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3.第373章 ,张良计和过山桥
    沈浩说这话的意思不是无的放矢,此次交易自始至终沈浩没上心,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打上手之后,遇到了天大的麻烦。

     直到现在沈浩才明白,一些勾结起来的人相互利用,导致这里的市场都及其的不稳定。

     原因无他,听说这国字号的总经理要高升了,这位王长明就是这位总经理的人。

     一代天子一朝臣,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而且是利益瓜葛的错综复杂。

     至少沈浩是不明白你们为了个什么,可沈浩在准备对付王长明的时候,当然也做了一点相应的调查,终于把你们内部的那点猫腻是个挖透彻了。

     那我总经理高升,下面的两个人正是王长明和沈浩面前的刘德伟。

     刘德伟在工作岗位上的表现好,而且行政级别也够,估摸着很有可能成为总经理,这王长明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在公司的表现没有刘德伟好,可是强在社会关系错综复杂。

     一旦成了总经理的候选人,有的时候不是敌人,也都能整的成为敌人。

     这点沈浩并不觉得奇怪,毕竟琉璃的两位大人物这不就在竞争么?

     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王长明你把手伸得未免太长了些,触及到了沈浩这里?要是不给你剁下来,沈浩感觉对不起自己。

     “沈先生看来知道的不少,可是有些事情……”

     刘德伟有些犹豫了,看着沈浩这幅表情,心中咯噔一下,清楚沈浩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呵呵,你以为王长明完成了这一次的交易,从中抽取了好处,就知难而退,你就很容易的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沈浩的笑容有些鄙夷。

     王长明的风评不好,也有自知之明,虽然他有资格去争取总经理的位置,可是他留下的尾巴太多了,就算坐上去,那也是被人踩着不舒服。

     “沈先生,你的意思是……”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只是站在局外人说一句,那位王经理恐怕是一头喂不饱的白眼狼。”沈浩耻笑了一声,道:“有一句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就算此次你坐视不理看着王长明坑我们成功了,也不和你竞争总经理,我就问一句,往后你上任了,还有和理由去管理这些?”

     沈浩的眼睛犀利起来,冷哼一声道:“虽然我不是一个生意人,可站在其他管理的位置上,一个权力和心里都驾驭在最高权力至上的人,那是没有一点的好处的。”

     刘德伟虽然没有多说,谨慎的性格决定他在尘埃落定之前不会刻意的去得罪人的,可是沈浩说的问题,他不是不知道。

     可知道又能怎么样?难道明着和王长明作对?那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一点的好处可言,只要自己从中作梗,那么王长明肯定会调转矛头,直接和自己开干。

     现在是关键时刻,一点点的差池,决定着最后的赢家。

     “我还知道,王长明在很早之前是跟着你们总经理发家的,这几年下来中饱私囊,大肆的捞钱,让财政的漏洞大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地步,你可以坐视不理,你也可以等上任了再说,可你清楚,一旦接收之后,人家王长明肯定也会在这上面给你做点文章。”

     重磅炸弹一个个的抛出来,虽然说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亡,可是虎的刘德伟一愣一愣的。

     身在这个居中,混迹了也很多年,其中的门门道道多的不是一般,稍有不慎,被人穿了小鞋,那么你是对的,也是错的,错的,更是错的。

     只要把你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那么……

     这就是一个把柄,人家王长明无需成为总经理,往后就凭这个把你控制在手里,大肆的继续弄好处,一旦东窗事发,那么所有的黑锅就扣在了你刘德伟的身上。

     恐怕那时候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跳警黄河,也洗不干净你的冤屈。

     言已至此,沈浩感觉没有说下去的意思了,他将目光放在那份合同上,就等着刘德伟的抉择。

     刘德伟是一个聪明人,在拿到这合同的第一时间就看出来这合同就是假的,按照这上面的数额交易,摆明了就是坑人。

     “沈先生,就凭这个,我想还打不死人家王长明的。”刘德伟的思想终于动摇了,带着些许的凝重,道:“你太小看王长明在公司里的地位和人脉关系了。”

     “也不见得吧?”沈浩哈哈一笑,道:“难道你能和人家平起平坐,就没有一点的后手?”

