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4.第374章 ,从矛盾中抽身
    哈市很安静,这座冰城里面到处都是漂亮的装饰,独到的气候,以及地理位置,吸引了全世界的艺术大师们前来观光,更有成千上万的游客不畏严寒,举家前来。

     滑雪的,欣赏冰雕的,尤其现在局里新年已经没多久了,热闹的不是一般。

     今天人出奇的多,人们都把自己裹得厚厚的,像是粽子一样,但心情愉悦的出了门,逛街,以及品尝地道的土特产。

     沈浩和柳琪短时间内是回不去了,昨日把温树云整理好的东西交给了刘德伟之后便没了下文,可是他们也没有见到王长明,更别说人家跑来烦自己。

     就当是出门旅游了,把柳琪同样裹成了粽子,打算要叫上可可和笑笑出去购物的,但被两人个拒绝了。

     沈浩没有多想,既然人家不想去,那就不去呗。

     房间里的暖气很热和,窗户外面冷空气袭来,和热空气对冲之下,形成了水汽,滴滴答答的在玻璃上流淌着,像是一条条小溪流一样。

     可可注视着笑笑,笑笑看着窗户外面,那秀眉自始至终都没有舒展。

     “可可,真要这样么?”笑笑显得很犹豫,甚至自己也有些摇摆不定。

     “笑笑,虽然这个决定我感觉做的有些唐突,但是那天的事情我已经给你说了,沈浩比我们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要可靠。”

     “也许你是对的。”笑笑说道。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们呢一直活在别人的阴影下面,从来都没有什么自由可言,沈浩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足够维护我们了,与其都是出卖色相,还不如卖给让我们看着顺眼的男人。”

     笑笑没有说话,可可说的,是他们之前想的,她们是没有想过说一套做一套,但是她们认为,事业,才是改变她们命运的唯一出路。

     现在在哈市,两个人是当家花旦,一旦能平稳的过度,往后肯定能去省里,随后去了国家,最后可以完全脱离任何人的掌控。

     可可却忽然改变了注意,离开这个是非场所,就当是金丝雀一样,往后躲在沈浩的身后。

     这让笑笑很惊讶,可惊讶之后就是忧郁,可可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她怎么都没想明白为什么。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可可没有隐瞒,笑笑听闻之后心里也感觉热热的。

     “机会只有一次,在此之前,我们是沈浩的女人,可是你心里面和我的心里面都有些抵触的,沈浩是个聪明人,迟早也能看出你和我的那点小心思,一旦真的成了那样,我们……”

     越是和沈浩接触,可可就越发的清晰起来,就算你利用沈浩也好,欺骗他也行,可别拿感情愚弄人家。

     笑笑很明显不舍现在的一切,可可也能理解,两个人一路走来风风雨雨的,付出的代价太过于惨重了一些,就算是谁,也不可能那么干脆的拿得起,放得下。

     需要时间,可可做了决定。

     “可可,你感觉沈浩真的是在乎我们么?”笑笑忽然问道。

     可可猛然间一笑,笑的是那么的幸福,最后长出了一口气,道:“你只是被人欺骗的惯了,沈浩绝对比你我想想中的还要好。”

     许许多多的事情其实并不能怪可可和笑笑,一棒子打死天下所有的男人是有些片面,可她两这几年里接触到的,不都是这样的男人么?

     嘴上说的特么的都是天花乱坠,一个个的像是非你不娶一样,可是当你和人家的事情尘埃落定,就变得爱理不理了。

     也许她们是真爱过,可是也被伤了。

     久而久之,这种事情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习惯着习惯着,就成了自然,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一种交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是啊,我们真的是被人给欺骗习惯了。”笑笑惨然的一笑,道:“还记得当初我们刚进台里面的时候,台长就打我两的注意,但那时候有刘公子给我们做后台,从而……”

     话说到这里就没继续往下说,这是两个人共同的伤痛,难免的提及就是触痛了那些不愿意再去触及到的伤疤。

     “算了算了……不接触几个渣男,又怎么能认识到真正对我们好的男人呢?钱这东西是赚不完的,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只要有个男人对我们不离不弃的,关键时刻能对我们在乎点的男人,其实呢,有些东西可以全部抛却的。”

     可可把所有东西都看开了,和沈浩那一夜面临了生与死,又在危难之中不离不弃的,已然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做。

     有些事情是该做出个选择了,作为过来人,别说什么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之类的废话,牛郎和织女的爱情故事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又有几个朝朝暮暮?

