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1.第391章 ,最大的算计
    小泽玛丽原本想听沈浩如何自圆其说。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沈浩竟然给了这么简单的一个说辞,可以说,这是最荒唐的理由和借口,可就是这最为简单的理由,让小泽玛丽感觉有些心动。

     想想以前,关于天启的说法,曾是何等的了得,追的一个穷凶恶极的敌人跑了一个沙漠,曾为了完成任务,在如狼似虎的安保公司手中逃离。

     想想那些事情没来由的让人热血沸腾,可是……

     “是不是感觉很奇怪?”沈浩的眼神亮晶晶的,像是把自己看穿了一样,带着微笑,道:“你自问一声,尔虞我诈,那种每天不知道第二天是否还活着的日子过着累么?”

     小泽玛丽没有说话,反而从茶几上拿出一包烟,丢给沈浩一只,自己点上,重重的吸了一口。

     这一次,沈浩没有刻意的去揣摩她想什么。

     这是一个让人揣测不明白的女人,这天下间的男人,没几个能揣摩的明白,就像那些迷恋小泽玛丽的男人,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逃出来一样,可是,他们依旧没有摸明白这个女人的真实想法,或者她要什么。

     钱,估计这天下间的同行里面,比起小泽玛丽而言,有钱的没几个。权利,也许自始至终都不是这个女人追求的,不然人家早就成了英伦皇室人员了。色么?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凭人家这祸国殃民的长相,恐怕人家国家的天皇都恨不得娶回去呢。

     沈浩是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就算是铁打的身子,可在这江湖风雨中飘打的时间久了,都会有倦意。

     “你说动我了。”小泽玛丽给了沈浩一个说法,道:“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东西,但至少,我要拿回原本属于我的。”

     “哦?”沈浩点了点头,道:“那我再给你一个建议,别触怒我上面的人。”

     小泽玛丽指的是什么,沈浩自然知道,这让他心里冷笑,想染指琉璃地下势力的人多了去了,可这里绝对不是你一个外国女人能玩得转的。

     沈浩不知道为什么小泽玛丽非要插手这事情,但猜测还是有几分的。

     以前张狠在世的时候,做的无非就是毒品和人口买卖,而岛国的****行业就不用说了,发达的不要不要的。

     传闻中有几大家族控制着岛国最大的市场,甚至他们把眼光对上了全世界,华夏是多大的市场,谁都知道,但至于是不是,那就不是沈浩所知道的了。

     但是对方将手伸到这里来,不用沈浩出手,恐怕会让一些比较老的前辈们就已经把你们的爪子给剁了。

     “对了,柳絮家族的人,我想你还是不想惹的,那人你最好放出来。”

     “告诉柳絮家,就说人在我手里,他们想要,就来找我。”说完沈浩果断的出门。

     外面太阳高照,却没有多少的温度,惊起的一身冷汗在这种气温之下感觉冷飕飕的。和这种女人打交道,可真不是一般的累啊,要走好每一步,思考人家每一个眼神,这特么简直就不是人干的事情。

     成功是成功了,可是沈浩另有所担忧,小泽玛丽留在琉璃就是一个威胁,当然,自己留在琉璃,对于她而言也是一个威胁,一山难容二虎,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恐怕冲突,还是的继续。

     一想往后要和一个漂亮却狠毒的女人做敌人,难免的就有些蛋疼。

     还的承认,自打留在琉璃之后,这心啊越来越贪了,可胆量呢,越来越小了。

     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街道上那些人来人往的行人,幸福而简单,笑容真切,让人有些羡慕。

     既然你想要琉璃的地下势力,那么就动手自己去拿吧,呵呵……

     沈浩离开之后,小泽玛丽的脸色逐渐的阴沉了下来,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垂目看着那两条特别迷人的双腿。

     “小姐……”她的面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像是一只鬼一样。

     “刚才那个人,你有几分把握能干掉?”小泽玛丽连头都没有抬,沉声问道。

     对方愣了一会,道:“一成都没有,他进这屋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我,并且示意我不许动。”

     “哦?”小泽玛丽秀眉微微的一皱。

     “不过,是人就有弱点,听闻他以前是这世界上顶尖的杀手,要是换做以前我可能一点办法都没有,可是现在……”

     小泽玛丽闻言反而笑了,忽然想到了沈浩刚才所说的。

     “对,是人就有弱点,换做以前,我们都是同类,不能称作人,而是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可是现在这位天启不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了。”

