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7.第397章 ,见一次打一次
    两个人打的是热火朝天,最终是谁也不肯让步,以至于最后打的双方脱力,一个个相互对视,喘气如牛。

     邋遢青年看上去特别的狼狈,鼻青脸肿的不说,连衣服都撕破了好几块。

     沈浩从表面上而言,还算好的,只有头发稍微的凌乱了一些,衣服袖子也破了。

     “么得,你最好给老子给个解释。”邋遢青年一脸的怒容,对于沈浩忽然发飙,就是一顿殴打,就算没有吃亏,也是怒火在胸中烧。

     再说,这家伙貌似对于自己的套路清楚的不是一般啊,就在刚才,给自己的感觉像是殴打小朋友一样。

     开神马玩笑,唐唐九条龙,被人当虫子虐,传出去都丢人。

     “九条龙?嘿嘿……”沈浩依旧笑的那叫个没心没肺,道:“刚才不是很拽么,现在怎么像个死狗哦?想要解释啊,不好意思,老子就找你麻烦了,不服?继续来,你们九条龙不是有九个啊,去找吧,找来了继续。”

     沈浩耍起了无赖,没把邋遢青年气出胃癌来。

     “你特么就是个无赖,真是该死,你到底是什么人,今日个要是不给老子个解释,老子拼了命也要把你给干掉。”

     邋遢青年怒火通天,先不管沈浩是什么人,这种类似于羞辱的殴打方式脸面尽失不说,最让他不放心的是,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的所有套路?

     这可不一般了,这种方式一旦外传,被有心人利用起来,恐怕往后真的成了虫。

     “打就打,难道老子还怕你么?臭屁个毛,来,继续。”沈浩冷哼了一声,随即就又冲了过去……

     梁秋津自始至终都不曾明白是为什么,这沈浩忽然发疯起来,一旦动手直接是拼命的架势,虽然她是个外行,可是热闹归热闹,但招招往要害出打啊。

     这要是一个不小心失手了,打死人咋办?

     当然,那个邋遢鬼死了就死了,反正又不认识,可是沈浩要是有个闪失,那岂不是会把自己给伤心死。

     可两个人貌似不给一点说话的机会给自己,这三言两语的,又打在了一起了。

     场中打的是乒乒乓乓的,你来我往的,你一拳我一脚的,都是高手,已经打到了脱力的地步,现在考研的是谁的毅力强悍。

     这让邋遢青年越发的震惊,对于身手好的人,他见过的不少,可是身手好的人,还不是一个个的死在自己的手里?

     他可是军方出身,执行过最为危险的任务,生死搏杀之间锻炼出来的身手,其毅力是必须的,就这种战斗,就算是十分钟二十分钟后都能来个十公里的武装越野。

     可是沈浩这一身的持久力是怎么来的?

     很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拳脚力量下降了很多,可是出拳依旧是迅速勇猛,丝毫没有一点的拖泥带水,从沈浩的表情而言,依旧是愤恨之中带着恼火,貌似两人之间就有点啥父之仇啥的。

     这一架打得是越发的郁闷,对方明显是在出气,而自己连情况都不知道,糊里糊涂的就陪着胡闹起来。

     “次奥!”

     邋遢青年的最后一丝力量被沈浩给逼迫了出来,大脑系统都开始罢工,被沈浩抓住了空子,就是一个直拳,鼻子上狠狠的挨了一下。

     鼻血像是流水一样,缓缓的流了下来,那算算的感觉,真的让他着恼。

     尼玛,就算人家在怎么不修边幅,好歹人家脸蛋白皙俊秀好不?这一拳下去,已经把人家给打破相了……

     “特么的,你有完没完。”邋遢青年一连退了好几步,怒声喝道。

     “臭屁什么,今天老子就和你杠上了,要打就打,不打就挨打,别特么给老子叽歪,不然非把你那嘴丑牙捅下来。”

     “有种……”

     气坏了,还向示威,哪知沈浩又扑过来了,拳头再一次的像暴风雨一样卷天而下,打的对方不要不要的。

     九条龙成员,最后惨了,被沈浩给狠狠的胖揍了一顿,沈浩貌似没完了,要不是力气用完,肯定把对方打成猪头不可。

     “这是老子的战利品,不服改日来找老子。”沈浩打完人,扒掉了邋遢青年的上衣,就要带走,可是问了问那味道,当场破口大骂,道:“草,你特么多久没洗澡了。”