     “这……”

     沈浩嘿嘿一笑,道:“有些新闻我想你已经知道了,王长明急冲冲的把这东西放在我哪里,而且出言威胁我,我想你应该明白这是为什么。”

     不需要出什么馊点子去刻意的和王长明正面交锋,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驱狼吞虎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沈浩调查出来的事情可不仅仅只有这个,后面还多着呢。

     “看来沈先生知道的很多。”刘德伟忽然一笑,道:“不妨将一些事情明说。”

     “哈哈……”沈浩爽朗的一笑,道:“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王长明最大的靠山已经倒了,就算他还能请动那些人,也未必人家会搭理他,而且,你也不会让他如愿的,既然是你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还隐忍不发的话,恐怕是失不再来了。”

     已经点的很明确了,沈浩说完看着刘德伟的表情。

     所谓的新闻,自然是东北虎挂掉的消息,其实刘德伟今天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里还有些不确定。

     当然,如果是真的,他自然是有所动作的,可要是假的呢?或者说是王长明……那时候恐怕要麻烦了,设好的套子让你钻进去,那就休想全身而退。

     这就是沈浩烦这类人的原因。

     么得,事情还没做的,前怕狼后怕虎的,先要给自己留好退路,你妹的,难道光棍点做事不好么?

     可沈浩知道,这就是官场,没得选的。

     良久,刘德伟没有说话,眼睛之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彩,明显的在思考着其中的厉害关系,权衡利弊着其中的味道。

     就像沈浩说的,王长明就是一个变数,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都将成为他的绊脚石。

     没错,总经理这个位置他志在必得,就算爬上去,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个跳板,是爬上更高层的一个起点。

     可是王长明中饱私囊,亏空所有的财务的话,迟早会出现问题的。

     快刀斩乱麻。干脆利索,一刀两断。

     “沈浩先生,这点证据还是不够的。”刘德伟做出了最后的选择,道:“王长明比我们想象中还要麻烦。”

     沈浩呵呵一笑,道:“可我帮不了你很多。”

     帮你上位?别瞎扯了,这对沈浩没半点好处的事情,你还真把沈浩当是傻逼了。

     “沈先生何须自谦呢?明哲保身,这点你我都在做,可是有些事情你我都有好处,其实我早就知道贵公司现在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局面上,只要你给我承诺,那么往后哈市的市场,会有你们的一份。”

     “哦?”沈浩一怔,这可是让人意外的消息啊。

     药辞集团就在临近的省里,可以说东北三省所有的市场都牢牢捏在药辞的手里,想要在人家门口分一杯羹,那可能么?

     沈浩知道,就算是能,也不可能。

     “三年前,我是省药品监察总局的副书记。”刘德伟得意的一笑,沈浩一愣,随即恍然大悟,随即哈哈大笑了一声,道:“可真是人不敢貌相啊。”

     沈浩离开咖啡馆的时候很满意,可以说满意的不是一般了。

     不但解决了关于购置设备的问题,而且还要搬到王长明,最为重要的是,现在可以在药辞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了。

     刘德伟没有必要再这事情上骗沈浩,确切的说,骗了沈浩他得不到任何的好处。

     至于搬到一个人,一个恶贯满盈的人,其实并不是难事,谁让你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呢?

     以前沈浩没有动手,只不过王长明就算是个王八蛋,那也和自己没啥关系啊,而现在……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收集证据的事情自然是由温树云出面解决的,对于坏人,国安局的人总有一本账本给你好好的记着,只是人家处理这事情就越权了,而且凭什么让人家来处理这些?

     而且你王长明貌似手伸到了不该到的地方去了,被国安局的人盯上,而且深挖出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太容易了。

     沈浩一点都不怀疑刘德伟的手段,能在这样的环境下依旧保持着绝对的领先地位,那代表人家的后台还是很硬的,只要拿到东西,那么王长明肯定完蛋。

     面对着阳光,沈浩是松了一口气,拍了一下脑门之后感觉无奈啊,真心的无奈了,走到哪里都能遇到事情,尤其是这样的事情,都特么感觉莫名其妙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