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0.第380章 ,狐狸精的尾巴
    沈浩回到房间时已经是凌晨四五点了,无论是柳琪还是可可还是笑笑,都安静了下来,人就算是铁,是钢,也架不住这么折腾,何况是两个人,强壮的沈浩也感觉是腰酸背疼啊。

     隔壁没了声音,看来柳琪是早就睡着了,微微的叹息,心里留下了点小遗憾,就睡着了。

     清晨起来,天气反常的有了大雾,可可和笑笑以“感激沈浩对她们的帮助”为借口,把二人送到了飞机场。一路上虽然说没有过分亲昵的状态,可是眉来眼去的交换了不舍,看的柳琪眉头微微的皱起来。

     “哼!”这人要过安检了,可可和笑笑还拉着沈浩说个不停,这让柳琪妹子来气,当下重重的哼了一声,顺道给沈浩提个醒。

     “干嘛干嘛,不就是怜香惜玉了些嘛,你至于吃醋成这样?”看着柳琪妹子这幅姿态,沈浩当然不放过机会调侃一句。

     柳琪妹子懒得理他,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了进去,沈浩乘着这个机会,回头给可可和笑笑招了招手,示意自己进去了。

     两个妹子的表情不一,可可带着一丝的调侃,笑笑却带着一丝的小幽怨,那意思是,你还是搞定你那小秘书再说吧。

     沈浩恶寒,还是跟着进了安检,柳琪看着沈浩的表情总是有些奇怪,不过人家不说,沈浩貌似也不敢问。

     特么的,要是问了,这不就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么,不打自招的事情,打死沈浩都不会干。

     “沈浩,你挺行的啊,公司里的时候有两位美女,回家了还听说有个漂亮的警花,就连出差了,都不忘风流一把?”

     一向腼腆害羞的柳琪妹子,当时就有些不爽了,恶狠狠的瞪着沈浩,给予白眼。

     “啧啧……吃醋了?”沈浩坏笑道:“柳琪啊,其实你少算了一个,那就是你咯。”

     “管我屁事,还有,往后别把我也扯进来。”柳琪急忙转过头去,她可真是害怕正面面对沈浩那火辣辣的目光,不知为什么,总感觉不争气的想不顾一切了。

     沈浩暗中拉住了妞儿的手,柳琪用力的抽了几次,都没有抽回去,无来由的也就不反抗了,也顾不得害羞这些,急急忙忙的就转移了话题。

     “柳琪妹子啊,暗恋咱,你就明说,你看看你,藏着掖着的,多么的别扭?”沈浩自顾自的说道。

     柳琪差点被噎死,这人不要脸可真天下无敌了,当场小声骂道:“沈浩,你最好对我好点,不然我回去之后肯定把你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告诉梁总。”

     “哟,这都学会告状了?”沈浩继续调侃,道:“没事,我回去之后就给秋霜说,准备收你做同房丫头。”

     柳琪一口气差点没转过来,这人……真是没办法说他了。还能怎么滴,沈浩摆明了就是脸皮厚,做事就是这么的不着调,再说,自己凭什么管人家那些事情啊?

     通房丫头,亏你想得出来?你还真把自己看成了大爷了。

     一路无话,当飞机发出刺耳的声音时已经到了琉璃,透过窗户看外面,落下了白白的一层雪,周边的植物都被掩盖,再加上偌大的飞机场周围没什么人烟,给人一种荒凉的感觉。

     下了飞机,沈浩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愣了一下,竟然是刘静茹打来的?

     “下飞机了没?我在五号门这边,快来吧。”沈浩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今天要回来的?”

     不过估计这话白问了,确定回程是昨晚上的事情,除却自己知道之外就是可可和笑笑,再说他们三个人都没说,那么剩余的一个人,自然就是柳琪了。

     “别看我,是刘部长昨晚打来的电话……”

     沈浩看着柳琪妹子的眼神明显有些躲闪,脸色还偶尔会红一下,肯定是有事情瞒着自己。

     刘静茹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朵娇艳的玫瑰,长发被整齐的束在了脑后,下身一条保暖内裤遮不住那均匀的双腿,高跟小皮靴承托出那傲人的身子来,大衣吹到了膝盖处,傲人的胸口是那么的显眼。

     最为重要的是,那一副笑脸,怎么感觉就让人心里面发热呢。你还别不信,你看看隔壁那位大哥,手里的烟都燃尽了,可表情发呆,愣愣的看着刘静茹,怎么都收不回目光去。

     “这边!”两个人刚出来,人家刘静茹就挥手示意自己在哪里。

     “你们先回去,我做公交车回公司给梁总回报此次的工作。”柳琪抓了一个空挡,容不得沈浩反应过来,果断的跑了。

     沈浩还是愣了一下,怎么你看见刘静茹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

     “咯咯……”沈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径自来到了刘静茹的身边,指了指她,再指了指远去的柳琪,愣了一下。

