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0.第400章 ,总有一些事情说不明白
    茶水很淡,喝在嘴里感受到的是一种清苦,咽下去之后有一阵甘甜,虽然沈浩不懂什么是好茶叶,可知道这种苦尽甘来的感觉就像是人生。

     美滋滋的喝了几杯,温树云这妞儿靠在自己的怀里已经是小酣了一会,表情幸福的不要不要的,小脸蛋上由于暖气的作用,红扑扑的很是漂亮。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无需做什么,只要有沈浩陪在身边,就能感受到无尽的快乐。

     “我说妞儿,这都快过年了,你的事情也算是做完了吧?”沈浩忽然问道:“来年有怎么样一个想法。”

     温树云睁开了眼睛,忽然看着沈浩,表情有些不解。

     沈浩对与她的工作,向来都不是很关心的,忽然问这个,多少的有些不适应了。

     “也没有什么主要安排,不过你也知道的,这些天有些人想要来琉璃,导致大多数人风声鹤唳的,这个年也没办法过了。”

     沈浩点了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

     九条龙的忽然出现,以及那个什么二杆子青年,多少让沈浩有些联想,当然,在水落石出之前,沈浩还是不能妄下定论的。

     有些事情可以猜,但至少决不能故意的去揣摩,一旦稍有差池,会让错误的理念占据主导,以至于在做事的时候做出错误的判断。

     老七看样子和温树云很熟悉,他的意思是能不能在温树云这里得到点想要的信息。

     “哎,都不明白你们男人是咋想的,老七这一次忽然出现在琉璃,肯定是有着不可告人的任务的,我主要怕还是对你不利。”

     温树云是何等的聪明,窥一斑而知全豹,也猜到沈浩估计注视到了老七,可是这事情就算自己知道也不能说出来啊。

     “你也别劝我了。”沈浩果断的摇了摇头,道:“这是我和九条龙之间的一点点恩怨,反正当年他们敢做,说穿了就不怕我找他们麻烦。”

     茶是喝完了,继续喝下去的话已经没什么味道,尤其是好茶,绝对不能多喝,很容易造成味觉的疲劳,好东西也会喝的恶心的,平白的暴敛天物,这样不好,类似于浪费。

     一下子把妞儿给抱了起来,大步流星的往卧室里走去。

     “混蛋,你就是喝饱了思考那些坏事情,人家这几天很忙的……”

     温树云一下子环住了沈浩的脖子,脸蛋红扑扑,胸口微微的高耸着,呼吸都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沈浩嘿嘿一笑,道:“你让我喝那么弄的茶,不就是不想让我今晚不能休息么?”

     “你这人……人家只是希望你能多喝点好茶叶,怎么从你嘴里出来,就变成这样了。”温树云很无语的,大家都不是小年轻了,虽然说男女之间就那么点事情么,可是旷的时间久了,难免的会让食髓知味的女人产生小女人的小心思来。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床上见真章。

     还真别说,茶水喝多了,以至于沈浩的精神亢奋啊,这一下子可真是把天雷勾动了地火的趋势给展现了出来。

     虽然说温树云很配合沈浩,但对于一些情趣,还是很保守的,她总喜欢一些传统的姿势来。可能是沈浩这些日子真心的学坏了,于是将脑海里的一些动作都在温树云这里重复了一边。

     “你这坏人……”

     两个人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就算沈浩这种强壮的身体,也是被累的气喘如牛,温树云也好不到那里去。

     虽然说只有累死的牛,也没有耕坏的地,可也架不住这么个折腾法啊。

     光洁如玉的肌肤落在沈浩手里,成了最好的把玩,那肌肤里透露出的绯红,是那样的给人一种视觉的冲击力,纵然有了两次,可是妞儿还是很敏感。

     轻轻的碰了两下,她偶尔还是会发出动人的声音来。

     “今年我姐的政绩考核算是下来了……唔,不要……你老实点,等我把事情说完。”

     沈浩的手太不老实了些,在她身上作怪,让温树云到嘴边的话,一时之间都短路不知道怎么说了,急急忙忙的把手抓住,带着魅意,道:“你接下来怎么做?”

     “这个你就别操心了。”沈浩叹了一口气,凡事总有那么点意外的,就算我准备的再怎么充足,对方又不是傻子,肯定也会出招的,到时候再说吧。

     温树云也不认为这是沈浩在敷衍她,到了一个层面上,她可是知道的,这些人一旦真的要保持自己的利益的话,做出的事情可不是一般的疯狂。小小的一件事情,一旦落在他们的手里,肯定会整出一些幺蛾子来。

     ……

     老七从床上起来,感觉浑身不自在,尼玛,又被人揍了,那混蛋怎么那么变态呢?

