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8.第398章 ,朋友的男朋友
    沈浩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解释,回到家中之后,反而感觉事情像是没发生一样,换上了一张笑脸,给梁秋津一种错觉,之前打死打活的人,根本就不是人家沈浩……

     梁秋霜还是一脸的幽怨,看着沈浩的表情飘飘忽忽的,有些冰冷中的羞愧……

     刘静茹总是在那边偷笑,时不时的看看两人。

     “我说媳妇啊,你这晚上也太折腾了……”

     “沈浩,谁晚上折腾了?”初为人妇,尚且还不适应,总是有些唏嘘,这正藏了二十多年的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了自己的男人,感觉有些满足的自傲。

     或许对于很多男人而言不算什么,可能对于一些女人,也算不得什么。

     可是,在梁秋霜心里,就是这样的,就算是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也不可能做出这一步的,除非,真的走进结婚的礼堂,尘埃落定再说。

     虽说,和沈浩还没有彻底的走进哪一步,其实按照法律的意义,她已经是沈浩无可厚非的妻子了,一个家的女主人。

     主要的还是脸皮子薄,这事情,怎么可能放在明面上说呢?

     “嘿嘿……”沈浩笑的花儿都开了,急忙陪着不是,道:“我这不是担心你的身体么。”

     “我很好……”

     “咳咳,沈浩,秋霜的意思是,今晚人家还能来。”

     “静茹,你这死妮子怎么说话呢,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梁秋霜实在挂不住了,当下作势要找刘静茹算账。

     梁秋津看着家里两个人说着那话,脸红的不要不要的,看看三人,最后还是松了一口气。

     小心情其实很矛盾的,虽然说沈浩是自己名义上的姐夫,可事实真的是那样么?没人告诉她,她也不知道。

     现在看来,两个人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再也没有变故了……岂不是说,自己和姐夫……往后继续可以这样下去了?

     梁秋津放下了心理包袱,很快的就笑了起来,也开始恶意的调侃老姐,搞的梁秋霜实在挂不住了,两个女孩加一个女人,不断的在哪里叽叽喳喳。

     气氛很好,就在这时候沈浩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温树云的,微微的愣了一下后还是接了起来。

     “沈浩,晕啊,你这人……”

     电话刚接起来,那头就开始抱怨了,道:“你可真是干了好事,现在人在我这里呢,你咋办?”

     ……

     时间回到沈浩揍过人扬长而去三十分钟之后,邋遢青年暴跳如雷,在那青年买了一身衣服之后果断的来到了温树云这里。

     温树云见到邋遢青年楞的是没话可说,确切的说是感觉自己看错了。

     或许以前一起在一个部队服役,可是他们是不同的路,邋遢青年在部队所表现的天赋被人所看好,最后集中训练了好多年,最后成为了屈指可数的人物。

     虽然是朋友,但是在不同的路上,很难产生交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来找自己?

     看着一张铁青的脸,难看的快要滴出水来,温树云感觉很好笑。

     一个高傲的男人,竟然被人揍了?而且这么惨?

     哈哈……温树云在给他倒水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笑的泪水都流了下来。

     “温树云,你要是再敢笑我,我肯定把你当年的那些丑事一点点的给暴露出去,我看你还笑得出来不?”邋遢青年眼睛里喷火,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了。

     可特么还有什么办法?自己电话被整的丢了,联系不上总部,根本就没办法调用情报,别说查出沈浩是何须人也,恐怕接下来的事情也很难办。

     还好他认识温树云,这位国安局在琉璃分局的一号人物,就算人家触及不到那种三S级的情报,但是想要查出一个人的话,权限还是够的。

     眼巴巴的跑来了,可是脸上的淤青根本就没办法掩盖,按照这个女人的智慧,怎么会猜不到这些伤痕是拿来的。

     “唔……老七啊,其实不是我笑你,只是感觉解气,真的解气,想当初你是怎么欺负我们的,可是我们打不过你啊,我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感谢一下那位……”

     “女人果然还是个记仇的动物,事情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了,还斤斤计较……”

     一杯热水在手,老七的脸色微微的好看了一些,毕竟这大冷天的被冻了那么久,就像是个死狗一样,在风中得瑟,想起来不是仅仅丢脸那么简单。

     “算了,算了,反正女人在你眼里都不是啥好人,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幅鬼样子,还不是女人所谓……”