     纯属是扯淡,女人的青春太短暂了,一个不注意,已然是人老珠黄,等到再回首时,黄花菜都特么凉了。

     感觉有些小忧伤,可说穿了这一路下来,哪一步走的不是心痛呢?

     最后笑笑长舒一口气,很严肃的对笑笑说道:“你我本来就是一体,你的选择向来和我是一样的,既然如此,我就陪你走这一路了,要是真的错了,我们……”

     可可点了点头,道:“相信我,不会错的!”

     两个人在房间里讨论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笑笑最后也拿定了注意,最后当拿出了纸和笔之后,还是稍微的有些犹豫,写下了辞职报告四个大字。

     每一个字就像是千斤重一样,但洋洋洒洒的几百字写完之后,笑笑还是流下了眼泪。

     这代表着,她们将要放弃这几年来所有的拼搏,可是当署名之后,没来由的感觉心里一松。

     “走吧,今天将所有的一切做个了结。”可可拉了一下笑笑,然后出门赶往电视台。

     快过年了,这里显得更加的忙碌,台里面在确定关于春节联欢晚会的事情,吴雅化着很浓重的状,嗓门高高的在喝骂着化妆师,显然对她现在所画的妆很不满意。

     年轻貌美的女人,向来以性感大胆作为吸引眼球,如今要被要求穿上保守的旗袍,多少的有些恼火。

     “哟,这不是咱们一双当家花旦么?”看见了可可和笑笑,吴雅一下子变得尖酸刻薄了,都忘了和化妆师继续理论下去,带着些许的玩味,眼神之中有些小得意。

     “吴雅,这装束不错。”笑笑忽然一笑,从上到下看了一眼她,道:“加油哦。”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的,一下子让准备挖苦两人的吴雅愣在当场,脸色憋得通红。在目瞪口呆之下,两个人并肩而行离开。

     台里面其余的人都是愣了一下。所有人都知道,吴雅和笑笑可可不怎么对头,处于竞争的关系,尤其到这种时候,可可和笑笑一般都会成为春晚的主持人,这就更让吴雅来火了。

     可是你就是没人家两个长得漂亮,关系门路没人家广,说穿了你永远就是一个配角,就算你怎么陪导演睡,特么那老男人只说,等着吧。

     等个蛋,吴雅和笑笑可可的年纪差不多,你让自己等到什么时候去?

     笑笑和可可进了台长办公室,足足二十分钟之后才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两大美女身上,不知为什么,所有人都感觉她两笑的很轻松,而且很美。

     台长撵着大肚子跟着两人出来了,声音有些沉重,道:“你两个到底是唱哪一出,这春晚……”

     “台长,咱们台又不是没人了。”笑笑阻止了台长的话,道:“其实吴雅真的很不错哦。”

     这话说的所有人都感觉莫名其妙的,就连吴雅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台长的脸色阴郁,可最后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

     可可也是笑着看了一眼笑笑,道:“你不感觉我们走的刚好,今年的春晚听说有好几个新来的盯着呢。”

     “你还别说,我还知道有两个的后台特别的大。”

     “可是我知道要是我们留下,必然有我们的名额……”

     “可是条件是继续把自己给污染了。”笑笑说道。

     “算了,人不自爱的话,指望别人爱护那是没戏的,就当是在最矛盾的时候抽身吧。”

     “传说中的功成身退?”笑笑戏谑的问道。

     “难道不是么?”可可也是带着笑意,道:“多看看,说不定这辈子咱们都不可能再看到这些人了。”

     终于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全场哗然,甚至有几个年轻人凑了过来,带着紧张问道:“你两个要走?”

     对此可可和笑笑没有多表示什么,既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只是一笑搪塞了过去。

     但是这消息已然炸开了锅,以至于所有人都感觉听错了一样。可可和笑笑的事业如日之中天,别的不说,就算外面有什么主持活动,光出场费都十几万二十万的,这还都是和台里面分成之后的价格,如今人家说不干就不干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