     新的手机被送来了,正如温树云告诉他的一样,貌似对于沈浩的身份给了一个完全的加密。

     只能是一声叹息,这种对人的身份加密,不仅仅沈浩一个人,就算是他们九龙十三凤也是享受了如此的待遇的。

     这是对个人安全的一种保障,也是对彼此家庭的一种保护。

     毕竟都是一些出生入死的人,有的时候他们活着,比死了的人还要可怜。

     死了,至少入土为安,可是活着,对于在世的亲人们,几年也未必有过会面。

     尤其现在马上到了过年了,就像那个大诗人说的:每逢佳节倍思亲。有时,这话感觉是无病瞎哼哼,可是漂泊的时间长了,就明白,这是特么多么的痛苦。

     青年已经是出动了,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了,还有几个安保人员给他留了信息,当老七把电话打开之后收到了数条短信。

     “目标已经出现,已然建立了联系。”

     “哎……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老七有些头疼,真的想不明白,为了一个人,大老远的跑来至此,反而得罪了一个比较狠的人,都不知道你们这样做值不值。

     一想到沈浩,老七莫名的感觉头疼,尼玛,那个变态,那个疯子,怎么比自己还要疯狂呢?

     “喂,温树云,你家男人走了没?”最后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温树云,有些痛苦的问道。

     温树云眉头微微的一皱,道:“老七,警告你,别打我男人的注意,要是惹恼了人家,真会一拍两散的。”

     “简直就是扯淡,感情老子还成了恶人了,本来只是想警告一下他,别招惹那个混蛋的,现在倒好,我还真担心你家男人一个不高兴折腾死那王八蛋,要是事情发生了,你让我这老脸往哪里搁啊?”

     老七显得有些头疼,和自己一起来的青年,可不是啥沈油的灯,从小被娇生惯养,看上的东西向来没有得不到的,自打这混蛋看见了梁秋津之后,已经是第二次在自己面前提了,这……

     特么的,最为重要的是,这帮王八蛋,一旦看上了那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心不死,顽固不化的主。可沈浩就不是一个软柿子,惹毛了真给做了,那岂不是真……

     老七还是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哼,那你就管好自己带过来的人,要是我男人真发生一点点的意外,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温树云立刻翻脸不认人。”

     “你这疯婆娘,就知道你有异性没人性,我这不是未雨绸缪,提前先把事情解决解决么?”老七被气的翻白眼,从床头柜那边抽出一支烟点上,道:“告诉我哪里能找到他,这事情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解决。”

     按照温树云的性子,自然不想把沈浩再拖进来了,可是老七郑重其事的样子不可能不让她担心,再说能央求老七作为保镖的人,身份肯定不是一般的高。

     一旦沈浩下手不知轻重,估计会惹一身的麻烦的……

     思考了片刻,道:“过来吧,我带你去。”

     沈浩并没有意识到麻烦已经接近了,早晨回到了梁秋霜哪里的时候,三个妞儿看着自己的表情有些奇怪。

     得,看来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是纸包不住火了,可还能咋办啊?要是承认了,自己都不好意思,可是不承认,貌似自己做的还真不对啊,最为重要的是,人家都知道自己和温树云之间的那点小九九……

     “小鲜肉啊,你还真是舍得,俗话说,刚成亲的小夫妻是如胶似漆的,你倒好,这还没到哪一步呢,你就忙着……”

     沈浩脸色立刻就寒了下来,急忙喊停,道:“静茹,你这妞儿咋就唯恐天下不乱呢?这要是让秋霜听见……”

     “哟,你还真在乎这个啊。”刘静茹可真是不依不饶了,当下脸色不咋爽,道:“哼,要是之后换成了我,你要是敢在完全属于我的时候出去找别的女人,我不把你那玩意切下来泡酒喝,才叫怪事。”

     沈浩被呛的没话说了,貌似这事情还真他理亏,对啊,这几天算是和人家梁秋霜刚结婚,自己还不检点点,还真说不过去。

     偷偷摸摸的跑上楼去,梁秋霜在房间里整理东西,感受到沈浩从外面进来,装作没看见,直到沈浩从后面抱住了她。

     “放手,她们都在楼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