     说完这话,温树云微微的有些后悔了,毕竟……

     果不其然,老七的脸色微微的有些暗淡,甚至带着一些伤感。其实老七是一个很帅气的男人,除却个头稍微的矮了一点外,有着一张笑起来很可爱的脸蛋,可惜的是,自打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他就没有笑过。

     事情过了很多年,可是很在他的心里,仿似发生在了昨天。

     “算了,当我没说,当初我开导你的时候你满不在乎的,现在看来,你还是装不住啊。”温树云的语气还是略微的平淡了些,道:“老七,想开点,过去了,就过去了,毕竟她也不希望你这样一直下去,我想,你还会遇到一个比她还要好的女人的。”

     老七苦笑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温树云,带着戏谑的声音,有些尖酸刻薄的说道:“你就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就是噩梦,人家就想出个轨,你都能给调查出来……”

     “行了,说了那么多,无非就是想嘲笑一下姐姐我嫁不出去呗,呵呵……实话告诉你,姐姐我现在正处于恋爱当中。”

     老气有些傻逼的看着温树云,像是听错了一样,使劲的揉了耳朵好几下,最后还在自己的脸上拍了一巴掌。

     “次奥,那个悲剧的男人这么胆大?岂不是为了一棵歪脖子树放弃了一片大森林?亏了……不,确切的说,让我看看这位绝世好男人吧,赶紧的。”

     两个人的关系本来类似于兄妹一样,当年是无话不谈,虽然后面因为各种原因加入了不同的部门,身份敏锐而没有过接触,但如今有了聚首的机会,还是对彼此这些年的生活很感兴趣的。

     友情,本来就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不需要经常的联系,只要确定对方过的很好,其实已经很安心了。

     对于老七而言,温树云已经年纪不小了,常年的漂泊,也是该找个固定,叫做家的东西了。

     “算了,这事情你就别担心了,迟早会见到的。”温树云还是没有把沈浩说出来,道:“说说看吧,你无事不登三宝殿,需要我做什么。”

     “哼,你不说我还给忘了,真特么见了鬼了,今天遇到了个王八蛋,差点把老子给气死,见面就不咋和谐,当听见九条龙之后,人家二话不说上来就和我打。”

     “你没打过?”

     “瞎****扯犊子,老子怎么可能打不过他?”老七暴跳如雷,最丢脸的事情被人给说出来,那可绝度iu不是啥光彩的事情。

     可事实写在脸上啊,紫青的脸蛋还有些浮肿呢,温树云没有点破,带着微笑听着,可是听着听着感觉就不对劲啊,这人怎么就这么像……

     内心这么一怀疑,于是问了一句:“你不会是来问我这人是谁吧?”

     温树云内心已经有了定论了,按照九条龙的身手,这个世界上也找不出几个能和他们相提并论的人。

     与其说他们是国家培养出最大的杀器,还不如说,他们是神话一样的存在。

     就算是当初那么恶略的环境下进行军事演习,以四个人的势力解决掉了一个团的兵力,这震动了整个华夏高层。

     也就是这种几近传说中的人物,今天还是吃瘪了……

     “别给我说不知道,你是这座城市里面的头头,我就不相信那么厉害一个人物藏在你眼皮子底下你不会不知道他的来历。”

     温树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为什么沈浩会对老七出手,而且这么胖揍人家,这个原因她根本不知道,可她知道沈浩绝对不是一个冲动的人。

     揍了九条龙,而且还骂人家九条虫,这就挑战了人家九个人的意思了,可以说这事情可大可小的,一旦真被人给利用起来,往后就是麻烦。

     “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恐怕我不能说。”

     “恩?”

     “你知道自己的权限,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你所预知的那个权限的零界点,我要是告诉你他是何许人也,会让上面的人揍我的。”温树云叹息了一声。

     这事情只能拖了,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朋友和自己的男友打起来,那样还是很麻烦的。当然,这事情还是要给彼此一个交代,有些话还是说清楚的好,不明不白的一直持续下去,可能对谁都不好。

     “超出了我的权限?”老七愣了一下,道:“绝密?”

     “绝密!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权限。”

     “真特么蛋疼死了,怎么会是这样?”老七半响都没反应过来,只能闷闷不乐的看了温树云几眼,道:“那你让我和她见个面总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