     “小鲜肉,你这个笨蛋,难道你看不出来柳琪秘书今天盯着两个黑眼圈?”刘静茹掩嘴偷笑,魅惑的表情给人花枝招展的感觉。

     沈浩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还真没看出来,不过貌似抓住了点什么。

     啊,对了,这妞儿平日里是不化妆的,今天貌似涂了很厚的粉底,这……

     外面的气温太冷了些,沈浩钻进了车里,当仁不让的成了司机,人家刘静茹也很自然的坐在了旁边,两个人坐定,刘静茹这才解释了一下,道:

     “你真是个笨蛋,不知道你昨晚干了什么,人家柳琪妹子大半夜的睡不着给我打电话,聊了一晚上……”

     感情这妞儿昨晚也没睡好?还躲在隔壁墙角处偷听呢?那你能听见个屁,就算这酒店的隔音效果再不好,隔着三堵墙,你能听见个屁。

     “话说小鲜肉你也够迟钝的,咱们公司几百双眼睛都看出来人家柳琪妹子对你有意思,这么大好的机会,你竟然无动于衷?你可真够对得起自己啊。”

     “狗屁。”沈浩不以为意的白了一眼,道:“你当我是你啊,色的像啥一样……”

     “哟,我怎么色了?”刘静茹的声音忽然就变了,感觉怪怪的,尤其一张脸在寒热交替了一下之后,变得红扑扑的,像极了红透的苹果,散发着成熟诱人的色泽。

     “嘿嘿,你怎么色难道我不知道么?”沈浩忽然一笑,当下从车子的前面拉出一个东西来。

     “啊……你!”刘静茹就算再怎么大胆,怎么开放,当自己心爱的男人抓住最隐私,最见不得人的东西,难免的脸上挂不住。

     “不就一只狐狸尾巴嘛,干嘛?难道还不敢承认啦?”沈浩坏坏的笑着,随即一只手摁了一下按钮,那小玩意就发出了“嗡”的震动声。

     “哼,是我的又能咋地?自己的女人私藏这些玩意,不就是证明你们男人不行嘛,难道还有其他的方式?要是我在外面找一个,岂不是要给你戴帽子?”

     沈浩差点被雷死,尼玛,果然和刘静茹扯淡,那需要强大的承受能力啊。

     “貌似……你不给机会啊。”沈浩用很有韵味的话说道。

     “啧啧,机会?你还需要什么机会,你说肉放在你身边,你都不吃,别给我说柳琪妹子不同意,难道你还真当自己是个初哥了?女人说不要……那代表就是要,说反话都听不出来啊?”

     反正在关于柳琪妹子的事情上,刘静茹摆明了就没有打算放过沈浩,找到借口,就是一阵挖苦,沈浩被坑的不要不要的。

     “还有一件事情,秋霜病了。”刘静茹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大过年的,就像是年猪一样,年关很难过啊。”

     “恩?”沈浩一愣。

     “别恩恩啊啊的,你不这么叫,我也知道你心里那点注意。”被刘静茹这么一腔白,沈浩无言的继续翻白眼,道:“往年,我们公司在年关的时候,总会私下里走动走动,当是开个好头,哎,今年啊,可真是烂了。”

     无非就是和药辞集团抢市场的关系,以前的一些客户看来都不咋卖秋霜制药的帐了,对于梁秋霜而言,压力山大,她就那么大一个人,在抗压上面还是稍微的过了些,这心力交瘁,难免会把自己给累到了。

     沈浩眉头微微的一皱,心里面虽然有些责备,但还是挺焦急的。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其实你不应该怪我们的,公司是我们的,这里面包括了你和秋霜,但是呢,你别忘了,一旦我们把所有的事情都往你身上推,你说我们还做这个有什么意思?没错,公司是用来赚钱的,但整个公司还不如你投资到公司里的钱多,说实在的,其实我们把公司给买了,也能安安稳稳的过完下辈子了。”

     这事情不是刘静茹第一次给沈浩说,其实沈浩的确没什么意见,相反,还是很支持的,他最喜欢的并不是说刘静茹这妞儿是个狐狸精,梁秋霜是个具有征服意义的女人,而是独立性,一种让人敬佩的独立。

     她们总想办法去证明自己的价值,不为钱,不为名,就只因为自己活的精彩。