     其实沈浩已经很给面子了,要不是梁秋津还在那边瞪大了眼睛看着,恐怕沈浩连他的内裤都拔下来,九条龙?老子今日个要让你成了九条虫。

     就算邋遢青年心里多么的着恼,嘴里也是骂骂咧咧的,那一副你有种杀了老子的样子……

     沈浩听完之后耻笑,道:“怎么着,老子就侮辱你了,什么士可杀不可辱,老子就侮辱你了,你能怎么着?嘿……不服你给老子自杀个看看。”

     说完沈浩就要往车里面钻。

     “特么的,你好歹告诉老子你是个什么鬼,让老子来报仇……”

     “我呸,就你?再回去练几十年了再说。”沈浩留下一个邪恶的眼神,随后转身开车就走了。

     莫名其妙的跑来示威,其实邋遢青年是有想法的,陪着那个青年来到琉璃,肯定不是来游山玩水的,可是这忽然就遇到了一个让自己都要重视的高手,真怕往后一个不好,把那公子哥给干掉,自己招牌就砸了。

     尼玛,自己给了人家面子,爆出了自己的名号,现在倒好,被揍了。

     而且还是特么当着一个女人的面,扒了自己的衣服?

     操蛋了的是,还连人家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为毛会有那么大的怨气,这让人怎么都想不明白……

     “特么的,老子要是不找回这场子,往后跟着你姓。”被揍了个没脾气,这邋遢青年也只能从地上挣扎着起来跳脚。

     沈浩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自始至终开车,却没给梁秋津任何解释,在路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他把那几件衣服给扔进了垃圾桶。

     “沈浩,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梁秋津忽然有些自责的说道。

     “恩?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沈浩一愣。

     “人家不应该那么任性的……都怪我……”

     沈浩伸出一只手,拍了拍梁秋津的脑袋,道:“和你没关系了,这其中当然有我的不对,不过呢,和那邋遢青年之间有些私人恩怨,你也别忘心里去。”

     “你还知道啊。”梁秋津忽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带着恼火说道:“逛个街都给我塞气,你还是不是我姐夫?”

     “这个……”沈浩感觉脑袋有些大,道:“秋津啊,我也不想这样啊,毕竟……我是你姐夫啊。”

     这个身份还的再三强调,这里可不是西京,哪里还有人家老人压着,小丫头就算胆量不小,也绝对不敢明着造次,可是这里没人管了,这丫头又被姐姐给惯坏了,真要是非要那个啥……沈浩怎么面对梁秋津了。

     “哼,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这样,人家就是无聊了些,想要让你陪着玩而已,你推三阻四的,难道你一个大男人还真怕我把你怎么着啊?”

     两个人心满意足的回去了,留下的青年气急败坏,可特么现在是大冬天啊,这冷风嗖嗖的,光着膀子,能特么舒服么?

     沈浩这王八蛋还连自己的手机啥的一起拿走了,这特么不就是要整死自己的节奏么?

     那边出现了个美女,这家伙没皮没臊的就凑了过去。

     “啊,你个臭流氓……啪!”一个“衣衫不整”的青年凑了过来,人家美女当然不乐呵了,直接甩手一巴掌,奈何这家伙体力是彻彻底底的被沈浩给压榨了个干净,就算你能反应过来,可特么也没办法躲开啊。

     “啧啧,不过身材很好哦。”旁边一个胖妞吃着奶油蛋糕,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

     “特么的,老子不出卖身体。”邋遢青年快疯了,为毛自己会这么悲剧?

     “看你这德性,老娘能看的上么?”胖妞火了,直接对着邋遢青年要出手。

     “给老子住手。”就在这时候停车场那边传来一声怒喝,一个帅气的小白脸出现了,对着胖妞怒目而视,随即自己身上拿价值不菲的衣服披在了邋遢青年的身上,问道:“你被人给捡了肥皂。”

     “滚,特么的,你要是再敢多废话一句,老子把你捡了肥皂,都是什么人啊?”

     邋遢青年恼火的快要杀人,喝道:“给老子电话。”

     青年的表情古怪,邋遢青年可不是他能得罪的人,而且人家能跟自己来,那还不是看在自己爷爷面子上?

     可是自打认识这人之后,自己家那些很牛逼的保镖看见人家就想是看见了自己爷爷一样,可今天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多么的爽快?

     可是特么还的憋着,不能笑啊,这要是让这青年知道了,估计自己的屁股会痛……

     “喂,给我查查一个叫沈浩的王八蛋,奶奶的……”邋遢青年直接吼道。

     “老子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你为毛不去死,恩?你敢……你等着,老子回京城之后立刻把你给办了……”

     这时候邋遢青年直接彪了,不过也难怪,毕竟自己这个部门只是认电话号码,不认人的。

     最后,无奈的他也只能联系另外一个人,也是在琉璃唯一算是朋友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