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9.第399章 ,照样揍
    温树云没有拒绝这个合理的要求,老七忽然出现在琉璃恐怕是怀有很重要的任务的,只是出于内部的规定,彼此之间是不能有任何的试探的。

     这是职业情操,可是他们是朋友,在权限范围之内的事情,还是能给予彼此方便的。

     所以温树云还是打电话给了沈浩,只要当着自己的面,沈浩不会动手吧?

     温树云也不敢确定了,反正两个人之间已经有了点小矛盾。

     沈浩还是来了,人是他揍的,反正往后还会见面,不妨今天再揍一会。

     “哐啷……”沈浩的脸有些阴寒,一脚踹开了门之后,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对着老七冷声问道:“矬子,你特么找老子干什么?是不是感觉挨打还挨得不够?”

     “****你奶奶,王八蛋……你特么找死。”

     这一句话就像是踩到了老七的尾巴一样,顿时暴跳如雷,直接破口大骂,所有的脏话都用上了。

     这一切都早就出乎了温树云的意料,本来还想调停的,可是沈浩怎么忽然就这么暴脾气?开门就见山了?

     “特么的,谁揍谁还不一定呢……”沈浩丝毫不让步,直接就扑了上去。

     两个高手,又在这里拼命了。

     来来往往,拳脚相加,彼此打了足足二十多分钟,以至于最后谁也不能动了,还是沈浩稍微的厉害些,勉为其难的用普通人一样重的拳头往老七的脸上招呼。

     再一次的,老七变成了猪头。再一次的,老七在房间里怒吼着。

     “特么的,你们没完了是吧?”这一次轮到温树云发飙了。

     先不管你们两个人怎么回事,可这一照面就打架也就罢了,可是这里是自己家里,你们回头看看,这还特么是家么?

     看着一脸寒冷的温树云,沈浩一愣,随即环顾了一周。

     电视机被直接打穿了,茶几上的杯子什么的没一个是好的,连沙发都被掀翻在地。

     “这个……嘿嘿,对不起!”沈浩有些不好意思了。

     “树云,这不怪我啊。”

     “难道怪我咯?”温树云哼了一声,道:“你们做的事情,就给我处理妥当,不然别怪我发飙。”

     两个有些不对眼的男人,打架打的没了力气,不过还的把打坏的东西给彻底的换掉。

     这一切做完,已经到了傍晚。

     崭新的家具和电视机,还有新的茶具。

     “怎么,不打了?继续啊,我知道你两位都是有钱的主,继续打,打完了再换。”

     “么得,小子,你叫沈浩是吧,今天这梁子结下了,老子迟早。”

     “迟早想干什么?”温树云怒声喝道:“老娘告诉你老七,他是老娘男人……”

     “你男人就了不起了啊?你男人?”

     忽然老七感觉就像是听错了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表情像是吃了屎一样。

     “嘿嘿……她是老子女人,咋地,不服是吧?”沈浩坏笑道。

     “么得,感情进了贼窝了,还以为是公事呢,感情现在看来,都是你两给老子摆的乌龙是吧?不玩了,不玩了,老子这就回总部查去,娘的,还以为真是绝密呢。”

     “这个我和你没开玩笑。”温树云认真的看了他一眼,道:“坐下吧,沈浩,你还是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糊里糊涂的结下了这个仇,总是不好的……”

     原本还有些不爽呢,可是看着沈浩的脸依旧是臭臭的,像是老七欠了他千儿八百万的,反而是心理一软。

     沈浩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这样肯定是之前有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发生,当然,就算沈浩在这事情上无理取闹了,自己的立场还是站在沈浩这边的。

     自己是沈浩的女人,自打那一天晚上之后,温树云一直就这样认为的,这是一个让她都无法逃避的问题。

     心甘情愿,也是一种喜悦和幸福。

     “我当年对你们老大说过,你们九条龙,我见一次打一次,打不过我还打。”沈浩给出了这么一个解释。

     而这个解释让人哭笑不得,脸色最难看的还是老七,当场破口大骂,道:“尼玛,那是你和老大之间的破事,有本事你找老大去,你拿我出气,特么算什么本事。”

     “老子我打不过他,这样总行了吧?”沈浩嘿嘿只笑,道:“今天打的叫个开心,我希望你明天还在,好在马上过年了,吃完了肉没地方发泄多余的精力。”

     “疯子,你特么就是个十足的疯子,你给老子等着,老子这就去找老大,有种你和老大去打。”

     老七实在是坐不住了,特么,这算是什么借口,什么理由,简直就是鬼扯。

     虽然是九条龙,可是每条龙之间根本就没啥联系,凭啥你老大得罪的人,非让其他兄弟们遭罪?而且还是这么厉害的一个王八蛋,这简直就是找虐啊。

     温树云也是用奇怪的表情看着沈浩,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男人,可真是一个活宝,可是话说回来,沈浩真是这样的人,向来是言出必行,说过的话肯定算数。这不就是自己喜欢他的原因么?

     看着急冲冲跑掉的老七,温树云这才噗嗤一声笑了,道:“沈浩,你真是个人才……”

     “我特么还是人才了,要不是看在那事情和他没关系的份上,今天这事情和他没完。”沈浩说的凶神恶煞。

     具体什么事情,温树云就没问了,沈浩也不想说,总而言之是沈浩貌似对此事真的很生气,而生气起来的沈浩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可爱。

     至于为什么会用上可爱这个词,温树云不知道。

     “好了好了,不生气了,好不容来我这里一趟,是不是都快把我忘了?”温树云白了沈浩一眼,给他泡上一杯茶,靠在了他的怀里。

     沈浩喝了一口,道:“妞儿,你知道我喜欢喝茶的,可是夜里喝了这玩意很容易失眠的,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讨厌……人家只是给你一杯茶而已,你怎么都能联想这么多啊?”温树云的脸瞬间就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