     “不过我很好奇,他为什么会找到这里。”那人继续说道。

     “没有什么奇怪的,堂堂冥王真要连这点都办不到,那么我真的才会怀疑他们是不是浪得虚名,不过先不忙着和天启发生冲突,我要的不是他的命,当然,他的脑袋也很值钱,不妨你现在就去做点事情,给这混乱的局势添一点点的色彩。”

     小泽玛丽低声吩咐着。

     ……

     快过年了,这座城市年味十足,这对于华夏人而言,是最大的节日,普天之下,可能也只有华夏人在这个时候不论身处何地,都有一颗想要回归的心。

     忙碌而快节奏的生活忽然停下,像是失去了喧哗一样,整条完整的生产线忽然就停止了生产。

     可对于有些人而言,这么舒服的气氛之下,依旧是如坐针毡。

     列入,穆天生。

     省城秦家已经投入了大笔的资金,在前几天注册了公司,市委副书记连城璧出席了剪彩仪式,可以说不是一般的轰动,现在对于琉璃的建筑行业而言,最大的两家,不,确切的说,能摆在明面上的最大两家房地产开发商出来了。

     秦家,穆家。

     但是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秦家现在才是正主儿,至于穆家,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市政府摆明了要把你穆天生打死,如今想要投资其他方面的生意,基本上根本被人拒绝。就算你有钱,人家未必买你帐。

     以前的那些朋友,恨不得和你穆天生断绝所有的蛛丝马迹一样,怕引火上身。

     “一帮蠢货,以为秦家才是最大的受益者么?呵呵……”想想自己一些朋友,生意伙伴的嘴脸,穆天生心中恨,脸色都有些变形,此刻站在窗户前,目视前方,嘴角扯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微笑,道:“你们不知道的是,现在最大的受益者是沈浩。”

     他的身后站着阿凯,那瘦弱高大的身形,以及有着狰狞而帅气的脸庞,此刻双拳紧握。

     自打调查出沈浩的身份之后,阿凯没有再动,不是说他怕了,而是沈浩也吃准了他有所忌惮,双方暂且罢兵。

     “秦家最大的依仗是灰色势力,如今被人端了老巢,可以说在省城方面已经丢掉了所有的地盘,他们既然将目光放在了琉璃,我想沈浩也不会很舒服的。”阿凯小声说道。

     “呵呵……没想到连你都学会分析形势了……”穆天生忽然回头看了阿凯一眼,叹息了一声,道:“不过你错了,难道没看出来,其实现在无论是秦青,还是沈浩,已经被卷入了下一届的选举里面去了么?”

     “这已经不能看谁更有实力,而是看到底是连城璧,还是温树青那个女人上位了。”穆天生提起温树青之时,脸色怨毒的更难看,是这个女人让他一无所有的,继续说道:“可是,据我所知连城璧貌似已经是后继乏力了。”

     其实他还有一点点的侥幸,一直迟迟没有将手头的生意给撤回来,无非就是希望温树青完蛋,连城璧上位。

     不过在这关卡上,穆天生知道自己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因为他的所作所为不仅仅彻底惹恼了温树青,最为重要的是让整个领导班子对他设防。

     一旦让人知道他在暗中支持连城璧的话,恐怕连城璧在单位里面就没办法混下去了。

     “那么,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处理?”阿凯的猩红舌头在嘴角舔了一圈,眼神之中满是嗜血的冲动。

     这几天压抑的比较厉害,凡事都缚手缚脚的,做起来极其不痛快,这对于一个杀手而言,别提有多憋屈。

     “敌不动,我不动,但是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穆天生叹了一口气,道:“帮我调查一下梁秋霜那边,我想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吧。”

     穆天生嘴角扯出了一抹的冷笑,甚至眼神中有些炽热。

     梁秋霜,这个漂亮冷傲的女人,上一次拒绝了他,虽然心里有些不爽,可还是把这口气给咽了下去,现在还不到撕破脸皮的时候,他必须要拿到秋霜制药集团的股票,一旦成了股东,按照他穆家的财力,迟早把那个公司变成自己的。

     “你们不是想控制我么?想我生就生,想我死就死?呵呵……那么就对不起了,咱们走着瞧吧。”穆天生站在那里自言自语着,一切才是一个开始饿而已,这路还长着呢,现在说尘埃落定,还为时尚早,至于鹿死谁手,还的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