梁小丑,放在子弹横飞的战场,呵呵……恐怕是早就吓尿了吧?”

     秦青带着玩味,可是眼神特别的亮,亮的让人不敢直视。

     他自信满满,实力也不错,对于沈浩那边,是吃了个亏,可是也没吃的太厉害,至少,你还是帮人家处理掉了两个人。

     至于沈浩什么来路,对于人家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所谓光脚的还在乎穿鞋的?

     三哥的眉头微微的紧锁了起来,既然秦青不想继续听了,那自己在说也没什么意思,当下只能沉默。

     “三哥,给那头打电话吧,让行动起来,先给我把琉璃这水搅混了,越混越好。”秦青露出一抹狰狞的微笑,道:“我都警告过王山,希望他给我老实点,竟然连我秦家的面子都不买,那么,他就没理由占据琉璃。”

     “好,我这就去办。”

     ……

     沈浩的眼皮子跳的特别厉害,固然心中有所计较,可是对方爪牙还没漏出来,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可来者不善,这是肯定的,按照秦家的意思,必须要站稳脚跟,可是这第一步怎么走?

     是按照常理,以商人的身份进入?

     恐怕不会,因为这里没有多少的人脉关系,或者说人家看你是秦家的人,会给你点面子,可是一旦牵扯上利益的事情,谁会让步?

     那是把自己的饭给你吃,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干,毕竟,人都是自私的动物。

     强势,强势是秦家行动的准则,一向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坏了!”沈浩忽然拍了一下脑门,感觉事情貌似真的有些不对,房地产,而且穆氏集团之前处理的事情,彻底的触怒了温树青,以至于整个政府都开始和穆氏集团过不去,难不成……

     民生的问题,虽然这不在沈浩的考虑范围之内,可是若从这方面出手的话。

     “真是该死,原来如此。”

     想明白这个的时候,当下坐不住了,既然穆氏集团敢出手,就代表着有人想动那一块,可是穆氏集团也未免太过于急功近利了些,最后事情办砸了,而秦家强势入驻,那么肯定是下一个……

     连城璧,沈浩只能想到这个人,因为只有他手里有这个权利,也只有他,才可能第一时间想到一旦书记高升了,那么他可能会面临着和温树青竞争的尴尬局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